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强化医生在线阅读 - 219 不好界定的医患关系

219 不好界定的医患关系

        中午吃饭的时候,刘半夏他们这一桌再次成为食堂的亮点。毕竟能够像他们吃得那么热闹,跟下饭店一样的也不常见。

        而且今天跟着他们一起吃饭的还多了两个人,就是那个记者曲凤,还有摄像大哥。

        “今天上午呆得怎么样?是不是挺无聊的?没有那种惊心动魄的场面?”刘半夏好奇的问道。

        “怎么会,我们取材就是要捕捉到最真实的镜头。”曲凤笑着说道。

        “刘医生,我很好奇今天的这位患者。如果说患者坚决不做手术怎么办?或者说您给出了错误的诊断判断怎么办?”

        “你们在做手术的时候我也稍稍了解了一下,好像这个大网膜相关疾病并不是那么好诊断,需要做非常详细的检查才可以,对么?您不怕误诊么?”

        刘半夏认真的看了她一眼,“没有偷摸录像、录音,然后给我播出去吧?”

        曲凤无奈的摇了摇头,“我们是正规媒体,这次过来也是正规采访,又不是揭露社会阴暗面的暗访。”

        “对了,那位高空坠落的患者我们台里也帮忙联系了他的雇主。会承担一部分的费用,然后那个空调经销商在知道这个事情后,也会帮忙出一部分医疗费。”

        “看着没,这才是有责任心有担当的媒体。比那些就为了抓人眼球,经常断章取义误导人的媒体强多了。要不要加一个鸡腿?”刘半夏竖起了大拇指。

        “谢谢刘医生,我可吃不了那么多。能回答一下我刚刚的问题么?我们只是闲谈。”曲凤说道。

        “行,那我就跟你们说一些电视台上不让播的吧。你们几个也听好了,在以后的行医生涯里,这样的事情遇到的都不会少。”刘半夏点了点头。

        “其实也不是那么复杂,不管患者是因为什么原因拒绝手术,我们都要尊重患者的选择。如果真的发生了那样的情况,我们差不多就是见死不救。是不是挺冷血的?”

        “刘医生,是因为担心会有医疗纠纷么?那您今天并没有再做进一步检查,难道您就不怕会有纠纷么?”曲凤问道。

        “你这话说到点子上了,就是怕有医疗纠纷。除非接诊患者的时候,患者就处于昏迷无意识状态,我们才可以绕过一切干扰,进行急救抢救,这是法律上赋予我们急救医生的权利。”刘半夏说道。

        “但是这里边的情况也是多种多样的,也不是那么好界定。反正就这么说吧,以患者为第一优先呗。但是有些病症虽然致死率很高,患者家属却不同意进行更多检查,那就是另一个情况。”

        “现在人们的维权意识很强烈,碰瓷式维权的案例也是屡见不鲜。我不也经历过一次么,还被人扇了一嘴巴,揍了好几下。”

        “至于说今天直接决定手术而没有再进行其余检查,也是因为患者的实际情况吧。她担心多花钱,很抗拒检查。”

        “如果我们再检查下去,导致的最终结果就是患者更加抗拒,别说是检查了,最后就对医生失去信心。”

        “反正也说这么多了,那我就多说点吧。我们医院的检查原则都是由低到高,除非是指征非常明确的判断,才会直接上ct、核磁。”

        “假如有一天你去医院了,发现医生先给你做心电图、b超,然后再给你开ct、核磁,千万别有医生拿你赚钱玩的想法,相反的,这还是一位比较负责的医生。”

        “很多病症在表现上都有很多重合的部分,在整个检查的过程中,未必就有那么清晰的指征。”

        “今天这位患者就是特例,正常来讲,急性阑尾炎、急性胆囊炎、肾结石这样的急腹痛,我们在做b超的检查中都是能够有明确指征的。”

        “当然了,即便是这样,同样会有特例。我在金水区医院就遇到过一例患者,遭受了好些年阑尾炎疼痛的折磨。而实际上呢?她是憩室炎。”

        “在位置上与阑尾重合,你不做肠镜、不开腹,这就很难界定。有时候遇到这样的病例,除了仪器检查作为辅助以外,更多的时候都是靠经验来蒙吧。”

        “人体不是机器,有着统一的规格与型号。各个器官和组织生长在身体内,总是会有一些差异。”

        “就说那位高空跌落的患者,现在还在icu里躺着呢。急救手术对他的侵害太大,术中输血输液很多,毕竟那不是自己身体里原本的东西,只能用来应急。”

        “我们现在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手术是成功的,但是针对这名患者的救治,现在要说成功还太早。什么时候他康复出院了,这才是真正的成功。”

        “刘医生,您说的这些我倒是能够理解。在接诊的过程中确实会有很多的不确定性,不仅仅包括病症诊断方面,也包括患者和家属的原因。”曲凤说道。

        “可是您刚刚说的这些就不担心给他们这些即将成为医生的学生们造成困扰么?按照我的理解,应该是给予他们更多的鼓励才对吧?”

        “鼓励?得有。但是更多的还是要对他们进行打击,省得他们将来烂好心,再把自己给搭进去,断送自己的职业生涯。”刘半夏坦然的说道。

        “医院啊,其实也是非常重视程序的地方。有时候你自以为是的好心,也觉得是对患者的帮助,最后反倒会把你给绕进去。”

        “所以很多医生大多看起来都是铁石心肠,没啥人情味。不是他们就应该如此,而是被这个社会逼得没办法。”

        “你看我每天都乐呵呵的接诊,我都不知道啥时候我也撑不下去了。比如hiv病毒携带者,如果他们不自律,我们身为医生即便是发现了,也要对他尽到医患保密的责任。”

        “哎……,就说这些吧,说多了负面情绪就太多,得让他们慢慢体会,然后形成自己的思想才行。路都得自己走,孩子们,要加油。”

        刘半夏说了这么多,可不是在发牢骚,而是给这些新丁们一个提醒。学医本来就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好不容易从业了,再受到乱七八糟的干扰就不好了。

        最起码从接触的这段时间来看,他们的表现还都是可以的。从态度上来讲,已经获得了他的认可。

        “李哥,我觉得咱们收集到关于刘半夏的资料还是太少了,他给我的感觉有些不一样。能不能再发动关系,挖一挖?”吃完饭后曲凤看着摄像大哥说道。

        摄像大哥点了点头,“虽然可以挖一下,但是好像资料也不是很多。他好像是这两个月才在二院引起了话题的吧?再有的就是网上的一些片段。”

        “所以要靠李哥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跟那几个人接触上。”曲凤笑着说道。

        “他在医院里跟原急诊科主任的矛盾我们又不能拿出来讲,就算咱们是在配合完成任务,也要搜集更多的资料,做最准确的报道。”

        “我联系一下试试吧,不过你可要注意,别搞得太出格了。”摄像大哥笑着说道。

        回到了急诊科的刘半夏可不知道看似正常的节目取材,貌似也有些不正常。扫了一眼正在接诊的齐文涛,他也是有些头疼。

        如何相处、怎么管理,这都是问题。

        要他放下以往的那些恩怨,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那是扯谈,他虽然不是特别小心眼的人,可是心眼也不是很大。

        但是要是说让他打击报复,他倒是想这么干,可是那样就会影响了急诊科的运转,反倒会把自己给搭进去,这样好像也不行。

        琢磨了几分钟,也没有想出来好的相处方式,也只能先这样了。

        “你们清创和缝合怎么样?”刘半夏又将实习生们叫到了跟前。

        “刘老师,这要看是什么样的标准。跟您的标准比我们肯定是要差很多,但是要是按照我们在学生群体中的标准来判断的话,还是可以的。”许一诺说道。

        “好吧,两个处置室,你们自由组合,有需要清创和简单缝合的你们来处置。处置不了的就汇报给我和齐医生。”刘半夏说道。

        “刘老师,现在就让我们上手啊?”苗瑞吃惊的问道。

        “要不然还等到啥时候啊?这个事也不能找算命先生挑选良辰吉日啊。”刘半夏笑着说道。

        对于他们这些实习生来讲,也知道实习的步骤,肯定是要从最基础的做起,最后上台辅助手术。

        可是他们也没有想到刘半夏竟然在他们上班第二天就开始上手清创,正常的情况都是得先跟着看上一两个月以后的事啊。

        然后他们就醒悟过来,这是刘半夏要看他们的基本功。反倒让他们变得有些紧张,很怕自己的表现无法让刘半夏满意。

        刘半夏倒是蛮有成就感的,貌似这种使唤人干活确实挺有瘾。

        反正他也是第一次正经带实习生,也不知道该有什么样的流程。他就是想一出是一出,觉得有用就试试呗,有没有必须的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