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强化医生在线阅读 - 029 难以克服的心理障碍

029 难以克服的心理障碍

        剩下的时间过得有些恍惚,心中有些乱。

        “呀,勇哥,今天是您老人家坐镇急诊科啊。”到食堂随便糊弄了一口,回来后就看到了普外的主治医生陈建勇。

        “你小子今天不赖啊,这一手缝合可是真漂亮。”陈建勇笑着说道。

        “勇哥,你可别夸我,我必须被你夸骄傲喽。”刘半夏笑嘻嘻的说道。

        “今天可是真提气啊,要不然老有人说咱们这些规陪的就是混日子。”陈建勇带的规陪医生王超说道。

        “你咋样了?今年留院应该没啥问题吧?”刘半夏问道。

        “应该差不多,不过不到最后这个事儿也说不准。老大、守田,你们先顶着,我去买点水果去。”王超说完就跑了出去。

        “你小子是不是也得努努力啊?”陈建勇问道。

        “勇哥,不是我不努力,而是敌人太狡猾。看运气吧,毕竟我的硬件还不达标。”刘半夏苦笑着说道。

        陈建勇拍了拍他的肩膀,“今天晚上没什么问题吧?石磊可是很担心你呢,跟我嘱咐了好几次,让我看着你。”

        “勇哥,没事,该咋样还咋样,来病人了不能跟着看热闹。”刘半夏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心中也是很感动,石磊是好老大,这辈子认定了他。

        王超的速度可不慢,没一会儿就提来了两大袋子的水果,让急诊科的护士们也都很开心。

        “陈大夫,来了一名腹痛患者,男性,36岁。”正闲聊呢,徐丹走了过来。

        “王超,你接诊,我们看着。”陈建勇说道。

        王超兴冲冲的点了点头,然后就跑了过去。刘半夏也不介意,今天的主治是陈建勇,自然优先照顾他带的人。

        来到病床旁,就看到这位大哥卷缩在病床上,手捂着腹部,嘴里不停的哼哼。他的妻子陪在边上。

        “您好,有什么感觉?”王超问道。

        “胃疼,以前是断断续续的疼,今天吃完饭疼的厉害。最近也不怎么爱吃东西,有时候还觉得胃胀。有时候还恶心,昨天到今天吐了两次。”患者说道。

        “您躺好,我看看。”王超说道,眼神也带着一丝小兴奋。

        对于在急诊值班来讲,还是有一些好处的。往往能够遇到一些阑尾炎的患者,这样的话就能跟着参与手术嘛。

        王超仔细的叩诊后皱了皱眉,“陈医生,患者上腹痛,右下腹无反跳痛排除阑尾炎。刚刚我好像感受到上腹部有硬块,可先做超声初步判断是否是胃结石。”

        陈建勇笑着点了点头,直接让患者喝水做胃部超声。

        看着超声上的显示,虽然不是特别的清晰给刘半夏都吓一跳。胃部有两个鸡蛋大小的强回声团块,还有一些小的弧状、短条状回声。

        王超的判断很准确,这是胃结石,还是多发性的。

        “您平时的饮食习惯怎么样?是否爱吃柿子、黑枣、山楂,这类的食物?嗯……,有么?”王超做好标记后问道。

        “以前很爱吃柿子,家里就有柿子树。来滨海四年多了,倒是没怎么吃。”患者说道。

        “您胃部有两块很大的胃结石,还有一些小块,很可能是您以前经常吃的柿子引起的。鉴于结石的体积比较大,我建议您先入院,然后做手术取石。”王超想了一下说道。

        “一种方法是通过胃镜碎石,另一种方法是在胃部做切口取石。因为您胃部的结石真的是太大了,没办法做体外碎石。就算是服用一些药剂,也很难将结石化掉。”

        “大夫,现在能做么?太难受了。”患者问道。

        “明天吧,现在做的话只能在胃部做切口,那样对您身体的损伤会很大。先观察一晚,家属办理入院。现在开始禁食,到时候做个胃镜检查一下,能够无创碎石最好了。”王超笑着说道。

        叮!获得经验值30点,诊断学技能熟练度40点

        看着系统提示,刘半夏心里也挺美,这算不算是蹭经验呢?

        患者点了点头,虽然现在也很难受,能不开刀还是好的。

        “前年我接诊了一个女患者,喜欢吃头发,胃里有将近三分之一的空间都被碎发给填满了,只能开刀取出。”等病人离开后陈建勇说道。

        “嘿嘿,刚刚我都差点问出来。看到患者是寸头,又憋了回去。”王超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其实问了也没什么,有时候很多胃结石的患者也是有异食癖的。”陈建勇无所谓的说道。

        “陈大夫,马上到两名车祸患者,一名是孕妇,急救员初步检查怀疑有内出血。”这时候沈琳跑了过来。

        “做好接诊准备。”陈建勇沉声说道。

        等了也就三分多钟,急诊科的大门打开,急救员推着担架床冲了进来。

        “患者昏迷,头部、胸腹部有钝挫伤。从车里移出时血压很低,左侧卧及补液后恢复至90/60。”急救员说道。

        “抢救一室。刘半夏,保护气道,做外伤全检。血液交叉配型,2单位o型阴性血预备。”陈建勇说道。

        “啊……,陈大夫,还有一位头部撕裂伤的患者,我看这个吧。”刘半夏说了一句就奔着后边跟进来的患者走了过去。

        陈建勇皱了皱眉,本来也想借着这个患者帮刘半夏客服一下心理障碍。现在看来上次的急诊患者对他的影响也真的很大,刚看到患者就退缩了。

        也没有时间再纠结这些了,领着王超跟患者进了抢救一室。

        刘半夏长出一口气,刚刚看着躺在担架床上的患者,他仿佛直接回到了前天一样,手心都冒汗了。

        “大夫,那位姑娘没事吧?哎……我咋就摊上这事了。”用纱布捂着头的五十多岁患者愁眉苦脸的说道。

        “您磕到头了?我看看。”刘半夏说道。

        拿开纱布,头部左侧有一道长约五厘米的伤口,现在仍有血液渗出。

        “我先帮您处置一下伤口,然后咱们再拍个头部ct,您还有不舒服的地方么?”领着患者往处置室走的路上,刘半夏问道。

        “别的没什么了,我是开网约车的,我这边不严重,副驾驶那边撞得狠,这帮远光狗啊。”患者抱怨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