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强化医生在线阅读 - 126 艰难的抉择(为寂寞空虚冷加更3/6)

126 艰难的抉择(为寂寞空虚冷加更3/6)

        “听说你们昨天晚上还接了个车祸?都送icu了?”早晨上班的周莉随口问道。

        “可不是么,忙活完天都亮了。”刘半夏伸了个懒腰。

        “这是知道咱们二院要升级急诊科了还是怎么的,这半个月接的急诊真的是有些多。”徐丹说道。

        “你啊,还是别想这些了,考虑一下将来你要干啥吧。以前活少还没关系,昨天晚上两个患者一起来,我给王医生都拽过来帮忙了。”刘半夏说道。

        “你们自己琢磨一下,要不要给自己多增加一些新技能。在外科医生不够的情况下,你们也可以冲上来。”

        “你说的轻松,我们哪有那样的资格啊。只能做辅助,要不然非乱套了不可。到时候出了事就是大事,把我们卖了都不够赔的。”周莉很无奈的说道。

        “哈哈,事在人为么。最起码也可以多了解一些手术器械的使用吧?将来咱们科里肯定有自己的手术室,上哪里找那么多的手术护士去?”刘半夏眨了眨眼睛。

        周莉一愣,这个好像确实是一个机会。不过对于她来讲这个不算啥,她现在就已经是护师了,等生完了娃还得努力冲击下一级。

        不过对于徐丹她们这些刚入行的来讲,绝对是一个机会。唯一的缺点就是难度系数略微有些高,将来的工作压力也会有些大。

        手术室护士的专业性相对更强一些,因为她们也是整台手术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安抚患者、检查、核对器械、监督手术室纪律、术毕转移到病房还需要详细交代,完事回来还得收拾手术室。

        虽然说手术室的工作也会比临床护士累一些,但是这仅仅是身体上的累,而不是累心。

        以后急诊科的床位多了,需要接触的患者和家属也多了,那时候可能比住院部的那些护士们还要累。

        “你们都看我干啥?”徐丹有些发懵的问道。

        “没啥,你就是个小傻妞。”刘半夏说了一句,背着手溜达到了一边去。

        “还真是个小傻妞,仔细想一想,将来是想做护士长一天有操不完的心,还是想去手术室里看手术去。”周莉也在她的鼻子上掐了一把。

        徐丹皱了皱鼻子,这都说的是啥啊,人家才刚开始实习好不好,哪里用想那么多嘛。

        看看这边没什么事情了,刘半夏走到了神外的icu病房。虽然才过去没多久,他的心中也很惦记这个患者。

        “呀,张医生,还没下班呢啊?”看到张晓也在这里,刘半夏赶忙问候。

        “今天我连班,也过来瞅瞅。这才过了多久啊,给氧已经达到70%了。是你跟患者家属沟通还是我来?”张晓问道。

        “还是我来吧,我看到患者的儿子一直守在外边呢。哎……”

        刘半夏叹了口气。

        这个沟通可不仅仅牵扯到患者的病情告知,更是要让患者的家属拿出一个选择来。也就是说这位患者,医院究竟要用多大的资源来抢救。

        这跟昨天夜里的急诊不一样,昨天没有家属陪同,医院就需要全力救治。现在有家属了,就需要家属做主。

        走出来,寻到了患者的儿子,看到刘半夏走过来后,他也变得很紧张。

        “刚刚我去看了你的母亲,目前呼吸机给氧已经达到了70%。”刘半夏说道。

        “我跟你解释一下吧,正常我们的给氧都是50%,每提高一些,就证明患者的呼吸能力变得更差。如果在达到100%以后,还不能够维持患者的生命体征,我们就会开体外膜肺。”

        “这个机器就相当于一个人工心肺功能,能够代替患者的心肺功能,维持患者的生命体征。不到三个小时,给氧量已经达到了70%,我们预估的情况很不乐观。”

        “医生,那我妈还有救么?开始您不还说让她睡觉就能有恢复么?”患者的儿子焦急的问道。

        “咱们还是坐下说吧。”刘半夏拉着他坐到了一边。

        “能够恢复是我们能够预见的最好的结果,昨天的车祸撞击肯定已经对肺部造成了损伤。而现在她的身体已经经不起更大的手术了,不管是开胸还是开颅都不行,我们只能保守治疗。”

        “你要有个心理准备,因为只要使用了体外膜肺机,开机成本会很高,大概在5万左右。然后再加上穿刺、检查、化验、用药等等相关费用,大概在1万元。”

        “也就是说开机当日产生的费用会在六万以上,以后机器正常运作每天的费用大概是一千多。结合患者目前的情况来看,你要做一个准备。”

        “本来这些也不应该这么早就告诉你,提前告诉你,你也能仔细考虑一下吧,省得将来留下遗憾。”

        这就是为难之处,可以说现在患者的生死,很大几率掌握在了她儿子的手中。这样的抉择,对于他来讲真的是太难了。

        刘半夏说得虽然很隐晦,可是患者的儿子也听懂了。本来就很萎靡的精神,一下子变得焦躁起来。掏出了烟,最后的一丝理智告诉他这是在医院,又塞了回去。

        “医生,昨天是您抢救的,我信您,您说机会还大么?”犹豫了一会儿后患者的儿子问道。

        刘半夏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于每一位患者,我们医生都会抱最大的期望。而且在这样的事情上,我们也没法给予任何的建议。”

        “我知道这样的决定会很痛苦,所以我才提前告诉你,让你有个心理准备。现在也不着急,还没到正式决定的时候。”

        要是换成以前,他肯定会说“总归要试一试”。试了未必会成功,不试肯定就没机会了。

        可是现在的他已经不是那个莽撞的规陪医,而是成长为了住院总,在这个问题上就不能给予患者家属任何诱导。

        看似冷漠的背后,则是对患者和家属最大的尊重。

        刘半夏知道,这才仅仅是一个开始。随着以后自己行医生涯的累积,遇到这样的状况会更多。这样的抉择是艰难的,因为它根本就没有一个正确的答案。

        现在的刘半夏能做的,就是在这里陪着他,给予一定的精神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