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天赋全加了力量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 一帧之笑(求推荐票)

第五十六章 一帧之笑(求推荐票)

        电脑屏幕上播放的视频和网络上传播的道路监控视频不太一样。

        但内容相差无几。

        都是哥哥面对巨钳兽逃向生物研究所的画面。

        只不过从这个视频里看到了正脸。

        就是哥哥本人无疑。

        之前查看资料时自己也看了这个视频,只不过看的过程中内心有些刺痛,所以并没有敢太仔细看。

        如今在其他方面找不到线索,却是不得不仔细研究这个视频了。

        这视频一共只有一分钟,何沐仔细看完之后,旁边凌寒星道:“这视频也是一个疑点,你哥按理说不可能是新月盟的人,而且,就算他临阵退缩,怎么也不可能往重中之重的生物研究所跑。

        我看,他可能中了什么幻术。

        但说实话,有了你哥这种实力,大脑结构和普通人已经不太一样了,已知的一类怪物中有致幻能力的也就那么几种,可并没有哪种能让上千战力的红雾战士陷入幻境。

        要说超一类怪物亲自出手的话,那以超一类怪物的实力,它来都来了,随手就可以毁了生物研究所,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听到老师的话,何沐内心颇为压抑。

        不管怎么样,外界流传的那视频和面前这视频无法解释的话,那哥永远都是一个背负着罪责的人。

        想到这里,何沐耐着性子,忍着内心的悲伤,将视频放慢,开始一点一点的研究这个视频。

        凌寒星见此也没说什么,默默地又去了厨房。

        ……

        时间过得飞快。

        转眼之间过去了一个小时,等凌寒星再次从厨房里出来时,何沐依然坐在沙发前研究视频。

        看到这一幕,凌寒星索性出了门。

        等过了几个小时,天渐渐漆黑,他拎着大包小包回来的时候,何沐依然坐在沙发上,保持着那个姿势。

        看到这一幕,凌寒星内心难免有些震撼。

        一个什么样的人,才能盯着自己亡故亲人临死前的视频看这么久?

        见何沐眼圈微红,目光执着,凌寒星小心翼翼地将大包小包提到了别墅楼上。

        “这小子是个狠人,算了,不洗澡了,省的打扰他,我先睡了。”

        到了楼上卧室,凌寒星嘀咕了一句,然后倒头就睡。

        说实话,在vip座位坐了两天,一路奔波,再加上今天精神遭受重创,哪怕他是红雾战士此刻也感觉有些累了。

        所以没过多久,他就进入了梦乡。

        ……

        午夜,墙上的时钟传来滴答滴答的声音。

        何沐坐在沙发上,看着面前的电脑。

        在看了不知道多少遍那段视频之后,他将视频播放的速度调的越来越慢。

        开始是二分之一,后来是四分之一……

        而现在,他已经称不上是在看视频了,而是在看一帧一帧地看图片。

        至于心境,他也从最初的悲伤渐渐变成麻木,最终变成了现在的冷静和决绝。

        看完一张图片,何沐敲击了下鼠标,屏幕切换到了下一张。

        这张图片和上一张几乎没有任何区别,都是哥哥逃往生物研究所的正面图像。

        但何沐依然看得十分仔细,不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就这样,循环往复,每一秒的视频他甚至要看几十张大同小异的图片。

        半刻钟之后,他在看到某张图片时,瞳孔骤然收缩了下,然后迅速点击放大图片。

        没过多久,画面上哥哥的脸就被放的越来越大,最后整个屏幕上都成了哥哥的脸部特写。

        看到这张脸部特写,何沐背后骤然生出了一股凉意。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表情?

        屏幕上哥哥此时嘴角竟然微微翘着……

        他在……笑?

        还有那眼神,就那么直直地看着前方的生物研究所,哪有上一张图片里的惊恐?

        那眼神里明明是得意和轻蔑。

        这种眼神配上那微翘的嘴角,何沐只能想到一个词。

        “邪恶”

        深吸了一口气,何沐点击了下一张,然后放大。

        画面上哥哥的表情再度变成了惊恐。

        也就是说那邪恶的表情只出现了一帧。

        而这视频的帧数在三十左右,意味着一秒钟的视频由三十张图片构成。

        这么算下来,那表情持续的时间只有三十分之一秒。

        常人脸上怎么会出现如此短暂的表情?

        “从小到大,我没见过我哥脸上出现过这种表情……”

        何沐再度切换到了上一张图片,看着那有些诡异的表情,心中暗道。

        说实话,虽然自己年龄小,但由于天生自带记忆,哪怕是婴儿期间的事情,自己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

        所以严格来说,自己是看着哥哥长大的。

        从幼稚到中二再到沉稳,每一步的变化自己都看在眼里。

        “不可能,绝不可能,也不可能是幻术。”

        何沐不停摇头,心中无比震惊。

        幻术是什么?

        那是让人身处幻境之中,而不是直接控制别人。

        哥哥就算在幻境之中遭遇任何情况,也不可能流露出这刹那的邪恶。

        “这人……不是我哥。”

        何沐脑海中闪过一道晴天霹雳,在这一刻,他瞬间想到了这种最不可能的可能。

        他看了这么久,每一帧仔仔细细看过去的人,有可能不是他记忆中那个人。

        难道这世间有长的一模一样的人?或者有什么顶尖整容技术?

        可就算长得一模一样,那背影也能一样吗?

        背影一样,实力也能相差无几?

        要知道视频中那人移动速度可是很快的,完全符合千战的水准。

        “或者,这个世界有幻化之术?甚至异形怪物?”

        何沐前世今生都看过不少书和电影。

        神话传说里有七十二变,科幻类型里有异形。

        总而言之,出现一个完全一样的人这种事情并没有超出他的想象力范围。

        “如果这人真不是我哥,那我哥去哪儿了?”

        何沐想到这个问题,下意识地就想到了某种好的可能。

        不过很快就被他否决了。

        哥哥不可能活着了。

        档案里纪录事情发生之后,搜查人员在生物研究所废墟里发现了一些哥哥残存的dna。

        他的的确确死在了生物研究所里。

        何沐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大脑开始飞速运转。

        “如果视频里这人不是我哥,那我哥很有可能在这之前就已经死在了生物研究所里。

        而我哥死了,刘震教授这时应该也已经死了。

        巨钳兽登场很可能只是为了毁灭现场,掩盖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

        ……

        良久之后。

        何沐睁开了眼睛,脑海中的思路逐渐清晰。

        不管视频中的那人是不是什么幻形的鬼东西,既然实验样品被盗,那说明必然有人类参与。

        也就是说这件事多多少少和新月盟有点关系。

        他想要找到更多的线索,或者找到那个可能存在的怪物,最好的办法便是抓到凌州市新月盟的成员。

        还有,刘震教授到底取得了什么样的科研成果,竟然遭遇如此刺杀?

        上面那些人有没有发现其他线索?

        或者这两年有没有类似的怪异事件发生,能与这次事件相互印证,可以证实那幻形怪物确实存在。

        这一切恐怕还得从更高级的档案里才能得知。

        所以摆在他面前的有两个方向。

        一是寻找凌州市的新月盟成员,二是通过一些途径查阅更高级的档案。

        ……

        何沐呼出了一口气,眼神渐渐变得明亮,确定了自己下一步的路线之后,他内心不再迷茫。

        “哥,如果视频里那人不是你,那我终有一天会把它找出来,只要找到它,那自然真相大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