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天赋全加了力量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安全感

第一百九十八章 安全感

        无尽的荒野之中。

        某个小小的沟壑里,一片杂草微微颤动了下。

        紧接着一个人影从里面钻了出来。

        这人浑身是草,身处荒野,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

        但在黑夜之中,他的眼睛却极为明亮。

        在他背后,背着把被杂草完全包裹住的大弓,他手中则拿着一支骨白色的箭羽。

        四周风声阵阵,他一动不动,默默地看着远处。

        片刻后,他又俯下了身子,趴在地上,开始听大地的动静。

        没过多久,他便感应到了一丝微不可查的颤动。

        “来了。”

        嘀咕了一句,他快速蹲了起来,同时取下了背后的大弓,看向了数百米外的铁路。

        渐渐地,远处开始出现火车的灯光。

        他屏住了呼吸。

        ……

        火车车厢之内。

        王小腾轻声道:“刚有个独角羚羊从旁边跑过去了,战斗力三十二。”

        像这种汇报,一路之上他已经进行了七八十次。

        不过最强的怪物战斗力也只有一两百,对火车根本造成不了任何威胁。

        尽管如此,何沐还是会经常夸赞他两句。

        至于泰班,这一路之上基本不怎么说话,最多也就和何沐闲聊几句名校争夺战和军队里的事情。

        他话音落下,车厢内再次安静。

        王小腾看着屏幕,眼中突然出现了一抹疑色。

        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红点,看不清是什么东西,但能监测到生命迹象。

        这红点在黑夜的荒野之中一动不动,反而显得十分可疑。

        没有犹豫,他对何沐道:“何沐,前方两公里铁路右侧好像有个怪物潜伏着,这怪物体型不是很大,但一动不动,我怀疑它可能会攻击火车,你小心些。”

        “嗯。”

        何沐应了一声,看向了右前方,

        尽管体型不大,是厉害怪物的几率不高,但火车上还有一些普通人,他们什么怪物的攻击都承受不了。

        作为这列火车的乘客,他有义务去阻止这次袭击发生。

        ……

        荒野沟壑里。

        那浑身是草的人影眼看着火车越来越近,一双眼睛变得如同鹰隼,迅速锁定了中间一截车厢里的一个模糊的人。

        随后他深吸了一口气,张弓搭箭。

        他修的是刺射道。

        手中这张弓乃是用王级怪物的骨骼锻造而成,怪物筋做的弓弦。

        要想完全拉开这张弓,需要二百吨的力量。

        而那支箭,同样是怪物骨骼制成,一支重近半吨。

        这样一支箭射出去,只要命中要害,千米之内,不到一千五百战斗力的红雾战士都得死。

        “可惜了,这支箭恐怕收不回来了。”

        喃喃低语了一句,这人猛地一跃而起,随后双臂骤然爆发,将弓拉成了满月。

        然后他右手一松!

        铿!

        一道裂帛之声响起!

        那只重近半吨的箭激射而出,刹那之间突破了音速,朝着火车的方向极速飞去!

        落地之后他转身就跑,根本不看结果,转眼之间,他就消失在了荒野之中。

        ……

        火车车厢之内。

        王小腾看着屏幕上的一条直线脸色骤然大变,当即站了起来惊呼道:“何沐,小心!”

        何沐的目光一直盯着右前方,此时他也看到了那突如其来的一箭。

        准确的来说是看到了被击破的音障。

        空气此刻仿佛成为了流水,在那支箭下荡起了波纹。

        那支箭射向的自己前方两米的位置,但算上火车的速度,那支箭到自己这边时,刚好会命中自己的头颅。

        “好厉害的箭,我接不了。”

        何沐脑海中冒出这个念头之后,下意识地就往后仰。

        此刻他身后无人,座位在他强大的力量之下,跟着后仰。

        说实话,如果不是听从了王小腾的话一直留意着右前方,这一箭还真有可能命中他。

        没等他继续想下去,那箭已经轰穿了车厢另一边的车窗玻璃,径直朝他射了过来。

        就在这时,一只有力的大手突然探出,抓住了那支箭的箭身。

        泰班看着手中剧烈震颤的箭,脸色极度凝重。

        巨大的力量作用之下,火车车厢竟然开始倾斜,大有侧翻之势。

        见何沐已经闪躲了开来,他赶紧松开了手。

        轰!

        一声轰鸣,箭直接击破了另外一边车窗玻璃,消失在了远处。

        与此同时,倾斜的火车砰的一声再度落在了铁轨之上。

        泰班看向了右边方向,见一道身影在远处极速闪烁,他身旁那黑布包裹着的巨大枪械立刻抬了起来。

        但最终他还是没有扣下扳机。

        深吸了一口气后,他放下了枪。

        火车这时渐渐停了下来,各个车厢内传出了此起彼伏的惊呼声。

        何沐看向了泰班,轻声道:“谢了。”

        两人眼神交流了一番,便大概明白了彼此的意思。

        火车内人太多,有些事不方便说。

        刚刚这一箭明显是奔着何沐来的,这一击之后,后面会不会还有,没人知道。

        总而言之,不能掉以轻心。

        眼神交流了一番后,何沐又看向了王小腾,微微点头示意。

        队友之间,就不必说谢谢那一套了。

        ……

        “没事吧?”

        前排的莫初心回头问道。

        “没事,放心。”

        说罢,众人全都沉默了下来,开始仔细回味刚刚那一箭。

        良久之后,何沐轻叹道:“刺射道,还是挺厉害的。”

        泰班听此淡淡说道:“还行吧,刺射道优势在于远程,其实刚刚那开弓之人近距离一拳的威力绝对比那一箭还厉害。”

        何沐微微点了点头。

        远程就是这样,你总不可能两千战斗力,然后射箭也能射出两千战斗力的威力,那谁还乐意学近战?

        这中间必然会有力量的损耗。

        可尽管如此,在出其不意和攻击一些指定弱点方面,刺射道还是很厉害的。

        只是不知道同样是远程的神枪道,攻击力如何?

        想到这里,何沐下意识地看向了泰班旁边的那把长近一米五,枪管比胳膊还粗的枪。

        怪物骨骼极度坚硬,强度同样高。

        要想加工成刀剑难度都不小,更别说加工成枪这种构造复杂的武器了。

        天知道这把枪值多少钱。

        神枪道想来应该比刺射道厉害不少,不然谁愿意花这个冤枉钱?

        ……

        泰班说完却是看向了王小腾,这是他第一次正眼看这个体型瘦小其貌不扬的人。

        刚刚他能握住那箭,一方面是因为他实力强大,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王小腾的提醒。

        说实话,第一次见到这个人时,他下意识地觉得这是个没什么用的混子。

        何沐是希望之主,莫初心是战神后裔,这家伙哪儿冒出来的,也能和这两个人混在一起?

        他心里是颇为不屑的。

        如今看来,这个混子还是有点东西的。

        是个合格的混子。

        想到这里,他开口称赞道:“你做的不错,继续努力。”

        王小腾闻言气得差点吐出一口血。

        这人什么语气?

        我需要你夸奖吗?

        还是这么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像极了上司在夸奖下属。

        “你做的……也还行!”

        抛下这句话后,他直接别过了头。

        ……

        片刻之后,火车上的安保人员进了车厢。

        “你们没事吧?”

        “没事。”

        “这位是这一任的希望之主何沐吧?要我们联系上面的人,护送您先走吗?”

        安保人员看向何沐,有些担忧地问道,

        刚刚那刺杀明显就是针对何沐来的。

        要是何沐在他们的火车上出了事,他们可担待不起。

        何沐摇了摇头:“不用,这一击不成,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有人再动手了,倒是连累你们了。”

        他话音刚落,旁边泰班淡淡道:“这一列火车所有乘客的票钱,餐费,我出了。”

        那安保人员听此微微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

        泰班这时已经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奇特的小本子在第一页上签起了字,然后哗的一声撕下了那一页递给了那安保人员。

        那安保人员接过一看,只看到了一连串的零,一时间竟然数不过来。

        “这……这……太多了!”

        “哦?才一千万而已,现在坐火车这么便宜吗?”

        泰班有些意外地道。

        “不……不是,主要是车上很多红雾战士不需要给车票钱……”

        “随便吧,剩下的钱你们用来修火车好了。”

        “多……多谢!”

        安保人员谢了一声后赶紧转身快步离开了车厢,似乎生怕后面这大佬儿后悔似的。

        然而,泰班根本不看他一眼,随手便将那小本子放进了口袋里。

        何沐默默地看着这一幕,心中颇为无语。

        想当初,他也曾为了几百万拼死拼活……没想到……

        唉,这就是人与人的差距吧。

        似乎察觉到了何沐眼中的异色,泰班转过头看向了何沐。

        “何沐,你不会缺钱吧?要不我借点给你?一亿够吗?”

        说着他又掏出了那个小本子。

        见他不似作伪,何沐连连摆手:“不用不用……我现在不缺。”

        前面莫初心这时小声道:“他缺钱的话,我会给他的。”

        听到“给”这个字,何沐怔怔地看了前面座位上的莫初心一眼,见莫初心已经回过身,他转头看向了窗外。

        不知为何,他感觉有些哭笑不得。

        刚刚遭遇刺杀,按理说应该紧张忐忑才对。

        可他却完全不慌。

        可能,这就是伙伴带来的安全感吧。

        一念至此,他突然笑了起来。

        ……

        隔壁车厢。

        那中年壮汉同样看向了车窗外。

        大约千米之外的荒野中,此时出现了一条被冲击波扫过的空旷地带。

        “这手笔……可以啊,实力比我强得多,可惜了,没能成功,不然倒是省了不少事。”

        心中自言自语了一句,他又看向了射箭之人逃跑的方向。

        好像……也没人去追击。

        这反而让他皱起了眉头。

        这任希望之主有史以来最强,按理说应该配上有史以来最严密的保护才对。

        可看现在这保护力度,好像也就和前几任希望之主相当。

        这似乎……有些不太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