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天赋全加了力量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撤市转攻,新的时代

第二百一十六章 撤市转攻,新的时代

        第二天清晨。

        战斗最终结束。

        大量海怪侵入了镇海特区,造成了大量伤亡。

        镇海特区内的强者也死伤了不少。

        等到了凌晨时,终于有战神赶到了镇海特区,解决了几个最强的怪物。

        至此,镇海特区才渐渐镇压住了海怪潮。

        然而,此战虽然胜利,但还是轰动了全国。

        毕竟这么多年来,还没有哪座大城市被攻破过,更别说是守备力量仅次于京都的镇海特区。

        如果这次不是有战神刚好能腾出手,那是一个什么后果?

        不少高层只是一想,便忍不住一阵后怕。

        震海特区不是那些小城市,不可能随意放弃。

        如果失守,必定要抽调各地的强者前往补充。

        而各地的防御本来就捉襟见肘,再抽调强者的话,怕是用不了多久,各地就会陷入风雨飘摇的境地。

        ……

        镇海特区毁坏的一段防御墙旁,秦洛看着面前的一个高大人影,眼神有些心虚。

        高大人影看着大海,冷声道:“秦洛,组织上对你很失望,决定停掉你所有的资源。”

        秦洛小声嘀咕:“唉,错的不是我,而是我的剑,它不听使唤。

        对了,咱们为什么非要杀人呢?杀怪不香吗?”

        高大背影微微颤抖了下,似乎在强压心头的怒气。

        过了良久,他才道:

        “你应该庆幸这次是我来,如果是守月的人来,你已经没命了。

        念在勾魂曾经为组织作过巨大贡献的份上,你现在才能和我说话。”

        “哦……”

        秦洛无精打采地应了一声。

        “跟我回总部受罚吧,你的思想出了问题,这很危险。”

        “好,一切为了迎接新月……”

        啪!

        ……

        凌州大学之内。

        何沐刚从训练室中走出,此时的他看着右手,有些心不在焉。

        当初名校争夺战结束时,他做过基因检测。

        检测结果显示,他将发生进化。

        而如今他已经隐隐感觉到了所谓的进化。

        这种进化就发生在他的右手上。

        并不是右手强度提高,而是一种特殊的能力。

        这种特殊能力被他临时称之为“吸收红雾”。

        正常他这个级别的红雾战士能够吸收方圆五十米内的红雾补充自身。

        但他这右手好像能吸收方圆百米的红雾。

        而且这种吸收之力极为霸道,以至于他身体其他部位都争不过右手。

        这种能力从目前来看,应该能大大提升他的持久作战能力。

        至于其他作用,还得慢慢开发。

        ……

        除此之外,何沐还趁此机会仔细地研究了一番突破基因锁链,发生进化的事情。

        根据资料记载,当初莫凌宇战神是突破一次族群基因锁链,便出现一次进化。

        之所以如此,那是因为他是突破族群基因锁链的第一人。

        他之后的后来者突破族群基因锁链后,发生进化的概率变得越来越低。

        到如今,突破第二道基因锁链能发生进化的概率,只剩下了千分之一。

        何沐不太相信自己运气这么好,刚好就碰到了这千分之一的概率。

        仔细思索了一番后,他不得不考虑一个问题。

        当初他突破基因锁链前,并不是一千战斗力。

        也就是说,他突破的很可能不是正常人类的基因锁链。

        这让他从某种意义上成为了和当初莫凌宇战神一样的“第一人”。

        这才是他发生进化的关键所在。

        而如果真是这样,那他破开下一道基因锁链后,十有八九还会进化。

        当然,这得等他突破下一道基因锁链后,才能得到验证。

        就在何沐聚精会神思索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几名凌州大学老师之间的议论声。

        “镇海特区这次出了事,上面估计要有大动作了。”

        “可不是,镇海特区的防护力量不是很够,势必要再抽调力量前往镇海特区。”

        “哪里抽得出?我看会采取其他的措施。”

        ……

        “镇海特区出了事?”

        何沐听到这话后下意识地拿出了手机查看起了相关信息。

        这几天他一直待在训练中心默默地吸收巢穴之晶,并没有关注外面的事,这消息他还真不知道。

        片刻后,他看到了一些有关于镇海特区的新闻。

        “上千海怪登陆,伤亡近万,战王战死了三位,战皇战死了一位……”

        看到这些消息,何沐内心颇为震惊。

        镇海特区可是比凌州还要大的城市,这种级别的城市都能被攻破,那肯定会造成社会的动荡,尤其是人心方面。

        这种情况下,高层定然会有大动作,只是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大动作。

        ……

        与此同时。

        京都某个秘密会议室之内,十二个人齐聚在一起。

        他们分别是各部的部长和军方的要员。

        论实力,他们或许不是最强,但论智慧和大局观,他们却是整个华夏的佼佼者。

        “镇海特区那边的消息你们也看到了,所击杀的海怪全部含有迦乌族的基因。

        很明显,这是迦乌族策划的一次袭击。

        事隔十多年,他们又来地球了。”

        军部总司令张峰看着面前的报告,淡淡说道。

        其他人听此沉默不语。

        人类和迦乌族的仇恨还得追溯到当初天堑关一战。

        当初带领怪物冲击天堑关的那超一类怪物就是迦乌族的强者。

        十年之前,报复人类,毁灭凌州战大,现在还排在通缉榜第一的那位同样是迦乌族的强者。

        见众人沉默,张峰突然笑了。

        “这说明他们在月球做得很好,给足了迦乌族压力,正因为如此,迦乌族才会派人来到地球。

        这对我们来说,其实是一个好消息。”

        教育部副部长秦江闻言皱着眉头道:“的确是这样,十年前迦樾来地球那会儿是我们人类刚和其他族联合的时候。

        现在他们又来了,说不定是因为月球方面又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可惜,月球环境大变,我们现在无法实时联系月球上的人。”

        “月球方面的事我们管不了,我们现在要想的是如何应对这次事件。

        说实话,镇海特区被攻破,影响了不少人的情绪,我们要做的是让大家重拾信心!”

        又有一人开口道。

        至此,大家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了起来。

        ……

        其实就目前来说,人类最主要的敌人只有迦乌这一族。

        根据月球上面传递回来的消息,八十多年前,月球遭遇陨星撞击,跟随陨星降临月球的不止一族。

        据说这些异族原本效忠于同一方势力。

        后来那方势力溃散,这几大族自知再也回不去了,于是开始争夺起了月球这颗新形成的红雾星球。

        像地球,他们其实是看不上的。

        唯独迦乌族除外。

        迦乌族的基因很奇特,拥有他们基因的怪物大半都会诞生横渡虚空的能力。

        于是他们便准备将地球当成一个培养皿,培养一些强大的怪物,然后横渡虚空,前往月球作为他们力量的补充。

        这也是他们想占据地球最主要原因。

        当然,这秘密还是在”望月计划”实施后人类才知道的。

        ……

        “这样退下去不行,这些年我们用尽了各种各样的手段提升士气,如今寻常的手段恐怕没用了,必须得作出正面回应。”

        “那就打!”

        军部总司令沉声说道,随后他在身后的地图上画了三个圈。

        “这三处巢穴的巢穴之主都是拥有迦乌族基因的怪物,这些年恐怕为月球上的迦乌族输送了不少厉害的怪物。

        我们灭他们一处巢穴,如何?”

        其他几人听此目光一凝,都有些迟疑。

        秦江问道:“可是……我们抽调不出力量。”

        张峰听此冷笑了一声。

        “与其等他们搞事,不如我们主动一些。

        这样,八道各撤一市,分出一支力量。”

        八道各撤一市……

        听到这话,众人瞳孔都收缩了起来。

        主动撤市自然可以抽出防御力量,用来进攻。

        但如今这些市都各有各的职能,撤掉八座城市,整个华夏恐怕都要受不小的影响。

        无论是经济,资源,还是其他方面,都是如此。

        但有一说一……

        如果放任迦乌族的存在不管,后果同样不堪设想。

        “我同意。”

        国防部部长第一个作出了回应。

        “没什么好犹豫的,我也同意,不就是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吗?我想大家都会理解的。”

        商业部部长说道。

        “只要确保能给月球输送强者,其他方面都可以放弃,我也同意。”

        “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决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