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强化医生在线阅读 - 144 一个喷嚏引发的惨案

144 一个喷嚏引发的惨案

        “我就纳闷了,我今年都已经遇到了四波醉酒患者了。”清洗完的王超走了出来。

        “那你不如我,我已经遇到不下十波了。警察送来两波,自发五波,急救送来三波。”刘半夏说道。

        “都是简单的醉酒急救还好呢。就怕遇到一些还有其余疾病的患者,那个处理起来才麻烦。今天这俩症状选轻的了,严重的还有需要透析的呢。”

        “刘大夫,血检结果出来了。”徐丹跑了过来。

        刘半夏拿起来看了一眼,“可真没少喝,血钾有些低,一人10毫升门冬氨酸钾镁吧。”

        “啧啧,看刘总就是潇洒。”王超说道。

        “那你就努力呗?到时候肯定会有很多实习医生和规陪医生来急诊科,让你多带几个?”刘半夏笑眯眯的说道。

        王超赶忙摇头,“我连我自己都整不明白呢,还是别的了。刘总,到时候我跟着你混行不?”

        刘半夏翻了个白眼,“你不扯淡呢么,该干啥干啥去。”

        “重色轻友,就知道照顾梁医生。”王超嘀咕了一句。

        刘半夏听得哭笑不得,“你们俩是一个级别的么?你要是再规陪一下也行,我不介意。”

        “哈哈,反正我是坚定信心跟你混了,不要我也不行。”王超笑嘻嘻的说道。

        刘半夏很无奈,这货好像比自己还滚刀肉。凑到两位输液的患者跟前查看了一下,虽然味道难闻,但是状态还是很稳定的。

        一会儿再代谢出一些酒精,做好补液调整好电解质,明天早晨也就啥事都没有了。

        “大夫,我好想胸口有些疼呢,喘气也有有些费劲。”这时候那位瘦高个的患者走了过来。

        “我先听听。”刘半夏说着就将听诊器贴了上去。

        呼吸音很弱,还有一点微弱的震荡声。

        这时候小伙子身子稍稍晃动起来,刘半夏赶忙扶着他在附近的病床上躺好,“梁医生,气胸,胸腔闭式引流排气,你来做。”

        说完之后,刘半夏就做起了术前准备,消毒、注射利多卡因。

        梁晓琳傻眼了,就像今天手术关腹一样,她是真的没想到刘半夏让她做这么重要的手术。

        “别愣着了,你是木头啊?你想把患者憋死么?”正在做准备,给患者打了利多卡因的刘半夏回头阴着脸说道。

        “大夫,喘气更费劲了。”瘦高个费力的说道。

        “再稍稍等一下,一会儿麻醉剂就发挥作用了。有心脏病、高血压、糖尿病这类的病史么?是病史就要告诉我。”刘半夏安慰了一句。

        患者艰难的摇了摇头,“没、没有。”

        “好,马上了啊。别着急,没事。”刘半夏再次安慰。

        说完之后刘半夏就站到了一边,面色很平静的看着梁晓琳。

        虽然梁晓琳的心中慌得不行,可是看着刘半夏那个样子又觉得很委屈,眼泪一下子涌了上来。

        只不过就算是这样,姑娘也扯开穿刺包,拿起手术刀,在刘半夏做好了消毒的位置上将皮肤划开。

        “守田啊,你是不是太严厉了一些啊?”陈建新小声问道。

        “不严厉不行,要不然她永远不敢上手。你看现在胸腔打开得不是很不错么,患者的体征也恢复了很多。只要把导流管顺利塞进去就行了,应该没问题。”刘半夏笑着说道。

        陈建新点了点头,“梁医生对于技术要领掌握得还是很扎实的,但是你也得注意,并不是谁都能承受住这样考验的。”

        “陈哥,你可能不知道。梁医生是陈学海的女朋友,基本功确实是非常扎实的。要是在咱们这里呆的一点起色都没有,得咋看咱们急诊的教学能力啊。”刘半夏苦笑着说道。

        陈建新一愣,可不知道还有这茬,因为即便是他都觉得刘半夏和梁晓琳之间好像有些不得不说的事呢。

        “做完了,但是患者有些出血。”梁晓琳贴好胶布后眼圈红红的看着刘半夏。

        刘半夏笑着点了点头,“做得很不错。出血可能是擦伤血,先观察一下吧。”

        梁晓琳瞪了他一眼,直接拖过来一把椅子,然后就坐到了患者的床边,盯着引流瓶。就是要跟刘半夏较劲儿,你不是让观察么?我就一刻不停的观察。

        “医生,梁子没事了吧?”瘦高个的酒友这时候才敢凑过来。

        刚刚也看到了,那么长的管子,咔一下子就捅身体里了。虽然说现在梁子喘气好像没啥事了,这么操作也太吓人。

        刘半夏点了点头,“帮忙联系一下他的家属吧。这就是一个喷嚏引发的惨案,搞成了气胸。最少要引流20个小时以上,得让家属来。”

        “医生,糊弄我们呢吧?虽然我们喝了点,也没喝高。谁说打喷嚏就能整成这样,那谁还敢打喷嚏啊。”另一名小伙子说道。

        “不信?你问问他,是不是打喷嚏的时候有一点点胸痛。只不过因为喝了酒,神经有些麻痹,当时才没有反应过来。”刘半夏扫了他一眼。

        “别说打喷嚏了。你大便的时候用力过大,你都可能气胸,也可能脑出血呢。要不然为啥那么多患者都是在卫生间附近发现的?”

        “还真以为酒是什么好东西呢?除了能帮助你们回忆一下刚刚吃的是啥,真的是啥好处都没有。就你们今天这一顿酒,好悬没把那哥俩喝走。这哥们也悬,万幸是在医院发现的。”

        给这哥几个下够呛,毕竟他们刚刚都看到了急救过程。确实是把那个管子插进去以后,梁子的呼吸畅快了好多嘛。

        “刘医生,引流瓶内出现不凝血,而且导流出的气体降了很多。”这时候梁晓琳喊了一嗓子。

        “大夫,又有些喘不过气。”患者看向了刘半夏。

        刘半夏皱眉看了看引流瓶,那听诊器又听了听,现在震荡音大了很多。

        “血气胸,应该是左侧肺大泡破裂,加急ct查看情况。通知心外和手术室,准备手术。”将听诊器挂到脖子上后刘半夏说道。

        “路上给患者讲解手术相关内容,梁晓琳跟着,这是你的患者。也要进手术室,即便不是一助、二助,也在里边看着。”

        梁晓琳看了他一眼,挂着泪珠的眼神也再次变得慌乱起来。这些事情她从来都没有独立做过,而现在刘半夏就把这些都给压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