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天赋全加了力量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六章 离开

第二百八十六章 离开

        另一边,乌延前脚刚离开,莫初心便昏厥了过去。

        何沐受伤更重,全身几乎都被鲜血浸染。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除了刚出生时的那次意外,这次受伤最重,几乎到了威胁生命的边缘。

        勉强用左手擦了擦脸上的鲜血,何沐缓缓走到莫初心身旁,坐了下来。

        看着脸色苍白毫无血色的莫初心,又看了看远处战场之外的几个科研人员,何沐渐渐从麻木之中走了出来。

        说到底,还是实力太弱了些。

        三四千的战斗力,放在小城市里那是一等一的高手,但参加这种级别的大战,太过勉强了,随便一个迦乌族战皇便能将整个队伍打废。

        而月球上到处都是异族,也难怪只有成为战皇才有资格前往月球战场。

        ……

        不远处,叶凰一声不吭地转过了身,步履蹒跚地向远处走去。

        何沐见她背影落寞,问道:“你准备去哪儿?”

        叶凰依旧不言语,只是继续向前走。

        至于去哪儿?她也不知道。

        乌延既然跑了,那她肯定回不了迦乌族了。

        回人类那边吗?

        又有什么意义?

        之前去人类那边,是为了配合迦乌族报复人类。

        如今没了迦乌族这个靠山,她一人之力又能做得了什么?

        叶凰心中十分茫然。

        “要是你想回人类这边,我可以……”

        何沐试探着说道,但他话还没说完,便被叶凰打断。

        “你懂什么?我的事不需要你管!”

        说罢,叶凰略微加快了速度。

        没过多久,她便消失在了风沙之中。

        ……

        何沐看着她渐渐消失的背影,原本还想再说些什么,不过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正如叶凰所说,他什么都不懂。

        既然不懂,也就谈不上劝导。

        深吸了一口气,何沐低下了头。

        虽然此时的他伤势极重,不过更让他难受的是如何面对那个消失了十八年的母亲。

        想着想着,他突然轻笑了起来。

        他这笑声之中满是自嘲。

        原本以为自己是个孤儿,没想到不仅父亲没死,就连母亲也没死。

        明明父母都健在,但自己和哥哥却是相依为命地活了十多年。

        何沐自己倒不觉得什么,但他却替死去的哥哥感到不值。

        哥哥才十二三岁时便负担起了整个家,之后人生好不容易有了起色,却死在了凌州。

        他常对自己说,爸妈都不在了,长兄应如父……何沐,你放心,只要有哥在,就不会没你的饭吃。

        他恐怕至死都不知道他日思夜想的爸妈还都活着吧?

        何沐没受伤的左手猛地锤了一下沙地。

        他心中是有怨念。

        但这些怨念他不能说出来。

        父亲前往月球,是为了让他恢复。

        母亲来到这座实验基地,是为了国家,为了人类。

        他们都有正当理由,自己能说什么?

        最终只能怨恨这操蛋的人生,这坑爹的世道。

        “何沐,我让你不要来,你偏要来,如今后悔了吗?”

        头顶上方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何沐抬起了头,只见陈澈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上空,此时正缓缓下落。

        后悔了吗?

        何沐微微一怔,随后微微摇了摇头。

        他心中是有怨念不假,但他这次不来,母亲必死无疑。

        等以后得知其中真相,定然会后悔。

        更何况,人生摆在那里,不会因为他的逃避而发生变化。

        与其晚点知道这些事,不如现在就直面这惨淡的人生。

        “没什么好后悔的……”

        说完何沐想到了什么,立刻问道:“学长……你……”

        陈澈自然知道他要说什么,随手一挥,一颗头颅落在了何沐面前。

        正是刚刚将几人虐得死去活来的乌延的头颅。

        看到乌延的头颅,何沐心中一松。

        他还真怕陈澈彻底走上不归路,以后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如今看来,他还没走到那一步。

        “既然如此,学长你为何拒绝和官方沟通?”

        何沐又问道。

        “我有我的苦衷,这一战背后涉及到的东西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陈澈似乎不想细说这件事,摆了摆手后,他话锋一转道:“何沐,你相信我吗?”

        “呃,当然相信。”

        何沐立刻回道。

        不过相信也分程度。

        对莫初心王小腾泰班,他完全相信。

        但对面前的陈澈,他只有六七分信任。

        “相信我就跟我走吧,我能快速治好你的伤。

        另外,我当初留下来的极境真龙道你应该修到头了吧?

        这些年,我对极境真龙道有了一些新的感悟,可以教给你,避免你走弯路。”

        何沐听此内心有些迟疑。

        此时的他固然极度渴望变强,但是跟着陈澈走……

        岂不是意味着加入新月盟?

        虽然今天这一战还未结束,但他看得出来,新月盟不会在这一战后就彻底毁灭。

        陈澈早就预料到何沐这种反应,淡笑道:“我不会让你替新月盟做事的,更不会让你杀谁。

        当然,你要是忌惮我的身份,不想和我有所牵扯,我也能够理解。

        我不会强求你,如果你不愿意,我现在就走。”

        ……

        “好,我跟你走,不过得等初心醒过来。”

        片刻后何沐便下定了决心。

        经历刚刚那一战,他渴望变强的心太强烈了。

        只有够强,以后才不用面临刚刚那种艰难的抉择。

        至于其他,就显得没那么重要了。

        陈澈闻言微微点了点头,然后转头看向了东方向。

        远处天空尽是血色,几道战神之身若隐若现,看样子还在激烈战斗。

        但他知道,战斗应该快结束了。

        因为再继续战下去,怒焰战神姬烈便会从北方道赶来这里。

        那边正在激战的四位战神对此都是心知肚明。

        ……

        不知不觉过去了两分钟。

        莫初心终于苏醒了过来,见何沐安然无恙,她露出了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

        “你没事吧?”

        何沐轻声问道。

        “没什么大事,休息几天就好。”

        何沐听此轻轻抱了抱她,内心变强的执念愈盛。

        刚刚要不是莫初心,乌延未必会选择逃跑。

        莫初心战斗力还不到三千,便能吓退战皇,说实话,当时他看到这一幕时内心十分惊讶。

        但现在仔细一想,其实也很合理。

        当初在名校争夺战上,他看过战神后裔罗渊和叶凰的那一战。

        罗渊那坚韧无比的墨绿色右手给了他极深的印象。

        相比之下,莫初心可是莫凌宇战神的后裔,而莫凌宇战神是打破了数道族群锁链的恐怖存在……

        称得上是战神中的战神。

        他的后裔,怎么会比罗家战神的后裔弱?

        要是自己不努力,以后恐怕时不时地就得莫初心保护一下自己了。

        想到这里,何沐低声道:

        “初心,我准备跟陈澈学长修行一段时间。”

        莫初心微微一愣,回道:“放心去吧,学长是我爷爷的学生,我爷爷不会看错人的。”

        旁边正看着远处战场的陈澈闻言身体陡然一僵,然后瞬间又松弛了下来。

        何沐点了点头,又看向了不远处的王小腾以及刚刚赶过来的泰班。

        两人听到了何沐和莫初心的对话,见何沐看来,异口同声道:“你放心去。”

        何沐脸上露出了笑容,最后他看向了远处的余萍。

        思来想去,最终他什么都没有说。

        毕竟,他心中还有怨念,他替哥哥感到不忿。

        如此,便算是对心中怨念的小小发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