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天赋全加了力量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引蛇出洞

第二十九章 引蛇出洞

        目送着那特别行动队队员离开安全房,没过多久,那死去的女人也被担架抬了出去。

        何沐来到阳台上,旁边魏岚已经停止了大哭,只是还有些哽咽。

        “看什么看?没看过女人哭?”

        何沐还没开口,魏岚抢先说道。

        “不是,我想问一下这两只镰刀鼬值多少钱?”

        魏岚闻言转过头,用噙着泪水的双眼诧异地看了何沐一眼。

        “镰刀鼬……的爪子镰刀比较值钱,随便加工一下就能做成短刃,一只爪子大概十万,其他地方就很一般了。”

        “那先死的镰刀鼬帮我换成钱捐给孤儿院吧,剩下一只断了的爪子给你弟,算是我赔他的刀,尸体帮我处理了,钱打到我的卡上。”

        何沐一边说一边拿出了手机,打开了某个通讯软件。

        “这是我的联系方式。”

        “你自己怎么不去处理?”

        魏岚同时拿起手机,一边加了何沐的联系方式一边问道。

        “我想静静。”何沐回答。

        ……

        加完联系方式,告知了魏岚自己的卡号,何沐一个纵身从二楼阳台上跳了下去,没过多久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如今的他能做的,只有这些。

        ……

        天渐渐亮。

        南城守护者居住地。

        一大早,南城特别行动队的总队长孙威便赶来了这里。

        此时的南城守护者吴安正在晨练,虽然没什么器械,但每出一拳,空气中都会发出一声雷霆般的轰鸣。

        “进去吧。”

        见孙威到来,吴安收回拳头,带着孙威进了他的书房。

        “吴老,上次逃脱的那个人找到了,被人丢进了下水道里,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什么怪物啃了,只剩下骨骼了,要不是dna检测加上一些周围的碎布片符合当初那人的着装,还真的辨认不出来。”

        孙威刚一坐下,就小声汇报道。

        吴安微微点了点头:“应该是被新月盟内部的人灭口了。”

        孙威听此欲言又止。

        吴安笑道:“为上次我说的对策来的吧?”

        “是的,您上次说十天后告诉我的,如今已经过去了十二天了。”

        孙威有些期待地道。

        吴安闻言看向了窗外,轻声道:“如今没别的办法了,只有引蛇出洞。”

        “引……引蛇出洞?”

        孙威听到这个答案,整个人愣在了那里,过了片刻,他才明白面前吴老的意思。

        “您是说……让巢穴那边的军队,放一些怪物入南城,给新月盟制造一个城即将破的假象,然后引他们自己跳出来?”

        孙威的语气有些复杂,这所谓的“引蛇出洞”意味着什么,他清楚的很。

        那简直就是火中取栗,一不小心很可能就会造成大量伤亡。

        到时候无论是守护者,还是他这个特别行动队队长,都难辞其咎。

        “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南城附近那巢穴很可能在一两年内彻底爆发,而我南城的实力本就很弱,如果新月盟再在内部捣鬼,那我们很可能会步了临城的后尘。

        而且这次也不仅仅是引蛇出洞,也可以算作是一场演习,这样他日就算真的城破,那无论是我们还是那些普通人,都会有一些应对的经验。”

        吴安语速缓慢但坚定。

        很明显,这番回答是他深思熟虑的结果。

        孙威却依旧不解,他不明白守护者为何今天才把这引蛇出洞的方案告诉他。

        十二天前和自己说,自己也能早做准备不是?

        似乎看出了孙威所想,吴安无奈道:“这是无奈之举,其实在这之前,我还有另一套方案的,只不过如今这方案被否决了。”

        “呃,什么方案?”

        “余超昨天回南城了,在回南城之前,他通过了京都大学的考核,成为了京都大学新一任的学生会长。”

        “啊?您说的是……何风的表弟?他快大三了?京都大学,学生会会长?”

        孙威长大了嘴巴,表情十分震惊!

        京都大学的学生会长历来都由大二结束即将大三的学生担任。

        而京都大学是华夏最强的大学,没有之一,成为京都大学学生会会长,代表着什么不言而喻。

        “是的,就是他,十多天前,他斩杀了一头战斗力超过六百的巨型怪物,当时这个消息传出时,就有不少人猜测他是接受了学校考核。

        如今看来,果然如此。”

        “那他未来很有可能成为……希望之主?我南城竟然出了一个这样的人!”

        孙威啧啧称奇,表情有些振奋。

        不过片刻之后就意识到了什么,脸色渐渐难看了下来。

        “吴老,您去求他了?”

        吴安怅然一笑:“嗯,他现在的导师是军方的大人物,他自己未来又有可能成为希望之主,如果他肯出面在他导师面前说几句好话,军方或许会多派点军队驻扎在南城附近的巢穴。”

        “他……拒绝了?”

        孙威开口问之时,心里其实已经知道了答案。

        若不是拒绝,吴老至于用引蛇出洞的方法吗?

        “他爱惜羽毛,这是正常之举,如果刚成为一个学生会会长,就想着为家乡谋好处,他日谁放心他登上高位?

        更何况……”

        说到这里,吴老叹了口气。

        “更何况,他心中还是有些记恨我的,毕竟当初南城腾云基金选择了何风,后来却没有选择他。”

        “呃……可南城毕竟是他的家乡,是生他养他的地方。

        要是没得到腾云基金的支持就记恨家乡,那我这个外乡人岂不是早该跑路了?”

        孙威颇为不忿。

        说罢,他又忍不住有些好奇:“那您当初为什么不选他呢?”

        吴安转过头,直视着孙威的眼睛,轻声道:“有些少年眼睛里有光,光,你知道吗?”

        “不知道。”孙威一脸懵逼地摇头。

        “不知道就算了,我只能告诉你,我见过的少年很多,有的少年眼中是有一种光芒的,何风就有,所以我当初选择了他。

        余超没有,所以我没选他。”

        听守护者又提到何风,孙威眼神黯然。

        要不是何风出了事,如今他们哪里要如此担忧?

        虽然何风战斗力和吴老相差无几,但二十多的千战和七十岁的千战,那根本不是一个概念。

        可以明确的说,只要何风能回到南城成为守护者,那南城至少十年无忧。

        “吴老,何风的死肯定有蹊跷,我不明白上面为何要那样……”

        孙威越想越不甘,忍不住又锤了下桌子。

        那刚刚换了没几天的书桌瞬间又出现了裂纹。

        吴安表情十分无奈,心中默默决定下次再也不带这个队长进书房了。

        惋惜地看了一眼书桌,他解释道:

        “站的高度不同,看到的东西不一样,你不理解他们是正常的。

        就说引蛇出洞计划,如果造成了人员伤亡,那些伤亡者的亲属会理解我们吗?

        可我们又有什么办法?

        如果只是孤身一人,可以感情用事,可以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但当我们身上背负了一座城市时,那每一步就都要精打细算,最好如同机器一般,只知道权衡利弊。

        我们还只是背负了城市而已,上面那些人背负了国家,每走一步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有些选择看起来不近人情,但那都是无奈之举。

        就好比十年之前,我华夏不得已动用了一次核武器,毁灭了一处巢穴。

        结果遭到了怪物的报复,不少大人物们的亲人都死在了那次报复之中。

        他们能如何?集结军队报仇吗?

        不能,不仅不能,还得忍气吞声,并且下令封锁消息。

        因为不封锁这种极强的负面消息,明年生育率和参军人数都可能会降一大截。

        到时候我们人类会愈发危险,真要是又回到数十年前那种局面,谁对得起当初在天堑关牺牲的那些人?”

        ……

        听到吴老这番话,孙威也只能叹气。

        片刻之后,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抬起头道:“我记得何风还有个瘫痪的弟弟,当初何风私下里资助了余超不少钱和资源,要不是如此,余超也去不了京都大学。

        要不我们从何风的弟弟入手,让他去求求余超?毕竟余超欠着何家一份情……

        等以后,我们再想办法补偿补偿何风的弟弟,您看怎么样?”

        吴老听此瞥了孙威一眼,有些淡漠道:“我看余超心意已决了,我们这样做只会破坏人家表兄弟之间的情分。”

        “可是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哪怕只有百万分之一的几率,也该试试不是?”

        “我不想再算计一个瘫痪的孩子,更何况何家已经做的够多了。”

        “呃,可您刚刚还说要当没有感情的机器……”

        “所以我只是南城的守护者,并不是华夏的守护者。”

        孙威:“……”

        ……

        “那吴老,引蛇出洞计划什么时候实施?”

        “学生老师返校之前吧,这段时间是我南城内部最强的时候,可以尽量的避免伤亡。”

        “也就是说,二十天内?”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