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天赋全加了力量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初见

第一百二十七章 初见

        “呼……”

        中年男子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招呼了一声那个一直在暗中监视着那两人的同伴。

        “回来吧,我们安心等待便可。”

        那人应了一声回到了座位上。

        ……

        这最后一百公里没有发生什么意外,火车最后缓缓驶入了南城火车站。

        各个车厢的人员都下了车,开始卸货,然后装载到早已经等待多时的大卡车中。

        这一辆辆大卡车要想进入南城市,还需要过两道安检。

        第一道安检是x光扫描,主要是防止一些类似于炸药之类的危险品进入南城。

        第二道安检是人工抽检,顾名思义,就是随机拦车,随机检验货物。

        中年男子对于过安检什么的并不担心。

        因为这种药品外表很普通,和某种基因药剂并没有多大区别。

        更关键的这种特殊药品还没有大规模正式投入使用,所以官方那边的违禁品名单之中并没有包含这种特殊药品。

        就算拿出来化验,短时间内也没事。

        但要说完全没有破绽,那也不可能。

        其中最大的破绽便是货物清单上的生产公司名是假的。

        简单点来说。

        他们这群人挂靠在a公司名下,红雾联盟发布的护送任务也是护送a公司的一批物资进入南城。

        但问题是货物清单上显示的生产公司是b公司。

        为何要弄得这么复杂?

        因为这特殊药品在货物清单上的名字是肌肉强化剂,肌肉强化剂是和这特殊药品外表最像的基因药剂。

        但是,a公司没资格生产肌肉强化剂,只有b公司才有资格生产。

        好在他们的货物清单上的确有b公司的真实盖章,通过安检并没有问题。

        怕就怕安检人员和那个姓凌的通气。

        双方要是一交流,立马就要露馅儿。

        ……

        “好像是基因药剂,这么轻。”

        何沐一边说一边将一个个密封好的箱子装进了卡车。

        最后把自己的两个行李箱也拖了下来。

        行李箱中没装别的,都是从凌州带回来的礼物。

        凌寒星则看着手机,有些庆幸地道:“任务完成了,还好中途遇到了只稍微厉害点的怪物,不然就十点城市贡献值……我这种强者做一次任务就十点贡献值,那也太亏了。”

        说罢他对着卡车拍了几张照片,然后点击了提交。

        没过多久,界面上便出现了“任务完成”的提示。

        “完事,收工!”

        收起手机,凌寒星和何沐默默跟在了卡车左后方。

        另外十六人则跟在了卡车右后方。

        没过多久,卡车顺利通过了第一道安检。

        等到了第二道安检时,右后方十六人全部变得紧张了起来。

        “别抽检!别抽检!”

        中年男子内心默默祈祷。

        结果凌寒星倒好,这时竟然直接跑到了安检员面前,和安检员说说笑笑了起来。

        右后方十六人看到这一幕,心都凉了大半截,中年男子额头上更是沁出了冷汗。

        不动声色地擦了擦额头后,中年男子狠狠地捏了下大腿,稳定住了情绪。

        没办法,做安检的那都是非常会看人脸色的人,他知道,现在越紧张就越容易被抽中。

        眼看着那安检员时不时地就瞅一眼大卡车,他内心直打哆嗦,但外表还不敢表现出来。

        此时此刻,他感觉时间无比漫长。

        然而那姓凌的好像完全没有时间观念一般,还在那儿嘻嘻哈哈,甚至还试图发根烟给安检员。

        滴滴!

        就在这时,后面的卡车传来了鸣笛声。

        那安检员见此挥了挥手,示意放行。

        凌寒星也回到了卡车旁,对何沐道:

        “那安检员是我小学同学,在这儿干了好几年了,有时候我还挺羡慕他的,有老婆有孩子有稳定的工作。”

        何沐有些好奇地问道:“老师你也有女朋友吧?”

        他说这话并不是盲目臆测。

        他还记得开学时老师开过一辆贴着卡通贴纸的小汽车。

        那车内的风格无时无刻不在宣示着车主是个年轻女人。

        凌寒星听此老脸一红道:“不提也罢……”

        随后他对着押运货物的中年男子道:“任务已经完成,我们走了啊。”

        “凌队长合作愉快!咱们后会有期!

        中年男子强行挤出了一个笑容,目送着这两个碍眼的家伙朝着乘客大厅走去。

        眼看着两人走远,旁边那中年女人忍不住问道:“你说他有没有和那安检员提生产公司的事?”

        中年男子阴沉着脸,死死地盯着那两个背影。

        “不好说……但我感觉这个人有问题,他自始至终都没关注过我们到底押运的什么,刚刚也是说走就走,对我们毫不在意。

        我感觉他,太刻意了,就好像生怕我们受到惊吓一般。

        而且,我感觉刚刚那安检员好像有抽检我们的意向,但和他说了几句话后,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众人一听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并且越想越觉得那姓凌的有问题。

        如果真有问题,他还能装出这么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那这人就真的太恐怖了。

        不仅实力强大,而且心机深沉。

        “怎么办?还要和南城分盟的人联系吗?”

        中年女人目光闪烁,甚至已经做好了拼命的准备。

        就在那两个背影快消失在他们视线范围时,一名老妪从他们旁边走过,跟着进了乘客大厅。

        而进入乘客大厅的刹那,老妪回头看了他们一眼,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中年男子眼尖,一眼就看到了老妪袖口处故意露出的六芒星标记。

        “是震星的人……她跟过去了。”

        喃喃低语了一句后,中年男子转头对众人道:“我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走,把这批货送到指定地点。”

        “嗯!”

        众人齐齐应了一声,然后跟在卡车后面走向了货运通道。

        ……

        乘客大厅里,人流如潮。

        老妪默默地跟在何沐和凌寒星后面,手中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根长近二十厘米的骨针。

        眼看着距离越来越近,她的脚步越来越轻。

        而凌寒星和何沐对她的接近毫无察觉。

        ……

        “老师,我总感觉刚刚那群人好像有些问题。”

        何沐走着走着突然说道。

        凌寒星一脸茫然。

        “问题?啥问题?”

        “他们看我们的眼神不太对,好像有些畏惧。”

        何沐仔细回忆了一番,眉头微微皱起。

        “是吗?我怎么没注意。”

        凌寒星挠了挠头。

        而此时那老妪已经悄无声息地走到了他身后一米的位置。

        可就在这时情况突变!

        凌寒星突然看向了前方某个位置,瞳孔一阵收缩,随后他直接放下了行李,挤过人群朝着前方快步走了过去。

        何沐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一时间跟上去也不是,不跟上去也不是。

        “何沐,你先在这儿等着!我好像看到了一个熟人!我去去就回!”

        “……好吧。”

        何沐应了一声,守着一地的行李待在了原地。

        老妪见此不得已又收起了骨针。

        面前这小子看样子只是个学生,现在要是杀了他,必然会引起骚动,到时候跑掉的那个可就再也追不到了。

        想到这里,她绕过何沐,从另一个方向朝着凌寒星追了过去。

        ……

        何沐待在原地,翘首看着老师消失的方向,心中有些好奇是什么样的熟人竟然让老师如此失态。

        不知不觉间过去了四五分钟,就在他迟疑着要不要打个电话给老师的时候,身后一个人撞在了他的身上。

        何沐下意识地向前走了两步。

        倒不是那人撞的力量大,而是他自知自己的身体强度高,要是撞自己的人是个普通人,他一动不动如同墙一般,难免要将其震伤。

        走了两步之后,他转过了身,看到了一个穿着深灰色连帽风衣的男人。

        这人身高超过一米八,看年纪也就三十多,下巴上有些许胡渣,五官棱角分明,目光十分深邃。

        论相貌算得上十分英俊,但其眉宇间似乎有股化解不开的愁绪,让他原本阳光英俊的相貌显得阴郁了几分。

        见对方也在打量自己,何沐走过去问道:“这位……大叔,你没事吧?”

        男子摇了摇头,露出了一个微笑:“没事,我也是红雾战士。”

        “没事就好。”

        说罢何沐让出了一个身位,想让这个男子过去。

        男子微微点头示意,从何沐身旁缓步走过,就在他走到与何沐并肩的位置时,他突然偏过头轻声说道:

        “在人多的地方要小心一些。”

        “啊?”

        何沐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对方的语气很温和,很友善。

        但是,不是你撞的我吗?

        眼看着男子已经走进了人群之中,何沐也没计较,默默站在原地继续等待。

        ……

        另外一边,乘客大厅入口,又一名光头中年人走了进来。

        这人刚一进乘客大厅便开始四下张望,没过多久目光便锁定了远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何沐。

        “总部的人应该去追击杀双角巨犀的那个高手了,这个学生得我来处理。”

        内心低语了一句后,他直接朝着何沐走了过去。

        在他看来,以他接近五百的战斗力,击杀一个学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而已,那学生估计惨叫都发不出来就会毙命。

        等周围人反应过来,他已经混进人群里走脱了。

        想着这些他下意识地加快了脚步。

        可不知为何,才走了两步,他的视线突然变得模糊了起来,双腿的力量在迅速消散。

        “怎么……怎么回事?”

        光头中年男子有些摸不清头脑,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过了两三秒钟,一股剧痛才从胸口的位置传来。

        低头一看,他便看到了极为骇人的一幕。

        不知何时,他胸前竟然多了一个手指大小的血洞。

        血洞四周焦黑一片,红雾缭绕,以至于鲜血都流不出来。

        “是……是谁?”

        光头脑子惊骇欲绝,目光不住的在人群之中搜索。

        但周围旅客来来往往,根本看不来是谁动的手。

        噗通……

        又撑了四五秒钟,他双腿失去了所有的力量,整个人扑倒在地。

        周围旅客见此纷纷惊呼。

        “这人好像发病了!”

        “快叫救护车!”

        ……

        光头中年男子趴在地上,挣扎着抬起头,终于发现了慌乱人群之中那唯一一个特别的人。

        那人穿着深灰色风衣,无视了周围的人群,步伐平稳地走出了火车站。

        “是他吗?”

        脑海中闪过这个疑问,光头男子想伸出手去指那个人,但指到一半,他眼前所有的景象彻底化为了黑暗。

        紧接着他那抬起的头和伸出的手同时无力地垂落了下来,砸在地面上发出砰的一声轻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