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强化医生在线阅读 - 230 一根玉米诊病情

230 一根玉米诊病情

        “刘总,您老人家的疯狂什么时候结束啊?”中午吃饭的时候王超凑过来问道。

        “就这一两天了,咋了?扛不住了?”刘半夏笑着问道。

        王超可怜巴巴的点了点头,“以前还没觉得,可是现在撑下来我自己都觉得是个奇迹。好在没有太多需要创伤急救的患者,就有四个车祸伤,也都不严重。”

        “放心吧,这边很快就能结束。现在普外科的情况好了不少,病房的压力也减轻了,也有更多的医生规规矩矩的做手术。”刘半夏安慰了一句。

        “那就表示没什么事情了?”王超好奇的问道。

        “好像是吧,院长也找他们都分别谈话了。具体的详细情况我就不清楚了,你知道我一直都泡在手术室里。”刘半夏点了点头。

        整个过程如何,刘半夏还真的不清楚。不过现如今手术室的利用率确实是又高了起来。也正是因为如此,才真正的缓解了压力。

        逃避手术的借口有很多,算是一种默默的抵抗吧。没想到医院还真就没惯着他们,你不做拉倒。

        最后的结果看似是医院取得了胜利,可是整个薪资标准也会有适当调整。

        这些也都是他在手术间隙的时候听王磊说的,相较于他来讲,王磊他们麻醉科聊的事情就比较多了。

        而且这次的事情也不仅仅是普外科的医生,还有其余科室的人。鼓捣出来的动静不小,就是因为外边的吸引力太大。

        也不能说这些人做得不地道,每个人都有追求更高薪水的权利啊。只不过有些人不想离开,还想借机折腾一把,这个事情就得稍稍讨论一下了。

        “下午还有几台?”王超问道。

        “两台阑尾切除,四台腹腔镜胆囊切除。”刘半夏说道。

        “你要是手痒的话,我让给你一台阑尾。这段时间做的太多了,我都快做麻木了,做的时候就犯困。”

        王超翻了个白眼,显摆,这就是赤果果的显摆。不过也没办法,刘半夏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这十天的时间里真的是太尿性了。

        “守田,忙不?跟你叨咕一个病例?”这时候许辉也端着餐盘走了过来。

        “不忙,下午都是小手术,能撑得住。”刘半夏赶忙说道。

        许辉他们这些内科医生也在急诊室撑着呢,着实帮了很多的忙。就算他确实想吃完饭躺床上眯一会儿,他也得听许辉把话说完。

        “一周前接诊了一位患者,男性42岁,身体很不错,半个月干咳病史,胸片显示肺部有轻微炎症。体温38.3摄氏度,血常规显示白细胞计数偏高,诊断为肺炎。”许辉说道。

        “用了四天抗生素治疗后病症没有得到缓解,还诱发了新的病症。咳嗽加剧,身体关节酸痛、疲惫,精神萎靡。”

        “又观察了两天,现在出现了下肢水肿的症状。患者的脚和小腿,都有凹陷性水肿。现在我已经把他收治入院了,帮我参谋参谋吧。”

        听着许辉的讲述,刘半夏都皱起了眉头,“这并不是单纯的肺炎啊,肺炎可无法让患者水肿,一般水肿都是内部脏器有了状况才会这样。”

        “患者也没有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这样的病史,做心电图也是正常的。”许辉说道。

        “b超查体,肝胆胰脾都没看出什么状况来。新的检查结果显示患者的白蛋白水平很低,28克每升,血肌酐达到了230微摩尔每升。”

        “所以我觉得应该是肾脏出了问题,正等待尿检的结果呢。但是我又觉得他的肾脏出问题,会不会跟他的肺炎是有关联的呢。”

        刘半夏点了点头,“真有些说不准,在急诊的病房呢吧?等吃完饭我也过去看看。光听的话,没有直观观察准确。”

        “许老师,不需要呼叫肾内科的人过来看看么?”许一诺好奇的问道。

        “得先等等,真正做出了明确判断之后才能够呼叫他们过来会诊。”许辉笑着说道。

        “以后你们也得注意,现如今咱们急诊距离别的科室都有一些距离,如果真的需要会诊的话,必须是在指征尽可能明确的前提下。”

        “你们尊敬的刘老师当初就因为指征不明确叫人过来会诊,然后都被凶了呢,是不是都有些不敢想象?”

        啃着馒头的梁晓琳乐了,美滋滋的看了刘半夏一眼。

        “反正也说了这么多了,那我就再多说一些吧。”许辉又接着说道。

        “哇,许老师还是刘老师的八卦么?您不担心他灭口?”刘依清补了一句。

        “哪有那么多的八卦,你们该听的不该听的,最近应该也都从王超的嘴里套出来了吧?”许辉乐了。

        “就是说给予诊断的这个事情,不能光凭描述。除非指征非常明确,这样的情况下你可以给出相应诊断。只要有含糊不清的地方,就要像你们刘老师那样,必须得亲自看患者。”

        “因为别人的描述或多或少的都会有一些遗漏,可能这些遗漏就会造成一定程度的误导,导致做了错误的诊断,很可能会耽误病情,甚至会威胁生命。”

        给许一诺他们听得都愣住了,作为医生来讲,家里的亲戚朋友有个头疼脑热的经常会发信息或打电话来问诊。

        不给回复不是那么回事,所以也经常根据自己的知识给予一定的诊断和建议用药。看来以后还真得注意一些,当医生啊,就得小心、小心、再小心。

        有了这个事情,刘半夏他们吃饭的速度就加快了一些。然后就在许辉的带领下,轰隆隆的走进了病房。

        躺在床上输液的患者看到进来了这么多的医生都吓了一跳,刚刚入院的时候已经很担心了。

        “您好,这位是我们急诊科的住院总医师刘半夏,我邀请他过来给您会诊。”许辉说道。

        患者的妻子正在啃玉米,一听说刘半夏都带了“总”,还跟着这么多人,都有些紧张的站了起来。

        刘半夏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患者,也给患者做了一个简单的查体,症状上来看,跟许辉描述得差不多。

        “你们不是滨海市的人吧?”刘半夏问道。

        患者的妻子点了点头,“我们是小王庄的,在县里也没看好,这才来的大医院。这个病真的是给我们折磨得不行了,在县里怎么看都看不明白,也看不好。”

        “知道来大医院的钱要多花,只要能把病给治好就值得了。要不然这个钱还得一直花,还看不到好。”

        “ct和支气管镜做了么?”刘半夏问向了许辉。

        许辉点了点头,“都做了,除了看起来是肺炎以外,没有看出别的状况来。”

        这个事情就有些棘手了,患者是异地,牵扯到报销的问题,所以在用药和检查的过程中就必须要慎重。患者的家庭应该也并不是很富裕,所以在用药和检查方面就得慎重。

        尤其这个病可能还牵扯到了肾脏,要是真的搞成了肾衰竭,这一家子就都完了。

        一个病拖垮一家子的事情可不少见,而是非常常见的状况。就算是有医保和农合,在医治的过程中花费的钱也未必会有上限。

        “呀,刘医生您回来了,这是尿检结果。”这时候徐丹走了进来。

        刘半夏和许辉一起看了检查结果,尿蛋白两个加号,隐血三个加号。这份尿检结果,也验证了两人的初步判断,肾脏出了问题。

        “医生,是不是很严重啊?”躺在床上的患者问道。

        “现在暂时还没法给您一个具体的诊断,您最近是不是也瘦了很多?”刘半夏问道。

        “能不瘦么,光见花钱不见好,饭都吃不下去。”患者苦笑着说道。

        “今年在后院里种了些早玉米,遇到了倒春寒,结的棒子小,不好卖。卖完了玉米就琢磨着出来打工赚俩钱,我还病倒了。这就是命啊,就不让我们过好日子。”

        患者的语气里带着满满的无奈,虽然说没有抱怨许辉到现在也没有治好,可是不管是许辉还是刘半夏脸上也都有些发烫。

        患者现在的情况真的很复杂,高热、肺炎、水肿、肾脏可能还有些状况。单纯的做抗生素治疗,目前好像也没有太大的作用。

        在呼叫肾内科之前,还需要把现有的症状联系起来。

        很明显的一个联系就是先咳嗽,然后有肺炎,紧接着出现高热和水肿、肾脏问题。

        这时候呢,刘半夏就将目光锁定在了那些玉米上。都是掰成了两截的,有些玉米上有很大的刀痕,切取了很大一块。

        “医生,您要是喜欢就吃吧。我们家这口子往常最爱吃青玉米了,煮着吃、烤着吃、炒着吃都好吃。别看棒儿小,都是粘玉米呢。”患者的妻子说道。

        “家里种了以后就经常吃?”刘半夏笑着问道。

        患者妻子点了点头。

        “差不多了吧?”刘半夏放下玉米后说道。

        许辉苦笑着点了点头,“八九不离十,我咋就没想到呢。”

        两人的对话别说患者两口子了,就连梁晓琳他们这一帮实习生都有些蒙圈。这是咋个情况?看一眼玉米就能够做出诊断了么?

        是不是太扯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