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强化医生在线阅读 - 096 不明原因发热

096 不明原因发热

        胸外的主治医生过来的很快,刘半夏看到之后却愣了一下。因为过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院长陈振兴的孙子陈学海。

        看到躺在病床上的患者陈学海也是一愣,好像并没有电话中说的那么严重。

        “患者上午就诊时有不明原因发热,喉后壁充血,有高血压、糖尿病病史。”刘半夏赶忙介绍起来。

        “当时诊断为急性咽喉炎,开了退烧药和抗生素。刚刚再次来到门诊,高烧38.7度,伴有乏力、胸口疼痛。”

        “血检结果还没有出来,做了心电图。就诊时低压100,高压140,心率88。已经服用了硝酸甘油和倍他乐克,心脏、肺部听诊无异常,心超正常。”

        陈振兴拿起心电图看了一下,“给化验室打个电话催一下。有心脏病史么?”

        “大夫,没有心脏病。胸口前年也疼过,然后做了支架,这两年就没疼过了。今天又疼起来,我就害怕了。”患者开口了。

        “您做过支架?是冠状动脉支架么?”刘半夏急了。

        患者摇了摇头,“是主动脉夹层装的支架。”

        陈学海看了刘半夏一眼,“先给患者做个胸部增强ct看看吧,下次要认真一些。患者不理解你们就不能仔细询问一下?”

        这个话说得很不客气,不啻于在说他们在初诊的时候太散漫、不认真。可是刘半夏却没有任何反驳的理由,他当时在场,患者确实是真没提这个事。

        “我在这边等一会儿,结果出来之后喊我。梁晓琳呢?”陈学海又接着问道。

        “我在这呢,你干啥来了?”梁晓琳的声音从大家身后响起,脸上也带着一丝紧张。

        “你们急诊大惊小怪的就喊会诊,还得等一会儿检查结果。工作怎么样?习惯不?”陈学海笑着迎了上去。

        梁晓琳往这边瞅了一眼,然后就拖着陈学海走到了一边去。

        “别多想了,咱们谨慎一些也是应该的,谁能想到患者连做支架的事情都不说啊。”魏远说道。

        “哎……,也是我跟许医生的失误。千万别是心梗也别是夹层破裂啥的,那样的话我都得后悔一辈子。”刘半夏说道。

        “魏哥,你帮我琢磨琢磨这个发热是咋回事。现在看来也不像是急性咽喉炎,要不然开的抗生素应该管用啊。”

        “你也别想了,等检查结果出来再看看吧。”魏远安慰了一句。

        这个事情也真没法说谁对谁错。

        站在陈学海的立场上来讲,刘半夏确实属于漏诊了,没有将病史给问清楚。

        但是刘半夏他们也是正常询问,不会跟患者问是否做过支架。一般询问病史的时候,患者都会将手术给讲出来。

        本来今天刘半夏还是很有成就感的,两次急救都是成功的嘛。然后现在这一个病例就给他打击完了,哪里还有心思在这里等,直接去了化验室。

        等单子出来之后,他就直接看了起来。

        血常规、心肌酶、肌钙蛋白的检查结果都是正常的,看到这些,他才松了口气。

        心肌酶和肌钙蛋白是诊断心肌梗塞的一个重要辅助标志,心肌内含有多种酶和肌钙蛋白,当心肌坏死后,这些酶和肌钙蛋白就会释放出来。

        如果检查的结果是显著增加,那都不用多怀疑了,出了ct就进手术室吧。现在这最危险的一关已经闯过去了,接下来就是看是否出现了新的动脉夹层。

        回到了急诊科,刘半夏将检查报告递给了陈学海。

        “ct结果还有多久出来?”陈学海看过之后问道。

        “正式报告要晚一些,不过我跟放射科联系了,他们成像后会给我打电话。”刘半夏说道。

        陈学海看了他一眼,“那就继续等吧。如果胸腔没什么毛病,你再找别的科室会诊吧。”

        听着这个话,刘半夏的血就往脑门上冲。边上的梁晓琳也捅了陈学海一下,这个话确实有些过分了。

        就在这个时候,刘半夏的电话响了起来。

        “王哥,结果出来了?”接通电话后,刘半夏赶忙问道。

        “从现在的结果看只有一个主动脉夹层术后改变,能够看到血管内的支架,没有发现新的动脉夹层或者是破裂。”放射科诊断医师王建伟说道。

        “守田,患者的体温还是有些高,这一块你得注意一些。我也会赶快把片子给弄出来,然后你再看看。”

        “谢谢王哥了,这已经是万幸了,我再找找什么原因导致的发热。”刘半夏赶忙说道。

        “那就没我什么事了,该找谁会诊就去找谁。”陈学海随口说了一句,然后又看向了梁晓琳,“要是实在太累了就眯一会儿,明天下班之后早点回家去。”

        “哎呀,知道了,你烦不烦啊。”梁晓琳的脸上写满了不开心。

        “烦?烦也得管着你。”陈学海说着还在梁晓琳的鼻子上掐了一下。

        “回去别忘了洗手,要不然是对患者的不负责。”刘半夏补了一句。

        陈学海皱了皱眉,“刘半夏,听过很多次了,很有能耐啊。”

        “哎呀,你赶紧走。”梁晓琳说着就把陈学海给推到了一边去。

        刘半夏是真的没办法了,不是心肌梗塞,也不是动脉夹层,更不是破裂。血检也是一切正常,怎么回事呢?

        只能呼叫耳鼻喉。毕竟现在喉后壁充血也是一个病症么,找耳鼻喉科才是最恰当的。

        为了稳妥一些,刘半夏都是亲自陪着患者做喉镜。

        “刘医生,我也觉得就是急性喉炎。不仅仅有发炎的症状,患者的左侧声带也有麻痹症状,可能是发炎引起的。”耳鼻喉科的主治医生杜凡成说道。

        “那也是用抗生素呗?是这个引起的发热么?”刘半夏问道。

        杜凡成摇了摇头,“可能跟患者体质有关吧,所以白细胞计数才没有明显变化。”

        “要不然这样吧,您这么回家我也不放心。在我们急诊科留院观察一宿,要是再有什么情况我们也好及时处理。”刘半夏看向了患者。

        “行,那就听大夫的。刚刚折腾一通,现在胸口还不疼了。赶紧把烧退了,我也能舒服些。”患者笑着说道。

        刘半夏点了点头,不过这个发热的症状也一直在困扰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