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天赋全加了力量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六章 掌控自己的命运

第二百六十六章 掌控自己的命运

        时间一天天过去。

        虽然有一些红雾战士领取了任务前往了北方道,但依旧镇压不住北方道的混乱。

        除此之外,其他地方也开始出现一些极端事件。

        一些疯狂的新月盟成员甚至发动了自杀式袭击,屠杀了大量平民。

        ……

        震星基地之内。

        震星之主冷坤每天汇报着外界新月盟的“成绩”。

        今天造成了八百伤亡,明天造成了一千。

        短短半个月,造成的总伤亡便超过了一万,其中还不乏一些年轻,还没成长起来的红雾战士。

        听到他的汇报,绝大部分总盟成员脸上流露出的都是有些变态的笑容。

        但他们内心真正的想法是不是和表情相符合,就不得而知了。

        反正墙头草们都很难受。

        如今新月盟犯下的罪过越大,他们就越是没有回头路。

        虽说这段时间他们都在这里修行,提升实力,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但外面那些人懂什么?

        尤其是一些实力不强的红雾战士,他们只知道是新月盟干的。

        所以这口锅新月盟每个人都得背。

        而这么大的仇恨摆在那里,他们就算有机会向官方投诚,也难以保证官方不会秋后算账。

        难啊……

        新月盟的便宜也不是那么好占的。

        想占完便宜,再去投靠官方洗白……没那么容易。

        ……

        泰家庄园内,何沐并不知道外界已是暗流涌动。

        他此时正待在修炼室里琢磨所谓的“术”。

        但说实话,他把想象力拓展到了极限,把前世今生看的各种有关于超人类的东西想了个遍,也没能创造个技能出来。

        有些想法其实是好的,但真要做,太难了。

        就比如最为简单的“放波”,按理说红雾是可以凝聚压缩成球状的,但他丢不出去。

        如果可以丢出去的话,他就可以不用顾忌手能不能承受得住了。

        到时候一次把全身的红雾都聚集起来,随意一丢,怕是战皇之下,没人能承受得住。

        “据说成了战皇是能掌控红雾的,不知道到那时行不行得通?”

        何沐看着右手上汇聚着的红雾喃喃自语。

        一千战斗力之前,红雾战士基本都得靠肉体攻击。

        突破第二道基因锁链之后,红雾能够外放,这时候红雾战士已经不局限于肉体的物理攻击了。

        而突破了第三道锁链,成了战皇,据说能掌控红雾。

        所谓掌控,就是能控制自己体内释放出去的红雾动向,甚至可以借助红雾达到一种“隔空御物”的境界。

        前段时间听吴教授将巨刃道时,他就曾说过战皇之前的巨刃道和战皇之后的巨刃道不是一个概念。

        而之所以差别巨大,便是因为战皇能够“御物”。

        正想着这些,外面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砰砰砰!

        “何沐,有你的快递!”

        门外泰班喊道。

        听到这话,何沐有些愣神。

        这世界自然也有网购,不过大多局限于同城,正因为如此,网上能购买的商品种类很少。

        所以他几乎不怎么网购,更是很少收快递。

        “我的快递?谁寄给我的?”

        何沐站起了身,打开了修炼室的门。

        他认识的人不多,知道他在泰家庄园的也就老师他们几个人。

        前段时间,凌州大学开了学,由于招了不少新生,老师们都回凌州帮忙去了。

        哪里有空给自己寄东西?

        “什么快递?”

        何沐见门口泰班两手空空,有些好奇地问道。

        “是封信,说不定是哪个暗恋你的小姑娘寄给你的。”

        泰班懒洋洋地回道,同时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信封送到了何沐手中。

        也难怪他这么想,这年代又不是没有通讯,要是熟人想联系何沐,用手机不行吗?

        就算是陌生人,那也不至于用信这种联系方式吧?

        何沐没听他胡扯,接过信后撕开了信封。

        信封里只有一张纸条。

        何沐看了泰班一眼,也没有刻意回避,直接就把纸条抽了出来。

        纸条上有一行字,字体十分周正。

        “近期不要接取前往西北道的任务。

        ——学长”

        看着这简短的信件,何沐怔怔出神。

        学长?

        他在凌州战大是有一些学长学姐……但他们不可能给自己传递这样的消息。

        抛开他们,那就只有一个人了。

        陈澈学长。

        他为什么让自己不要接取前往西北道的任务?

        何沐有些不解。

        虽说这段时间他根本不准备做任务,但外面发生动乱,任务最多的是北方道吧?关西北道什么事?

        “咋回事?”

        泰班也没和何沐客气,眼睛一瞥,便将纸条的内容看在了眼里。

        “可能最近西北道有什么任务很危险吧,我一个学长特意寄信来提醒我。”

        何沐一边说一边翻过了信封,看了下寄信时间。

        这才发现寄信时间是二十天前。

        而那时候北方道还没有发生动乱。

        陈澈学长寄这封信时应该知道这封信到自己手上时会是很多天后。

        也就是说有关于西北道的危险任务应该会在近期发布。

        “不接取就不接取吧……”

        何沐喃喃说道。

        陈澈学长身在新月盟,不是什么要紧的大事,绝不可能联系自己。

        他特意交代自己不要接取西北道的任务,定然是知道西北道的任务极度危险。

        何沐不是个喜欢作死的人,不可能明知危险性极高,却偏要去边缘试探。

        更何况,在他眼里,陈澈学长不仅仅是学长,还是老师。

        老师的话,得听。

        “你这学长是内部人士?还用这种方式偷偷通知你,甚至名字都不留一个?”

        泰班好奇问道。

        “咳咳,他身份是比较特殊。”

        何沐回道。

        虽说他和泰班是朋友,但陈澈学长哪里是什么内部人士,那是敌方人士。

        这身份不太好明说。

        “总而言之,听他的就是了。”

        何沐将纸条捏成碎片,轻声说道。

        不过下一秒,他内心就又纠结了起来。

        西北道的任务最近不能接,这说明西北道肯定有什么大事发生。

        他是可以不接。

        但总有其他人要去接的。

        他该提醒吗?

        不提醒的话,接任务的强者死了,他心里多多少少会有些不好受。

        可是提醒的话……

        会不会影响到陈澈学长?

        何沐眉头微皱。

        心中一阵不爽。

        归根结底,还是他的地位太低了。

        别看他是什么希望之主,是很出名的天骄。

        但后辈就是后辈,有些事他根本没资格知道,更没资格去管。

        只能稀里糊涂地跟在别人后面,永远无法掌握主动权。

        “实力不够,资历更不够……”

        何沐轻叹了口气。

        这一刻,他突然间不再只甘心做一个战士,做一个哪里需要往哪里搬的砖头。

        他想要知道一切,掌控一切,去做那个搬砖头的人。

        只有那样,才不会哪天突然不明不白地死在某次任务之中,才能更好地保护身边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