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天赋全加了力量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一个时代的终结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一个时代的终结

        十年之前。

        京都。

        某个保卫森严的办公场所之内。

        一个穿着考究的中年人正在静静地看着一场战斗直播。

        在他身后还站着六七个人,此时全和他一样,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

        这里是华夏宣传部。

        至于最主要的职能,不言而喻。

        看了片刻,中年人笑了起来。

        “虽然还没到决赛,但我已经能感觉到这第一届名校争夺战必然会大获成功了。”

        身后一人跟着笑道:“是的,部长,这些学生比我们想象的有韧性,我觉得明年第二届名校争夺战可以开放全民直播,让普通人也能看到这场盛事。

        年轻人嘛,都是有血性的,看过这样的战斗,一定会有更多人去努力成为红雾战士。”

        他这话立刻引起了几名同事的共鸣,另一人笑道:“只是不知道明天凌州战大和京都大学谁会赢……嘿嘿,反正不管是谁赢了,我们都要大肆宣传一番。

        老牌名校,新兴强校,有太多东西可以写了。”

        中年人听此微微点头。

        “现在就去写通稿吧,写两份,争取明天晚上战斗一结束,一个小时之内就把稿件改好,两个小时之内把新闻推上头条。

        唉,这几年愿意报考红雾战士专业,愿意参军的人越来越少了……不然的话,真没必要举行这种内部的争夺战。”

        “好嘞!部长!我这就去写!”

        ……

        第二天夜晚八点。

        京都大学训练中心,四周坐满了人。

        虽然这场名校争夺战只在各所大学内部直播,但关注这场战斗的大人物尤其得多。

        不仅仅是因为需要宣传的问题,更有教育理念之争。

        他们也很好奇是以往的教育模式更适合红雾战士,还是新兴的教育模式更适合红雾战士。

        所以,这其实不仅仅是两所学校十个人的战斗。

        背后还涉及到了很多深层次的东西。

        等待了片刻,解说员,裁判,两所大学的学生全部就位。

        解说员这时笑道:“历时大半个月!我们终于等到了这最后一战!

        那到底是传承历史近两百年的京都大学强,还是莫忘川先生创办的凌州战争大学强呢?

        让我们拭目以待!

        接下来,请双方各自派出第一位参战学员!”

        话音落下,京都大学和凌州战大双方各自有一人登上了竞技场。

        全场立刻欢呼了起来,为双方加油的人数不分伯仲。

        京都大学是主场自不必多说。

        而凌州战大是由莫忘川创立,莫忘川是莫凌宇战神的独子。

        只是这个身份便可以让他圈粉无数。

        更别说他还是整个大开拓时代的风云人物,带领军队向南不断收复失地,一直到成功收复了家乡方才停下。

        然后又在家乡创立了一所大学。

        不需要登高一呼,大量强者就选择了追随,成为了这所大学的老师。

        更有不少天赋不错的学生愿意相信他,报考了这所新的大学。

        短短四年时间,虽未被普通民众熟知,但已经成长为了学院派内公认的名校。

        这时第一届学生还尚未毕业。

        如此励志的经历,让不少人期待着凌州战大能一举击败京都大学,创造一个奇迹。

        ……

        凌州战大一边。

        凌寒星坐立不安,旁边陈澈见此安慰道:“寒星,不用这么紧张,学校里的同学和老师现在肯定通过屏幕看着我们呢,你这样太丢脸了。”

        凌寒星坐了下来,表情局促道:“老大!你说的轻巧!这可是第一届名校争夺战!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今天我们要是赢了,成为了公认第一名校!

        明年我们就能招到更多优秀的老师,能吸引到更多优秀的学生。

        从此我们学校的雪球就越滚越大了,以后什么第二届,第三届……第一名校之称都会是我们的!

        这特么的,责任重大啊,我能不紧张吗?”

        陈澈笑了笑道:“要不请王老师过来给你做心理疏导?”

        “算了算了……被学校的同学看到,太丢人。”

        凌寒星连连摆手,然后坐了下来。

        他那双腿因为紧张不停地抖动,手也不停地在搓来搓去。

        陈澈看到这一幕摇头一笑。

        凌寒星刚进学校没多久,家里就发生了大变故,差点一蹶不振。

        是学校的同学和老师让他重新振作了起来。

        所以从那以后他就把学校当成了家。

        对学校,他有非常深的感情。

        当然……自己何尝不是呢?

        陈澈看向了高处的一个摄像头,脸上露出了一个自信的笑容。

        今天,无论如何都得胜!

        为学校的未来做好铺垫!

        这时,训练中心内响起了解说员高亢的声音。

        “第一战!由京都大学希望学院木尘对战凌州战争大学战神学院王寻!”

        训练中心之内一片欢呼。

        ……

        与此同时,遥远的凌州。

        凌州战大操场之上,数千人聚在一起,坐着板凳看着操场边缘竖起的一张巨屏。

        边缘角落里,一名大一新生看着屏幕突然兴奋道:“你看!陈澈学长在对我们笑!”

        “是的……嘿嘿。”

        “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进入战神学院……”

        那名新生突然又惆怅了起来。

        虽说战神学院是由各大学院临时组建出来的,只有象征意义,陈澈学长他们回来后还是会去各自原本所在的学院学习,但不管怎么样,那都是一种荣耀。

        “就你,别做梦了,怎么也得全校前十强的学生才有那么一点希望吧。”

        旁边学生毫不留情地打击道。

        “唉……也是。”

        “别歪歪了!战斗开始了!”

        ……

        另外一边。

        一名女生正被几个班上其他的几个女同学簇拥着。

        那几个女同学时不时地就调笑那个女生一句。

        “我打赌!陈澈绝对是在对你笑!”

        “别胡闹……”

        那个女生有些不好意思,脸颊微微泛红。

        “什么胡闹,你和陈澈的关系我们还不知道吗?哈哈……你看脸都红了!”

        “苏小云同学,你可得小心了!以前你只需要防备着我们,这次陈澈要是成了希望之主,其他学校的女生,你也得防一防了!”

        “我……我相信他。”

        那个女生声如蚊蚋地道。

        听到这话,周边女生顿时乱作一团,

        “我相信他~好肉麻!”

        “虐死我了!单身狗难受啊……”

        ……

        那女生听着周围同学的调笑,抬起了头,看向了大屏幕上那个目光坚定的青年,脸上渐渐露出了笑意。

        ……

        此刻,大屏幕上,两名学生开始战斗了起来。

        偌大的操场渐渐安静,所有人目光都盯着大屏幕。

        期盼着学校里走出去的那五个人能够创造奇迹。

        ……

        一个多小时后。

        京都大学训练中心竞技场内,陈澈硬接了京都大学队长左盛天一击,然后一脚将左盛天踢出了竞技场。

        整个训练中心刹那沸腾!

        有人大声欢呼,有人表情黯淡。

        “我宣布!凌州战争大学战神学院陈澈将接管希望!成为第一任希望之主!

        凌州战争大学赢得第一届名校争夺战的胜利!获得“第一名校”称号!”

        随着一名老者的高呼,竞技场上凌州战大五名学生一同举起了那寓意希望的神器。

        ……

        观众席边,沈振平哈哈大笑,完全不顾及旁边一个脸色灰败之人的感受。

        “怎么样?老周,还是我们战神学院强一点吧,你们希望学院差点意思啊……”

        “哼!运气!明年我们必胜!”

        那人虽然嘴上这么说,但目光中满是羡慕嫉妒恨。

        沈振平拍了拍他的肩膀。

        “老周,要不你跟我去凌州吧,跟着我干,我给你安排一个战神学校副院长的职位,你看怎么样?”

        那人听此脸颊微微抽动了一下,说实话,他还真有些心动。

        但仔细一想后连连摇头。

        “不行不行,你已经走了,我再走的话老师会扒了我的皮的!”

        “放心!老师不是我们校长的对手!”

        说话间,背后突然传来了一声轻咳。

        沈振平脸色微微一僵,随后立刻正襟危坐了起来。

        “唉,好长时间没见到老师了,好想他……”

        ……

        他身后此时站着一个六七十岁的老者,听到这话,摇头一笑,随后看向了竞技场上那五个年轻人,目光渐渐变得深邃了起来。

        或许……京都大学的确该做一些改变了。

        ……

        宣传部内。

        部长此刻已经站了起来,开始一通指挥。

        “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内把通稿改完,然后将凌州战大获得第一名校的消息送上头条!”

        “怎么写不用我教你们!总而言之,越励志越好!”

        “切记,不要把所有视频放出去,就放那么一两段精彩的,引起大众的好奇心。”

        “是!”

        众人齐声应道。

        ……

        至于凌州战争大学操场。

        此时已经成了欢乐的海洋,不少学生和老师抱在了一起,一同欢呼。

        在学校教学楼顶楼天台上,一个头发全白的老者一脸欣慰地看着这一幕。

        片刻之后,他的声音响彻在了校园之内。

        “为了庆祝我们拿到第一名校的荣誉,食堂免费开放七天!”

        话音落下,操场上那些人愈发欢腾。

        “这些孩子……真是可爱。”

        老者喃喃低语,然后下意识地看向了校门口一座巨大的人形雕像。

        回想起往事种种,他脸上泛起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父亲……我这辈子论实力是赶不上你了,但终有一天,我们学校里会有学生超过你,这也算是我变相超越你吧……”

        一阵微风吹过,拂过他的白发。

        老者并没有在意。

        但不知为何,风越来越大。

        除此之外,风中竟然出现了一丝腥气。

        这让他皱起了眉头。

        下意识地抬起头看向了南方的天空,不知何时,那里已经变得赤红一片。

        轰隆!

        一声惊雷炸响!

        南方赤红的天空突然出现了一个大洞!

        仿佛天塌了一般!

        看到这一幕,老者瞳孔剧烈收缩,手边的阳台直接被他震成了齑粉!

        想到某种可能之后,一向处变不惊的他脸色竟然变得十分慌张!

        下一秒!

        他的声音再度响彻在了学校之内!

        “所有学生!!

        立刻!撤离学校!老师维持秩序!带学生们走!

        抛弃所有东西!现在就走!”

        操场上一众师生有些回不过神,全都愣在了原地。

        这时终于有人注意到了远处天空的异变。

        有老师反应了过来,高呼道:“撤!快撤!”

        话音落下,天边那黑洞瞬间降临!出现在了凌州战争大学正上方!

        一股无法形容的威势碾压了下来,不少学生在那种强大的威势之下直接被震得跌坐在地!

        教学楼顶楼上的那老者身形一闪,直接冲进了黑洞之中。

        与此同时,远处天边有一大团黑色滚滚袭来。

        几秒钟之后,所有人便都看清了那是什么东西。

        怪物!大量的飞行怪物!

        遮天蔽日!

        放眼望去,几乎全是体型达到数十米之巨的恐怖存在!

        “带学生们跑!”

        云层之中传来老者的悲愤怒吼。

        下方一群人终于全部反应了过来,纷纷快速撤离。

        但他们的速度如何能比得上那些强大怪物的速度?

        不过十秒的时间,就有怪物降临到了凌州战大内部。

        只是一个俯冲,便击杀了好几个学生。

        一个老师见此立刻冲了过去,将那怪物拦了下来。

        但凌州战大的老师一共就一百多个!

        而天空中巨大的飞行怪物,足有数百!更别说有些飞行怪物背上还背负着其他怪物。

        这如何能抵挡?

        所以他们只能一边和怪物战斗,一边看着大量学生被怪物追上,然后被击杀。

        一名学生眼看着无法逃脱,高声喊道:“老师!你们快走!这些怪物挡不住!”

        “老师!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别管我们了!快走!”

        听着一个个学生的悲呼,所有老师眼中含泪,神情悲愤欲绝。

        谁能想到,人生从极喜到极悲,只需要短短一分钟。

        一个老师看到自己的学生被怪物撕成了碎片,嘶声大吼:“身为人师!当以身作则!怎能弃学生不顾!自己先跑!”

        另一名老师也是大喝:“我们若是跑了!以后如何面对世人!如何面对把你们送来学校的家长!

        今日!唯以身殉道!践行校训!你我虽死!意志长存!”

        “陈澈他们没有认输!我们这些当老师的如何能认输!你们走!今天只要能走一个!老师我就死而无憾!”

        ……

        一时间激烈的战斗声,嘶吼声,哭泣声,绝望的呐喊之声充斥了整个凌州战大的校园。

        ……

        学校边缘,一间安全屋内。

        一名女生抱着只有八九岁的莫初心,轻声安慰道:“小初心,不要怕……没事的……”

        说着说着,她自己先哭了起来。

        外面轰鸣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她透过出气孔向外看了一眼,只见一头飞行怪物身上跳下来一头足有七八米高的巨猿。

        这巨猿嘶吼着狂奔而来,用不了多久就会踩在这狭小的安全屋上。

        看到这一幕,她深吸了一口气,挤出了一个笑容,对莫初心道:“小丫头,你在这里别动,我出去一下。”

        说罢,她放下了莫初心冲了出去。

        那巨猿见此立刻朝着她追去。

        逃跑的路上,她看到了两名同学,当即喊道:“刘羽!小初心在那安全屋里!”

        来不及继续多说话,甚至来不及指明方向,她就已经跑到了数百米之外。

        那两个男生听此立刻去附近的安全屋寻找,没过多久,便找到了缩在安全屋里的莫初心。

        安全屋只能防备一些弱小的怪物,像如今这种情况,安全屋就像是一座封闭的棺材。

        两人赶紧把莫初心抱了出来,试图往校外跑。

        但没办法……

        强大的怪物实在是太多了。

        到处都充斥着死亡的味道。

        那边上百位老师已经在大量怪物的围攻之下陨落了近半。

        可就是这样,还是没能救下多少学生。

        天空中黑洞之中有一道白光,此时白光越来越黯淡。

        门口那巨大的人形雕像轰然倒塌,化为了碎片。

        ……

        一个小时后。

        京都宣传部内。

        中年人正在校验新闻稿,脸上堆满了笑容。

        就在这时,他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喂……”

        还没等他开口询问什么,电话里那人直接说了一句话。

        中年人听此脸色顿时一片煞白,整个人都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你说什么?出现了超一类怪物?”

        “凌州战大遭遇超一类怪物袭击!被毁灭了!莫忘川老先生父子……连带着学校一百二十位老师……尽数战死!学生存活者寥寥!”

        啪!

        中年人手中的电话应声而落,整个人跌坐在了座位上。

        过了良久,他才反应了过来,随手抓过一个人喊道:“撤……撤销所有通稿!”

        ……

        一夜大雨。

        从京都回凌州的火车上,沈振平等几个带队老师和陈澈几人有说有笑。

        这时,沈振平也接到了一个电话。

        听完之后,他整个人僵在了那里,随后,他眼中的泪水止不住地往下落。

        陈澈察觉到了他的异常,问道:“怎么了?院长。”

        沈振平放下电话,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对这些正处于极度兴奋状态的学生们说。

        过了良久……

        他猛地打开了火车门,声音无比沙哑地道:“学校……出事了!我们现在立刻赶回去!”

        说罢他直接跳下了疾驰的火车,沿着铁轨狂奔而去。

        其他几人一时间都惊地无以复加,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陈澈率先反应了过来,跳下了火车,跟在了沈振平后面。

        ……

        大半日之后。

        几人精疲力尽,步伐踉跄地回到了凌州战大校园前。

        看到了一片废墟。

        废墟之上到处都是穿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正在检验一具具尸体。

        远处一栋残存的高楼之上,五道身影默然屹立。

        中间那个是南方道西方道西南道三道唯一的一位战神。

        其他四位,则是他的伙伴。

        沈振平看了一眼那位战神,又看了看满地被盖上白布的尸体,突然跪倒在地,泣不成声。

        这时旁边走过来一个工作人员,悲声道:“沈院长,已经统计完了……

        凌州战大在校老师尽数战死,在校学生……仅存活六人。”

        沈振平身后跟着的倪家强王燕秋等人听到这话,直感觉天塌了一般,全都僵在了原地。

        远处,几个浑身是伤的幸存学生抱着一个白发小姑娘走了过来,脸上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院长……我们保住了小初心……保住了校长的孙女……”

        旁边王燕秋听此抱过莫初心,跟着放声大哭,一时间几个老师全都痛哭不止。

        ……

        陈澈和凌寒星等几名学生则在不停地掀开白布,查看尸体。

        绝大部分尸体都已经不成样子,但他们还是能看出那些都是自己熟悉的同学。

        几人越看眼神越是茫然无措,这一刻,他们仿佛都成了机器一般,大脑一片空白,只知道重复一个动作。

        ……

        最后。

        陈澈跪在了一副担架前。

        担架上躺着一具女尸,只有一只纤细的手露在外面。

        看着那只手,陈澈抬头望天,泪水滚滚而下,一声凄厉绝望的嘶吼从他嘴中发出,声震数里。

        周边几个工作人员见此都忍不住跟着落泪。

        凌寒星几人狂奔了大半天,早已经力竭,没翻多久尸体,便再也支撑不住,躺倒在地。

        谁能想到……

        努力夺得第一名校的称号之后,返回学校迎接他们的不是同学和老师们的欢呼,而是如此惨绝人寰的一幕。

        ……

        一天之后,凌州战大内众多的尸体被清理干净。

        不少大人物也赶到了凌州。

        在距离凌州战大不远处的一处临时指挥所里,沈振平跪在一个老者面前,颤抖道:

        “老师……请您让我继承校长的遗志!重建凌州战大!”

        老者听此轻叹了口气,无奈道:“振平,重建凌州战大?你拿什么重建?就你们五个老师加十几个学生吗?”

        沈振平抬起头,眼中含泪:“前夜……我们学校挖掘机和厨师专业的学生在外做任务……他们幸免了下来。

        我可以在他们的基础上……重建凌州战大。”

        老者摇了摇头:“振平,你是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啊……”

        说着,他拿出了一张地图摆在了沈振平面前。

        “你看……你们学校距离凌州军事基地只有不到百里。

        从监控来看,那群怪物就是从凌州军事基地方向过来的。

        可凌州军事基地却毫发无伤,你知道为什么吗?”

        沈振平讷讷无言,此时的他大脑一片混沌,根本无法冷静思考。

        “超一类怪物和我们人类一样,拥有智慧,这次袭击不是偶然事件。

        那超一类怪物明明有实力覆灭凌州军事基地,但它没这么做,而是带领手下怪物直接越过了军事基地,突袭你们学校……

        这是一场报复,你明白吗?

        针对你们学校的报复。”

        沈振平泪水滚落,不知所言。

        老者眼中闪过一丝不忍,继续道:“唉,你也知道,五年前我们因为那个计划,抽调了大量强者。

        开拓城市的进度因此放缓了不少,有些已经收复了很久的城市,甚至又开始遭受怪物的威胁。

        三天前……西方边境城市在不得已之下,动用了核武器。

        于是……前夜,报复就来了,还来的如此猛烈。”

        沈振平俯身哭泣。

        大开拓时代的顺利让人类看到了获胜的希望。

        超一类怪物已经几十年未曾出现过。

        人类曾经的一些顾忌也在逐渐消失。

        可没想到……只是一次底线的突破,便遭遇了怪物如此猛烈的报复。

        “振平,监控你也看了,你应该能看出来那怪物和天堑关一战中的那超一类怪物同出一脉。

        它为何会选择凌州战大作为报复目标?你想不明白吗?

        不仅仅因为凌州战大成为了第一名校,地位特殊,更因为凌州战大是莫凌宇战神独子创办的大学……

        它是记仇的……所以才会选择你们学校。

        你说,你若是重建凌州战大,他日学校再度强盛,再次遭到它的报复,你又该如何?”

        “真就因为……我们学校有莫凌宇战神的烙印……才被它们袭击的吗?”

        沈振平抬起头,艰难问道。

        老者微微颔首,眼中竟然也出现了泪花。

        “有些事我本不想告诉你,但不说又怕你心中不忿……

        唉……

        莫忘川……他战死之后,头颅被摘走了……身体却没有毁坏……

        这警告意味还不明显吗?

        凌州战大若是继续存在,那还是一个靶子,因为它和莫凌宇战神一脉是捆绑着的,我们总不能抽调几个战神一直镇守学校。”

        沈振平听此脑海中忍不住回想起那个老人往日的音容笑貌,心中愈发悲痛。

        他想重建学校。

        可是……真的太难了。

        正如老师所说。

        动用核武器是这次报复事件的导火索,而凌州战大之所以被选为报复目标,不仅仅是因为第一名校之称,更因为学校有莫凌宇战神的烙印。

        他重建学校,下次说不定还会成为怪物报复的目标。

        到时候只会害了一些来学校的老师和学生。

        不仅仅不能重建……

        甚至凌州战大这个名字连带着第一届名校争夺战都应该彻底被掩埋。

        不然如何向世人解释?

        难道对他们说,我们人类刚选出了一所第一名校,不到几个小时就被怪物毁了?

        那对所有红雾战士的信心是何等的打击?

        更重要的是……

        一旦真相公布,如果不重建这所第一名校,那世人会怎么想?

        大家都会觉得统治层屈服了,屈服在了怪物的报复之下。

        到时候必然会导致民怨沸腾。

        可重建这所学校,甚至大力支持,吸引更多的优秀老师,天才学生过来。

        除了争一口气,又能如何呢?

        将来还必须承担再次遭遇报复的风险。

        沈振平心里无比憋屈,但又无可奈何。

        人类势弱,只能如此。

        老者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道:“好好抚养莫初心那小丫头……

        莫家为我们华夏做的已经够多了,不需要她再付出了。

        她以后喜欢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唱歌跳舞也好,画画也好,只要她活着,比什么都好。

        至于……你们学校的仇,终有一天会和我们整个人类的仇一起报的。

        如今,我们要做的唯有忍辱负重,停止战争,去培育更多的强者,支持那个计划。”

        沈振平艰难点头。

        老者将他扶了起来。

        “振平,你是我最得意的学生之一,希望你能早点走出来,其他地方还需要你。”

        ……

        片刻后,沈振平落寞地离开了临时指挥所。

        老者跟着走了出去,走到了山间。

        看着远处一望无际的荒野,他的目光变得无比深邃。

        刚刚他接到了上层的指示。

        他将被调往教育部,重点抓红雾战士教育。

        这次事件之中,凌州战大被毁,超一类怪物出没,让上层彻底下定了决心。

        从此停止战争,不再继续开拓城市。

        之后的大方向改为增加人口,培育强者,积蓄力量。

        这也意味着,持续了四十年的大开拓时代,到此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