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天赋全加了力量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三章 忠,孝,义

第二百八十三章 忠,孝,义

        “何沐!你怎么回事?”

        王小腾大声问道,眼神极为严厉。

        在他心中,何沐是一个善良的人,但同样也是一个聪明人。

        说实话,对手要是一个五六千战斗力的战王,何沐不愿抛下几个科研人员,而选择和对手战斗,他能理解。

        毕竟实在打不过,还能跑。

        但现在的对手可是战皇!

        真要战斗起来,十死无生!

        何沐没理由作出这种愚蠢的选择。

        他说话间,旁边传来一阵哽咽之声。

        余萍满脸悔恨痛苦之色。

        她怎么也没想到,她离开时只是婴儿的何沐十八年后竟然一眼就认出了她。

        早知如此,她还不如直接死在实验基地里,也不至于落得现在这种死也不是,不死也不是的痛苦局面。

        旁边另一名年轻女子见此想安慰几句,却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命运实在是太残忍。

        余姐因为儿子的事,内疚痛苦了十八年。

        没想到刚一相认,又是这种局面。

        如果何沐这次战死了,余姐的人生该多么的灰暗……

        年轻女子想不下去了,泪眼婆娑地对王小腾道:“余姐……是何沐的亲生母亲……”

        王小腾听此脸色骤然一变,心中恍然大悟。

        要是一般相识之人,的确不值得拼命。

        但是父母……

        华夏有句古话,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别说只有百分之一,就是只有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的希望,也得拼命。

        不然等以后报仇吗?

        报仇只不过是自我安慰罢了。

        这世间哪有什么泉下有知?

        他和何沐只是队友关系,不也是明知危险,还是赶过来了吗?

        归根到底,义之所在,虽死不辞。

        孝,也是一样的道理。

        “恶人只能由我来做了……”

        王小腾握紧了手中的炸弹,恶狠狠地看向了乌延。

        乌延脸色有些难看地道:“你到底想如何?”

        王小腾冷冷道:“很简单,放何沐和这里的五人走,我和另一人留下。”

        “万万不可!”

        几名科研人员脸色剧变。

        虽说他们几人主观上都不可能说出毁灭之风计划的详细内容。

        但这世间有太多东西能让她们被动地说出一些秘密了。

        致幻剂,幻术……等等等等。

        “闭嘴!我管不了那么多!”

        王小腾低声喝道,满脸都是疯狂之色。

        与此同时,他直接将其中一名科研人员手中的毒药拍掉。

        刚刚强大的惯性之下,几名科研人员的毒药已经不知道落到了哪里,只剩下这一人还紧握在手中。

        虽然表面上他十分疯狂,但暗地里他却是将一个微型蜘蛛爆炸机器人放到了那名科研人员背后。

        将这么重要的人交到迦乌族手里?

        不可能的。

        他死也承担不了这个后果。

        何沐同样承受不了。

        如今最好的结果,便是何沐能带着他的母亲和另外几个科研人员离开。

        然后他和最后那名科研人员留在这里。

        等何沐他们彻底安全了,他再带着最后那名科研人员一起死。

        一念至此,王小腾内心反而突然轻松了起来。

        自从知道真正的战场在月球之后,他的压力就变得很大。

        他是可以发现巢穴之晶,也会利用各种科技装备。

        但真去了月球,科技的作用微乎其微。

        至于巢穴之晶,等成了战皇也就没多少用处了。

        换句话说,他要是真跟着何沐去了月球,很可能只是一个拖油瓶。

        往日一幕幕在他脑海中接连浮现。

        别墅地下的实验室……

        名校争夺战的擂台上……

        以及一个多月前的巢穴之战,何沐不惜得罪几大顶尖战王,也要替他争夺战神之血……

        这一件件事让王小腾内心瞬间释然。

        能在这时候一命换一命,成全何沐……

        对他而言,或许是最好的归宿。

        他不想有一天落入和身边中年女子一样的尴尬处境。

        ……

        乌延看了一眼王小腾手中的炸弹,冷幽幽地道:“别以为这样就能威胁我,这六人死了,还有其他人活着。”

        “呵呵,活不了的,他们是最后的活口。”

        王小腾冷笑道。

        乌延闻言眉头微皱,下意识地就想去联系他的那位战王同伴。

        让他没想到的是那位战王同伴却是失联了。

        这让他心中涌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归根到底,活捉一名目标人物才是他的主要任务,击杀何沐只是一时兴起。

        不知不觉间,他内心开始动摇。

        ……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乌延最终选择请示乌良。

        没过多久,他脑海里便响起了乌良的声音。

        “务必活捉一人,至于何沐,可以先放一放。

        但前提是你一定要活捉一人,要是最后什么都没办成,你就别回来了。”

        “明白……”

        ……

        此时不仅乌延纠结。

        何沐面临选择,内心同样痛苦。

        实验基地的秘密涉及到整个国家,如果因为他的缘故泄露,是为不忠。

        如果顾及秘密,眼睁睁地看着母亲去死,是为不孝。

        如果为了救母亲,让王小腾留下,是为不义。

        忠,孝,义……

        他必须要有所舍弃。

        这种抉择要是落在别人身上,他能分析个头头是道,但落在自己身上,作出选择何其艰难?

        相比之下,他宁愿自己去死。

        ……

        与此同时。

        万米之外的空中,一人手提头颅,凌空而立,眺望着远方。

        微风吹过他的乱发,一双深邃如同幽潭的眼睛若隐若现。

        这时,不远处一名高大壮汉背着巨盾无声无息地飞了过来。

        壮汉看了一眼这人手上的头颅之后,露出了憨憨的笑容。

        “我就知道刑一这老东西不是老大您的对手,呃,老大您在看什么?”

        壮汉顺着陈澈的目光向远处望去,隐隐约约看到了苍蝇大小的乌延。

        “暗妖的家伙?”

        陈澈闻言轻声说道:“我在看我自己。”

        “太高深了,我不明白,要不我去弄死那个家伙?省得他碍眼。”

        陈澈听此淡然一笑,有些答非所问地道:

        “巨河,我是把你们几个当兄弟看待的,这次我把你们彻底带到了官方的对立面上,你们怨我吗?”

        壮汉听此挠了挠头,接口道:“老大,你这说的哪里话,我们哪能怨你?”

        “记得当初我们说的那句话吗?”

        “当然记得,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壮汉陡然严肃了起来。

        陈澈微微点头,然后再度看向了远方。

        准确地来说,他是看向了远方那个年轻人。

        曾几何时,他也面临过这种处境,他不得已作出了选择。

        而用不了多久,他还要再次作出选择。

        身处这个时代,何其艰难?

        来人世一趟,谁又不想完美无缺,不留遗憾?

        但那不现实。

        此时此刻,他有些羡慕远处的那个年轻人。

        因为有他在,那个年轻人不需要真得去作出选择。

        但他自己……

        却是必须去选。

        ……

        “快快成长起来吧,何沐,未来的路,还得你自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