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天赋全加了力量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深藏功与名

第一百三十五章 深藏功与名

        对着黑夜沉默了五分钟,何沐平复了起伏的心绪,再回头看向店内时,他的表情已经变得相当平静。

        见地上那个女人的尸体嘴中吐出了一个红色小药丸,何沐走到了晕倒那人身边,捏开了他的嘴,没过多久便从他嘴中找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药丸。

        将两个药丸小心翼翼地收好,何沐再度拿起了那本鸡排制作大全看了起来。

        这本书的内容表面看起来并没有任何问题。

        但何沐读起来却有些生涩,里面的一些语句好像不太通顺。

        估摸着要用特殊的方式去阅读,才能看到里面的信息。

        就好像古代的藏头诗。

        当然,这本书的隐藏信息的方式要比藏头复杂得多。

        何沐没有继续看下去,而是打通了守护者吴安的电话。

        按原计划他此时应该和吴安在孤儿院过年的,但由于新月盟的事,他和吴安都没能好好过这个年。

        ……

        一刻钟之后,吴安带着三个人来到了鸡排店门口,其中一人是特别行动队的副队长,另外两人则是技术人员。

        何沐将那本鸡排制作大全交给了其中一名技术人员,那人当场就开始破译了起来。

        “吴老,这个女人叫张丽,是南城新月盟的分盟主,被我杀了,但这个男的我留了个活口。

        他们之前有过对话,张丽让这个男的通知所有成员,按理说这个男的应该知道南城不少新月盟成员的信息。

        除此之外,他们还提到了要好好发展南城怪物养殖中心,不出意外的话,那边应该有大问题。”

        何沐指着地上躺着的一男一女道。

        旁边的副队长闻言看了那男子一眼,表情有些诧异。

        “如此说来,这人可能是预备盟主,可一般况下,他和盟主是不会待在一起的……”

        旁边吴安说道:“红雾联盟附近死的那十六个人中不乏高手,这张丽可能是为了稳妥,喊上了这个人。

        你有办法撬开他的嘴吗?”

        “这人战斗力不高,意志未必坚定,致幻剂或者能起到作用,实在不行的话,就得用其他手段了。”

        副队长说罢看向了另外一名技术员。

        那人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拿起一根针筒开始给躺倒的那男子注射某种药剂。

        没过多久,那躺倒的男子就迷迷糊糊地苏醒了,只不过双目无神,失去了焦距。

        吴安见此拉着何沐走了出去。

        如今这个时代审问犯人不不能像以前那样温和,所以就算是严刑拷打都很正常。

        他不想让何沐看到和特别行动队往常形象相悖的一幕。

        ……

        “何沐,你这次又立了大功了。”

        吴安一出去就忍不住感叹道。

        何沐沉默不语。

        如果不是周悦的死,他不可能找到这两个人。

        所以此时此刻,他内心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喜悦。

        吴安话锋一转:“但这次我不能给你授予什么勋章。

        你可能不知道,新月盟内部有四大部门,其中有个部门叫渡魂,还有个部门叫守月,这两个部门会对一些针对新月盟的有功之臣打击报复。

        所以一般谁在铲除新月盟这件事上立下了大功,我们都是选择替他保密的。

        当然了,城市贡献值方面不会少你的。

        除此之外,你还可以要一些其他补偿,比如钱,你缺钱吗?”

        何沐摇头。

        虽然他的钱有一部分得给老师用,但云峰市救援他一下子弄到太多的钱了,短时间内他真不缺钱。

        想了想,他道:“吴老,实不相瞒,我那个死去的朋友被骗进了新月盟,做了一些错事,如今他人已死,我希望能够不要再追究他的责任。”

        吴安微微一愣,随后立刻点头。

        “可以。”

        何沐又道:“另外还请吴老能够多替我照看照看他的家人。”

        吴安听此思索了片刻,回道:“我住的地方其实也有一些普通的工作人员,他们平时都在外面吃饭,你那个朋友的家人是做餐饮的吧?

        要不我让他们在我住的地方开个员工食堂?”

        何沐听此脸上难得的露出了几分笑容。

        “多谢吴老。”

        “呵呵,我能帮你的不多了,以你的天赋用不了多久实力就能超过我,将来或许能够上战场,不像我这老头儿,只能守着一座小城……还守不好。”

        吴安自嘲一笑,看向了远处的万家灯火。

        虽然他语气上对守一座小城好像颇为不屑,但眼中却是闪烁着光芒。

        ……

        经历了一夜的审讯和破译,大年初一清晨,南城宣布封城一天。

        随后整个南城的特别行动队都行动了起来。

        一队十人,再搭配三名红雾联盟成员,十三人为一组开始抓捕隐藏在城市之中的新月盟。

        至于南城怪物养殖中心,更是由特别行动队总队长孙威亲自前去。

        忙碌了一天,最终抓捕新月盟直系成员三十二人,像周悦那样被间接控制的,近百人。

        这一天,南城很多人没能过个好年。

        何沐原本也想参与这次行动,但却被守护者吴安阻止了。

        于是他只能去了孤儿院,算是对昨晚的失信进行弥补。

        ……

        除了南城,此时还有一座城市也在开展针对新月盟的行动。

        东北道阳宁市。

        大量特别行动队成员夹杂着军方的人拖着一具又一具的尸体进了特别行动队。

        特别行动队内,几个看穿着身份不低的中年人一脸敬畏地看着不远处一个正对着电脑不停打哈欠的年轻人。

        自从这个叫王小腾的人来到了阳宁市,那件迟迟摸不清头绪的案件立刻就有了重大进展。

        别看这年轻人长得其貌不扬,但能力却是强的可怕。

        不说别的,单单是他连续工作三天三夜,从几十万通讯信号之中甄选出了新月盟成员的通讯讯号这一点,便足以吊打阳宁市特别行动队内的所有的技术员。

        更别说他还从林远林东父子家数千米外的监控里发现了重要线索。

        “真不愧是大城市来的高级顾问……人才啊……”

        “唉,他要是能一直留在阳宁市就好了。”

        “想多了,这年轻人不仅仅是聪明那么简单,心也细到了极点,这种人很快就会回大城市的。”

        几个阳宁市的大佬儿窃窃私语。

        就在这时,外面两个军方的人拖着一名一脸横肉,身材高大,遍体鳞伤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这人就是阳宁市新月盟的盟主,名为卢刚。

        昨天刚被活捉,如今已经审讯了一夜。

        “队长,这人意志极为坚定,致幻剂对他不起作用,用其他手段他也不说……怎么办?”

        特别行动队队长闻言皱了皱眉道:“去申请更高级的致幻剂,这几天防备着点,别让他自杀。”

        听到这话,不远处的王小腾转过了身,笑道:“这人交给我吧,审讯什么的,我最擅长了。”

        几人闻言面面相觑,迟疑了一阵,最终选择了信任这个大城市来的人才。

        没过多久,王小腾带着卢刚进了审讯室。

        审讯室内没有其他任何人。

        卢刚虽然被捆绑着限制着行动,但那双眼睛却是极为阴森可怕,似乎随时都会择人而噬一般。

        王小腾淡淡一笑,凑到他面前轻声道:“一年前,你接待过新月盟总部渡魂的人吧?

        然后还给他们提供了林东日常的生活作息规律等信息和护卫的实力信息,是不是?”

        卢刚恶狠狠地看了王小腾一眼,眼神仿佛要杀人。

        王小腾往座椅上一靠,继续道:“我查过你的资料,这些年你悄悄利用新月盟给你自己敛了不少财。

        你这样的人实在谈不上信仰坚定。

        那为何现在却又如此决绝呢?”

        说罢王小腾阴阴一笑,小声道:“因为你不是孤家寡人一个,你还有牵挂,你敛财是为了她。

        现在什么都不说,也是为了她。”

        卢刚听此瞳孔瞬间收缩,脸上开始出现惊恐之色。

        王小腾凑到他耳边悄悄地说出了一个学校名。

        “她资料上显示她是个孤儿,但其实她不是。

        老实说吧,要是其他案子也就算了,你不说的话,我敬你是条汉子,还会拍手叫好。

        但这个案子我必须查清楚,你不说就别怪我不择手段了。

        我可不管她知不知道你是新月盟的人,反正我准备先给她扣个新月盟的帽子。

        你觉得怎么样?”

        “我……”

        卢刚听此剧烈颤抖了起来。

        王小腾哈哈一笑道:“你老老实实交待的话,我给你服毒自尽的机会,对外就宣称你这个盟主抵抗激烈,最终不敌,服毒自尽,壮烈而死。

        这个下场还不错吧?”

        卢刚闻言情绪骤然崩溃,颤抖着回道:“我说……”

        ……

        半个小时后。

        王小腾拿着一叠手稿走出了审讯中心,嘴角忍不住上扬。

        如今林远林东案件已经取得了重大进展,用不了多久他就能证实那幻形人真实存在。

        到时候他就可以用官方的名义替何风翻案。

        官方名义,那是正儿八经的通知,可不是何沐对着一堆刺杀资料胡乱揣度。

        “呵,不知道等何沐回到学校看到我给他的通知,会是什么表情?估计会感激涕零吧。”

        王小腾微笑自语。

        心中决定到时候一定要甩给何沐一句“两清了”。

        然后转身就走,深藏功与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