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天赋全加了力量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章 战神之血

第一百四十章 战神之血

        为了尽快抵达东方道,何沐下午在学校的安排之下坐上了一列前往东方道的货运列车。

        这列车无法直达渝州市,中途还得转一趟列车。

        但为了节省时间,何沐只能如此选择。

        东方道和南方道虽然相邻,但凌州去渝州路途并不近,坐火车需要一天一夜的时间。

        就在何沐坐上火车没多久,一个熟悉的人也跟着上了火车,坐到了他旁边。

        “呃……学姐,你来干什么?”

        突然看到莫初心,何沐有些猝不及防。

        “王小腾失踪的事校长他们也知道了,王老师觉得你一个人去不太安全,她原本准备委托她的一个朋友陪你去的……我知道后,主动接下了这个任务。”

        莫初心轻声解释。

        何沐听此脸色变得有些复杂。

        要知道,找人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此去东方道可能要耽误很长时间,修行自然也会被耽搁。

        他原本已经做好了长时间内都追不上这位学姐的准备。

        如今倒好,她也跟着来了。

        似乎怕何沐误会,莫初心又说道:“王小腾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学校要对他负责。

        而学校又是我的家,所以这件事原本就应该我去做。”

        “学姐你是在学校长大的吗?”

        何沐问道。

        “嗯。”

        莫初心应了一声,不再言语。

        这时火车开始发动,很快便驶出了火车站。

        ……

        由于天天见面,相比于之前,何沐和莫初心算是熟悉了许多,两人之间总算有了些共同话题,不至于总是尬聊。

        在探讨了王小腾可能的去向之后,两人又聊到了名校争夺战。

        何沐试探着问道:“学姐,你参加名校争夺战,有什么目标吗?”

        其实名校争夺战中除了希望之主这个个人荣誉之外,还有学校荣誉。

        前八强都能得到名校称号,四强则是重点名校。

        莫初心闻言低下了头,用很低的声音道:“我想成为希望之主,将希望带回学校。”

        她说话的声音不高,但语气极为坚定。

        何沐内心微微一震,看着旁边这个眼神坚毅的女生,一时间无言以对。

        其实他早就想到了这个结果。

        战神后裔,这个起点太高了,不可能奔着其他目标去。

        ……

        与此同时。

        东方道渝州市,王小腾家大别墅地下的实验室内。

        一个赤裸着上身的瘦小人影正被几条大合金锁链锁着四肢,限制在两根粗壮的合金柱之间。

        在他面前,有一块五十寸的屏幕。

        屏幕上正在播放一段实时监控视频,那是此时别墅内的场景。

        “你们可一定要找到我家小腾……我大哥把他托付给我,他要是出了什么事,我死后该如何面对大哥!”

        画面中吕封眼含热泪,正对着一群前来调查的特别行动队队员哭诉。

        在他身后,还站着其他几个实验室的科研人员,这些人此时也都装出了一副悲伤的样子。

        锁链微微颤动起来,王小腾嘴里发出了“赫赫”的怪笑声。

        那笑声中满是怨恨与绝望。

        ……

        没过多久,视频中调查人员尽数离去,吕封很快又回到了地下实验室之中。

        原本悲痛欲绝的样子转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邪恶与残忍。

        “怎么样?绝望吗?

        我知道你是个越绝望修行速度越快的人,可惜这个世界没给过你几次表现的机会,如今需要我来帮你。”

        说罢他拿起一根婴儿手臂粗细的针筒,扎在了王小腾的手臂上,大量红色的液体被他送进了王小腾体内。

        王小腾早原本已经意识模糊,但在剧痛之下却是立刻又恢复了清醒。

        一阵急促的呼吸之后,他嘴中发出了沙哑而又阴狠的古怪声音。

        “老贼!你最好别给我一点机会!不然我将你碎尸万段!”

        “放心,我不会给你机会的,呵呵……”

        吕封一边说一边在他大腿上扎了一个小孔,鲜血很快从小孔里渗透了出来。

        但不知为何,此时王小腾的鲜血变得格外的鲜红,格外的粘稠,以至于渗透了出来,却流不下去。

        吕封见此眉头紧皱,一脸的不满意。

        “还是不够啊……小腾,你还得加加油。

        想造出战神之血,可真不容易。”

        王小腾眼中满是痛苦之色,他不知道这样的绝望得持续到什么时候。

        以前他不知道战神之血是什么东西,但经历了这几天地狱般的磨难之后,他知道了。

        那是只有几大战神才能凝聚出来的一种高浓度红雾。

        其浓郁到直接成为了固体,如同红宝石一般。

        一般情况下,红雾战士都是吸收空气中稀薄的红雾用来消耗。

        但到了要突破基因锁链的时候,空气中稀薄的红雾根本满足不了庞大力量的需求,而收集起来的红雾又无法顺利吸收。

        这时候就需要战神之血的帮忙,战神之血是红雾战士顺利突破基因锁链的重要助力之一。

        但战神一共就那么几位,他们想要凝聚出可以保存下来的战神之血也要付出不少精力。

        所以战神之血极为稀缺,只有少部分获得高级称号的人才有资格分配到这种级别的资源。

        正因为稀缺,战神之血价值极大。

        据吕封所说,新月盟之所以能壮大到今天这种地步,新月盟盟主能凝聚出战神之血是重要的原因之一。

        吕封自从二十年前便开始研究怎么压缩红雾,凝聚出能让红雾战士直接吸收的战神之血。

        为此他做了大量实验,最终得出一个“需要用红雾战士做器皿”的结论。

        于是他又开始研究“人体器皿”。

        自己两三岁时便被他选中成了实验对象,被他偷偷下了一种特殊的药剂,以至于他的体型要远比其他红雾战士瘦小。

        这个过程叫“压缩身体。

        身体压缩之后,还需要让身体能够吸收更多的红雾。

        而为了能让身体接收更多的红雾,吕封甚至注射了很多奇奇怪怪的基因药剂到了自己的体内,以至于自己的身体出现了很多异变,浑身上下剧痛不已。

        最后的最后,还需要情绪催化。

        为此吕封专门放了一块屏幕在自己面前,专门用来刺激自己。

        ……

        经历这么多天的地狱煎熬,王小腾已经彻底绝望了,他现在只求一死。

        然而,吕封根本不给他机会。

        “不够,还是不够。”

        吕封一边说一边走到屏幕前点击了下屏幕,没过多久,屏幕上开始出现一段视频。

        视频中一男一女正在做实验,表情极为认真。

        “不行啊!”

        其中那男的突然有些懊恼的摔碎了一根试管。

        听到那有些熟悉的声音,王小腾艰难地抬起了头,看向了屏幕。

        屏幕上那一男一女是他的父母。

        “想要改变一个人的基因,谈何容易?也不知道小腾为何会这样?”

        女子一脸忧愁。

        “总之,我不能放弃,我就这一个儿子,要是他完全长不高,以后见识到真正的世界之后,他会何等的痛苦?”

        男子说罢,又开始继续做实验。

        女子在一旁补充道:“不知道他是不是先天的,总而言之,你我尽量不要在他面前提矮这个字眼,明白吗?”

        “这个我当然知道。”

        ……

        画面一转。

        男子突然变得兴奋无比。

        “我成功了!有这药剂,至少能让他看起来像个正常人!”

        旁边女子也喜极而泣,和男子相拥在了一起。

        看到这些画面,王小腾怔怔出神,目光变得有些茫然。

        吕封这时凑到他耳边,用有些古怪的声音道:“小腾,现在你知道你父母为何总是在做实验了吧?没办法,他们得在你身体彻底停止发育之前破了我下的药剂。

        你还别说,他们真有本事,原本你应该不到一米三的,现在竟然长到了一米六几。

        桀桀,这两个混蛋,足足研究了十年,硬生生地把我都无法破解的药剂给破解了。

        要不是我后来看了实验室的监控,我都不知道他们这些年竟然都在纠结你长不高的事情,你说他们坏了我的好事,我会让他们有有好下场吗?”

        听到这话,王小腾瞳孔一阵收缩,整个人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视频画面一转。

        男子一脸凝重地说道:“吕封回来后变化太大了,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他还想打真理会的主意。”

        “还好你把真理会转移去凌州了……”

        话音落下,实验室的大门骤然打开,吕封带着几个人冲了进来。

        画面里的吕封愤怒无比,一进来便怒吼道:“杀!给我杀了这两个混蛋!”

        一男一女都有些错愕,他们没想到吕封竟然变得如此狠辣,更不知道吕封为什么突然要对他们下杀手。

        在一群人的围攻之下,没过多久,他们便无力地倒在了血泊之中。

        吕封脸颊抽搐,似乎还有些愤怒。

        在踢了那个躺倒在地的男人几脚后,他在男人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

        男人闻言大吼道:“吕封!这些年你要钱我给钱!要人我给人!如今你杀我,我不怨你,只怪我自己有眼无珠,识人不明,错信了你!

        但请你看在这些年的情分上,放小腾一马!”

        “放了他?呵呵!做梦去吧。”

        吕封冷笑了一声,当场就把那一男一女在实验室里化了。

        最后还不忘烧了把大火。

        视频至此结束,王小腾此时整张脸已经扭曲,喉咙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吼声,身体也开始疯狂挣扎。

        合金链在剧烈的晃动之下,发出哗哗的响声。

        然而,一切都无济于事。

        “嘿嘿,没想到吧?你父母都是我杀的,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可是,你知道了又能如何?你能把我怎么样?”

        吕封一边刺激王小腾,一边看向了王小腾大腿上那个小孔。

        相比于之前,其内的血液又变得浓稠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