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强化医生在线阅读 - 038 跟副主任对战(求收藏、求推荐)

038 跟副主任对战(求收藏、求推荐)

        “混蛋,你松开。”

        委屈得不行的梁晓琳低声说了一句。

        “你先别说话,你看这排隔着三个的那个宝宝是不是有些不对劲儿啊。”刘半夏说道。

        梁晓琳哪里管他说的是啥,现在的心中羞得不行、急得也不行。她都看到护士们看过来的眼神,好像带着别样的味道。

        她的心中就很坚定的认为这是刘半夏要占自己便宜,这就是个流氓,打一见面的时候就是这样。

        只不过在姑娘刚刚决定哪怕是拼命也得反抗一下的时候,刘半夏突然松开了手,挪到了边上去。

        刚刚他真的不是有意占梁晓琳的便宜,梁晓琳也是“自投罗网”嘛。只不过在他抬头又落下之后,无意中看到这个宝宝的嘴唇有些不正常,有些发绀。

        现在离得稍稍近了一些,看得也更加清楚,不仅仅是嘴唇,扑腾玩的小手也有些发绀。

        叮!发布任务:发绀的宝宝

        开放式任务:宝宝疑似患有潜在疾病,请宿主自行判断,任务奖励视诊断结果发放

        别看他已经完成了两个类似的任务,一个是王明星的眼睛,一个是爱笑的宝宝。但是现在的他,同样很犹豫。

        他是普外科的医生,可不是儿科的医生。对于新生儿应该有什么样体征表现,他真的不是很清楚。哪怕也学习过,可并不是说你学了就能掌握了。

        这里又不是普外或是急诊的病房,他在这里可没有半点权利。都得在外边趴着看呢,进去的机会都没有。

        “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啊。”看到刘半夏好像并不是扯淡,梁晓琳也跟着认真的看了一下。

        “现在稍稍好一些了,你仔细对比一下,还是有一点点发绀的样子,只不过并不是特别明显。”刘半夏说道。

        梁晓琳仔细看了一下,好像确实有一点?

        “你说咱们能进去仔细看看不?最起码听个心音啊。”刘半夏稍稍犹豫了一下。

        “你想死别拉着我,我可没你那么大的胆子。”梁晓琳想都没想的来了一句。

        “哎呀,我就是这么一说。可是我总觉得宝宝的状况有些不正常,不会是被这里的医生给漏诊了吧?”刘半夏略显担忧的说道。

        “每一位来到新生儿监护室的宝宝,我们都会认真监护。”

        话音刚落,他的身后传来冷冷的男生。赶忙回头,就看到一位医生站在自己的身后,名牌上写着副主任医师陈红阳。

        “陈医生,很抱歉啊,我就是看到了,顺嘴说了一句。”刘半夏赶忙说道。

        陈红阳看着他,“这个宝宝是妊娠38周剖宫产的,不仅仅有些发绀,心脏还有杂音。这是生理性的收缩期杂音,长大后就会消失。”

        “不要以为跟着周主任做了一台手术,就以为自己很了不得了。装什么大尾巴狼?没事别到我们这里转悠。”

        说完之后,陈红阳就拿出卡,刷开了新生儿监护室的门。

        “你给我站住,你把话给我说清楚再走。”

        刘半夏喊了一嗓子,让走廊上路过的护士们都惊了一下。

        要是放在以前,别说是副主任医师了,就算是主治医师卷他两句,他也得乖乖受着。医院虽然不比军队,可是等级森严。

        作为一个没有任何后台可靠的规陪医生来讲,他就只能老老实实的活着。

        可是现在不同了,虽然没有达到暴发户的级别,也有了底气。这一声喊,仿佛都把以往的憋闷给喊了出去,心中真叫一个畅快。

        “你是哪个主治医生带的,这么没规矩。”陈红阳也怒了。

        “跟谁带的有关系么?说我装大尾巴狼,你比我尾巴还大。副主任医师就很了不得呗?看不起我们规陪医,二院都装不下你了呗?”刘半夏不屑的说道。

        “你放屁,我什么时候说看不起规陪医生了?”看到人们注意到了这里,陈红阳赶忙补了一句。

        “您这么大的副主任医师当然不会明着说了,合着我们这些规陪医生就是你们的一盘菜呗?想吃就吃两口,不想吃了就让别人倒垃圾筒去。”刘半夏可一点都没给他留面子。

        “我特么的要是啥都懂,我还当个屁的规陪医生啊。我是普外的规陪医生,对儿科这一套更不清楚。看到宝宝嘴唇发绀,自然就会有些担心。”

        “你放的啥屁?还我装大尾巴狼,真心没你尾巴大。看啥看啊?就因为现在儿科大夫少,你就很牛叉了呗。你这样的人啊,啧啧,要是当上了主任医师可咋整?真不知道被你带着的规陪医生是不是得替你家刷厕所去。”

        刘半夏摇了摇头,一脸的惋惜,背着手就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确实是说得痛快了,那就是一股火上来,放了一通炮。

        放完之后,他也后悔了。

        现在没有直接跑,那就是倒驴不倒架。反正已经这样了,自己低头认错还能改变结果是咋地?

        边上的梁晓琳都吓傻了,哪里会想到刘半夏说干就干啊,对方还是一位副主任医师。关键他说的虽然很粗鲁,听起来好像还很有道理的样子。

        “你给我站住。”这次喊起来的就是陈红阳了。

        在儿科这一亩三分地,从来都没有被人这么挑衅过。

        “你给我把话说清楚,谁给你撑腰,让你这么嚣张。”等刘半夏转回来后陈红阳吼道。

        “我的理智给我撑腰呢。有话就不能好好说?干啥啊,非得夹枪带棒的。我招你了还是惹你了?”刘半夏面色平静的说道。

        “我的患者,我自然会给予全面诊断。我听了心音,给出的诊断就是生理性的收缩期杂音。宝宝现在这么小,即不适宜接受过多的检查,也不适宜让患者因为没必要的问题多花钱。”陈红阳说道。

        “所以说脑子是个好东西啊,你虽然有脑子,可是你不会用啊。”刘半夏拉长了声音。

        “我就是在外边看了一眼,跟同为规陪医生的梁晓琳探讨一下问题,你听着就受不了了?这是哪门子道理?合着我们连想一下的权利、讨论一下的权利都没有了?”

        冲动是魔鬼,刘半夏知道自己被魔鬼给控制了一把。但是现在的他心中反倒不觉得害怕,反倒更加的畅快。

        规陪医生也是人,不是任谁都能骂的小仆人。反正已经开炮了,那就开个痛快。

        梁晓琳则傻眼了,这货说的是啥,跟自己有啥关系啊?咋还把自己给扯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