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强化医生在线阅读 - 039 阴险的小滑头

039 阴险的小滑头

        (感谢好友08a打赏鼓励)

        “吵什么吵?都注意点自己的身份,到我办公室来。”

        陈红阳被刘半夏给说得憋了一下,还没等他再开口呢,儿科主任崔东善闷声说了一句。

        崔主任好,看到他后,梁晓琳赶忙问好。

        崔东善扫视了他们一眼,又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刘半夏今天反正是豁出去了,开工没有回头箭。就算这个崔主任护短,今天也得好好掰扯掰扯。

        “岁数都不小了,就差跟小孩子一样张嘴骂街了,让患者家属们怎么看?都给我坐下,到底是怎么回事。”等他们进屋后崔东善说道。

        “崔主任,我叫刘半夏,我还是站着吧,我犯错了。今天的事情我是当事人,我说的话可能不够公允,让梁大夫说吧。”刘半夏说道。

        崔东善看向了梁晓琳。

        “崔主任,我们是过来看从急救室剖宫产接生的那个小宝宝的。嗯……,然后刘半夏就看到另一个宝宝嘴唇有些发绀。”梁晓琳犹豫了一下说道。

        “他觉得宝宝的身体可能有些问题,然后又咨询了我。然后……,我没看出来。他就担心会不会是漏诊了,然后陈医生就出现了。”

        “原来你就是刘半夏啊。”崔东善看了陈红阳一眼,意味深长的来了一句。

        “崔主任,还是我说吧。我知道我仅仅是一个规陪医生,在医术上都不说比陈医生了,在咱们整个二院都是倒着数才能找到我。”刘半夏说道。

        “可是陈主任不分青红皂白,我都跟他道歉了,他还说我装大尾巴狼。然后我就没搂住火,就跟陈主任吵起来了。”

        “那个孩子具体是什么情况?”崔东善问道。

        “38周剖宫产,刚出生时皮肤有发绀现象。昨天晚上检查的时候恢复正常,只有嘴唇有轻微症状。听诊心脏有收缩期杂音,我判断为生理性收缩期杂音。”陈红阳说道。

        “不对啊,不仅仅是嘴唇,两只小手和手臂也微微有些发绀,只不过没有嘴唇表现得那么明显。”刘半夏插了一句嘴。

        “你们两个也换衣服,一起过去看看。”崔东善站了起来。

        刘半夏倒是无所谓,反正今天已经这样了,再差又能怎么地?让跟着就跟着呗,自己只是个规陪医而已。

        换上无菌服,刘半夏和梁晓琳跟着走进了新生儿监护室。陈红阳看了刘半夏一眼,挂起轻蔑的笑容。

        虽然说自己跟刘半夏找茬有一些私心,但是他对于自己的诊断还是非常有信心的。自己这个副主任医师可不是熬年头熬上来的,要不然新生儿监护室哪里会让自己来分管。

        崔东善将自己拿着的听诊器递给了刘半夏,“你先听听吧,你也是医生。”

        刘半夏这就有些尴尬了,不过他可不怯场。戴上听诊器,直接就听起了心音。

        他的水平确实有些洼,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有杂音而已。到底这个心音是不是正常的,他无法判断。

        只不过他又多留意了一下,心思就跟着安定了很多。

        “听出什么了么?”崔东善问道。

        刘半夏很老实的摇了摇头,“没听出什么特别的心音,只是听出来心脏有杂音。”

        “崔主任,虽然我今天说的话也有些过分,但是我对我的诊断很有信心。”陈红阳说道。

        “我很相信陈医生的判断。”刘半夏接了一句。

        “因为我只是一个规陪医生,在这方面跟陈医生相比差得太远。在这里我给陈医生道歉,刚刚我做得太过分了。”

        陈红阳脸上不屑的笑容又大了几分,这是他心中早已预见的结果。

        崔东善心里叹了口气,自己很看好陈红阳,可是他这次过于自信了。至于说刘半夏,他就是一个阴险的小滑头。

        明明已经看出了不对头,偏偏要给陈红阳再挖一个坑。就相当于刘半夏打开了口袋,陈红阳自己钻了进去。

        “给宝宝做个心电图和心脏超声吧。”崔东善淡淡的说道。

        “什么?”

        听到他的话,可是给陈红阳惊得不行。主任这么说,肯定就表示这个宝宝有状况。

        “宝宝的嘴唇还有淡淡的紫色,你们再看看宝宝是不是喘息的时候嘴张得稍稍大一些。希望我的判断是错误的吧,最好别是先心病。”崔东善的语气里满是无奈。

        “啊……,不会是法洛四联吧?”梁晓琳也不淡定了。

        “还得等待检查结果。刘半夏,你刚刚就诊断出来了么?”崔东善问道。

        刘半夏赶忙摇头,“我就是看孩子张嘴的次数多了一些,觉得在呼吸方面可能会有些问题。再加上心脏有杂音和发绀,总归是有些不对劲儿吧。”

        “我就是瞎蒙的,在我的从医生涯中也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的病例。崔主任,假如说要真的确诊了,这么小的宝宝能够矫正么?”

        “现在都说不好,宝宝太小了,也不知道实际情况有多严重。先检查看看吧,希望能够给咱们时间帮宝宝调理好身体。”崔东善说完就走了出去。

        梁晓琳有些诧异的看了刘半夏一眼,又扭过头看了看小宝宝,心里很不舒服。

        “走吧。”刘半夏轻声说道,也没管边上仍然有些直愣愣的陈红阳。

        梁晓琳的心路历程,他已经经历过一次了。对于医生来讲,孕妇和宝宝,往往最能被触动。

        蒋大叔家的宝宝,后来他都没敢多看一眼,更没敢跟他们一起回家。

        “咱俩算是最佳拍档吧?一起接生了一个,现在又一起发现了一个潜在重疾的宝宝。”来到外边后刘半夏说道。

        也算是他情商重新充值成功吧,不想看到姑娘这么难受。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有同情心啊?这是个刚出生的小宝宝啊。”梁晓琳很气氛。

        刘半夏没有生气,“不是我没有同情心,我刚刚带过来一个宝宝,下丘脑错构瘤。生病不挑人啊,干咱们这一行,心就得硬一些。”

        说完之后刘半夏径直走向了电梯。

        梁晓琳愣住了,现在才知道刚刚刘半夏为什么会这么讲。可是道歉的话,她还真说不出口,对刘半夏的印象本来就不好嘛。

        回到了急诊室,跑到导诊台拿上自己的猪头肉,还得接着回家休息去。

        至于说那个鸡腿,已经被周莉带领着自己的姐妹们给分了。跟刘半夏,她们才不会客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