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天赋全加了力量在线阅读 - 第二章 来自一年前的遗言

第二章 来自一年前的遗言

        “喂,你好,请问是凌州军区吗?我是何风的弟弟何沐。”

        手机那边停顿了片刻后,传来了一个雄浑的中年男子声音。

        “你好,请节哀。”

        “网上那段视频,是真的吗?”

        “虽然不愿意相信,但那视频是真的。”中年男子回答。

        紧接着,中年男子又补充道:“由于没看清正面,军方不会给此事定性。

        但也请你理解,毕竟有那段视频在,军方也不可能授予何风什么荣誉。

        更何况……这次袭击死伤惨重,其中刘震教授更是在科学界有很大影响力的人物,此事已经引起了社会各界,尤其是科学界的抗议。

        如今这种情况,已经是我们尽力的结果。”

        一阵沉默。

        几个呼吸之后,何沐突然问道:“卫星拍到了什么吗?军方应该有其他监测渠道吧?”

        听到这个问题,那边明显愣住了。

        过了许久才有些底气不足的回道:“这是军事机密。”

        “我想去凌州市,去我哥的住处和出事的地方看看。”

        何沐的语气斩钉截铁。

        “呃,对不起,一切得按规定行事……这个,我重要的事要处理,先挂了。”

        嘟嘟嘟……

        ……

        听着手机里的忙音,何沐怔怔出神。

        和他想的一样,哥哥的死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

        可真相到底如何?

        何沐想不通。

        但不管怎么样,凌州市,他必须要去一趟!只有去现场,去找到经历灾难的幸存者,才有可能知道真相。

        不过在这之前,何沐低下头,看向了那个熟悉的行李箱。

        这行李箱是哥哥参军时买的,一直用到了今天。

        小心翼翼打开行李箱,里面放着几件特制的旧衣服,还有一些怪物身体的零部件。

        除此之外,就是一个精致的皮盒,皮盒之上印着龙形标记。

        就在何沐准备打开皮盒,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的时候,皮盒之下压着的一角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信封的一角。

        何沐的眼睛陡然睁大了些,赶紧抬起皮盒,将信封抽了出来。

        信封上写着五个字。

        “给弟弟何沐”

        很显然,这是一封遗书。

        呼……

        何沐呼出了一口气,打开了信封。

        里面确实有一封信,字体相当清秀,那是哥哥常年模仿妈妈笔迹形成的独特字体。

        ……

        “弟弟,很庆幸我写下了这封信。

        其实这种信从我参军的第一年就开始写了,每年都在你生日那天写,到了时间,如果我没出事,我会撕掉重写一封。

        之所以写这东西,一方面是因为当初父母离开我们时,并没有给我们留下任何话语,这是我们兄弟俩的遗憾。

        而我不想让这遗憾再次发生在你的身上。

        另一方面,则是我这个当哥哥的真的不放心你。

        ……

        如今你看到了这信,想必我已经牺牲了吧?

        还好,我没把你带在身边。

        只不过,从此以后,我们家就你一个人了……

        不过你放心,我已经替你想好了退路,甚至找到了让你恢复正常的希望。

        就在昨天,我从一个好友的老师那里得知,最近龙心基因公司新研制出了一种特效细胞催化药剂,专门治愈各种陈年旧伤,效果十分惊人,据说都能让断肢重生出部分出来。

        但这药还在实验阶段,真正上市还需要一两年时间,我从内部渠道的话,最快半年能弄到手,但由于这药的药性极为霸道,未满十八岁不能使用,所以到你手里怎么也得一年后。

        当然了,这药的价格也很贵,一千五百万一支。

        所以何沐,你不要埋怨哥没给你留下多少钱,哥把钱都花在这上面了……

        不过万一,你要是真的缺钱的话,我那些收藏你可以拿去卖了,那都是哥这些年的战利品,大约能值个几百万,不过我估计你不会卖的,你有多倔,我明白的很。”

        ……

        嘀嗒。

        泪水滴落在遗书上,发出一声轻响,何沐擦了擦眼角,继续看这封来自一年前的遗书。

        “如果那药剂起了作用,能让你完全恢复的话,就去找你表哥,那小子在京都大学混的不错,好像认了一位大人物当导师。

        前些年我没少接济他家,彼此之间有情分在,到时候让他带你去京都大学,接受特殊渠道考核,如果能考核通过,那未来就能成为红雾战士,前途无量。

        如果没能通过,那也没事,咱家加上我三人为国捐躯,你可以得到一个名额,在京都大学学习文化类学科,做你自己喜欢做的事。

        ……

        退一步,如果那药剂没有用,或者不能让你完全恢复的话,咱家有三人的光荣津贴,也足够你以后衣食无忧了。

        到时候你就生活在南城,用这些钱找一个靠谱的人照顾你。

        等以后老了,把剩下的钱捐给南城腾云基金吧。

        我一死,最对不起的就是家乡的人,花了家乡人凑的钱,最终却没能如约回到南城,成为南城的守护者……

        当然了,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恢复的,因为我觉得你很特别,你不应该过现在这样的人生。

        这点从你小时候从不尿床,从不穿开裆裤我就看出来了,后来更是宁愿依靠科技,也不愿意让隔壁的王奶奶照顾你。

        就好像,你天生就懂事,天生知道羞耻。

        总而言之,何沐,我死之后,你不要放弃希望,好好活下去,你可以的。

        同时也不要太过悲伤,哥身为军人,战死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哥死而无憾。

        对了……还有,这个,如果你哪天遇到林薇,就那个我上学时天天路过我们家门口的,你曾经调笑过的那位。

        告诉她一声,我死了。

        ……

        本来到这里,这封遗书就该结束了,可你哥我还是有一件事不吐不快!

        就是关于你受伤的事!

        从小到大我经常说的那个故事,真不是我编的,我用生命保证,那是事实!我没有撒谎!

        可从来没人相信我!他们甚至都当成了一个梗!

        十七年前,母亲刚生下你不到二十天,由于虚弱还在住院。

        当时母亲处于昏迷状态,父亲出去买饭,医院里只有七岁的我和还在襁褓里的你。

        那一天,母亲遭遇了刺杀,那杀手装扮成医生进了病房,上来就一拳把我打的头晕眼花,然后他就走到了床边准备给母亲注射某种毒药。

        这时我看到了至今想起都有些难以置信的一幕。

        是你,何沐,是你突然从襁褓里蹦了出来,一拳将那体型健硕的刺客打的连退了七八步,最后撞在了窗户上,从六楼摔了下去……

        特么的,我写到这里自己都笑了,这怎么可能呢?

        草!可这真的是事实!老子亲眼所见!我当时虽然已经有些眼花,但看得清清楚楚!

        要不是因为这件事,你也不会受伤,你真不是被那杀手摔伤的,而是因为那一拳……

        算了,反正,哥相信只要你能恢复,你以后绝对比哥有出息!

        好好加油吧,何沐,毕竟你是咱们家最后一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