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天赋全加了力量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校陵

第一百五十八章 校陵

        砰!砰!

        训练中心之内激烈的战斗声打断了何沐对往事的回忆。

        “今天也有战斗吗?”

        何沐心中有些好奇,走进了训练中心之内。

        让他没想到的是今天训练中心内人出奇得多,除了竞技场上战斗的两人之外,观众席上还有五六十人,看穿着和年纪,全是学生。

        这些学生何沐很陌生。

        凌州职大大一的学生是他的同学,他全都认识,自不必多说。

        大二的学生全都染了发,这些学生全都不符合。

        至于大四的学生,常年不在学校。

        这么一排除,就只剩下大三学生了。

        何沐在人群中搜寻了一番,果不其然看到了王小腾。

        王小腾同样看到了何沐,当即打了个招呼。

        “何沐!过来坐!”

        何沐也没客气,快步走了过去,坐到了他的旁边。

        “学长……这也是在选拔吗?”

        刚一坐下,何沐直接问道。

        王小腾看向了竞技场上的两人,表情有些复杂。

        “是的,除了你,我,莫初心之外,还要选四个学生,由于实力的缘故,只能从我们大三里选。

        现在已经选出三个了,还剩下最后一个。”

        说完,王小腾呼出了一口气,脸上难得的流露出了几分佩服之色。

        “何沐,以前我从没注意过我这些同学……现在我发现,他们都是很了不起的人。”

        何沐闻言看向了竞技场上战斗的两名学生。

        这两名学生实力不差,但那是相对于其他大三学生来说的。

        事实上,从他们的出手速度来看,他们的战斗力应该全都在四百以下。

        ……

        “李晓文!妈的!一个挨揍的机会你都要和我争吗?”

        打着打着,其中一名男生突然大声喝道。

        另外一个男生不甘示弱,回应道:“是去挨揍不假,那你倒是认输啊!”

        “放屁!我绝不认输!今天一定要打的你哭爹喊娘!”

        “告诉你,徐东!我早就看你不爽了!你尽管放马过来!”

        说话间两人又打了起来。

        他们之间的打可不像何沐和莫初心一样,他们是真的拳拳到肉。

        没过多久,两人就都被打的鼻青脸肿。

        这一战持续了足足七八分钟。

        那名叫李晓文的男生躺倒在地,没能再站起来。

        挣扎了几下之后,他突然哭出了声。

        徐东艰难地走到他的身边,将他扶了起来,轻声道:“哭个毛线,你要是赢了,过几天才有你哭的……

        让我去吧,我比你耐揍点,脸皮也比你厚点,你在家看着便是。”

        旁边的倪家强这时宣布道:“最后一名替补,由徐东担任!”

        徐东笑了笑,走到了场下,坐在了几个人中间。

        那几个人全都鼻青脸肿,十分狼狈,但脸上却挂着笑意。

        倪家强看着这几个大三的学生,不知为何,他心中一酸,转过了身,偷偷揉了揉眼睛。

        然后才走到了几人面前。

        “都是好孩子……这一次辛苦你们了。

        有些话我不想说,但不得不说。

        你们千万记住了,去京都参与名校争夺战,上场后一定记得先报下自己的战斗力。

        不然别人一个重手,就可能伤了你们。”

        “倪老师,放心!我们知道该怎么做。”

        几人齐声应道。

        ……

        坐在远处的何沐听到这番对话,心里很是难受。

        这时,他有些明白了王小腾为何要说这些学长了不起了。

        这几个学长,他们的战斗力不到四百。

        就算是最普通的大学,派出的学生也比他们强。

        而他们上场,无论是什么战斗模式,都只有挨揍这一个结果。

        如果只是挨揍,也就算了。

        他们还需要在刚上场时大声报出自己的战斗力。

        因为……

        如果对手有七八百战斗力,一旦出手,说不定一个不小心就能重创乃至直接威胁到他们的性命。

        他看过几个名校争夺战的视频。

        周边观众席都是坐的满满的。

        在几千人的围观之下,大声报出他们的战斗力,让对手小心一点……

        恐怕要引起不少观众的哄笑。

        所以对他们来说,每一战并不是荣耀,而是一种屈辱。

        可就是这样,他们还争到了这种地步。

        ……

        “大三的学长……他们在学校待了三年,应该都知道学校的故事吧。”

        何沐心中暗道。

        这一刻,他清晰地感受到了来自于这所学校内蕴的精神意志。

        这种精神意志让这些学长宁愿受辱,也想着代表学校去参加名校争夺战。

        这让他心中压力大增。

        他需要尽量的减少学长们出场的机会,才会让他们少受屈辱。

        旁边王小腾似乎感受到了何沐的压力,安慰道:“他们只是凑数而已,未必会真正战斗的……”

        “但愿吧。”

        何沐低声回道。

        此时此刻,他心中十分纠结。

        要是进入十六强,让不让学长们上场?

        如果自己先上场,万一败了。

        学长们上场后不会真的和那些名校的学生战斗吧?

        可要是让学长们先上去直接认输,那对他们又是一种心理打击。

        思来想去,只有一种方法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不能输。

        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输。

        想到这里,何沐不知不觉间握紧了拳头。

        ……

        夜晚。

        何沐又去了他静坐的那个悬崖边,然后开始练起了游龙术。

        如今他的游龙术已经有了七八分火候,刚柔之间转换十分自然。

        唯一欠缺的就是大量的实战。

        他需要实战将游龙术与极限平衡术完美结合起来。

        这种实战并不是切磋,而是真正的战斗。

        但此时此刻,名校争夺战已经只剩下了不到十天,再加上还需要提前几天前往京都。

        所以基本没有时间给他用来提升实战经验了。

        ……

        练了一会儿,背后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老大!你在这儿啊!卧槽!吓死我了!”

        听到这声音,何沐转过了身。

        出现在身后的竟然是几个月不见的吴理想。

        不过此时的吴理想状态不佳,似乎受到了什么惊吓,脸色有些苍白。

        “理想,你不是在建凌州大学吗?怎么回来了?”

        何沐有些不解地问道。

        吴理想俯下身,重重一拍大腿道:“嗨!我们听说老大你要参加名校争夺战,特意回来想给你送行的。

        当然了,主要原因还是这半个月任务不重。”

        说完这句话,吴理想凑了过来,有些后怕地继续道:“老大,你不知道……我听人说你在山上修行,就想上山找你来着,结果走错了路!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

        “这山上有鬼!”

        “有鬼?”

        “是的,我去了另一个山头,看到好多墓!阴气森森的!太吓人了!我估计十有八九有鬼!”

        何沐闻言微微一怔,然后摇头道:“可能是校陵吧,那不是鬼,那是英灵。”

        在这个世界,大学的学生和老师也会战死。

        一般情况下,学校都会给他们在校内留一个墓碑,清明时节祭奠他们。

        “老大,你不知道!很多墓!很多很多!一眼望去看不到边!”

        吴理想说着做了一个十分夸张的手势。

        “我只是看了一眼,就跑了……太吓人了。”

        听到这话,何沐略一思索,立刻想到了某种可能。

        犹豫了良久,他开口道:“带我去看看吧。”

        “啊?”

        “不用怕,在学校范围内立了碑的都是战死的英雄,何况有我在,你怕什么?”

        吴理想听此迟疑了片刻,答应道:“好!那我带你去看看!”

        ……

        十多分钟后。

        两人来到了另一座山头。

        这座山的树木长势极好,只不过山路有些狭窄。

        何沐跟在吴理想身后,直奔山顶。

        “前面……前面就是了。”

        眼看着即将到达山顶,吴理想指了指前面一个拐弯处,小声说道。

        何沐听此加快了脚步。

        拐弯处有一块被藤萝覆盖的巨石。

        巨石之上隐隐约约好像有字。

        何沐拨开藤萝,终于看清了巨石之上写的是什么。

        和他想的一样,写的是“凌州战争大学校陵”八个大字。

        “呼……果然是这样。”

        何沐深吸了一口气,继续朝前走去。

        刚一转弯,大量的墓碑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之中。

        正如吴理想所言,到处都是墓碑。

        甚至可以说,漫山遍野都是。

        一阵微风吹过,山野之间传出奇异的尖啸声。

        让整座山的环境显得格外阴森。

        何沐缓缓走到第一座墓碑前,上面写着一排字。

        “凌州战争大学73届学生王军之墓”

        再看第二座墓碑。

        “凌州战争大学74届学生林远兵之墓”

        ……

        “凌州战争大学战斗学院教授导师陈洪之墓”

        ……

        “凌州战争大学战争指挥专业导师孙兴之墓”

        ……

        何沐一座座墓碑看过去。

        这里面有学生,有老师,甚至还有学校的工作人员。

        学生全都是72届到75届。

        老师囊括了六个学院上百人。

        ……

        最终,何沐站在了最中间的几座墓碑前。

        “凌州战争大学教导主任顾芸之墓”

        “凌州战争大学战斗学院院长莫问之墓”

        ……

        “凌州战争大学第一任校长莫忘川之墓”

        ……

        这校陵之中大大小小的墓碑足有两三千。

        很明显,凌州战大之所以突然陨落,那是因为一场巨大的变故。

        而这场变故直接让凌州战大全校师生近乎全部战死。

        ……

        “莫忘川……应该是学姐的爷爷吧……”

        何沐喃喃说道。

        站在这无数墓碑之中,感受着山间的风啸声。

        他渐渐地理解了莫初心的艰难。

        ……

        沉默良久,不远处拐角传来了吴理想的声音。

        “怎么样!老大,看好没!”

        “看好了,都是我们学校的英灵。”

        何沐说着走到了所有墓碑之前,对着这些墓碑深深地鞠了一躬。

        吴理想见此壮着胆子走了过来,有样学样,对着一众墓碑鞠躬。

        “老大,这凌州战争大学是什么来路?”

        鞠完躬后,吴理想忍不住问道。

        何沐没有隐瞒,回道:“是我们凌州职大以前的名字。”

        “啊?我们学校以前这么多人……那他们怎么……”

        “我也不知道,我们走吧,不要打扰了他们的清净。”

        “嗯……好!”

        ……

        说罢,两人沿着原来的路下了山,没走多远,安保国突然窜了出来,挡在了他们面前。

        见是何沐和吴理想两人,他松了口气。

        “原来是你们俩,听动静,我还以为是什么怪物呢!”

        说罢,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试探着问道:“何沐,你看到……那个……”

        “安老师,我看到校陵了。”

        何沐直接承认,

        随后他顿了顿,开口问道:“安老师,凌州战大是遭遇了什么变故,一下子死了这么多人?”

        “这……”

        安保国表情有些为难。

        何沐真诚道:“安老师,我知道以我这点实力,就算了解了当年过往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但是,我就是想知道。

        想知道那些学姐学长,那些老师,他们是为何而死的?”

        说实话,看到了那么多墓碑,他心里实在是堵的慌。

        此刻,他非常想知道其中真相。

        哪怕他明白自己无力改变什么。

        安保国听此沉默了许久,最终轻叹了口气。

        “跟我下山吧……这事对常年生活在凌州的人来说算不上什么秘密,找个老人打听一下就能明白一切。

        你想知道自无不可……”

        说话间,安保国转身朝山下走去。

        何沐和吴理想则默默跟在他的身后。

        看着山下只有零星灯火的学校,安保国眼中闪过几分怀念之色。

        十年之前。

        在这个时间点,学校灯火通明。

        而如今,却是再也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