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天赋全加了力量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章 十年最强 (求月票,求订阅)

第一百九十章 十年最强 (求月票,求订阅)

        滴答……滴答……

        右臂上的鲜血不停地滴落而下,何沐剧烈的喘息。

        片刻之后,他突然笑了起来。

        周边的一些观众这时彻底回过了神。

        “……何沐竟然也破了第二道基因锁链……”

        “没想到……一群学生之间的战斗竟然打到了这种地步。

        真没枉费我特意抽出空来看这场名校争夺战的决战。”

        ……

        一群大人物此刻都忍不住和周围相识之人议论了起来。

        至于各校的老师和学生,似乎还在回味刚刚的战斗,反而没多大动静。

        ……

        竞技场外,叶凰被颜云接过,抱在了怀中。

        此时的叶凰双臂诡异得扭曲着,但她恍若未觉,目光自始至终看着竞技场上的何沐,脸上满是失魂落魄之色。

        “不可能的……绝不可能……我可是……”

        嘴里低声喃喃,她眼角竟然淌下了泪水。

        见叶凰出现了如此剧烈的情绪波动,颜云心情十分复杂。

        这孩子从小就不哭不闹,更不会大喜大悲。

        像现在这般人性化的情绪,绝对是第一次出现。

        以至于她一时间不知道是该难受还是该喜悦。

        “叶凰……你已经尽力了,但那何沐……”

        颜云说着也看向了场上双臂染血,目光灼灼的何沐。

        名校争夺战决赛曙光大学进过很多次。

        以往输时,她心中会不甘,会不服,会失望,会暴跳如雷。

        但不知为何,今年败了之后,她除了有一刹那的惋惜之外,并没有其他多余的情绪。

        她输的心服口服。

        曙光大学已经尽力了,叶凰甚至成为了第一个在名校争夺战上突破第二道基因锁链的学生。

        可还是不敌竞技场上那个人。

        已经如此……还能怎样?

        “他……的确应该成为希望之主,算了,我们回去再好好努力努力。”

        思来想去,颜云只能如此安慰。

        叶凰一言不发,只是一直看着竞技场上的那个人。

        ……

        教育部来的两个解说确认叶凰只是双臂骨折,并没有遭受重创后,再度登上了解说台。

        其中一人深吸了一口气,语气十分郑重道:“我宣布,这场战斗何沐同学获胜!

        此届名校争夺战至此结束,凌州战争大学击败曙光大学获得第一名校称号!

        何沐同学将接管“希望”,成为下一任希望之主!

        希望何沐同学能再接再厉,不负“希望”之名!”

        另一人这时按下了一个按钮,不远处高台之上摆放着“希望”的透明器皿缓缓打开。

        三神器之一的“希望”完全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何沐同学,去拿走那属于你的东西吧。”

        ……

        竞技场上的何沐闻言转头看向了高台之上的希望,然后又看向了凌州战大那边的老师和同学。

        见大家都一脸希冀地看着自己,何沐笑了笑,缓缓走下了竞技场,然后沿着阶梯,一步一步登上了高台,走到了希望之前。

        希望是一柄长不到四十厘米的黑色短刀状陨石,周身隐隐散发着有些扭曲的黑光。

        之所以会有这种光芒,那是因为希望密度太大,重力太高,以至于扭曲了空间,吞噬了光线。

        根据官方给出的数据,这柄小小的短刀重约一百一十吨。

        何沐下意识地伸出了右手,想去触摸“希望”,但伸出手后才发现,他的右手已经血肉模糊,甚至隐隐约约能看到手骨。

        刚刚那一战,他这手经历了恐怖的高温以及与竞技场地面剧烈的摩擦。

        最后还又全力爆发,打出了那一拳。

        如今这手已经伤的不成样子了。

        用这只手拿起希望,完全不可能。

        何沐皱起了眉头,收回了右手,然后将情况好一点的左手伸了出来,抓在了希望之上。

        略微一用力,希望微微颤抖了下。

        感受着那恐怖的重力,何沐淡淡一笑。

        都已经到了这一步,他还能被这希望难住不成?

        想到这里,他猛地爆发出了全力,将希望缓缓提了起来。

        这平台不知道由什么材质建成,强度高的惊人。

        如此巨大的动静,平台愣是没有颤抖一下。

        何沐左手提着希望,一步一步下了阶梯,最终又回到了竞技场上。

        ……

        观众席最后排,周康旁边的老者默默看着这一幕,眼神有些恍惚,好像是在回忆什么。

        往年类似的画面此刻在他脑海中接连闪过,随后他喃喃说道:“周康……十年来好像没有哪位希望之主能单用左手就拿起希望的吧?”

        周康听此仔细回忆了一下,然后郑重地点了点头。

        “的确如此……之前八任希望之主都是用双手拿走希望的,陈澈当初左手受伤,用右手拿走了希望。

        唯有何沐,用的是左手。”

        “打破第二道基因锁链,只靠左手便拿走了希望,无可争议的十年最强啊……”

        老者发出了一声感叹,然后站起了身。

        解说台上,一人高声说道:“下面请教育部的秦江先生给凌州战争大学颁发第一名校荣誉称号!”

        老者听此离开了观众席,朝着竞技场上走去。

        途中一名工作人员将一块方方正正的金色牌子送到了他的手中。

        另外一边,凌州战大的其他几个学生也上了竞技场。

        老者上台之后,扫视了一圈众人,然后十分庄重地道:“我秦江!代表教育部!授予凌州战争大学第一名校的称号!”

        说完,他将那块金色牌子送到了何沐旁边的莫初心手中。

        莫初心双手接下,然后微微鞠了一躬。

        随后七人围在一起,将希望和金色牌子高高地举了起来。

        竞技场下,王燕秋石卫天等几个老师看着这一幕忍不住热泪盈眶。

        这所他们奉献了青春的大学……

        在彻底消失之间,又达到了曾经的高度。

        它如同流星,哪怕寿命短暂,但却爆发出了最为耀眼的光芒。

        王燕秋擦了擦眼泪,拿出手机,拍下了这一幕。

        画面最终定格。

        她想把这一幕发给校长,结果却显示发送失败,这让她瞬间泪崩。

        ……

        与此同时。

        京都秘密基地之内。

        巨大的飞行器喷薄出了耀眼至极的光芒,开始缓缓升空。

        沈振平透过透明的飞行器舱默默地看着渐行渐远的大地。

        就在这时,下方基地内一个工作人员从远处狂奔而来。

        他高举着手机,对着沈振平不断地挥舞,嘴中嘶声大喊。

        沈振平见此有些不解。

        那工作人员这时才意识到飞行器被完全隔音了。

        于是他深吸了一口气,指向了手机屏幕,用嘴型说道:“名校争夺战结束了,这一届的希望之主……是凌州战大的何沐!

        是……何!沐!”

        说完,他笑了起来。

        沈振平见此愣了片刻,随后也跟着笑了起来。

        巨大的京都在他眼中变得越来越小。

        他眼中突然出现了泪水。

        抬起头,他看向了南方,嘴中喃喃道:“校长……只要我们的意志不灭,学校就一直都在……您说是不是……”

        ……

        东方道那片黑暗之地。

        一群怪人的声音变得有些茫然。

        “计划发生了意外,接下来该怎么办?”

        “不知道。”

        “罢了,怎么说来着……从长计议吧。”

        ……

        南方道,凌州大学之内,一群凌州战大的学生全都欢呼了起来。

        名校争夺战开始前,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学校会夺得第一名校的称号。

        而他们朝夕相处的同学,竟然成了希望之主。

        在他们身后。

        凌州大学未来的校长和南方道执政官两人相视一笑。

        ……

        凌州军事基地内。

        一群凌州战大大四的学生彼此相望,都看到了各自眼中的泪花。

        魏横擦去了眼中的泪水,对周围一群同学道:“各位同学,我们的青春……圆满结束了。

        很庆幸,能认识大家……

        很庆幸,大家能相聚在学校内。

        从此以后,我们就彻底长大了……该肩负起我们身上的责任了。”

        ……

        除此之外。

        某片荒野地下深处的巨大实验基地之内。

        一个穿着防护服的女人正埋在桌案上大哭。

        在她面前,放着一台厚重的军用电脑。

        电脑屏幕上,出现的正是名校争夺战上凌州战大几名学生高举着希望的一幕。

        另一名女子站在她身后,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背,小声安慰道:“余姐……因为他的事,你已经内疚痛苦了十八年。

        可你现在看他……过得多好……以后,你不要再担心内疚了,他如此优秀,会有更好的未来。

        而且,当年他之所以受伤……也不能全怪你……”

        听着这些话,伏案的女子哭声渐小,但依旧在抽泣。

        “好了……别哭了余姐……我相信……你们终有一天会相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