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天赋全加了力量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何风的表弟

第三十一章 何风的表弟

        离开红雾酒吧,何沐在附近的餐厅吃了饭,就在他准备继续到反应室修行时,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何沐拿起手机一看,心中咯噔了一声。

        打电话的是王奶奶,难道是询问自己哥哥的事?

        来不及多想,何沐接了电话。

        “喂……”

        他刚发出声音,电话里便传来了王奶奶那熟悉的大嗓门儿。

        “唉!何沐,你没事就好,你不知道,刚刚我去你家,发现你人不在,吓死我了,我以为你哥把你带走了,打电话给你哥,你哥又不接!”

        何沐听此沉默了。

        王奶奶今年七十二岁,常年在孤儿院内照顾那些无父无母的孤儿,手机对她来说只是一部电话,并没有其他功能。

        而她的同事都是和她差不多的人。

        听这话,好像还不知道哥哥出了事。

        没等他回话,电话里王奶奶又问道:“你腿脚不方便,谁带你出去的啊?”

        “我身体好了,能自由走动了,我一个人在外面,没人带我。”

        何沐回道。

        话音落下,电话里王奶奶的声音又提高了八度。

        “好了?这么大事你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早知道你好了,我前两天就请假回来了,还有你哥也是的……”

        王奶奶还在碎碎念,这时电话里突然传来了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

        “麻烦您让他回来一趟。”

        这声音一出,王奶奶应了一声,道:“何沐,有个人找你,让你回来一趟,你现在方便吗?要是不方便,我就让他们走了。”

        “呃……”

        何沐有些诧异,随后立刻想到了某种可能,当即答应道:“我这就回来。”

        “那等你回来再说。”

        “嗯。”

        ……

        挂断电话,何沐心情复杂地打了辆车直奔军属小区。

        他常年不出门,社交圈子很窄。

        刚刚电话里那男子的声音很年轻,再联系之前李叔所说的话,他不得不往表哥身上联想。

        可是表哥余超真要找自己,姑父姑母又不是没自己的联系方式,何必要通过王奶奶这条线呢?

        不知为何,他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

        半个小时车程。

        何沐刚下车便看到军属小区门口停着一辆出租车,出租车旁站着一男一女两个人。

        其中那男的身高一米八左右,体型十分匀称,往那儿一站,有股莫名的气势。

        这种气势何沐曾在哥哥何风身上见过,他说这是杀戮了太多怪物而产生的一种特殊气场。

        就好比天地未曾变化之前的屠夫,屠夫杀猪都有一种特殊气势,更别说杀戮了不少强大怪物的红雾战士了。

        “看来就是表哥了。”

        何沐心中暗道,同时加快脚步朝着小区门口走去。

        隔着老远,那对男女便望了过来。

        等何沐走到近前,那年轻男子淡笑道:“恭喜你恢复了。”

        何沐试探着道:“表哥?”

        说话间他下意识地看向了出租车。

        出租车内除了司机还有两名乘客,正是他的姑父姑母。

        其中姑母正对着一张好像别墅图纸的设计图指指点点,脸上满是笑容。

        一向懦弱的姑父跟在后面附和,只不过时不时地会偷看自己一眼。

        “我是余超,回南城接我爸妈去京都,经过这里,特地告诉你一声。”

        余超语气平静。

        随后他指了指百米之外的一棵树道:“我们去那里说吧。”

        “嗯。”

        何沐应了一声,朝着树所在的方向走去。

        没过多久,两人便来到了树荫下。

        接着余超从怀里掏出了一张黑色的银行卡,送到了何沐面前。

        “这里有二百万,密码是六个一,你拿着。”

        何沐看着余超手上那张卡,微微一愣,回过神后诧异道:

        “表哥,你这是?”

        余超表情淡漠:“此去京都,我恐怕不会再回来了,你我也不会再有交集,我不是一个喜欢欠人情的人,何风当初资助了我大约一百二十万,这二百万算是我对他的报答。”

        何沐这才反应了过来,苦笑道:“你的意思是我拿了这钱,从此以后你我两不相欠?”

        “你可以这么理解。”

        “是因为我哥看起来死的好像有些不光彩,影响了你前进的道路吗?”

        何沐轻声问道。

        “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不过我的导师和在天门区遇难的刘震教授是多年好友,他的确因为此事在我面前抱怨过何风。

        你在南城这地方或许感觉不到,但去了其他城市,你会听到各种各样你受不了的舆论。”

        余超一边摇头一边微笑,仿佛在诉说一件十分平常的事。

        “这钱你收回去吧,你欠我哥的,并不欠我的。”

        何沐伸出手,将余超的手推了回去。

        余超并没有觉得有多意外,将卡收回后,笑道:“我就猜到你有可能会拒绝,呵呵,记住你今天说的话,我欠的是何风的,并不欠你的,你以后可不要因为我欠你哥的人情求我做什么事。”

        “你这又是什么意思?”

        何沐不解。

        虽然李叔建议过他求助余超,可他并没有动这个念头。

        “以后你会明白的,记住你今天说的话就是了。

        好了,再见。”

        “不,是再也不见。”

        说罢余超转身就走,只留下何沐在树荫下回不过神。

        不远处出租车旁边的那女子不知何时已经迎了过来。

        “事情解决了?”

        “嗯,解决了。”余超淡淡道。

        “他没收钱?”

        “没有,不过关系差不多断了,就算南城守护者吴安和特别行动队队长孙威找上他,他估计也不好意思向我开口了。”

        女子听到这番话欲言又止,片刻后柔声道:“其实我父亲没那么小气,你让他派军队增援南城,他抽不出人手,肯定不会答应,但也不会往心里去的,更不会就此认定你是一个徇私的人,你大可不必做的如此决绝。

        至于有关于何风的舆论,虽然不少人会用异样的目光看你,但真正的高层还是明事理的,不可能因此迁怒你。”

        余超没有解释,过了良久才道:“你知道我心里最在意的是什么吗?”

        “什么?”

        “呵,那些都不是真正的原因,我最在意的是我是何风的表弟。

        你知道吗?从何风被腾云基金选中,成为南城风云人物开始时,我就是何风的表弟,当时我还在上小学,老师喊我回答问题,很少喊我的名字,而是直接喊,那个,何风表弟,你回答下问题。

        之后,初中高中都是如此,乃至到了京都大学,都有人偷偷指着我说,看,那人就是那个兵王,那个最年轻守护者何风的表弟。

        你懂我的意思吗?哪怕如今的我比同年龄时的何风更强,但我依旧要活在他的阴影之中。

        最近一年,我渐渐开始证明自己,可我那优秀的表哥,呵呵,他死了,还搞出了大新闻。

        于是别人又偷偷指着我,他就是那个临阵脱逃的何风的表弟。

        我受够了,你明白吗?我就是我,我是余超!

        不是何风的表弟!”

        他这话刚说完,两个高中生模样的少年拿着篮球走进了军属小区,一边走一边兴奋的议论。

        “嗨,你知道吗?何风的表弟成为京都大学学生会会长了!未来有可能会成为希望之主!我们南城竟然出现了这么一位大人物!”

        “唉,也算继承了何风的遗志了,对了,他叫什么来着?”

        “呃,何……何超?”

        “放屁,是表弟又不是堂弟,哪能也姓何!”

        “哦……我想起来了!”

        “叫马超!”

        “对的,好像是的,我对这个名字也有些印象。”

        ……

        “呵呵,嘿嘿……哈哈哈!”

        出租车旁渐渐传出了余超放肆的大笑声。

        片刻后,他脸色骤然转冷,语气十分阴沉道:“这就是我不喜欢这里的原因,既然我不喜欢这里,何必要帮他们?我现在甚至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多待!”

        那女子闻言看了一眼远处树荫下的何沐,又看了一眼刚刚走过的那两名高中生,轻叹了口气。

        “算了,反正以后和这城市,和这里的人都不会再有交集了,回了京都好好准备吧。

        只要你成为希望之主,那没人可以不记住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