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天赋全加了力量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新年之钟

第一百三十四章 新年之钟

        “那个女人在哪儿?周悦是在哪儿遇到她的?”

        何沐脑海中闪过这样的疑问。

        ……

        片刻之后,特别行动队的车停在了守护者居住地门口。

        何沐带着周父周母和周灵进了守护者居住地。

        这里是整个南城最安全的地方,他不信这一家三口人到了这里安全还会受到威胁。

        此时吴安不在守护者居住地,但一位跟随了吴安几十年的老兄弟在。

        这人叫赵非,和吴安原本是同乡,何沐刚一进来,他便迎了过来。

        “何沐,老吴让我在这里等你……唉,听说你一个朋友出事了……还请节哀。

        这两天南城的确有些乱。”

        “赵老,红雾联盟附近办公楼的那群人控制起来了吗?”

        何沐直接问道。

        一个小城市能有多少地下势力?他有理由怀疑那群人和刺杀自己的幕后指使有关系。

        听到这话,赵非微微一愣,诧异道:“你已经得知那边发生的事情了?”

        何沐听此有些没反应过来,当即将自己去特别行动队报告情况的事说了出来。

        两人一通气,事情很快变得无比明晰。

        何沐也明白了为何有人要刺杀他了。

        “如今那批人全部都死了吗?”

        “都死了,还殃及了不少无辜,至于他们运到南城的那批药剂,也毁在了大火之中。”

        “附近的监控呢?有看到是谁下的手吗?”

        何沐又问道。

        赵非摇头,无奈道:“昨天监控就被破坏了……吴老已经亲自去现场查看情况了,但愿能有所收获吧。”

        何沐闻言沉默了。

        他了解的越多,越能感受到那幕后之人的狠辣无情。

        派人刺杀自己也就算了,连他们内部的人也杀,而且一杀就是十六个,连带着整栋楼的人都被灭了口。

        如此果断决绝,这种人实在有些恐怖。

        要是让他一直潜伏在南城,天知道之后他还会做出什么样的事?

        而如果办公楼那边没有任何线索,那突破口就只能从周悦身上找了。

        周悦虽然已经身死,但他的家人还在。

        万幸自己保住了他的家人,不然真不知道从何处查起。

        “赵老,您这儿有南城地图吗?我要一张纸质地图。”

        何沐开口问道。

        “有的,我去给你拿。”

        赵非说罢转身就走,没过多久就拿了一张纸质地图送到了何沐手上。

        何沐接过地图,带着周父周母和小周灵进了守护者居住地的客厅。

        ……

        周父周母和小周灵此时虽然悲痛,但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面对何沐的询问相当的配合。

        何沐将地图铺在了桌面上。

        前世的他大学上的是哲学系,正儿八经吃饭的技术没学到,但看透事情本质的能力却是提升了不少。

        要想揪出那群人,找到周悦喜欢上的那个女人是关键。

        找出那个女人虽说不容易,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周叔叔,你们看看这张南城地图,把周悦以前去的所有地方都标记一下。”

        何沐语气十分凝重。

        周家三人听此一边回忆一边标记,半个小时后,一家三人便在南城地图上圈了六个地方。

        这便是周悦平时的活动范围。

        何沐之所以让他们圈出这些地方,是为了找出那个女人的活动范围。

        周悦喜欢上那个女人的前提是两人至少要相遇几次,这说明两人的活动范围必然有交集。

        看到地图上的六个位置,何沐先排除了军属小区。

        幸福餐馆就在军属小区门口,附近的姑娘大家都认识,周悦要是喜欢上军属小区附近的人,他的父母不可能毫无察觉。

        排除军属小区,下一个地方是距离军属小区三公里的一家大超市。

        幸福餐馆的食材都是买的这家超市的,周悦偶尔会去这家超市替家里进货。

        思索了片刻,何沐没急着排除这家超市。

        紧接着,他又看向了周悦所上的高中,南城第二高中。

        按理说这是可能性最大的地方,因为这里女生最多,但仔细询问了一番周父后,他把这所高中也排除了。

        因为周悦自从毕业之后,就再也没去过这所高中。

        为了确定信息的真实性,何沐又联系了几个周悦的高中同学和他的高中老师,都得到了同样的答案。

        就这样,何沐用排除法,仔细筛选六个地方。

        最终还剩下了三个地方。

        第一个,就是那家大超市。

        第二个,是南城小学附近。

        第三个,则是某条商业街,那里有家理发店,周悦经常去理发。

        还有一家网吧,周悦毕业之后没少去那里玩儿。

        看着这三个地方,何沐开始沉思。

        两世为人,他见过很多人,知道周悦这个年纪的人藏不住感情,一旦喜欢一个人,在暗恋阶段必然会经常去偷偷看上一眼。

        他还记得前世的高中同桌,暗恋隔壁班的一个女生。

        于是一天七次下课,他得去八趟厕所,为的就是路过隔壁班的时候,能够偷偷看那个女生一眼。

        在这种心态之下,一个地方哪怕他原本不经常去,也会渐渐发展成他的活跃地点。

        呼出了一口气,何沐抬头问道:“周叔叔,去年暑假结束后,这三个地方,哪个地方周悦去的最稳定,去的次数最多,你们知道吗?”

        周父思索了一阵回道:“超市……他其实就是偶尔去一下。

        商业街的话,我不清楚。

        不过南城小学肯定是他去的最多的,自从他毕业之后,接送小灵上学的事情就全部交给了他。

        以前的时候,我们会因为忙,来不及接送小灵,小灵因此经常迟到。

        后来他开始接送小灵之后,小灵就再也没迟到过了。”

        说罢他看向了周灵。

        周灵抽泣了下回道:“是的……我早上起不来的时候,我哥会准时喊我,放学的时候我一出校门就能看见我哥在校门口等我……”

        说到这里,周灵忍不住又哭了起来。

        等她哭的声音渐低,何沐问道:“你哥去南城小学接你回家,从没有迟到过吗?”

        “没有,别人的爸爸妈妈会因为工作迟到,但我哥从没迟到过。”

        听到这话,何沐心中咯噔了一声,随后又看向了周父。

        “周叔叔,你记得周悦平时几点出去接小灵吗?”

        “四点左右吧,他去的很早。”

        “小灵几点放学?”

        “五点。”

        “他的交通工具是什么?”

        “电动车。”

        听到这答案,何沐看向了地图。

        南城小学距离军属小区大概在五公里左右,骑电动车十几分钟就到。

        周悦却提前一个小时出发……这太不正常了。

        想到这里,何沐直接叉了另外两处地方,将南城小学重重地圈了起来。

        现在他几乎可以断定那个女人经常活动在南城小学附近。

        “周叔叔,我出去查一些事情,你们在这里好好待着,不要乱走,周悦的事情我会处理。”

        确定了地方,何沐收起了地图对周家三人道。

        “劳烦你了何沐……”周父语气颤抖,眼中含泪。

        何沐见此心中一酸。

        周家三人根本不知道这事情背后是那么的复杂。

        他们只知道他们突然被绑架了,等得到解救的时候,周悦就被人害死了。

        他们甚至不知道周悦是被人用他们的性命作威胁,服毒自尽的。

        “这件事我也有责任,我一定会替他报仇!”

        何沐咬牙说道,随后快步走了出去。

        出了客厅,何沐又嘱咐了一番赵老,让他务必确保周家三口人的安全,然后才离开了守护者居住地。

        ……

        半个小时后。

        何沐来到了南城小学附近。

        此时正值寒假,又是除夕,南城小学空无一人,周边的几十家店铺零零散散开着几家,但生意都很一般。

        看着四周的一切,何沐闭上了眼睛,内心模拟着周悦来接周灵回家的场景。

        下课铃响,小学大门打开,一群孩子走了出来。

        道路两边的店铺都排着长队……

        ……

        ……

        深夜十一点多。

        远处居民区灯火通明,不少人都在等待着新年的到来。

        而南城小学大门前的街道上,却是空无一人。

        就在这时,有两个人影从暗处走了出来,快步朝着一家店铺走去。

        “再想想还有什么事没处理干净。”

        张丽一边说一边拉开了鸡排店的卷帘门,然后钻进了店铺之中。

        另一人跟着钻了进去。

        然后哗啦一声,卷帘门被拉上。

        后跟进去的那人回道:

        “没有了,特别行动队逃出来的那个也被解决了。”

        “军属小区那边的呢?”

        “我打听了下,那个小子死了,但他的家人被何沐救了下来。”

        “那个废物,炸弹竟然都引爆不了!”

        “他被当场击杀了,只是不知道是何沐动的手还是他背后之人动的手。”

        “唉,不用管何沐了,凭借我们的实力动不了他。

        今天闹得动静太大了,你明天通知所有人,让大家都蛰伏起来,最近半年都不要有任何行动,好好发展怪物养殖中心那边。”

        “那盟主你好好休息,有什么情况我再向您汇报。”

        “去吧,走后门。”

        张丽话刚说完,就在这时,一声轻微的呼吸声落入了她的耳中。

        那声音虽然微不可查,但在她耳朵里却是如同惊雷!

        “是谁!”

        一声娇喝,张丽看向了墙角的位置。

        这才发现在店内墙角的阴暗之处,竟然坐着一个人。

        那人靠在墙角一动不动。

        她身边之人也是大惊失色,二话不说就扑了过去。

        砰!

        黑暗中传来一声轰响,她那手下应声而倒。

        张丽不敢怠慢,赶紧打开了灯。

        狭小的鸡排店内,一个有些面熟的人站在墙角,正冷冷地看着她。

        而她那手下此时已经晕倒在地。

        “何……何沐?”

        张丽眼中满是不敢置信,她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看到何沐。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张丽看了看四周,确定就何沐一个人,厉声问道。

        何沐缓缓朝着张丽走了过去,淡漠道:

        “原本我以为你只是个小角色,没想到你竟然是盟主……”

        张丽表情阴晴不定,下一秒,她以极为惊人的速度从袖中抽出了一把短刺,朝着何沐刺了过去。

        砰!

        又是一声轻响,她只感觉手臂一麻,那长刺应声落地。

        等她反应过来时,一只大手已经掐住了她的脖子,将她整个人提起,按在了墙上。

        “你……你的战斗力……”

        张丽声音沙哑。

        作为南城分盟主,她的战斗力达到三百,可在面前这年轻人面前,竟然连一招都撑不住。

        这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

        何沐不理会她的震惊,只是这么掐着她,另一只手拿起了柜台上的一本《鸡排制作大全》,轻声问道:

        “刚刚打开灯的刹那,你先看向了这本书,想来这本书应该很重要吧?”

        张丽瞳孔一阵收缩,双手死命地挣扎,然而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撼动不了那只掐着她脖子的手。

        此时此刻,她感觉自己好像成了一只任人宰割的小鸡崽,命运完全被掌握在了那只手中。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张丽心有不甘地问道。

        何沐随意地翻起了那本《鸡排制作大全》,回道:“周悦经常来这南城小学附近。”

        “他……经常来又怎么样?我从没在这附近和他正式碰面过,更没卖过什么东西给他!”

        张丽还是不甘心,她不知道自己的破绽到底在哪里。

        哪怕何沐锁定了这片地域,开始调查这里的店铺,只要不第一时间调查她的店铺,她就有时间反应过来,然后逃离这里。

        可谁曾想到上午才发生的事,这人晚上就找上了门,这太不可思议了。

        何沐闻言抬起了头,怅然回道:“别人不了解周悦,但我了解他,他是个心思简单的人,所以才会陷入你的圈套。

        他不聪明,情商低,不会说话,可以说算得上是一个标标准准的简单直男。

        而简单直男,第一次往往直来直去地喜欢漂亮女人。

        我随便找了几个附近的人打听了下,他们都说这家鸡排店的店主最漂亮,而且年轻。

        你说我不第一个查你,查谁呢?”

        “漂……亮,所以最终是因为我长得好看吗?可是南城小学也有两个老师长得不错……”

        张丽自言自语,眼神变得无比复杂。

        何沐摇头。

        周悦提前大半个小时来接他妹妹,但南城小学的老师都是放学准时下班,如果是小学老师的话,那他提前来就毫无意义。

        “漂亮是把双刃剑,你可以用它诱惑别人,它也会让你在人群中变得显眼。”

        感受着那只手变得越来越紧,张丽艰难道:“你想……直接杀了我?”

        “得知你是南城新月盟盟主后临时做的决定,你这个人太歹毒太聪明了,我怕交给特别行动队会出现意外。

        而且,他应该知道我想要的信息,我把他交给特别行动队就行了。”

        何沐看了一眼地上晕倒的那个人,右手力度逐渐加大,张丽的脖子开始发出骨骼摩擦的声音。

        “咳咳……何沐,我想不通,你一个十八九岁的学生,哪里来的那么多心思?连感情的事情都知道的那么清楚……”

        张丽脸色发紫,艰难说道。

        就在这时,南城小学内响起了钟声。

        当……当……

        这预示着旧的一年即将结束,只要十声过后,新的一年就会到来。

        何沐听着钟声,手上的力度再度加大。

        张丽回光返照一般喊道:“何沐!放我一马!我知道一个对你来说很重要的秘密!”

        然而,何沐不为所动。

        其实他早就杀意已决,之所以说这么多,只是为了宣泄内心的愤怒和恨意。

        “何……沐,你……你不想知道……十八年前,你母亲……为何被刺杀吗?”

        嘎巴!

        一声脆响,何沐猛地用力,拧断了张丽的脖子,然后收回了手。

        张丽无力地瘫软在了地上,就此气绝。

        何沐没看地上的尸体,而是拉开了卷帘门,看向了外面的黑暗。

        黑夜之中,他脸上的表情被彻底掩盖。

        ……

        当!

        不远处,南城小学传出了第十道钟声。

        新的一年,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