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天赋全加了力量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希望、天工、绝巅

第三十章 希望、天工、绝巅

        何沐离开绿树小区之后便直接去了红雾联盟,在训练房反应室里耗尽力气之后,躺进了休息舱内。

        此时已经是中午,经历这一番消耗,他心中的那种沉重之感减轻了许多。

        看着休息舱的舱顶,他脑海中情不自禁地浮现出了一些画面。

        那是十多年前……

        当时自己四岁,哥哥十一岁。

        那一年父亲被临时征调去前线,哥哥在家门口哭着拉着父亲的手不让他走。

        当时父亲说,他之前在前线,在动乱的城市见过很多惨剧。

        他之所以一定要去,是因为不想看到有朝一日自己的两个儿子和惨剧里的那些孩子一样。

        当时哥哥不理解,只是哭。

        ……

        此时此刻,何沐有些理解父亲了。

        就在他进入休息舱前,手机里收到了一条弹窗新闻。

        是有关于绿树小区昨晚的突发事件的,内容简洁扼要。

        “绿树小区昨晚有镰刀鼬出没,两名普通人遇难,目前镰刀鼬已被击杀,为防止意外发生,建议周边居民最近晚上不要出门。”

        ……

        其实从小到大,他看过很多类似的新闻。

        两名普通人遇难与那些新闻一比,都算得上是不幸中的万幸。

        可真论给自己的心理冲击力,那些新闻远比不上昨晚死的两个人。

        可能这就是亲眼见证和只看新闻上冰冷数字的区别。

        父亲曾经见证过太多类似的惨剧,所以他的心态发生了变化。

        他知道那些数字背后到底意味着什么。

        ……

        想着这些,何沐渐渐陷入了沉睡。

        等他苏醒时已经是傍晚,手机里多了两条信息。

        第一条是到账信息,显示银行卡到账十二万,明显是魏岚转过来的。

        第二条则是李叔发来的消息,让自己有空去找他一趟,他有事情和自己说。

        看到这第二条消息,何沐精神陡然一震!

        整个人如同弹簧一般弹了起来,随后二话不说就离开了休息舱,直奔红雾酒吧而去。

        李叔找自己能有什么事?明显是去凌州市的事。

        想到这里,何沐人还没进酒吧,魂儿已经飘了过去。

        ……

        几分钟之后。

        何沐冲进了酒吧,这个点酒吧的人格外得多,里面吵吵闹闹,但幸好,吧台前并没有人。

        李叔在吧台后随着音乐摇头晃脑,身上的肥肉乱颤,看起来心情不错。

        何沐一个箭步便来到了吧台之前。

        李叔见此眉头一挑道:“你小子有些实力啊,我听魏岚说你昨晚格杀了两只镰刀鼬,战斗力至少都在三十以上!你说说,怎么回事?是不是想在我面前装比?”

        何沐听此心中一突,以为李叔找自己是因为这件事,心中的喜悦登时退去了大半,不过还是强装平静道:“呃,我也不知道,自然而然地就变强了,可能因为常年不动,发生了些变异?”

        “啧,你小子不老实!罢了,我没兴趣知道你为何要隐藏实力,我让你来主要是告诉你一个消息,当然了,你可能已经知道这个消息了。”

        李叔招了招手,表情有些喜悦。

        “什么消息?”

        何沐凑近了点。

        “你是不是有个表哥,叫余超?”

        “呃,是有,不过我和他几乎从未有过什么交流,也没有他的联系方式,倒是姑父姑母以前曾经来过几次我家看望过我。”

        何沐如实回答。

        李叔听此笑道:“你那表哥昨天回南城了,他现在可出息了,成为了京都大学的学生会会长,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什么?”

        何沐不解,他虽然知道这个地位算的上是学生中的巅峰了,但到底意味着什么,他不是特别清楚。

        因为哥哥是军人,他平时关注的更多的是军队里的事,像学校一派,他没怎么关注过。

        “意味着他未来很有可能成为希望之主啊!未来的希望之主,顶尖的大人物,你让他帮个忙送你去凌州市,那还不是小菜一碟的事?哪里还轮得到我出手?

        你仔细听,酒吧里是不是有很多人在议论这件事?”

        何沐侧耳倾听,的确听到了不少议论之声。

        大多都是惊奇于“南城未来竟然有可能会出现一位希望之主”,顺便表达一下赞叹和骄傲之情。

        “希望之主是什么?”

        何沐问道。

        李叔听此有些无语。

        “三神器之一的希望你知道吗?”

        “我平时没关注过这方面的事情。”何沐摇头。

        说着自觉的拿出手机,准备搜索一番。

        李叔见此阻止道:“罢了,我说给你听听吧。

        瞧,看到那边那个年轻人没,他身旁放着一把怪物骨骼做成的短刀,对吧?”

        “对的。”何沐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一眼就看到了一柄通体洁白如玉,一看就价值不菲的短刀。

        “这种短刀硬度高于金刚石,强度也极高,你知道是用什么加工制造出这种短刀的吗?”

        “不知道。”

        “用的是更强的怪物骨骼工具加工的。”李叔一边说一边从吧台下掏出了一柄漆黑斧子,放在了吧台之上。

        吧台陡然一震,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吱呀”声。

        “你知不知道这柄更强的斧子,又是怎么制作加工出来的?”

        “不知。”何沐摇头,给足了李叔卖弄的机会。

        “那是用更更强的怪物骨骼工具加工而成的。”

        何沐:“……”

        “然而,这一切终有源头,我们人类曾经击杀过超级强的怪物,那种怪物的骨骼奇重无比,强度和硬度都极为惊人,以我们人类的科技手段,根本不可能将其加工成武器的模样。

        可后来情况变了,人类找到了一处陨石坑,从里面找到了三块陨石碎片。

        这三块陨石碎片很可能就来源于当初撞击月球的那颗陨星,不知为何掉落在了我们华夏领地上。

        啧啧,这三块陨石碎片比超强怪物的骨骼还要厉害,能够切割超强怪物的骨骼,之后便有了各种各样的骨制武器。

        后来,这三块陨石碎片被分别命名为“希望”,“天工”,“绝巅”。

        我们民间称之为,三神器。”

        李叔缓缓诉说,眼神中满是向往。

        何沐一言不发,等着他继续。

        ……

        “三神器中真正用来制造超强武器的是天工,具体什么样子没人知道。

        绝巅据说本身就是武器,什么样子也是秘密。

        唯有希望,只有手臂长短,形如短刀,重量却达到一百多吨,为我们这些普通红雾战士所熟知。

        你也知道的,真正的巨型怪物体型庞大,而希望个头太小,相比于天工和绝巅,就显得有些鸡肋。

        于是十多年前,上面索性将希望定义成了一种特殊象征,由每一届最强的学生担任它的主人,寓意为华夏未来的希望。

        也就是那时候起,希望被命名为了这个名字。”

        “一百多吨?有学生能用这种武器吗?”

        何沐有些诧异。

        李叔摆了摆手。

        “说了只是象征,就算成为希望之主,希望大多也都是放在希望之主所在的那所学校里的。

        当然了,希望再怎么鸡肋也是三神器之一,让那些强者老师拿去削几根骨头每年都能带来几十亿的收益。

        但无论在谁手中,希望名义上的主人,都是那一年最强的学生,这对学生来说,是一种至高荣誉。”

        “这最强的学生,又是怎么定义的?”

        何沐问道。

        李叔没好气地瞥了何沐一眼回道:“每年各大高校都会联合举办一场名校争夺战,派出学校大四以下最优秀的学员参加比斗,最后列出所有学校的排名,供全国高中毕业生参考。

        其中排名第一学校的学员队长,就会成为新一任的希望之主,将希望这件神器带回自己的学校。

        而如今名校争夺战已经举办了十届,其中六届希望之主都是京都大学的学生会会长。”

        ……

        听完这番叙述,何沐终于明白了希望之主是一个什么概念,更知道这个称号到底有多重。

        哪怕只是未来有可能,放眼华夏,那也是万众瞩目的人物。

        可不知为何,何沐却不是很想去求助这个表哥。

        因为,人,是有感觉的。

        哥哥出事的事情表哥肯定知道,可他自始至终都没联系过自己。

        还有姑父姑母,他们身为南城人不可能不知道那件事,可他们同样没有联系过自己,更没来过自己家。

        就仿佛……哥哥出事之后,就和自己家没关系了一样。

        “是因为如今的舆论都在指责我哥,他们不想和我哥扯上关系吗?”

        何沐不想往这个方面想,但又不得不去猜想。

        沉默了片刻,他抬起头,挤出了一个笑容道:“李叔,如果可以,麻烦您继续帮我想想其他办法。”

        “呃?这是为什么,有这么粗的大腿不去抱?”

        李叔诧异道。

        何沐脸上满是看淡一切的从容,回道:

        “李叔,您看,您都比我了解他,他成为京都大学学生会会长和他回来的消息,我一点都不知道,您却知道。

        您说这种情况下,我该如何向他求助?”

        李叔听此微微一怔,他也是见多了世态炎凉人情冷暖的人,很快就听出了何沐话语中的深意,不由得深深地叹了口气。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何沐,我再想想办法,你也不要灰心,你战斗力不低,用不了多久我定然能找到办法送你去凌州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