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天赋全加了力量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章 两边战事

第一百七十章 两边战事

        第二天。

        何沐恢复了精神,走出了临时补给点。

        此时,安保国已经针对新的情况制订出了新的战术。

        所有红雾战士被分成了六个大队。

        六个大队的红雾战士轮流进入临时补给点内休息。

        另外每个大队又分为很多小队,小队充分发挥红雾战士之间能够彼此配合的优势,击杀落单怪物。

        击杀成功之后,立刻就退,寻找下一次机会。

        严格来说,这算是一种游击战术,并不能阻止怪物对南城的大肆破坏,但至少能够不断削弱怪物的力量。

        只要能削弱怪物的力量,就有胜利的希望。

        总比完全放弃南城要好。

        他们要是一放弃,军事基地那边必然不会再坚持,到时候所有巢穴怪物冲击而来,那南城分分钟被毁灭。

        再之后,就只有等怪物肆虐个够,自行散去大半,才有机会再入南城。

        而那时候的南城,也没有重建的必要了。

        只要一想到这种结果,所有在外战斗的红雾战士哪怕再疲惫,都会强打起精神。

        要知道,昨日一战伤亡了近百人。

        如果南城最后落得被毁灭的下场,不仅仅对不起这片土地,对不起父老乡亲,更对不起昨日战死的战友们。

        ……

        激战六个小时,时至中午。

        何沐再度返回了临时补给点。

        刚一坐下,他立刻拿出了食物,开始补给,同时不忘拿出了手机,点开了学校的系统。

        很快,他就找到了名校争夺战的视频链接。

        此时还在小组赛,凌州战大已经打了两场。

        何沐先点开了第一场回放。

        屏幕上很快出现了战斗的画面。

        第一场凌州战大对阵西方道科技大学。

        西方道科技大学是一所普通大学,五名学生战斗力都在八百以下。

        莫初心一个人不出意外地横扫了他们。

        等莫初心下场之时,她一连朝着镜头看了几次。

        何沐嘴里的食物越嚼越慢,心情变得有些复杂。

        这时王小腾也从镜头旁走过,他没有看镜头,而是对镜头做了个ok的手势。

        后面几位学长同样如此。

        看着这一幕,何沐心中愈发酸涩。

        莫初心他们在京都大学参加名校争夺战,没有任何人替他们加油助威,甚至吃饭之类的所有事情都要自己处理。

        算得上是孤军奋战。

        而自己……身处南城,远在千里之外,完全帮不到他们。

        只能默默看着他们。

        他甚至连“等我”,“加油”之类的话都不敢发出去。

        因为他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赶去京都。

        这种情况下发一句“加油”的信息是何等的苍白无力?

        ……

        就在他看完第一场,准备看第二场时,补给点内有一个人被抬了出去。

        何沐抬头看了那个人一眼。

        那是一个中年大叔,昨天还和自己说了两句话,说什么“如果家乡都守不住,出门在外还怎么好意思和别人吹牛比?

        以后别人问我们是哪里人,我们该怎么回答?”

        当时他谈笑风生的样子还历历在目,如今就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还是因为伤重,一声不吭地死在了补给点之内。

        何沐强行按下内心各种复杂的情绪,将食物吞咽而下,然后猛灌了一口水。

        南城,他无论如何都要守住。

        不说什么家乡情,单单是腾云基金对哥哥的资助,这份情就难以偿还。

        如果没有腾云基金的资助,哥哥不会有那么强的实力。

        如果他没有那么强的实力,自己现在估计还坐在轮椅上。

        除此之外,哥哥的遗书里也表达出了对家乡浓浓的愧疚之意。

        这份恩情得自己来还。

        ……

        与此同时。

        京都边缘的一座高楼天台上,一个年龄三十左右,体格高大健壮的男子正聚精会神的看着手机。

        他手机其实不小,但由于他旁边摆着一把长达六米的锯齿大刀,这么一对比,他的手机小的就像开玩笑一般。

        旁边一人见此笑道:“老大,不是吧?名校争夺战小组赛你都看?”

        健壮男子一言不发,继续看屏幕。

        旁边一名背着医疗箱的女子笑道:“你不知道老大的故事,他十年前输给了凌州战大的陈澈,没能拿下希望之主,至今耿耿于怀呢。

        之后凌州战大因为那事消失了,如今事隔十年,凌州战大再度出现在了名校争夺战上,他当然要看。

        京都大学的不看,凌州战大的也得看!”

        健壮男子听此抬起头瞪了女子一眼,然后收起了手机站了起来。

        “别松懈,上面既然连我们都召回来了,那自然有他们的道理!”

        周围几人听此齐齐收声,目光不约而同地看向了远处一座高达三四千米的锥形大山。

        那是华夏最大的怪物巢穴,名为千足之巢。

        这座巢穴之内全都是虫类怪物,繁殖力极强。

        其巢穴之主当年更是灭杀了真龙。

        别看它表面上是一座山,但那山其实只是这座巢穴的冰山一角。

        它真正的主体在地下。

        这些年若不是京都一直镇压着千足之巢,那巢穴之主早就建成了一座地下帝国。

        “呼……”

        健壮男子长出了一口气。

        如今是名校争夺战时期,各地天才学生和大量老师全部来到了京都,按理说这么多强者齐聚,京都的防护力度应该大大增加才对。

        可问题出在了西北道南城那边。

        南城被怪物攻陷。

        其他各道各军事基地防务紧急,抽不出人手支援南城。

        那些有大学的小城市更是如此,参加一次名校争夺战,城内几个厉害的老师一走,高端力量直接少一半。

        他们更派不出人手。

        按理说……

        这样一座小城市能不能守住,全得看它自己能不能撑到周边城市腾出手,就和当初云峰市一样。

        可没想到的是各地师生一进入京都,京都力量得到补充之后,上面竟然把京都卫戍一师给派去了南城。

        这就很不合理。

        这十几年来,被毁掉的城市有三四座,但京都的部队从没有出去过。

        没办法,京都作为华夏最重要的地方,聚集了太多重要的人和事物,万万不能有失。

        在京都的防务上,上面的人从没有如此“斤斤计较”地算计过。

        但这次却是出奇地破了例。

        ……

        “老大,几位战神没谁是南城人吧?”

        旁边一人问道。

        健壮男子微微摇头。

        “没有。”

        “几位部长呢?”

        “也没有。”

        “那谁这么大面子,竟然说服了那位派出了卫戍一师?”

        “我怎么知道?”

        健壮男子没好气地反问道。

        事实上,那位存在冷静理智的可怕,他觉得就算是几位部长也未必有面子能让那位作出这种决定。

        这中间肯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猫腻。

        不过他懒得去细想。

        见远处巢穴没有异动,健壮男子又看向了京都之内一座巨大的建筑。

        那里是京都大学。

        ……

        京都大学训练中心之内。

        此时周边观众席坐满了人。

        其中有八片区域尤为醒目,这八片区域坐着的学生都穿着统一的校服。

        京都大学自不必多说,这里是他们的主场,他们占据了足足二百个位置,是全场最瞩目的一群人。

        其他七片区域则坐着去年另外七大名校的师生,每个学校都占据了几十个位置。

        抛开各所学校的学生和老师,还有近千的位置留给了京都各界人士。

        ……

        竞技场边缘立着一个高台,两个解说员坐在上面,俯瞰着下方的竞技场。

        “下一战!第十二小组的小组赛!由凌州战争大学对战东南道宇宙学院!”

        话音落下,两队学生上了竞技场。

        ……

        观众席最后排,一名老者默默地看着场上的莫初心,眼中闪过一丝怀念之色。

        在他旁边,站着一个中年人。

        中年人是他的学生周康,也是京都大学希望学院的院长。

        “老师……振平他真要去月球啊……”

        周康没心思看战斗,而是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老者微微点了点头,轻声道:“他已经在集训了,名校争夺战结束那天就会登月……他说想看凌州战大再闪耀一次。”

        周康听此眉头皱成了一团,内心十分难受。

        随后他也看向了场上的战斗。

        “老师,莫初心的实力固然挺强,但凌州战大的整体实力……进十六强就不错了,进八强难如登天,振平他……何必呢?”

        “我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或许凌州战大的名字出现一下他就满足了吧,唉,他是什么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劝不住他的。

        倒是你,今年京都大学有几分把握?”

        老者是京都大学上一任校长,对京都大学自然有极深的感情。

        周康听此自信一笑。

        “至少九成!”

        说罢,他下意识地看向了对面斜右方向的那片座位。

        那里坐着一群穿着红色校服的师生。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那群师生中一个老妪朝他看了过来,脸上泛起了一丝冷笑。

        周康见此眼角抽搐了下,轻声骂道:

        “这东方道曙光大学每年都搞出点事,你看颜云那老婆子看我的眼神……

        我感觉她今年又要搞事!不知道她又会耍什么手段?”

        老者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那老妪脸上的冷笑刹那消失。

        老者见此忍不住摇头一笑。

        “没有这么个对手,京都大学又哪里有压力,有动力继续前进呢?”

        ……

        与此同时。

        曙光大学的师生所在的那片座位,那老妪收回了目光,下意识地看向了她左前方座位上坐着的一个红头发女生,脸上泛起了慈祥的笑容。

        “叶凰,你觉得那凌州战大的莫初心怎么样?”

        红头发女生回过头,恭敬回道:“挺强的,可惜,我恐怕没机会和她交手。”

        “嘿,不交手也好,莫初心她不能碰,倒是遇到京都大学那些家伙,你不要客气。”

        “好的老师。”

        红头发女生应了一声。

        她的语气十分轻柔,但周身上下却散发着一种莫名的,无法形容的自信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