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天赋全加了力量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 悲伤之海

第四十四章 悲伤之海

        “地甲虫,外壳坚硬,腹部较软,嘴如利钻,极擅钻地,喜食活物和金属。

        易被天甲虫和某些音乐吸引,对普通人威胁极大。”

        何沐脑海中回想起怪物图鉴上有关地甲虫的介绍,心中不由得一紧。

        喜食金属和活物,那这安全屋摆在这群地甲虫面前岂不是相当于一块巨大的夹心食物?

        可对于普通人来说不躲在这里,也没有其他地方可躲。

        “别慌,用不了多久,会有强者过来支援的,这安全屋如此厚重结实,哪怕是地甲虫,也得啃食很长一段时间。”

        旁边张医生出言安慰道。

        结果他话刚说完,那汽车大小的地甲虫王便纵身一跃,吸附在了安全屋的厚重墙壁上。

        紧接着一阵刺耳无比的声音响起,墙壁外层的钢筋混凝土开始向四周溅射。

        其他小型地甲虫紧随其后,如同锥子一般的利嘴不停地撞击墙面,发出砰砰砰如同凿子凿击墙面一般的异响。

        一时间,安全屋墙壁上吸附满了地甲虫,只不过十多秒的时间,凿击声便成了金铁交鸣声。

        这意味着地甲虫已经破坏了安全屋外层的钢筋混凝土层,接触到了坚固的合金层。

        何沐推算,或许只要几分钟地甲虫便会突入安全屋内,进行一场屠杀。

        听着那金属消磨的古怪声音,安全屋里隐隐约约响起了一些抽泣声,一些女人下意识地抱紧了孩子,然后拿出了手机,开始联系一些在外面的亲人。

        这番举动很快开始传染,不少老人也开始联系他们在外面的子女,并且试图交待一些遗言。

        然而,地甲虫破坏合金层的声音太过尖锐,再加上安全屋内聚集了太多人,无论他们说什么,手机那边的亲人都听不见。

        最后只好对着视频里的亲人默默流泪,然后敲击屏幕,交待一些话语。

        就连旁边一直沉着冷静的张医生都拿出了手机。

        很明显,刚刚他安慰何沐的话也只是安慰而已,亲眼见识到了地甲虫的威力之后,他内心变得悲观了起来。

        何沐看得清楚,他联通了视频,屏幕上他的老婆女儿正躲在自家的安全房内,突然收到张医生的视频,视频里的女人和孩子都十分喜悦。

        但看到张医生发出的文字后,女人刹那间脸色煞白,眼中满是天即将塌下来的恐惧。

        张医生却是面带微笑,眼神坦然,在打出一段文字后,视频里的五六岁的姑娘对着摄像头亲了一下。

        看着女儿那樱桃般的小嘴,张医生露出了满足的笑容,随后又回复了一段话,交代了一些事情,便无视了老婆摇头的动作,挂断了视频。

        结果刚一挂断,手机立刻又亮了起来。

        看着屏幕上那个视频请求,张医生眼圈一红,终究是流下了泪水。

        狠心拒绝之后,他看向了何沐,不再顾及什么颜面,一边放肆流泪一边大声道:“小兄弟!不怕你见笑,我怕死的太狼狈!太难看!吓着老婆孩子!而且都装了一辈子的深沉,在这最后怎么好破坏自己在她们心中高大的形象!”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了一枚戒指,放在了何沐手上。

        “你是红雾战士,待会儿地甲虫冲进来后,只要不被那虫王盯上,你有机会逃跑!念在我们并肩作过战的份上!帮我把这个带给我老婆,好不好!”

        何沐看着手中的戒指,握紧,然后深深地看了张医生一眼,重重地点了点头。

        安全屋内这样的情况到处都在上演,一种悲伤绝望的极端情绪疯狂蔓延。

        无论是安全屋内的人还是手机那边的人,全都在哭。

        可无论他们怎么哭,那悲伤的声音都压不过那尖锐的金属摩擦声,就好像他们脆弱的生命抵挡不住命运的倾轧。

        身处其中的何沐一时间只感觉自己成为了一座孤岛,陷入了悲伤的海洋。

        似乎想到了什么,何沐深吸了一口气挤进人群,来到了王奶奶身边。

        王奶奶也拿着手机,不过手机上那个号码一直无法拨通。

        她的小儿子是前线军官,此刻很可能正在指挥战斗,并没有接到来自母亲的电话。

        何沐凑到她身边高声道:“我待会儿带您突围!”

        王奶奶听此微微一愣,随后指了指不远处一个女人手里牵着的小男孩儿,在何沐耳边道:“那是楼顶冯家老二的儿子,我看着他爹长大的,也看着他长大的,很乖很懂事,每次看到我都会笑,要是可以,你突围的时候带上他吧!

        我一个老婆子,没什么大用!”

        何沐闻言心猛地一沉,正过头看向了面前一脸理所当然的王奶奶,眼中满是复杂之色。

        对于社会,对于这个世界,每个人的价值各不相同。

        但对于自己,每个人都是最珍贵的。

        他在新闻上见过一些舍己为人的人,在他看来,那些人身上仿佛都有圣光。

        如今这样的人真实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他才发现,这些真正愿意舍己为人的人,并没有圣光,反而相当朴实,相当普通。

        如果不发生一些事,你可能永远都不知道他是那样的人。

        正因为这种善良朴实,让他们来不及思考太多,让他们只会用最简单的思维去看这个世界。

        别人有危险,要去救。

        自己年纪大了,应该先救年轻的。

        何沐咬紧牙关,王奶奶能看开,他却看不开。

        因为王奶奶严格地来说是他在这世界上剩下的,唯一亲近的长辈。

        他不是圣人,他心里有亲疏远近。

        没等他下定决心,两件东西被放在了他的手上。

        一个大金镯子和一把钥匙。

        “大金镯子还是我奶奶传下来的!舍不得给虫子吃了,交给我小儿子,让他以后给他媳妇,钥匙能打开我家的柜子,里面还有十万块钱,捐给南城腾云基金!”

        接过这两样东西,何沐胸口不断起伏,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了激烈的枪响。

        听到枪声,何沐立刻走到了门口,透过微小的出气孔看向了外面。

        远处军属小区大门前,守护军属小区的那队军人从堡垒般的传达室里冲了出来,用手中的步枪对着安全屋这里的地甲虫一顿扫射。

        然而,地甲虫外表坚硬无比,子弹根本无法穿透。

        就连那些战斗力不足十的地甲虫外壳都能硬抗子弹。

        为首的军官脸色涨得通红,手中抱着轻机枪一边大声嘶吼着靠近安全屋,一边疯狂射击。

        有几只地甲虫腹部中弹,当场毙命,但也仅仅死了寥寥几只而已。

        没过多久,子弹消耗一空,枪声骤歇。

        紧接着……

        轰!

        一声闷响,安全屋内的墙壁突然凸起了一大块。

        随后,密密麻麻的小点伴随着尖锐的交鸣声出现在了那凸起的墙壁上。

        此时此刻,安全屋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只差最终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