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天赋全加了力量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恢复监控

第一百四十二章 恢复监控

        一天之后,火车渐渐停了下来。

        何沐看了一眼旁边睡得很安静的莫初心,轻声唤道:“到了。”

        莫初心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最近有些太累了。”

        “没什么,我刚刚也睡了会儿。”

        何沐一边说一边将大行李箱拿下了火车,莫初心则背着一个小旅行包。

        此时两人已经转乘了一列火车,到达了渝州市火车站。

        进入火车站内,何沐没急着离开,而是找到了火车站的工作人员,调阅了王小腾回渝州市那天过安检时的监控录像。

        画面里,王小腾背着一个巨大的旅行包,满脸都是轻松之色。

        别人都把行李放在安检的那条履带上,他则是直接亮出了一个证件。

        工作人员看到那个证件后,并没有对他的随身行李进行安检,直接就选择了放行。

        ……

        “他随身带了不少东西,想抓住他可不容易。”

        何沐喃喃自语。

        他在王小腾宿舍里找到了许多逃生类的道具,其中绝大部分道具功能都很强大。

        这些还只是被他随意丢在宿舍里的,由此不难推断出他背包里装的那些道具有多强大。

        可就是这样,他还是失踪了。

        何沐愈发怀疑他家中的几个人中有那么一两个有问题。

        在来时的路上,他就已经联系上了渝州市红雾联盟,渝州市红雾联盟负责调查这件事的成员向他详细地说明了王小腾家的背景。

        王小腾的父母是某个科技公司的重要科研人员,早年因为实验室发生意外,双双殒命。

        如今王小腾家里居住着的是王小腾的一个义父,名叫吕封。

        由于王小腾家着实很大,再加上也不差钱,所以他家除了吕封之外,还雇佣了五个日常维护别墅的工作人员。

        这五个人都在王小腾家工作了三年以上,严格来说,都算是王小腾的熟人。

        会不会是这里面有人向外透露了王小腾的消息?

        何沐一边思索一边和莫初心走出了火车站。

        没等他们走几步,一个看起来很圆滑的中年人走了过来。

        “你们就是凌州职大过来的英才吧,我叫袁胡,寻找王小腾的任务是我和我的几个兄弟一起接的,守护者今天特别吩咐了,让我在这里等你们,并且全力配合你们的工作。”

        何沐听此笑着和他客套了两句,没过多久,三人便去了火车站附近的一家大酒店。

        袁胡竟然早早地就准备好了酒席,除此之外,还有三个和他差不多年龄的人早已经在酒店等候。

        何沐赶了这么远的路自然不是来吃饭的,不过他也没有拂了对方的面子。

        和不同的人交流,就得适应不同的交流方式,这个道理他懂。

        落座之后,他开始仔细询问王小腾家里那些人的情况。

        “王小腾的义父吕封原来也是科研人员,后来可能是被辐射伤了,反正现在看起来人不人鬼不鬼的,挺吓人的,我看他那样子都活不过两年。

        我原本怀疑过他,毕竟他又不是亲爹,再加上王小腾家这种情况,他稍微贪心一点,想着灭了干儿子,自己独占家产,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说到这里,袁胡喝了口酒,轻叹道:“后来我仔细查了一下,发现不合理。

        小兄弟,你可能不知道,这吕封名下的财产很多,零零总总加起来可能有一亿。

        而王小腾名下就那一栋别墅,位置还很偏僻,最多也就值个一千万,要不是为了王小腾,他说不定直接住市中心去了。

        你说他怎么可能为了栋偏僻的别墅,就杀害干儿子呢?

        更别说他孤家寡人一个,前几年就立了遗嘱,注明了死后全部财产都由王小腾继承。”

        何沐听此也点了点头。

        一个行将就木,无儿无女,还很有钱的老头儿,的确不太可能为了什么财产谋害干儿子。

        那就是家里的其他人有问题了?

        旁边袁胡继续道:“唉,你不知道,我们上门的时候吕封很激动,说只要我们能找到王小腾,他愿意追加一千万赏金!

        听到这话我们几个是没日没夜的寻找,把他家到火车站的几条路通通找了个遍,还雇了几个人,结果屁都没找到。

        我觉得王小腾是自己飞出渝州市,然后失踪了,不然怎么也得有点痕迹不是?”

        何沐沉默不语,思索了片刻后问道:“袁老哥,王小腾家地处偏僻,又是大别墅,按理说他家应该装了监控吧?”

        袁胡微微一愣,有些不确定道:“这个我不太清楚……或许……或许装了吧。”

        “劳烦你们去他家要一下监控,就要王小腾离家的那段,记得不要提我们来渝州市的事。”

        何沐一脸认真地道。

        袁胡听此表情十分纠结。

        “小兄弟,我要是去要监控,那不是明显在怀疑吕封说谎吗?说实话,就吕封那个身子骨,我怕他一激动,直接就去了,到时候我可承担不起责任。”

        何沐摇了摇头道:“你就说是想看看王小腾出门带了什么东西,他想飞出渝州市,怎么也得带装备吧?总不能赤手空拳就飞出去。”

        “也是哦,就算是组装的飞行器,体积也不小……呃,小兄弟,你为什么不去?”

        袁胡有些不解。

        何沐淡淡回道:“我从其他方面调查。”

        说罢他将一个黑色纽扣状的东西放到了袁胡面前。

        “袁老哥,这里面藏着针孔摄像机,你带在身上,最好能拍到他家所有的人,我想看看都是些什么样的人。”

        “好吧……”

        袁胡面色古怪,但还是应了下来。

        ……

        十多分钟后,袁胡等人离去,再度前往了王小腾家。

        莫初心这时才问道:“何沐,要王小腾离家的监控,这是什么思路?”

        何沐闻言看向了莫初心。

        这学姐毕竟才十八九,有的事情想不明白很正常,但难能可贵的是她很好学。

        “是这样的,要是吕封提供了王小腾离家的监控,那说明王小腾的确是半路失踪的。

        那样我们就基本可以排除熟人出手的可能。

        熟人出手需要的是出其不意,一般都会利用各种药物暗算,然后再偷袭,很少会发生激烈的战斗,所以才会让失踪者消失的无声无息,

        你说要是下药的话,是在家里方便还是等王小腾离家了到了空旷无人的地方方便?”

        “在家里方便……空旷的地方他会产生警惕心,而且一旦暗算失败,人容易走脱……原来如此。”

        莫初心一脸恍然。

        何沐却是轻叹了口气。

        如果排除熟人出手,那就只可能是强者动的手了。

        而强者动手……王小腾凶多吉少。

        当然了,熟人出手,王小腾活下来的概率也不大。

        其实他早就做好了王小腾已经死了的心理准备。

        事实上,那几个红雾联盟成员也没想过王小腾能生还,他们一路寻找,更多的是抱着找尸体的心态在找。

        “他们到了。”

        莫初心看着放在桌面上的一块屏幕说道。

        何沐听此也看向了屏幕。

        屏幕上显示的正是针孔摄像机拍摄的一幕,此时袁胡等几个人已经进了王小腾家的大别墅。

        ……

        “怎么样?有我干儿子的消息了吗?”

        别墅里,吕封看到袁胡后立刻迎了出来,表情极为激动,眼中甚至已经含上了泪水。

        “唉,还没有,我们来这里是想再问问,看看有没有什么其他的信息遗漏,吕老,你将家里几个人都喊出来吧。”

        袁胡叹了口气道。

        吕封闻言一脸失望,不过还是转过了身去喊人。

        没过多久,他便带着家里的五个工作人员走了出来。

        “有什么想问的,你就问吧,只要我们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

        吕封坐在椅子上,面如死灰,有气无力地说道。

        袁胡看了五人一眼,话锋一转:“吕老,这别墅这么大,又这么偏,应该有监控吧?我想看一段监控,就是王小腾离家的那段。”

        听到这话,吕封果然变得无比激动。

        袁胡赶紧将何沐教给他的借口说了出来。

        吕封的情绪这才缓和了不少。

        随后他转过头对旁边的一名工作人员道:“老李,咱们家的安保是你负责的,你去调监控吧。”

        姓李的工作人员听此一脸为难。

        “吕老,咱们家也没什么偷偷抢抢的,监控长时间不用,坏了。

        袁胡听此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他其实也调查过不少案件,对监控出问题这种事极为的敏感。

        在他眼里,监控出了问题,那基本就等于人有问题。

        更何况这家可是有很深的科研背景,说不定还有什么重要的科研成果保存在家里。

        这种家庭监控出问题,不修?

        太特么可疑了,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想到这里,他下意识地开始上下打量那个老李。

        吕封见此眼中闪过一道危险的光芒,声音陡然变得愤怒了起来。

        “老李,咱们家可是搞技术出身的,小腾离开家还不到十天,也不是什么太久远的事,你想办法把监控修一下,看看能不能把小腾离开的视频恢复出来!”

        老李听罢思索了片刻,回道:“我记得少爷是九天前的晚上离开的,恢复的话……可以做到,不过要花些功夫。”

        “要多久?”

        “半天应该够了。”

        吕封听此脸色缓和了不少,再度转头看向了袁胡。

        “小袁,实在抱歉,我也没想到我们家的监控竟然会出问题,不过你放心,也不是什么大问题,要不你们在这里等半天?”

        袁胡闻言看向了外面,此时已经是傍晚。

        在这里等半天,岂不是要等到半夜?

        想到这里,他说道:“吕老,我们明天再来拿监控吧。”

        吕封听此挥了挥手,没过多久身后就有一人拿了一叠现金过来,看样子有十万。

        “麻烦你们了,这是给你们的辛苦费,如果找到小腾,那一千万我决不食言!”

        袁胡看到钱,眼睛一亮,佯装推辞了一下后便将钱收了起来,然后转身离开了别墅。

        等袁胡一行人走远之后,吕封脸色陡然变得难看无比。

        王小腾无亲无故,按理说这么一个人消失了不会闹出多大的动静,所以他也没有认真筹谋。

        没想到今天红雾联盟的人竟然又找上了门,还索要监控!

        还好他机智,及时圆了场,不然就老李那说辞,傻子都看出有问题。

        不过不得不承认,当初说王小腾离开了家,有些草率了。

        如今这个谎言需要更多的谎言来弥补。

        “老板,要不做了他们?”

        老李憨厚的表情突然变得阴狠了起来,并且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做了他们那就更可疑了……想想其他办法,看看能不能糊弄过去。

        实在没办法的话,在城里弄出点其他事情,分散一下红雾联盟的注意力。

        王小腾孤家寡人一个,再拖一拖,红雾联盟自然就放弃了。

        实在不行的话,你找人给他们点钱,再威胁一下,他们都不到一百战斗力,为的只是养家糊口,我不信他们还能为王小腾卖命!

        等风声过去了,再找机会做了他们。”

        吕封靠在椅子上,皱着眉头说道。

        ……

        车站旁的酒店里。

        何沐和莫初心都陷入了沉思。

        情况和他们想象的不太一样。

        吕封既没有给,也没有不给,这是什么情况?

        “何沐,你说明天他们真会给吗?”

        莫初心问道。

        何沐微微摇头,

        “我也不清楚……不过我们现在有必要采取一些行动了,学姐,我们也去一趟王小腾家的别墅吧。”

        说罢何沐打开了行李箱,从里面拿出了两件漆黑无比的特制衣服。

        “穿上这衣服,高科技。”

        “悄悄去?”

        “是的,我总感觉有问题,他家监控坏的太巧合了。”

        “可他不是说能恢复吗?”

        “天知道他是怎么恢复的,我想潜进去看看恢复的过程。”

        何沐说着已经穿上了那件黑色衣服。

        这衣服并不只是简单的黑色那么简单,它能够吸收光线,模仿周围环境改变颜色,在夜间几乎能起到隐身的作用。

        莫初心见此也赶紧套上了那黑色衣服。

        ……

        半个小时后。

        天渐渐黑。

        何沐和莫初心潜伏在王小腾家别墅几百米外默默监视着远处那栋大别墅。

        眼看着天彻底黑了下来,两人才靠近了一些。

        按照计划,等到了凌晨一点,他们便会尝试着潜入别墅。

        但晚上十点多时,王小腾家突然走出了一个人,看体型好像是吕封。

        何沐和莫初心见此陡然来了精神,

        然而,接下来走出来的一个人却是让人极为震惊。

        莫初心更是忍不住低声惊呼道:“王小腾!”

        何沐目光也是骤然一凝。

        远处从别墅里走出来的第二个人体型瘦小,背着巨大的背包,看样子就是王小腾!

        但是……怎么可能呢?

        几秒后,何沐就反应了过来。

        “呼,学姐……情况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糟糕,这一家人全有问题,他们在伪造监控!那背包的人不出意外应该是个初中生!”

        何沐深吸了一口气,只感觉头皮有些发麻。

        王小腾这是倒了几辈子的霉,家里摊上了这么些人?

        莫初心听此脸色也变得异常沉重。

        ……

        远处别墅门口。

        “王小腾”背着背包走出了别墅的大门,身后吕封一脸慈祥道:“小腾!路上小心!到了学校记得给我打电话!”

        “王小腾”挥了挥手,一言不发。

        吕封身后五人则是齐声说道:“恭送少爷!”

        黑夜之中,几人说话的声音都不低,表情也很到位。

        但这一幕发生在王小腾失踪之后的八天……

        就显得无比的诡异,阴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