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天赋全加了力量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二章 穿身而过(求推荐票)

第九十二章 穿身而过(求推荐票)

        据点五楼,幸存者收容房间,两个穿着病号服的老者看着外面的黑色洪流,目光有些复杂。

        “这些西南大学的学生倒是挺团结,可惜,还是太年轻。”

        “年轻吃点小亏好,总比那两个没吃过小亏,一下子吃了大亏丢了性命的学生强。”

        “唉,也是,反正刘威那家伙已经去了,应该不会再出现伤亡了,只是可惜了那两个天赋不错的学生。”

        两人说罢面面相觑,都从彼此脸上看到了无奈之色。

        他们一共就来了几个人,不可能护住所有学生的周全。

        就像游猎小队不可能将云峰市强大怪物清除干净一样。

        一座城市那么大,总会有疏漏的地方。

        他们暗中保护着这群学生新兵,提防着新月盟,但不到万不得已根本不敢现身。

        因为他们怕这群学生知道有人暗中保护而掉以轻心,最终丢了性命。

        “但愿他们知道进退,别逼得刘威当面现身吧。”

        “不好说啊……年轻人,都容易冲动,而且那怪物也确实有些超纲了。”

        ……

        几分钟后。

        市中心。

        西南大学一百五十多名学生来到了那座倾斜的高楼之下。

        这高楼是云峰市唯一一座五星级酒店,也是云峰市地标建筑。

        如果不倾倒,高度在二百米左右。

        如今倾斜着砸在马路对面的商场大楼上,也足有百米高。

        许山河顶着大雨抬起了头,模模糊糊看到高楼楼顶上有一道虚影。

        这高楼最顶部很尖,面积估计只有一两个平米,那未知的怪物此时就占据着那一两平米的狭小地域。

        “呼……”

        许山河深吸了一口气,从背后抽出了天工五代长刀,就在他准备往那高楼上冲时,旁边的苗兰拦住了他。

        “别急,这怪物可能有剧毒,我先去看看情况。”

        说罢她抢先走在了前面,从商场大楼那边登高而上,几个纵身之后,便接近了两座大楼交汇的位置。

        模糊的虚影渐渐清晰,一只通体漆黑,长着八只触手,如同章鱼一般怪物出现在了她的视线之中。

        章鱼怪物盘踞在楼顶尖上,四只触手吸附着大楼,还有四只触手刺在四具尸体之中。

        那刺进尸体的四只触手如同吸管,里面汩汩流动,看起来极为渗人。

        除此之外,章鱼怪物身下有大量黑色液体分泌,沿着斜倒的大楼蔓延而下。

        这些黑色液体在大雨之中凝而不散,将大楼墙壁都腐蚀出了一条长长的沟壑,直到流到了楼下才蔓延了开来。

        “真是剧毒地母……”

        苗兰表情凝重,喃喃说道。

        剧毒地母是一种地下怪物,平时几乎都在地下长眠,只有下雨天才会出来。

        这种怪物喜爱登高,喜食血肉,身怀剧毒,凶残无比。

        而她视线中的这只剧毒地母,看体型,战斗力恐怕接近二百!

        这还是没算毒液的情况下。

        没等她继续看下去,那剧毒地母陡然转过了身,朝她看来。

        与此同时,一只刺进尸体中的触手被它猛地拔出,往她所在的方向一甩!

        嗖!

        一缕毒液瞬间如同子弹一般朝着苗兰激射而来。

        苗兰见此赶紧闪躲,随后以极快的速度回到了地面上。

        她的战斗力在一百五左右,在凌州医科大学算得上是优秀学生,不过她学的是如何救人,如何保住自己的性命,真正的实战能力并不强。

        所以面对剧毒地母,她甚至试探都不敢试探一番。

        “是剧毒地母,战斗力接近二百,我劝你们还是回去的好。”

        见所有西南大学学生都看着自己,苗兰出言劝道。

        许山河闻言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大家都回去吧,这种怪物不是群攻能解决的。”

        一众西南大学学生听此立刻就想反驳,但没等他们开口,许山河人已经消失在了他们面前。

        滋……

        与此同时,长刀拖地的声音响起。

        等一群人反应过来,许山河已经到了百米之外,正沿着那二百米高楼倾斜的墙壁向楼顶冲刺!

        “班长!”

        不少人惊呼出声!

        二百米的墙壁以四十五度斜指天空,再加上雨天墙面湿滑,许山河中间几次找借力点终于冲到了楼顶。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

        此时许山河距离那怪物距离只剩下不到十米!

        这最后的十米,许山河一跃而起,手中长刀横斩而出!这一刻,他用尽了所有的力量!只求将那不远处的怪物一刀斩落!

        然而,剧毒地母早就注意到了他的存在,见他一刀斩来,不慌不忙地用触手甩出一具尸体。

        尸体触碰到刀锋,瞬间成为两半。

        但许山河的视线也因此受阻,等他再度能看清前方时,一条触手已经如同鞭子一般抽了过来。

        砰!

        一声闷响!

        触手直接抽在了他的胸前!

        前冲之势顿止,许山河整个人倒飞了出去,如同皮球一般沿着倾斜的墙壁滚落而下,最终落在了一众西南大学新生不远处。

        “班长!”

        众新生惊呼着跑了过去。

        但还没跑到他身边,他又站了起来。

        并且有一个明显的擦拭嘴角的动作。

        显然刚刚那一击之下,再加上这一摔,他已经受了伤。

        “别过来!我今天势必要斩了它!”

        伴随着一声歇斯底里的怒吼,许山河再度斜冲而上。

        ……

        商场大楼之中,一个中年人默默看着这一幕,叹了口气道:“年轻真好,可这又是何必呢?”

        说话间他一脚已经踏上了窗户,随时准备出击。

        虽说他不愿意在一众学生面前现身,但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也没其他办法。

        砰!

        片刻后,又是一声重重的轰响,许山河再度摔落。

        如此循环往复,三次之后,他没能再迅速爬起来。

        众西南大学新生这次终于赶到了他身边。

        “班长!你没事吧?”

        噗!

        被扶起来的许山河吐出一口鲜血,目光呆滞地看着天空,嘴中不知道在呢喃什么,这一刻,他脸上泪水雨水夹杂着鲜血滚滚流下。

        此时此刻,他才意识到自己的渺小。

        “别乱动!我给他上药!”

        旁边苗兰焦急地道,同时拿出一瓶药剂倒在了许山河的胳膊上。

        众人这才发现班长胳膊上有一团黑色液体,正在迅速腐蚀班长的手臂,只是一会儿功夫,血肉已经露了出来。

        而班长似乎感觉不到疼痛一般,只是目光呆滞地看着天空。

        “草!我们一起上!就不信干不过它一个!蚁多还咬死象呢!”

        有人见许山河这幅模样,突然无比愤怒道,随后二话不说就往楼顶冲。

        苗兰见此直接就把那学生拉了回来。

        可这时斜刺里又有一道人影冲了上去,速度极快,她还没反应过来,那人就冲到了高楼倾斜的墙面上。

        ……

        商场楼内,中年人怒骂道:“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作死!”

        说罢他破窗而出,准备在那人影爬到顶之前,抢先灭杀了那剧毒地母。

        可就在这时,他意识到了不对。

        因为那身影沿着倾斜的墙壁极速而上,如履平地,快的惊人,比之前许山河还要快许多!

        “这人是谁?”

        中年人瞳孔迅速收缩,脚步下意识地就停了下来。

        几个呼吸之后,那身影冲到楼顶,猛地一跃而起,跳起二十米高,快若闪电地朝着剧毒地母射了过去。

        剧毒地母似乎意识到了来者不善,当即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啸鸣,四条触手同时出击,嘴巴更是猛地长大,喷射出一大团毒液!

        砰!

        那道身影没有停顿的意思,一往无前地射入了毒液之中,与硕大的章鱼身影瞬间交汇,发出一声轰响。

        大雨之中,那硕大的章鱼身影陡然一僵,紧接着背部直接炸开了一个大洞!

        吸附在高楼尖顶上的四条触手渐渐失去了力量,剧毒地母开始无力的滚下高楼。

        最后,砰的一声砸在了许山河面前不到十米处。

        看着那身体被穿了个大洞的剧毒地母,许山河怔怔出神。

        他哪里看不出这伤口是整个人穿过去形成的。

        脑海中闪过很多种可能,但没等他确定是哪一种,不远处,大雨之中,那道人影已经从高楼落下,缓缓朝着剧毒地母走来。

        “是哪位老师……呃……”

        苗兰下意识地以为是某个老师,可随着那人影越来越近,她越看越不像。

        因为那模糊的人影好像很年轻,年轻的根本不可能当老师。

        “你是谁?”

        苗兰迷茫的询问。

        旁边一个西南大学新生却是突然惊地说话都结巴了起来。

        “是……是他……好像是他……是肝帝!”

        “什么肝帝?”苗兰有些不解。

        说话间,那人影已经走到了剧毒地母尸体旁,将尸体提了起来。

        然后转头看向了他们。

        “是我,凌州职大何沐,你们没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