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天赋全加了力量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第一百二十四章 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你为什么会被新月盟追杀?”

        安保国又问道。

        “我知道了一些他们的秘密。”

        王小腾心不在焉地回答。

        至于真理会的事,他没有提,毕竟在这件事上,他自身也不干净。

        ……

        半日之后。

        王小腾出了医务室,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看着宿舍里一堆值得信任的机器,他沉默了许久。

        最后,在收拾了一些东西之后,他背着包离开了宿舍。

        走到学校大门前,周围空无一人。

        王小腾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去哪儿。

        其实他也有家乡。

        但父母早在几年前就去世了,只剩下了一个干爹。

        这干爹曾经是他父亲的拜把兄弟,也是他父亲的手下。

        不过他和这个干爹很少交流,在他眼里,这个干爹不怎么聪明。

        他不喜欢和愚蠢的人交流。

        ……

        “到家了报个平安!”

        “好嘞!一路顺风!”

        这时,两个大二的学生提着行李箱并排走出了校门,两人说说笑笑。

        走到路口时,两人互道珍重,然后一个向左一个向右,分道扬镳。

        目送着这两人离去,王小腾这时才意识到自己读了三年大学,连个可以互道珍重的人都没有。

        不知为何,李元歇斯底里的话语在他脑海中响起。

        “你在我身边安插了那么多人!在办公楼里布满了窃听装置!还布置了炸弹!这叫信任我吗!你只信你自己!”

        ……

        王小腾抬头望天,心中渐生悲凉。

        一直以来,他在这凌州市的归宿便是真理会。

        在真理会里,有一群有用的聪明人。

        而凌州职大,只是他暂时的托身之地。

        至于凌州职大一群学挖掘机的同学,在他眼里无一例外,全都是蠢货。

        所以他从大一开始,便一个人住一个楼层,更懒得和其他同学交流。

        “没用的蠢货,有用的聪明人。”

        在他脑海中对一个人的评价只有这两个标签,再没有其他。

        ……

        其实前天夜晚,他从天台坠落那一刻,内心就绝望了,已经完全做好了必死的心理准备,却没有想到在绝境之中看到了何沐。

        他承认,在那一刻他内心有些莫名的触动。

        何沐这个人,是他主动去结交的。

        为此他准备了几天,创造了一次看似偶然的遭遇,甚至还练习了几天的表情管理。

        之所以如此处心积虑,无非是他觉得何沐属于那种“有用的人”,而且是十分有用的人。

        至于这个人其他方面怎么样,他从没有想过。

        直到从天台坠落后,抬起头第一眼看到这个人时,他脑海中对一个人的印象才渐渐清晰了起来。

        除了那两个特定标签之外,他脑海中也开始多出其他标签。

        王小腾闭上了眼睛。

        回想起了当初在食堂里和何沐对话的场景。

        ……

        “你放心,我绝对有做你队友的资格!不信你大可以考验我!”

        “学长,考验什么的就不用提了,队友不是这么找的,不过我的确有些事想请你帮忙。”

        ……

        “就这?呵,小事一桩。”

        ……

        “给你整理好了。”

        “多谢学长,还是那句话,以后学长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只要我力所能及,绝不推辞!”

        ……

        王小腾睁开了眼睛。

        当时何沐虽说不是考验,但他内心其实是当考验来看待的。

        为了展示自己也是一个有用的聪明人,他并没有单纯的查资料,而是炫技一般地入侵了官方的资料库。

        此时再回忆起何沐看到资料后,说那句“只要力所能及,绝不推辞”时的眼神,他突然感觉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再回忆起前晚他背着自己在街道上狂奔,以及之后自己果断逃离的一幕,王小腾脑海中又响起了李元那歇斯底里的怒吼!

        “你从没有相信过任何人!你只信你自己!”

        ……

        “我不信任别人,别人也不信任我。

        而何沐……应该有不少人信任他吧。”

        脑海中莫名地冒出了这个念头之后,王小腾突然恶狠狠地抽了自己一个巴掌。

        “胡思乱想什么!这世间只有自己和机器值得信任!”

        说罢,他拉着行李箱就走。

        ……

        半个小时之后。

        他走进了天门区特别行动队总部,刚一进去,一个特别行动队队员便将他拦了下来。

        “证件?”

        王小腾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特殊的证件。

        那特别行动队队员接过一看后,肃然起敬。

        “原来是我们特别行动队的高级顾问,请问您来我们这里有什么事吗?”

        “我有重要的信息要反馈给你们。”

        王小腾平静说道。

        新月盟都把他逼到这个份上了,他当然不可能再帮新月盟保密。

        当初不小心看到的东西,他今天要全部交给特别行动队,也好给新月盟点颜色看看。

        而那个叛徒,在刺杀他失败后直接放弃了公司,跑的没影儿了。

        至于真理会其他人,都是一些求财的罢了,谁是会长那群人根本不在乎。

        “好!您请进!”

        ……

        十多分钟后,特别行动队的队长亲自接见了王小腾。

        “王小腾顾问,你反馈的信息如果都是真的,那你可就立了大功了,怎么也得多几百城市贡献值。”

        王小腾摆了摆手道:“放心,绝对是真的,前晚新月盟那些人已经安排我了,我差点丧命。”

        “呃……那你以后可得小心,那群人很疯狂。”

        “没事,前晚那是意外,以后不会再给他们机会了。”

        说罢,王小腾顿了顿,问道:“林队长,军方最近有找过你们吗?就是通过你们寻找一些像我这样的专业人士。”

        特别行动队队长听此眉头微皱。

        军方是找过他们,可面前这年轻人是怎么知道的?

        没等他想明白,王小腾道:“我最近放假了,闲着没事,你给我安排几个重要的案件吧,越危险的越好。”

        “这……”

        “下次我要是又得知什么重要情报,还送到天门区特别行动队,其实你也知道,我是凌州职大的,移山区特别行动队距离我们学校更近一些。”

        “好吧,那我给你找找。”

        林队长苦笑着应道,随后转过身去了另一个房间。

        没过多久,他便抱着一个笔记本电脑走了出来。

        笔记本电脑的屏幕上列着一排的未破并且还缺人调查的案件。

        王小腾上上下下扫视了一番,在看到最后一个案件后,他脸上露出了笑容。

        “军方需要几名专业调查员协助调查东北道林远林东父子遇刺案件。

        本案件需要前往东北道,且与另一案件高度关联,难度等级a级,确认接取之后需要签订保密协议。”

        “就这个。”

        王小腾指了指最后一个案件说道。

        “这个案件……”

        林队长无比诧异。

        顾问和专业探员的区别是顾问想调查就调查,不想调查没人能逼迫。

        王小腾指的这个案件难度高,还要异地办案,甚至要签订保密协议,所以一直以来没有什么高级顾问愿意响应军方的征召。

        至于其他等级的顾问,又不够格参与这种案件,所以就这么一直挂在这儿,军方那边也一直缺人手。

        “你真要加入这个案件的调查之中?”

        林队长再三确认道。

        “难道我不够格?”

        “够格了。”

        “那我就加入,军方那边的人办事效率太差了。”

        “好,那我现在就给你安排。”

        林队长说罢打了个电话,电话里很快传来了欣喜的声音,林队长则是连连点头。

        挂断电话后,林队长道:“军方那边已经安排了,明天就送你去东北道。”

        “那我先在你们旁边住一晚。”

        王小腾说罢拉着行李箱径直走出了特别行动队。

        ……

        “和我两清了?我王小腾的命就那么贱吗?

        查个资料能和我的命相抵?我呸!”

        嘴里骂骂咧咧了两句之后,王小腾猛地一脚踢开了路边的一个石子,又愤愤道:

        “等我把天门区遭袭的事情彻底查清楚了,并且以官方的名义通报给你,这才算两清。

        道不同,不相为谋,到时候大家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说话间,他的手机突然响了。

        看到手机上的来电显示,他眉头微皱。

        “喂,干爹,找我什么事?”

        “我什么时候回去过年?我不回去过年,你别管我。”

        说到这里,王小腾突然回想起了校门口那两个学生离别时的一幕,语气突然一软。

        “我争取开学前回去一趟吧。”

        ……

        这话一出,手机那边突然安静了下来。

        没过多久,里面传来了一个人长呼出一口气的声音。

        紧接着那人用沙哑老迈,还有些阴森的声音道:

        “嘿,能回来……能回来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