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天赋全加了力量在线阅读 - 第十章 你的意思我会带到

第十章 你的意思我会带到

        一觉睡到中午,何沐直接饿醒了。

        起床穿上特制的训练服,何沐打开了冰箱取出了一条冷冻鱼。

        这鱼肉真空包装,之前已经被处理过,如今稍微加热一下便可食用。

        如果是生鱼,那得大火煮一两天才能煮熟,所以超市里卖的大多都是这种冷冻熟肉。

        ……

        吃完鱼,何沐进了哥哥的房间。

        自从哥哥成为红雾战士之后,他的房间就被改造成了一个简单的训练室。

        里面除了一些训练器材之外,只有一张小小的单人床。

        看着地上那些落灰的器材,何沐久久回不过神。

        他仿佛又看到了当初那个修炼到深夜,却不敢大声喘气害怕打扰到自己睡觉的少年。

        “嗬……”

        何沐摇了摇头,在训练服的压制之下,他用力地弯下了腰,提起了地上的一对哑铃。

        这对哑铃是用某种怪物的骨头制成,密度是铁的十倍,一对哑铃,共计三百斤,寻常人别说提起来,就是挪动一下都十分困难。

        感受着那恐怖的重力,何沐脑海中又想起了过往的一些画面。

        最后这些画面尽数转化成了他的动力。

        ……

        不知不觉,过去了十天,时间已经到了七月中旬。

        这十天何沐只去了一次红雾联盟采购物资。

        其他时间几乎全在修行。

        开始时他一天吃一条鱼便足以维持全天的消耗,等到了第五天,成了一条半,到了第十天,成了两条,还相当的勉强。

        除此之外,三百斤的哑铃在他手中开始变得轻若无物,渐渐起不到锻炼效果,他需要动用其他器械,再配合训练服,才能进入那种精疲力尽的状态。

        ……

        这一天,何沐从睡梦中醒来,并没有和往常一样吃饭锻炼,而是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离开了家。

        他感觉差不多了,该去集中精力做一波任务了。

        结果刚走出小区,周悦不知道从哪儿窜了出来。

        “沐哥!你等等!”

        何沐停下了脚步,看向了快步走来的周悦。

        “沐哥,你让我留意的那人,我最近没看到!”

        何沐默然无语。

        哥哥遗书里嘱咐过要将死讯告知给一个叫林薇的姑娘。

        虽然哥哥的死南城人尽皆知,但既然遗书里提了,他就会做到位。

        可是自从哥哥参军之后,林薇就基本不从自己家门口走了,如今已经过去六七年,他根本不知道对方的家庭住址,甚至都不知道对方现在的相貌,这种情况下想找到这个人,肯定要多花点力气。

        这不,周悦家是开饭馆的,见的人多,知道的消息也多,前几天他就让周悦多帮他留意留意,看看有没有林薇的消息。

        “别卖关子,是不是有什么消息?”

        周悦是个把情绪写在脸上的人,何沐见他笑嘻嘻的模样就知道他必然有收获。

        “沐哥,你怎么猜到的?我还真有她的消息,不过她已经离开南城了,你想找她怕是找不到了。”

        周悦一脸纳闷儿地道。

        “离开南城了?怎么说?”

        何沐继续问道。

        “就昨天,有俩妹子来我家店里吃饭,吃着吃着就突然提到了林薇这个名字,我当时就凑了过去,免去了她们的饭钱,然后问了个详细。”

        周悦开始缓缓诉说。

        何沐则在一旁认真倾听。

        “那俩妹子是林薇在南城师范的大学同学,三四年前,她们大学毕业之后,又一同进了南城初中当老师。

        她们说林薇因为教学生教得好,被调去大城市当老师了。

        吃饭的时候之所以提到林薇,就是说的这件事!

        对了,她们嘴上说是佩服,但语气酸溜溜的,我估摸着是羡慕嫉妒恨!”

        “去大城市当老师了……”

        得知这个结果,何沐心中微松。

        这姑娘如今过得好就行,不管哥哥和她有没有感情,肯定都希望她能够幸福的。

        “嗯,是去大城市了,去的地方……好像是凌州。”

        这时周悦又补充了一句,似乎完全没意识到其中的问题。

        何沐的身体却是微颤了一下,紧接着他迅速抬起头,追问道:“知道她什么时候去的吗?”

        “那俩妹子说是一星期前,当时学校还组织师生欢送来着。”

        周悦见何沐表情突然严肃,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倒退了两步。

        一个星期前……

        听到这个时间点,何沐的心情一下子就变得复杂无比。

        哥哥出事的事情于十天之前传遍了南城。

        他出事之后三天,林薇被调去凌州当老师,这怎么都不可能是巧合,这世上哪有这么巧合的事?

        离开南城前往凌州的难度他知道,这必然是林薇努力争取才换来的结果。

        难道……林薇的想法和他一样?

        想到这里,何沐既是感动,又是惋惜。

        哥哥这个年年写遗书的人当初明显是没有给林薇什么承诺的,不然遗书之上就不会只是让他通知死讯那么简单。

        再不济,也会加上一句“让她别再等了”。

        可偏偏没有。

        这说明两人只是心中有那个默契,但并没有挑明。

        严格的来说,都算不上正式的男女朋友关系。

        可就是这样,林薇竟然因为哥哥的事情想办法去了凌州市。

        要知道,她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这是何等珍贵的情谊?

        “沐哥,你怎么了?”

        察觉到何沐情绪有些不对,周悦小声问道。

        “没什么,风有些大。”

        何沐别过了头,轻声说道。

        安静了片刻,他又问道:“知道她家里是什么情况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你可以去南城初中打听打听。”

        周悦挠了挠头道。

        “嗯,周悦,谢谢你了。”

        何沐转过头,脸上的表情恢复了正常。

        “嗨,咱俩客气什么?那你忙,我回去招呼客人!”

        周悦一甩手道。

        “去吧。”

        ……

        等周悦走后,何沐忍不住回头望了家一眼,心中感慨万千。

        “哥,你看,除了我,还有别人那么在意你,你放心,你的意思我一定会带到的。”

        何沐在心中自语。

        其实,这时候他心里已经有些明白哥哥的用意了。

        如果哥哥死了,林薇很快淡忘,那他过去告知一声死讯,意思就是让她尽快迎接新的生活,忘掉从前。

        但万一,林薇并没有淡忘,甚至做出像现在这般的举动。

        那他过去告知死讯,便是告知她哥哥死前写的遗书里,她是唯一被特别提到需要通知的女人。

        这对林薇而言有意义吗?

        如今看来,越是在乎,就越有意义。

        至少让她知道,他心里,是有她的。

        也算一个不算交待的交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