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天赋全加了力量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无声之战

第三十二章 无声之战

        何沐目送着出租车离去,良久之后摇了摇头。

        他本就有了预感,所以余超的话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大的打击。

        只是余超有句话他不明白,什么叫“以后不要去求他”,难道自己不去求,还能有人逼着自己不成?

        “莫名其妙。”

        ……

        就在这时,不远处刚从超市回来的王奶奶看到了何沐,提着几个装满东西的塑料袋小跑着走了过来。

        “何沐,你真康复了!杵这儿干嘛,刚刚找你的人呢?”

        见她满面红光精神抖擞的样子,何沐笑着回道:“刚刚走了。”

        “是熟人吗?”

        “不熟,随便说了几句就走了。”

        “哦,不管怎么样,你身体恢复了,我又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怎么也得多做点菜庆祝庆祝,走,去我家。”

        王奶奶没有多过问,扬了扬手中的袋子指向了自己家的方向。

        何沐没有拒绝,如今余超那边的关系彻底断绝,这世上真正还和自己亲的人,恐怕就剩下王奶奶了。

        “我替您拿。”

        “我倒忘了你身体恢复了,拿得动吗?”

        “拿得动。”

        ……

        时至傍晚。

        何沐坐在王奶奶家的餐桌前,看着满桌热气腾腾的饭菜,心事重重。

        他不知道该如何说哥哥的事。

        王奶奶一个月回家两天,明天出去只要稍微遇到军属小区的人,估计就会有人告诉她那消息。

        毕竟哥哥几乎算是她带大的,这在小区之内人尽皆知。

        发生这种事,不可能没人和她说。

        “小沐,你有心事?有什么事你尽管和奶奶说,奶奶活了大半辈子,有些事多多少少看得比你透。”

        王奶奶笑容慈祥,说话间给何沐夹了一块红烧肉。

        何沐闻言抬起头,面前的老人虽然七十多了,但身子骨很好,脑子也很好使,与其等明天其他人告诉她噩耗,她再过来追问自己,那不如自己现在亲口说出来。

        想到这里,何沐酝酿了几秒,然后轻声道:“我哥他……”

        呼……

        “他没了。”

        短短一句话,何沐说出之后却感觉极度压抑。

        屋内刹那之间安静了下来。

        他看的清楚,王奶奶握筷子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

        良久之后,王奶奶放下了筷子,眼神暗淡了下来,这一刻,她仿佛一下子老了不少。

        “小沐,自从我大儿子走了之后,这些年无论是我二儿子还是何风,每半个月都会给我打个电话。

        哪怕说不了几句,报个平安也行。

        其实啊,自从何风没给我打电话,我打他电话又打不通的时候,我就有种预感了……”

        王奶奶比何沐想象中的平静,脸上虽有浓浓的悲伤,但至少没有老泪纵横。

        “你知道吗?从数十年前,我俩儿子的爹参军之后那天起,我这心就天天提着,从没有掉下来过,从担心他,再到担心两儿子,转眼间都过去几十年了。

        我天天担心会收到他们战死的消息。

        那种情况,我在脑海中预演了很多遍,甚至经常会做类似的噩梦,每次都会哭着从梦中惊醒。”

        何沐低下头,沉默不语。

        或许这就是身处这个时代的艰难之处吧,无论是你身在前线,还是身在后方,都有什么牵绊着你,折磨着你,让你无法安宁。

        “后来我就习惯了,也想通了,毕竟我一个普通老婆子,再担心又有什么办法?还能帮他们打仗?

        我能做的,无非是配合国家,照顾照顾那些孤苦无依的孤儿,让前线那些人打仗的时候少点后顾之忧。

        如果我们人类真有获胜的一天,那只要我多尽一份力,或多或少都能让胜利的一天早一丁点到来,那样,前线的那些人也能早一点返乡……”

        ……

        王奶奶缓缓诉说,何沐仔细倾听,心情却是愈发沉重。

        此刻他才意识到和怪物的战争并不是只有军人和红雾战士在付出,在战斗。

        还有更多像王奶奶这样的普通人,他们做着普普通通,甚至十分不起眼的事情。

        但他们的内心,却如同前线的军人一般,在以战争的心态在做这些平凡之事。

        这真的是整个人类都在参与的战争。

        前线是战火连天,残酷无比的厮杀,后方则是润物无形的无声之战。

        没人可以躲过战争的阴影和其带来的恐惧。

        这就是战争的可怕之处。

        沉默良久,何沐轻声说道:“会有一天的,我保证有那么一天,您会亲眼看到前线的人返回家乡。”

        ……

        与此同时,在红雾酒吧门口。

        一名长发男子摸了摸干瘪瘪的裤兜儿,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迟疑了许久,他终究是没能抵挡住里面酒精味道的诱惑,小心翼翼地进入了酒吧。

        原本他想看看有没有哪桌人走了,酒还没喝完,好让他蹭一蹭,结果刚一进去,便和吧台之后的大胖中年人对上了眼。

        “李……李达?哦……不不不,李哥!”

        低呼了一声,长发男子一个箭步便来到了吧台前。

        “李哥,还记得我吗?我是你邻居家的小凌啊!”

        长发男子一边套近乎,一边撩开了头发,露出了一张颓废的脸,

        “小凌?”

        李达原本正在喝酒,听到这话,再看长发男子那张脸,惊地差点没把酒吐出来。

        “凌寒星?真特么是你?”

        说实话,要不是眉眼之间和印象中的那人有些相似,李达真不敢相信面前这人就是当初那个邻居家的孩子。

        要知道,当初的凌寒星可是高材生,又长得帅,正因为如此,连带着自己家门口都经常有姑娘路过。

        可现在面前这人,邋里邋遢,裤兜儿翻卷,哪里还能和当年那人联系上。

        “我说,你怎么混成这吊样了?”

        李达有些恨铁不成钢地骂道。

        自从凌寒星十多年前去上了大学,他就再也没听到过这个人的消息,没想到再见竟然是这般光景。

        长发男子尴尬一笑道:“李哥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混得其实还不错,就是回南城的时候忘带包了,卡啊手机证件什么的都没带,随身的现金只够买个手机的,这两天又没接到什么任务,再加上我举目无亲,才成了这吊样儿。”

        李达闻言脸色稍缓,见凌寒星不停看吧台上的酒,他摇了摇头从吧台后又拿出了一瓶,放到了凌寒星面前。

        “请你的,说说吧,现在在哪儿高就啊?”

        “我离校之后一直当大学老师呢,华东大学听过没?”

        “前十的名校,你在那儿当老师?”

        李达有些不敢相信。

        名校老师那可都是强者,可面前的凌寒星看样子根本和强者扯不上关系。

        更别说他满打满算也才三十岁左右,这个年纪能当名校老师的少之又少。

        “呃,在那儿混了几年,不过那里的校长不是东西,某天我迷迷糊糊的在睡觉,那老家伙让我有空把头发理一理,说我这样不配为人师表。

        我就回了一句,你在教我做事?

        结果当场就被打了一顿,开除了,你说操蛋不操蛋?”

        凌寒星一边说一边随手一弹弹开了酒瓶盖,然后轻轻泯了一口。

        “当然了,我现在还是大学老师,我又回凌州市了,这些年游历了很多地方,还是凌州最适合我。”

        凌寒星说着眼中闪过一丝怀念,语气略显怅然。

        “你从凌州市回来的?你还是大学老师?”

        李达想到了什么,声音陡然加大了几分。

        “对啊,李哥,我还能骗你不成?”

        说着凌寒星拿出了手机,在某个大学网站找到了一张自己的证件照。

        照片下方有着一句简短的介绍。

        “凌州职业大学挖掘机系副主任,凌寒星。”

        哎呦卧槽,不仅是个老师,还是个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