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强化医生在线阅读 - 122 浑身酸痛骨头疼

122 浑身酸痛骨头疼

        (感谢好友花谢谁在、原地苦苦等待、风?月票鼓励)

        “守田,不赖啊,在家里都看到你的新闻了。”到了晚上,过来值夜班的陈建新打趣儿了一句。

        “您就别取笑我了,我这个头型咋样?是不是比以前又精神了好多?”刘半夏笑着问道。

        “不错,确实精神很多。怎么样,有没有需要格外注意的患者?”陈建新问道。

        “咱们这边没有了,有一个胃穿孔并发弥漫性腹膜炎的,手术后放普外的icu去了。现在二楼连内科带外科就三个患者,今天晚上应该很轻松。”刘半夏随口说道。

        “要是没啥事我就偷个懒,今天家里看着装修,没把我给累死。”陈建新伸了个懒腰。

        “也挺好的,就是累这么一段时间呗,到时候就能舒舒服服住进去了。我现在倒是有个宿舍,一宿觉都没睡过呢。”刘半夏苦笑着说道。

        王超乐了,要说他真的羡慕过刘半夏,住院总啊,正经也是个领导了。可是现在看到刘半夏累成这个样子,他就很庆幸。

        虽然说自己将来也总会有那么一天吧,晚来一些也是好的,这个罪是真不好捱。

        “诶?刘总,你不会是现在还在练习打结吧?”无意中看到刘半夏大褂上挂着的线,王超好奇的问道。

        “锻炼手部灵敏性呗,其实现在速度不速度的倒是次要的。”刘半夏笑着说道。

        王超竖起了大拇指,“这个老总的位置就该是你的,这个活我早就扔到一边去了。”

        “你小子啊,即便是能够留在咱们院也得下些功夫了。平时多琢磨琢磨,也多看些书。你看半夏这边多少书呢?”陈建新补了一句。

        王超认真的点了点头,心中对刘半夏也是真的佩服。

        以前只是觉得刘半夏是真的厉害,观察还很仔细。然后也就那么地了,根本都没往深里想。

        这段时间也经常能够看到刘半夏在急诊科看书啊,这就是在充电、在提高自己。换成他绝对干不来,但凡有了时间就想多睡一会儿。

        “哟,都聊着呢,我买了些提子,大家伙分分。”这时候王欢从外边走了进来。

        “这是遇到啥好事了?”刘半夏笑着问道。

        “能有啥好事?再好的事也没有你的事儿好,我先去换衣服去。”王欢也调侃了一句。

        “刘医生,这位患者发烧,还有颈椎、腰椎疼痛,用喊骨科么?”这时候分诊台值班的沈琳跑了过来。

        刘半夏看了一眼,一个小伙子,只不过现在的样子很糟糕。精神萎靡,脑门上也冒着虚汗。

        “王医生,看来你还得等一会儿,先给瞅瞅吧。”刘半夏喊住了王欢。

        王欢折返回来,“刘总,也帮摸摸骨吧,看看是不是有状况。”

        刘半夏也没多想,虽然他看小伙子的步姿也觉得颈椎、腰椎应该没什么问题。不过王欢有了邀请,那就跟着看一看呗。

        先用温枪扫了一下,温度可不低,38.7度。

        “这样的情况多久了?拉肚子么?”坐下后王欢问道。

        “快二十天了,开始的时候以为感冒了,没拉肚子,还有些便秘。就一直吃感冒药,好好坏坏的,这几天更严重了,尤其天天烧得厉害,还睡不好觉。”患者说道。

        “我先听听。你颈椎和腰椎的疼是怎么个疼法?”拿出来听诊器后王欢接着问道。

        “执拗的疼,也不仅仅是颈椎和腰椎。好像只要是关节的地方都有些执拗,就跟感冒的劲儿上来一样,浑身酸唧唧的。”患者说道。

        刘半夏本来还想摸摸颈椎的,一听患者这么说就放弃了。肯定不是颈椎和腰椎上的病症引起的发热,只是患者开始到时候描述的不是很清楚。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听诊后王欢问道。

        “我在公司做市场推广,不过因为这个病已经请了好些天病假了。”患者说道。

        “这样吧,我听你的肺没什么问题。一会儿先做个血常规,再验个尿。”王欢说道。

        “医生,不能直接给我挂水么?应该就是感冒了吧?”患者问道。

        “还是先看看检测结果吧,能不输液咱们就不输液。”王欢笑着说了一句。

        这样的患者急诊或是门诊也经常遇到,现在输液得到了有效控制。但是在人们的观念中,还是觉得输液管用。所以很多人到医院来的最主要目的,就是这里能输液。

        “王哥,您觉得是什么病啊?”等患者去做尿检后刘半夏问道。

        “现在还说不好,给我的感觉不是感冒,听诊的时候很清晰。要是感冒的话,大多在肺部或是呼吸道上会有一些体现。也不是胃肠型感冒,得好好查查。”王欢说道。

        “从现在的表现上来看,感觉有些神经官能症。不知道你刚刚有没有留意,我让他做血常规的时候,他表现得有些焦躁,不过他自己克制住了。”

        刘半夏点了点头,这一点他也留意到了。不过他只是很单纯的以为患者不想花钱做血常规,只想简单输液。

        虽然自己也研究了一些病理学,对于一些疾病的症状表现都有了了解,但是在这方面的功力跟王欢比还是要差上一些。

        “小伙子,最近有没有一种心烦意乱的感觉?”等患者回来后王欢又接着问道。

        患者点了点头,“咋能不心烦啊,这个月工资肯定要被扣好多。”

        “在发病之前有没有什么特别的经历啊?比如说情绪的大起大落,惊吓这类的呢?”王欢又接着问道。

        “没有,一直都挺好的。做完了一个项目公司还给了假期,我还回老家钓鱼了呢。回来后第三天就开始这样,不过开始没这么严重。”患者说道。

        “老家还能钓鱼?”刘半夏问道。

        “那可不,老家后边有一条小河,把伞一支,我能在那里钓一天都不带动坑的。”小伙子明显变得有些兴奋。

        “看来也是个中高手啊,以前我倒是挺喜欢钓鱼的,现在太忙了。战果如何?”王欢笑着问道。

        “运气还不错,一下午掉上来八条,最小的都三两多,比市场上买的鱼好吃。只要鱼窝子打好了,那就跟捡鱼一样。”患者喜滋滋的说道,表情也更加兴奋。

        “要不是放羊的过来,我还能多钓几条呢。也没人说管管他们,带着狗、赶着羊就随便乱放。”

        刘半夏的心中就更佩服王欢了,患者的情绪相当不稳定,刚刚还很兴奋,现在又变得很生气。搞不好就真的是神经官能症,感冒患者可没有这么丰富的情感表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