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强化医生在线阅读 - 209 利益均沾

209 利益均沾

        “刘医生,您好,我是滨海市电视台的记者曲凤。”跟着梁晓琳一起走过来的短发姑娘很是礼貌的说道。

        “你好、你好,滨海市电视台的?”刘半夏询问道。

        曲凤笑着点了点头,“您放心我们已经跟二院领导联系过了,杜书记已经准许了这次采访。我们又跟周主任联系过,周主任说你是当事人,跟你采访就可以。”

        刘半夏暗道了一声不好,这下子可是搞大发了。这正规军就是比杂牌子的自媒体厉害得多,他们就能够取得合法采访权,自己连回避的机会都没有。

        “刘医生,现在您很忙,不方便么?”看到刘半夏没吭声,曲凤又问了一句。

        “也算是忙吧,他们也是来采访的,啥帮倒忙的。”心中思索着对策的刘半夏随口溜了一句。

        “刘医生,我们是小美帮帮忙。”小美忍不住的提醒了一句。

        “都差不多了,你们的采访也算是完事了吧?听我的话,还是拍个头部核磁吧。不是为了忽悠你,你两边太阳穴的位置上头发确实太稀了。”刘半夏说道。

        “你原本应该是这里有些塌陷,所以用了玻尿酸,想让这里变得圆满一些。又因为你的披肩发,所以不是特别注意的话很难发现。”

        听着刘半夏的话,曲凤凭借着记者的本能,快速的瞄了一眼。她只能看到右侧的太阳穴,耳廓上缘的位置上,确实有些地方都露出了头皮,像是一条缝一样。

        然后他就不动声色的给自己的小伙伴使了个眼色,肩扛式摄像机就偷摸启动了。

        小美很犹豫,因为刘半夏说得一点都不查。而头疼的状况呢,也是有一些,只不过并不是很强烈。

        在开始头疼的时候她也没有在意,还以为是因为工作太忙。

        她们干的这个活也不是那么轻松,指不定会遇到什么样的人。因为要想有看点,她们要报道的问题就需要尖锐一些。

        比如说跟物业的纠纷、跟汽车4s店的纠纷,再有的就是像这些医疗纠纷。反正只要关注的人多一些,他们就敢报道。

        “刘医生,谢谢您的关心,不过我还是需要从您这里获得一个准确的态度。”小美看着刘半夏说道。

        “哎……,一根轴,我说了半天,合着你一点都没往心里去。”刘半夏无奈的说道。

        “我知道,你们做媒体、做报道,最希望看到的就是豪横的采访者,说最牛叉的话,然后你们就能获得更多的点击啊、关注啊、666啥的。”

        “你们电视台也是关注这个事情吧?那我就一起跟你们说了就完了。接诊患者,患者去世,对于我们医生来讲心情也不是那么轻松。现在我就正式回答你的问题,其实前边我都说过了。”

        “患者去世,并不是我们救治失当。我们的抢救室有录像,如果患者家属对于我们的救治有异议,可以走相关程序,也可以申请验尸,尸体是不会说谎的。”

        “第二点,关于我跟患者家属发生冲突的事情。在当天患者的家属就先打了我一巴掌,不过你们现在看不出来了。然后其余家属赶到医院后,上来就揍我,我只能反击。”

        “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过程,事情也是非常简单的事情。不管他们如何想,我已经决定起诉他们。不接受私下和解,只要求他们做出公开道歉,并且每个人赔偿我100元钱。”

        “好了,该说的我都说完了。最后要说的就是你了,并不是因为你个人的立场不对,所以我挤兑你。而是我真心建议你拍个头部核磁,如果真的有血栓,会非常危险。”

        小美犹豫了,事情的情况跟报料人提供的好像有些出入。而刘半夏说的情况,也让她有些挂心。

        “梁医生、晴科娃,你们先跟着魏远吧,我早饭还没吃呢。”刘半夏对着两人招了招手。

        “这么一会儿就采访完了?”梁晓琳好奇的问道。

        “采访……”

        “并没有,我们的采访还没有开始呢。”

        刘半夏刚张嘴,曲凤笑眯眯的打断了他的话。

        刘半夏愣住了,“你们不是来采访我医死人,跟患者家属干仗的事儿?”

        曲凤摇了摇头,“那个事情的情况我们已经掌握了,我们现在要采访的就是您昨天晚上抢救的那位高空跌落的患者。”

        “据我们目前掌握的资料,昨天整个抢救的过程中有四位外科医生参与,其中的一位还是周书文主任。经过了四个多小时的抢救,终于保住了患者的生命,对吧?”曲凤问道。

        刘半夏点了点头,“得亏周主任在了,要是没有周主任,今天你的采访可能就是另一个开头了。”

        他的心情多少宽松了一些,这是正能量的采访,不像小美帮倒忙那样的制造矛盾。

        “刘医生,那您方便给我们介绍一下患者当时的情况有多么危险么?”曲凤问道。

        “这个事情说起来就很复杂,还牵扯到了很多的医学词汇。”刘半夏皱起了眉头。

        “这样吧,一根带着树枝的树干,虽然不是很粗,但是它是直接从左侧腹部插到了腰部右侧露出。原本上边的一些小树枝进入到腹腔之后,就变成了蓬松状态。”

        “随着这些树枝的打开,对患者的腹部造成了很大的损伤。这些损伤包括腹腔内的一些脏器,还有血管。”

        “周主任凭借着丰富的经验,及早做出了预判。腹腔的空间才多大?在打开腹腔后,随着压力的释放,就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控制出血。”

        “这是最难的第一步,然后在整个救治的过程中还需要保持好患者的生命体征。在我们院麻醉科王磊医生的不懈努力下,终于让患者把这台手术给撑了下来。”

        “不过对于患者而言,现在也没有脱离危险期。身体遭受的损伤太大了,还需要观察几天。”

        “刘医生,对于这些医学知识我确实并不是很懂,但是我能够感受到在整个手术过程中的紧张气氛。”曲凤说道。

        “如果结合您的经验来判断的话,这样的一台手术究竟达到一个什么难度级别呢?1到5,5级最高。”

        “那就是最高级别,是能够想象到的最高级别。”刘半夏想了一下说道。

        “所以在一开始我就说,如果没有周主任在场,今天的采访可能就是另一种开头了。并不是说我要拍我们主任的马屁,对于医学有一些了解的人,都能够想象出来当时需要面对什么样的局面。”

        “而且我也建议你们采访一下患者的家属,据我掌握的情况,患者的家庭条件并不是很富裕,工作方式也有些复杂。”

        “您也可以采访一下那位医生,他叫魏远,昨天跟我们一起做的手术,更是将患者受伤的肝脏进行了非常好的处置。我是真饿了,得去吃饭。”

        “好的,谢谢您,我们也确实要跟患者家属了解一下这方面的情况。这也是目前社会上普遍存在的现象,尤其对于这些一直处于高危作业状态的工人来讲,多一分保障,才是他们最需要的。”

        “通透,你这个话说的太通透了。”刘半夏直接竖起了大拇指。

        “其实我们救人真的没啥可说的,干的就是这个活啊。可是现在社会上的一些乱象,已经到了必须要制止的地步了。”

        “对了,看着那个穿红马甲的小伙子没有?他也是我的患者,是咱们市实验中学的学生。现在就在我们医院做公益活动呢,这样的行为真的很难得。”

        扛着摄像机的大哥也将摄像头对准了拿着单子领着患者走的邱明远,这个素材也是很不错的。

        “去吧,采访魏医生吧,我得吃饭去了,真饿了。”看到摄像头又转了回来,刘半夏赶忙补了一句。

        “好吧,刘医生,谢谢您今天接受我们的采访。”曲凤笑着说道。

        刘半夏看到摄像机放下了,人也跟着轻松了很多。跟他们有说了几句客气的话,然后扭头就跑。

        今天可是真的吓够呛,得亏他们是负责报道正面情况的。

        接受这样的官媒来采访,真的那么轻松么?怎么可能啊,这是有好处的事情,就得利益均沾,必须得分享一下。吃独食?会被噎住的。

        而且他也从来没有接受过这样的采访,很担心自己说错话,到时候指不定又会鼓捣出什么事情来。

        现在的自己可没有达到能够在二院嚣张的程度,通过昨天的两台手术,也让他发现了自己的不足。虽然说梦境空间很逆天,但是也有不足的地方。

        这段时间自己折腾出来了这么多的状况,接下来的时间还是低调一些比较好。

        其实刚刚关注他们这边情况的人可不少,毕竟这边扛着这么大的摄像机,也知道是有了状况嘛。不过可没有人凑过来,都是看个热闹就完事。

        曲凤的采访任务还没有结束,她是社会板块的记者,刚刚刘半夏给提供的素材真的很不错。做完了患者家属的相关采访,搞不好都能够搞一个系列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