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强化医生在线阅读 - 174 强势的刘半夏

174 强势的刘半夏

        (感谢好友緣起緣滅緣自緣打赏鼓励)

        “胡主任您好,我是急诊科的刘半夏,跟您预约了一个耳瘘会诊。”敲门进来后刘半夏轻声说道。

        整形外科的主任胡清秋笑着点了点头,“坐吧,我看看片子。要是外科医生都像你那么做手术,恐怕我们整形外科的业务一下要降低很多。”

        “胡主任,我的手艺哪敢跟您这里比啊。”刘半夏说道。

        “谦虚了,连老谢都夸你的手好呢,其实就应该来我们整形外科。”看着片子的胡清秋随口说了一句。

        “胡主任,当初我还真是奔着咱们二院的整形外科来的。不过现在不行了,已经被我老师给按死在急诊了。”刘半夏说道。

        “你小子啊,怪不得那么多人都惦记呢。我看了一下,不复杂,明天下午、后天上午我都有时间。你们看看什么时候方便,我把别的事情给推了。”胡清秋看着邱怀礼他们问道。

        “那就明天下午吧,早做了也能早省心。用办理住院么?”邱怀礼问道。

        “用不着,瘘道不深,也不复杂,按时过来换药就行。到时候就让刘医生直接给换吧,肛肠科的患者都指定他给换药呢。”胡清秋说道。

        “别的我也不用嘱咐了,到时候刘医生也都会告诉你们。其实他要是胆子大一些,他都能做。糖尿病足都能做那么好的清创呢,这个都不算什么事儿。”

        “可不成,真不成。这小家伙还有些粘我,我要是给她换药没问题,做手术的心里压力太大了。”刘半夏赶忙说道。

        现在他才算是真正了解了医院里的一些回避原则,真正熟悉的人或是自己的亲人,在衡量的时候真的会考虑很多。

        有时候你考虑得多了,那是好事,能更全面一些。有时候你考虑多了,反倒会起反效果,因为你想的好多根本都是用不着的。

        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比较好了,关心则乱。

        这个小家伙昨天晚上跟他玩得很不错,再加上跟邱家的关系,即便他能做,信心也不是很足。

        “兄弟,啥也不说了,太感谢了。”走出来后邱怀礼说道。

        “跟我还客气啥啊,这个小家伙也算是我的小妹子了,我得管啊。”刘半夏打趣儿了一句。

        “哈哈,还别说,她还真粘你,换成别人抱她这么久早不干了。就说在家里边吧,我抱着都不行,明远还凑合。”邱怀礼说道。

        “别看她每天都是美滋滋的,也挑人呢。现在心算是稳当了,明远,你带着你姨和妹先回去,我跟半夏再聊点别的事。”

        “爸,聊啥啊?我也跟着听听呗。”邱明远将自己的妹妹接到怀里后笑嘻嘻的问道。

        “滚蛋,大人的事儿。要是有机会,明天把你那个同学也约到医院来,让爸瞅瞅。”邱怀礼说道。

        一听他这么说邱明远就蔫了,自己的老爸太强大。

        “邱哥,啥事啊?”等送王静娴他们离开后刘半夏好奇的问道。

        “那个什么,有方便说话的地方不?有点私事,很隐私。”邱怀礼说道。

        给刘半夏都听愣了,这里是医院,人来人往的,哪里有方便说话的地方啊。瞅了瞅,只能带着邱怀礼来到了消防楼梯上。

        “邱哥,你说吧,啥事。有难言之隐啊还是咋地?我虽然是医生,也不是啥都能管。”刘半夏说道。

        “想啥呢,我龙精虎猛着呢,要不然能有豆豆?”邱怀礼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只不过气势又低了下来。

        “兄弟啊,你说那个肛瘘也必须得做手术才能治好?不是说有偏方啥的,用药水能够把那个通道给烧住么?”

        刘半夏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可真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情况。

        “你别那么看我,前年发现的,他们说换药疼,我就没敢做手术。”邱怀礼说道。

        “在县城里找个个专门弄这个的,不管是肛瘘啊还是痔疮啊,用他那个药水扎里边一烧,都能够治好。”

        “我当时也过去打了一针,这两年倒是觉得没啥事。可是今天听你一说我就又有些犯合计,你说咋整?”

        “咋整,重新检查一下呗。”刘半夏哭笑不得的说道。

        “我也听人说过,其实现在民间好多小诊所都是用这个法子。看似不受罪,但是风险还是很大的。”

        “他是通过药水收缩和烧蚀瘘道,即能让瘘道变窄,也能让瘘道内的菌群遭到破坏,达到消炎的目的。”

        “这个事情就分咋看,有些人的肛瘘你一辈子不管它,它也没事。顶多是什么时候发炎了,从外口流一些脓,炎症消了就啥事没有。”

        “怕就怕啥呢,炎症作用时间长,外口又堵住了。就相当于一根水管,口扎死了,还一个劲往里加压,你说会有啥效果?”

        “我天,那还不得爆了?那我这个也会爆?”邱怀礼吓了一跳。

        “爆倒是不至于,但是它很可能就找一条新路,这就变成了复杂性肛瘘。我在肛肠科换药的时候遇到一个患者,他有七条瘘道。”刘半夏说道。

        “还是检查一下吧,你这也挺长时间了,检查完了也能放心。你要是有想法的话,我给你做了也行,就是得在医院呆几天。”

        “哎……,当时之所以没做手术,一个是怕疼,另一个也是不想让人随便摆弄自己的菊花玩。”邱怀礼叹了口气。

        “我跟你说,你可得先替我保密。就这个事我都没跟你嫂子说过呢,不仅仅是她,明远都不知道。”

        “我的天,您都这么大的老板了,思想咋还这么偏见?讳疾忌医可要不得,赶紧跟我检查去,做不做的两说。”刘半夏无奈的说道。

        “真检查啊?其实我就是打听一下,指检也挺难受的。”邱怀礼有些犹豫。

        “别合计了,你不检查我都闹心。让我们医院也跟着赚俩钱,肛瘘两年病史,我还真有些担心。”刘半夏说道。

        这可不是他忽悠,想要逗邱怀礼玩。他在肛肠科换药的时候有好几位患者就是有肛瘘后没有在意,然后由单纯性肛瘘变成了复杂肛瘘。

        这样的几率虽然说并不是很高,但是毕竟是存在的。复杂性肛瘘不仅仅换药的时候受罪,在医院呆的时间也长呢。

        而且对于经常喝酒、吃辣的人来讲,菊花相关疾病发作的几率也更高一些。

        邱怀礼现在也是真有些担心,只不过他也是真的有些害羞。刘半夏表现得比较“强硬”,他也就半推半就了。

        往肛肠科走的路上刘半夏先给梁晓琳打了个电话,还行,今天魏远在这边值班,没什么事儿。

        “你小子,可算是想起来到我们这里看看了?”看到刘半夏后姜涛打趣儿了一句。

        “姜主任,您跟周主任说一句,我就敢天天往您这里跑。”刘半夏说道。

        “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邱总。两年前确诊肛瘘,一直没太当回事。今天被我硬拉来做检查,您看安排谁给看看?”

        “关威,你带着邱总看看吧。”姜涛说道。

        “邱哥去吧,没事,别担心啊。”刘半夏看向邱怀礼说道。

        邱怀礼无奈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把自己的手包塞到了他的手里,跟着站起来的关威灰溜溜的走了。

        给刘半夏看得都很有趣儿,好像现在的老邱同志有些怂。

        “你小子现在可真成了大忙人,这是哪个公司的老总?我看着好像不简单。”姜涛笑着问道。

        “具体啥公司我还真没问过,有汽贸公司还有投资公司啥的。我一个患者的父亲,当时有脑血管淤塞。”刘半夏说道。

        “这次是他的小女儿有耳瘘,刚检查完确定了手术时间,我就顺便把他拽过来检查一下。有些抵触,要是真打算做手术,我做成不?”

        姜涛笑着点了点头,“那有什么不成的,估计到时候你也得亲自过来给换药吧?”

        “怕疼、害羞,要不然两年前就做了。对了,您咋看出来身份不低的?”刘半夏好奇的问道。

        “看手表呗,他戴着的那块可不便宜。我这块三万多,当时给我肉疼得都不行。他那个最少还得添个零,翻个番啥的。”姜涛说道。

        “啧啧,确实也是真有钱人,一块表都够我买套房了。”刘半夏感慨的说道。

        “过几天我们这里新的规陪医生就能够到齐了,到时候你还得过来演示一下啊,我先预订。”姜涛说道。

        “您放心,这个必须没问题,要不然今天我哪有脸直接领着他过来。”刘半夏笑着说道。

        天天过来换药很难实现,但是偶尔过来一次这个还是能安排出来的。等以后急诊科的外科医生配得再多一些,那就更宽松了。

        在这里就是跟姜涛有一搭无一搭的聊,过了一会儿邱怀礼面沉似水的跟着关威走了回来。

        “咋了?”刘半夏纳闷的问道。

        “指诊的时候摸到一条瘘道、一条窦道,肛门镜检查也只看到一个内口。至于说还有没有别的窦道,只有做核磁。”关威说道。

        刘半夏都无语了,还真是怕啥来啥,邱怀礼怕的就是手术,现在可倒好,还真必须要手术了。

        “别合计了,一会儿跟关医生做详细检查,我给你补单子。然后你把公司的事情安排一下,我直接给你做好就完了。”刘半夏说道。

        姜涛都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没想到刘半夏竟然变得这么强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