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天赋全加了力量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四章 黑夜白光

第一百七十四章 黑夜白光

        一天之后。

        何沐默默地坐在军属小区门口。

        今夜虽然没下雨,但天空中依然无月,四周格外的黑。

        今晚他的任务,是守住身后的军属小区。

        虽然里面的军属早已经被运走,但此时小区内又安置了一批南城居民,总人数接近五千。

        他知道京都此时正进行着三十二进十六的争夺,但他抽不出空看。

        甚至……还有些不敢看。

        ……

        回首看向身后的小区,何沐眼神变得有些光顾。

        时间就像一个轮回。

        一年前,他在这里守护安全屋,今日,他又要守这里。

        如今这里,不仅仅有五千南城居名,还有他的家。

        哗啦啦……

        不远处传来奇怪的异响。

        何沐寻声望去,看到了一对如同电灯般的眼睛。

        紧接着,周围碎裂的建筑如同波浪一般分开,一条长二十多米的白色大蛇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之中。

        唳!

        天空中又响起了一声鹰啸,伴随而来的阵阵的罡风。

        除此之外,远处高楼之上还有一匹体型异常大的巨狼正死死地盯着他。

        何沐站直了身体,深吸了一口气,缓缓朝着面前的白色大蛇走去。

        下一秒。

        军属小区门口骤然响起了极为激烈的战斗之声。

        远处高楼上的巨狼仰天长啸,随后身形一闪,朝着军属小区的方向扑了过来。

        ……

        军属小区内巨大的安全屋中。

        数百人听着外面剧烈的动静,不敢动弹一分一毫。

        一个七八岁大的小男孩儿透过出气孔,看着外面,眼中渐渐出现了光芒。

        片刻后,他回头看向了旁边的年轻女子,小声问道:“妈……外面保护我们的那个大哥哥是谁?”

        年轻女子爱怜地看了一眼小男孩儿,柔声回道:“是凌州战大的何沐哥哥……要是没有他,我们这些人都要死了。”

        小男孩儿听此又开始透过出气孔看向外面。

        黑夜之中,他只能看到人影闪烁,看不清战斗之人的真面目。

        但一颗种子却在他心中悄悄地生根发芽。

        ……

        这天半夜,

        南城北部突然亮起了信号弹。

        南部还在激战的众多红雾战士看到那信号弹后全都变得激动无比!

        “援军来了!”

        “此战我们必胜!”

        一声声高呼此起彼伏,最后变得震天动地!

        渐渐地,北部也传来了激烈的战斗动静以及军方高手的大声回应!

        一时间整个南城战成了一团。

        到处都是厮杀声和怪物的嘶吼之声。

        这一战持续了近二十个小时,等南北两波人马在城中心胜利会师之时,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

        双方人虽然素不相识,但此刻却抱在了一起,激动地大声欢呼。

        可没过多久,这些欢呼声就变成了大声哭泣。

        其中复杂的感情,只有经历了十多天苦战,目睹了不少战友战死的人才能体会。

        渐渐地,有人跪倒在地,嘴中呢喃,说着只有自己能听到的话。

        有人四仰八叉地躺倒在地上,对着天空发呆。

        ……

        如此背景之下,有五个人却没有和大家一起去疯,一起去发泄,而是默默地互相搀扶着朝南城外走去。

        直升机早已经被毁,事发地点只剩下了一点残骸。

        倪家强此时正在城市里找车。

        当然,直升机没有被毁,此刻也来不及了。

        距离八强赛只剩下不到半小时。

        凌州战大这次抽到的对手是北方大学。

        北方大学是去年的八强,货真价实的名校,九百战斗力以上的就有三四位之多。

        而凌州战大这边……

        莫初心昨天全力爆发之下,将凌州战大硬生生地拖进了十六强,此刻已经受了不轻的伤。

        今天如何能敌得过全员满状态的名校北方大学?

        何沐一脸木然地向前走着,此刻他已经心力交瘁到了极点。

        不仅仅因为连日以来的战斗,更因为精神上的巨大压迫。

        ……

        众人没走多远,吴安突然从前方赶了过来,走到了众人面前。

        吴安经历这些天的大战,少了一条胳膊。

        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终于胜利的缘故,他的脸色虽然苍白,但眼神很亮。

        “几位……你们这是去哪儿?”

        “我们要赶去京都。”

        安保国挤出了一个有些难看的笑容回道。

        吴安听此十分震惊。

        “这么急吗?待会儿可还有一场盛大的庆功宴,大家都说要好好感谢你们!要不吃过饭再走?”

        安保国听此回过头看了一眼远处因为战斗而变得有些疯癫的人群,摇头一笑。

        “不了……我们学校的学生还在京都为学校而战,我们要赶过去……不能再让他们孤军奋战了。”

        说到这里,旁边王燕秋揉了揉眼睛,补充道:“不管怎么样,我们要和他们一起回学校,他们独自去的京都,总不能再让他们独自离开。”

        吴安闻言彻底愣住了,沉默了片刻后,他沉声道:“我知道了!我去给你们找找,看看有没有快点的交通工具!”

        说罢他转身就走,没过多久就消失在了远处。

        五人继续向前走,天渐渐黑了下来。

        这时倪家强开着一辆破破烂烂的敞篷越野军车停在了众人面前。

        众人拖着疲惫的身躯上了越野车。

        何沐坐在最后面,低垂这头,没人能看清他的表情,大家也都沉默不语。

        由于道路被破坏的缘故,越野车开的不是很快,过了十多分钟才开到了南城南部范围。

        越野车很颠簸。

        晃动之中,何沐只感觉脑海成了一团浆糊,意识越发模糊。

        就在这时,一道微弱的亮光突然照了进来,让他恢复了清醒。

        何沐下意识地抬起了头,看向了车外。

        不知何时,路两边零零散散出现了一些人。

        这些人手中拿着各种各样的简单照明设备,默默地看着越野车,眼中有光芒闪烁。

        何沐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就在这时,一个小男孩儿突然高声喊道:“何沐哥哥!谢谢你这些天的努力!你好帅!你是我的偶像!”

        何沐骤然一愣。

        与此同时,黑夜之中……

        零零散散的光明越聚越多,沿着南城主干道向远处蔓延。

        昏暗的灯光之下,何沐看到了一张张真诚的脸,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还有人受着伤。

        他们自发地走到路边,照亮了前方坎坷的路。

        黑暗的南城,渐渐多出了一条醒目的灯带。

        数以十万的居民走了出来,走到道路两旁,为凌州战大几人送行。

        “何沐学长!我是南城高中高二学生刘诚!等我高三毕业了!我一定会争取去凌州战大!成为你的校友!以后和你并肩作战!”

        道路一边有一名少年突然嘶声高喊!

        “何沐哥哥……我也想成为和你一样的人!我会努力的!”

        又有一名男孩儿眼睛亮晶晶地喊道。

        他脆生生的声音在黑夜之中尤为清晰。

        何沐看着这些孩子,还有那些默默为自己一行人送行的人,心中百感交集。

        他清晰地感知到……自己奋战了十多天……

        守护的是这一个个鲜活的生命。

        背后这时又传来了一个中年人的高呼。

        “何沐!你是我第一个佩服的学生!原本想着今天胜利了和你痛饮一场,没想到你们这么急就要走!

        以后要是有机会!记得去北方道临海市!我请你喝最好的酒!

        记住!我们永远都是战友!”

        听到这声音,何沐回头看向了车后。

        车后一群满身污秽的人正快步赶过来,朝着越野车挥手,那是这些天和自己并肩作战的返乡南城人。

        “还有凌州战大的几位老师!谢谢你们!

        十年之前的事!我有所耳闻!

        我不管什么狗屁名校争夺战!在我眼里!凌州战大永远都是第一名校!”

        “以后我绝对把我儿子送去你们学校!让他接受你们的教导!”

        ……

        听到背后那些人的呼喊,王燕秋突然泪崩,掩面而泣。

        凌寒星抬头看着车顶,泪水顺着脸颊不停地往下流。

        ……

        越野车无数人的目光之下缓缓行驶。

        沿途时不时地就传出几声高呼。

        何沐靠在座位上,眼神有些迷离,脑海中不停地回荡当初校长对自己说的话。

        ……

        “何沐……回南城吧。

        记住校长一句话。

        只有承载了生命的荣耀,才能超越生命。”

        承载了生命的荣耀……

        是什么样子?

        ……

        黑夜之中,一条光明之路不断向远处延伸,一直延伸到了天尽头。

        这黑夜白光形成的光明之路像极了一条绶带,盖在中间那辆破旧的越野车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