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天赋全加了力量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七章 怎么输?

第二百六十七章 怎么输?

        “想什么呢?”

        泰班见何沐脸色一变再变,开口问道。

        “我们掌握的信息太少了……”

        何沐说着抬起了头。

        “我现在很想知道西北道到底会发生什么大事。”

        “要不我派人出去打听打听?”

        泰班试探着问道。

        何沐微微摇头:“这次事情肯定不小,还是直接找个大人物问问吧,其他人未必打听得到。”

        “那找哪个大人物?”

        “找教育部的秦老吧,我和他比较熟,现在就去!”

        “好,那我来安排车。”

        ……

        两人都不是做事拖泥带水的人,十分钟后,何沐便和泰班坐上了泰家的车,直奔教育部而去。

        坐在车上,何沐默默地看着外面的车流。

        他之所以如此想知道西北道到底要发生什么事,不仅仅只是因为好奇。

        更因为担忧陈澈学长。

        陈澈学长既然知道西北道的任务会极度危险,这说明他也身处漩涡之中。

        凌州战大一脉自从校长走后,就没剩几个人了。

        自己是如今凌州战大一脉在地球上的最强者。

        有些事自己要是不做,谁来做呢?

        ……

        半个小时后。

        车停在了一栋十分庄严的高大建筑之前。

        何沐和泰班下了车。

        这里是京都重地,门口的守卫极为森严。

        好在无论是何沐还是泰班,身份听起来都有些唬人。

        确认了两人没有说谎之后,门口的守卫快步走进了建筑内部。

        片刻之后,便又从建筑内部走了出来。

        “两位,秦老已经在会客厅等候了,两位请跟我来。”

        何沐和泰班彼此看了一眼,跟在了守卫身后。

        建筑之内随处可见抱着文件夹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一片忙碌的景象。

        没过多久,何沐和泰班便被带进了所谓的会客厅。

        会客厅大约三十个平方,里面有一张巨大的办公桌。

        此时秦江正坐在办公桌后看着一本书,察觉到动静后,他抬起了头看向了有些拘束的何沐,淡笑道:

        “都找上门来了?怎么?何沐,你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

        秦江语气十分随和。

        何沐是希望之主,更是他得意弟子沈振平看中的学生。

        严格来说,他和何沐也算是一脉。

        所以在看到何沐的刹那他就决定了,只要这个后辈不提出什么太过分的要求,他能帮则帮。

        何沐表情严肃,开门见山道:“秦老,我想知道西北道最近会发生什么事,还请告知。”

        秦江听此表情一僵,手中的书也不自觉地放了下来。

        “你们是不是听到什么消息了?”

        何沐没有否认,点头道:“的确听到了一些消息,还请秦老如实相告,这对我而言很重要。”

        秦江闻言眉头皱了起来,回道:

        “这事是机密,不得随意外传。

        但是你们俩……都是可以信任的人。

        所以告诉你们也无妨,但我有必要事先说明一下,真告诉了你们的话,你们未来半个月内会失去自由。

        通讯也会被阻绝。”

        何沐听此看向了泰班。

        “泰兄……你……”

        “无妨,最近一段时间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而且我都到这儿了,不弄个明白,心里肯定不舒服。”

        泰班摆了摆手,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

        何沐这才回头又看向了秦江,意思不言而喻。

        秦江见此看了看四周,然后随手一挥便关上了会客厅的门。

        “西北道的确有大事发生,我们即将与新月盟决战。

        此战若胜,新月盟从此以后便不足为患了。”

        “和新月盟决战?”

        何沐内心猛地一震。

        对于新月盟这个组织,他是恨之入骨的。

        单单是他自己,便遭遇过新月盟的数次刺杀。

        更别说哥哥和母亲的死,都和新月盟有一些关系。

        没想到,如今官方无声无息地竟然都要和新月盟决战了。

        联想起陈澈学长给自己的那封信,何沐心中生出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此战官方真的能胜吗?

        如果官方真能够凭借绝对实力碾压,陈澈学长没必要特意提醒自己。

        他既然提醒了自己,那至少说明在他的视角里,新月盟拥有极强的抵抗之力。

        不然谈何危险?

        “秦老,我们能有几成胜算?”

        何沐试探着问道。

        “八成胜算,十成立于不败之地。”

        秦江回答得十分自信。

        何沐眉头微皱。

        陈澈学长是新月盟视角,在新月盟眼中,此战有一战之力。

        秦老秦官方视角,在官方眼中,此战八成能胜,就算不胜,也不至于败。

        到底哪方是对的,就得看双方谁的底牌多了。

        相比之下,他还是更倾向于官方的判断。

        此战不可能败。

        “秦老,您能说说我们到底有什么底牌吗?”

        虽然知道不妥,但何沐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秦江闻言深深地看了何沐一眼。

        “你不是冒失的人,之所以这么问,是不是得到了什么消息?”

        何沐刚想否认,秦江就笑道:“是不是陈澈暗中联系你了?”

        何沐表情一僵,没有言语,算是默认。

        凌州战大一脉发生的事,面前的秦江基本都知道。

        如今联想到陈澈学长身上,也是自然而然的事。

        沉默了片刻,何沐轻声道:“他让我别接取前往西北道的任务。”

        秦江略一思索便明白了其中的深意。

        “新月盟果然是有底牌的……哼,这群臭虫!”

        秦江低声骂了一句,然后看向了何沐,颇有些自傲地道:

        “他们新月盟有底牌,我们更有底牌。

        何沐,既然你决定接受限制,那我就告诉你我们到底有什么底牌!

        首先,新月盟内有我们安插的强者。

        他能够通过特殊手段随时和我们保持联系。

        所以,如今新月盟总盟成员们到底聚集在哪儿,我们了如指掌,想覆灭他们,也是轻而易举。

        第二。

        新月盟总盟已经有一整部暗中投靠了我们。

        一整部,你知道什么概念吗?如今新月盟一共也就五部而已。”

        “是陈澈学长那一部吗?”

        何沐迫不及待地问道。

        秦江有些惋惜地摇头。

        “不是陈澈,我们几次试图联系那小子,但他从没有给过我们回应。

        这一战,他要是动手的话,那我们也只能除了他了。

        毕竟这些年,我们已经给过他不少优待了,是他没有好好珍惜。”

        说到这里,秦江顿了顿,继续道:“当然,这些其实都不值一提,最重要的是高端战力。

        他们才是决定战争走向的人。

        这一次……我们会派出两位战神坐镇。

        只要新月盟盟主现身,定然能够拿下他。

        就算有意外发生,两名战神坐镇,也不至于会败。

        这就是我们的底气!”

        “两位战神?可是华夏一共不就五位……”

        旁边泰班十分震惊。

        但话到了嘴边,他就意识到了不妥。

        五位战神,那是明面上的。

        暗地里还有这么一个,这很正常。

        但还隐藏着两个,就有些过分了。

        毕竟这些年很多地方都需要战神,五大战神基本整天都处于一种极为忙碌的状态。

        这种情况下,还藏两个,这不是过分是什么?

        见何沐和泰班都是一脸惊愕之色,秦江淡笑道:

        “地方是我们选的,他们队伍里有我们不少人,除此之外,我们还有两名战神坐镇。

        何沐,你说这种情况,我们怎么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