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天赋全加了力量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九章 你……还好吗?

第一百六十九章 你……还好吗?

        轰隆隆!

        远处一阵轰鸣声响起,沙尘冲入南城之后,南城边缘一些原本就已经残破的建筑开始迅速坍塌。

        大地震颤的声音哪怕是隔着十多公里都能清晰地听到。

        何沐感受着身下建筑的微微颤动,依旧默不作声地吃东西。

        等远处的沙尘渐渐开始分化,扩散到小半个南城北部时,他才猛地丢掉了手里的真空包装袋,站起了身。

        ……

        此时南城北半部分没撤离的居民还有几十万之众。

        只是这一轮冲击,便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大家自由作战!遇到无法处理的情况,立刻通知我!”

        何沐对着手机低声说道,随后身形一闪,便消失在了原地。

        与此同时,南城之内,一个个身影从各个地方钻了出来,朝着那些沙尘迎了过去。

        没过多久南城南北分界线附近便爆发了激烈无比的战斗。

        到处都有建筑在坍塌,怪物的嘶吼之声不绝于耳,除此之外,还伴随着一些普通人的悲呼哭喊之声。

        战斗刚开始没多久,便进入了最惨烈的阶段。

        何沐一拳击毙了一只二百多战斗力的三目巨狼,然后下意识地向北看去。

        只是随意一扫,便看到了七八只战斗力近千的一类怪物。

        这时一道不知道从哪儿爆发的冲击波突然袭来,掀起了漫天沙尘,大量的沙土直接覆盖了他的周身,让他瞬间变得灰头土脸。

        “队长,我这里还有一辆大巴车没能撤离!”

        手机里传来一道急切的声音。

        何沐擦去脸上的尘土回道:“我马上就来!”

        ……

        两千米之外。

        两个中年人正扛着一辆大巴车在马路上狂奔。

        这辆大巴车在出发的路上遭遇了怪物的袭击,发动机连带着后面两个轮子全部报废。

        在解决了袭击的怪物之后,只能由人扛着撤离。

        更为艰难的是,此时在大巴车后方数百米,正有一只通体长满肉瘤,身高不到三米,但速度快的惊人的人形怪物在追。

        两个中年人感受着背后越来越压抑的气息,同时高声喊道:“怎么办!”

        在听到对方的声音之后,两人都沉默了。

        摆在他们面前的其实一条路,那就是放弃大巴车,自己先撤退。

        不然只有一起死。

        大巴车上传来一声声哭喊,有个老人看着后面越来越近的怪物大声喊道:“你们快走吧!”

        两个中年人听此眼中含泪,终究是没法下狠心撒手。

        ……

        路边一栋房子中,一个浑身满是血污的学生正一脸急色地拿着手机对着那个怪物扫。

        手机里传来冷漠的电子提示声。

        “警告,未知怪物,极度危险!”

        ……

        “父老乡亲们!对不起了!”

        外面传来了两个中年人凄厉地哭喊声。

        “没事……你们已经尽力了,都是我们南城的好儿郎……快走吧!我们没什么遗憾了!”

        路边房子里学生听着大巴车里有些熟悉的声音,愣住了。

        目光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他看到了一个头发花白,满脸惊恐,挂满泪水,但却说着最不怕死话语的老妇人。

        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

        那一年,他上高二。

        由于父母早年死于灾难,他无依无靠。

        但他天赋出众,消耗很大,所以他过得非常拮据,连最基本的修行所需都供应不上。

        那一年,他得到了南城滕云基金的资助。

        去腾云基金那补助卡时,他看到了前来捐款的老人。

        她头发花白,穿着清洁工的工作服,将一叠钞票递给了腾云基金的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接过钱,温和笑道:“老人家,您可要量力而行,这些钱您真的都要捐吗?”

        老人十分认真地点了点头,脸上挂满了慈祥的笑容。

        “我是个孤寡老人,要那么多钱也没用……给我们南城的孩子们吧……我们受点委屈没什么,不能让他们受委屈。

        嘿……我知道,咱们腾云基金资助的孩子,都是好孩子,把钱给你们我也放心。”

        ……

        有了腾云基金资助,第二年他以全市第二的成绩去了家乡西北道的名校西北大学。

        如今他大二,五百战斗力。

        看着大巴车那张原本慈祥的脸变得无比惊恐,他脑海中不断地回响着当初那句话。

        “不能让我们南城的孩子受委屈……”

        “不能让他们受委屈……”

        他猛地垂下了头,泪水滴落而下。

        下一秒,他突然冲了出去,一拳轰在了那肉瘤怪物身上!

        肉瘤怪物一个踉跄,偏向了路边。

        感受着手上传来的巨大反震力,他转过头对着大巴车那边两个中年人声嘶力竭地大吼!

        “快走!”

        肉瘤怪物此时已经稳住了身形,直接朝他扑了过来!

        他抽刀格挡,但巨大的力量之下,他根本挡不住,只是一击,他的刀便被崩飞。

        下一秒,那肉瘤怪物猛地张开了嘴巴,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咔咔……

        一阵骨裂声响起。

        剧痛传来,他没有看肉瘤怪物,而是看向了迅速离去的大巴车。

        他看到了大巴车内一张张挂满泪水的脸。

        伸出手,死死抱住肉瘤怪物,他脸上渐渐露出了笑容。

        视线越来越模糊。

        脑海中不可遏制地开始涌现人生中重要的画面。

        还记得那一天,他去西北大学。

        去火车站的路上走很多南城的专车相送。

        他看到了一张张淳朴的脸,听到了无数发自内心的夸赞,那是他人生中最开心的一天。

        因为他知道,他是家乡的骄傲!

        如今那一张张淳朴的脸却变得无比惊恐。

        他抱着肉瘤怪物的力度越来越大,肉瘤怪物疯狂撕扯,依旧甩不开他。

        “你们不忍心让我受委屈……我如何能忍心让你们流血?”

        脑海中闪过最后一个念头,他的意识彻底模糊。

        就在这时,肉瘤怪物猛地被一人击飞了出去,撞在了旁边的建筑上。

        何沐冲到了他的面前,将渐渐软下来的他扶了起来。

        “王鹏飞!”

        何沐嘶声呐喊,心中无比悲愤。

        怀中这个学长已经没救了,不仅肩膀被撕碎,更关键的是他胸口还有一个巨大的贯穿伤。

        似乎听到了呼唤,那学生睁开了眼睛,看向了何沐,然后艰难地伸出了沾满鲜血的双手,喃喃道:

        “队……队长,守住南城,不要放弃……”

        说完这句话,他眼中的光芒彻底黯淡,手也垂了下来。

        来不及难过,背后传来一声怪物的怒吼,何沐放下怀中的尸体,猛地回身一拳,直接轰向了那肉瘤怪物。

        那肉瘤怪物同样是一拳迎了上来。

        轰!

        两拳相对,一道气浪向四周扩散!

        “千战怪物!”

        何沐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下一秒,那肉瘤怪物的腹中竟然突然长出了一根利刺朝他刺来。

        何沐下意识地想要闪躲,但拳头却是被那怪物的拳头吸附住,一时间扯不下来。

        刺啦!

        一声利刃如肉的声音响起,何沐身躯扭曲到了一个诡异的角度,虽然躲过了要害,但还是被那利刺洞穿了肩膀。

        “啊!”

        一声大吼,何沐一个弹腿踢出,直接踹在了那怪物腹部。

        这一脚之下,直接将那怪物踢出了百米!

        这时天空又传来一声厉啸!

        没等他反应过来,一只翼展二十米的巨鹰怪物又撞在了他的身上。

        游龙术在这一刻发挥到了极致,何沐顺着巨鹰的攻击飞速向后退,巨大的冲击力加上自身的力量,何沐整个人仿佛被顶飞了出去一般,跟着巨鹰接连撞破了三四栋楼。

        一口鲜血喷出,何沐强忍住五脏六腑的震动,翻身骑到了巨鹰背上。

        轰!轰!轰!

        手臂收到一个极为扭曲的角度,何沐一秒之内对着那巨鹰的头颅连轰了三拳。

        巨鹰哀鸣一声,带着他砸在了下方的建筑之中。

        这时那肉瘤怪又冲了过来。

        远处还有一阵阵的嘶吼声越来越近。

        ……

        大半天之后。

        京都大学训练中心竞技场。

        四周座无虚席。

        此次参与名校争夺战的学校一共一百零六所。

        除了去年的八所名校,其他九十八所名校需要分成十四组,进行小组积分赛。

        一组七所大学,小组赛结束后淘汰其中三所大学,剩下四所晋级六十四强。

        之后才是淘汰赛。

        而京都大学训练中心是名校争夺战小组赛的四个场地之一。

        此时名校争夺战已经正式开始。

        在开始了大约一个小时之后,解说员高声道:“下一场,将由凌州战争大学对战西方道科技大学!”

        场下,莫初心和王小腾等人表情严肃地站了起来。

        四周观众席坐满了人,但他们不认识其中哪怕任何一个人。

        莫初心走在最前面,看着面前的竞技场。

        十年以来,她无数次梦到这种场面。

        但真正能够上场时,她心中却没有梦中的那种喜悦和期盼。

        她脑海中记挂着一个人。

        这种挂念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强烈。

        “他……应该也在战斗吧?”

        踏上竞技场的一瞬,她脑海中浮现出的是这个念头。

        ……

        五分钟后。

        解说员惊呼了起来。

        “天呐!又出现了一位战斗力疑似九百五以上的强者!这一场凌州战争大学胜!

        谁能想到只是一个小组赛而已,就涌现出了那么多强者!我越来越期待后面的淘汰赛了!”

        ……

        无数人把目光汇聚在莫初心身上。

        知道她身份的老师默不作声,学生们则全部一脸惊奇。

        被这么多人看着,莫初心没有想象中的紧张,而是平静地走下了竞技场,然后走到了自己的座位旁。

        下意识地拿出手机,她心中有千言万语。

        但又不知道该如何去说。

        耳边欢呼声越来越响,她仿佛被隔绝在世界之外。

        良久之后,她只发出了一条简短的信息。

        ……

        时间渐渐推移。

        深夜两点。

        何沐拖着疲惫无比的躯体,踉跄地走进了临时补给点。

        补给点内安静无比。

        何沐坐到了角落里。

        旁边有个小窗,今夜的月亮没有那么红,一抹月光透过小窗照在了他的脸上。

        何沐从旁边的包里拿出绷带,借助月光,给自己包扎伤口。

        虽然伤口疼痛无比,但经历了一天的苦战,见证了那么多死亡,他内心已经变得有些麻木了。

        此时的他就如同受了伤的野兽,默默躲在角落里舔舐伤口。

        肩膀的伤口包扎到一半,他突然想起了什么,赶紧从口袋里拿出了屏幕已经破碎的手机,准备询问下几位老师的情况。

        结果屏幕刚一亮,他便愣住了。

        破碎的屏幕上有一条简短的信息,发送时间是六个小时之前。

        “你……还好吗?”

        简短一句话,让他无神的双眼恢复了些许光彩。

        颤抖着手,他回了一句话。

        “我还好……你呢?”

        ……

        “我也还好,你注意安全。”

        ……

        看着这条立刻弹出来的消息,何沐对着手机发了三四分钟呆。

        然后他缓缓地靠在了墙上,抬起了头,看向了小窗外的月亮,脸上不经意间泛起了笑容。

        ……

        与此同时。

        京都大学一间独立宿舍之中,莫初心静静地躺在床上,四周寂静无声。

        发出一条信息后,她小心翼翼地将手机放到枕头下,然后侧过身,面向了窗外照进来的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