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猫真人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八章 白狗偷食,黑狗背锅(上)

第一百一十八章 白狗偷食,黑狗背锅(上)

        月色如水,美人如画,沈渔的眼睛撇了撇,想让李思离开,让他和小乔好好的二人世界,监督一下这几天她的数理化学习的怎么样等等,可惜李思就那样懒洋洋的躺在了躺椅上,一动不动。

        “沈叔叔……不,沈哥哥,我先走了。”

        乔兰微微的笑着,掐了一下沈渔的胳膊,临走时候放了一个小毒牙,然后离开了阳台。

        沈叔叔是坏人,编排了自己那么多不好的东西!

        “为什么叫我沈叔叔?”

        沈渔显得有点疑惑,那天见乔兰时候,他装扮是中年人,带着假胡子,但是后来……他现在也算是美少年呀,私下这样称呼没有什么,但是当着李思的面,这样称呼自己,会不会被人看成变态?

        “唉……李大人呀……你不知道沈渔那个人,这么说吧,我总觉得他骨子里很老了,大概有二十七八甚至三十多岁年龄,那么,如果一个二十七八,没有结婚的年青人,有一天,碰上了一个纯洁可爱,乖巧听话,小鸟依人的十三岁的女孩,这个女孩亲密的叫着他叔叔,沈叔叔,她就这样的叫着,并将一切托付给他,那么,你认为,这个二十七八的年青人,会为这个女孩做什么?或者说,就算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碰上一个十三岁的女孩,叫他叔叔,他会不会热血上头?”

        李思用着一种很夸张的语气复述着曹安的话,曹安在京城为乔兰求情,专门见了李思一面,把对曹宪的话,对李思说了一遍。

        “这个混蛋!”

        沈渔闭上了眼睛,手掌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他的形象呢?

        “你们这些大人也是,听了就听了,为什么要让乔兰也听到呢,你们……”

        “沈渔……你做的可是比我们过分的多,你编写的剧本,十一个大男人,一个女孩,你以为她没有看到……还有,你的心到底有多么肮脏,能想出这样的剧本!”

        “那是曹安提议的,完全不关我的事情!”

        用手指在桌子上写了这样一行字,来防止有窃听的装置。

        这件事真的不能拿出来说,虽然是自己做的,但是坚决不能承认,污蔑自己清白的事情,沈渔往往只是微笑,或者是把黑锅交给曹安。

        “真的?”

        李思的眼中充满了的恍然大悟,她留在了阳台上,和沈渔聊天,目的就是想要搞清楚,曹安到底想要做什么!

        真以为李大人愿意大庭广众之下被泼了一杯酒,如果没有天大的利益,或者别的补偿,沈渔现在早就被剁掉某根器官了!

        曹安,才是真正的关键!

        “对,就是曹安做的,他还想继续利用小兰,在我的大力阻止下,不然她的故事要凄惨很多倍!”

        沈渔继续写道,一切都是曹安的错,这次的事情完了之后,一定要争取把黑锅背在了曹安的身上!

        ……

        走入了办公室,曹安打量着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房间。

        这是帝都执法局的总部,曹安的办公室,不过他一年到头忙着各种的外勤,回到帝都主要是陪老婆孩子,办公室很少来。

        把办公桌上面的相册、摆设一一放到了纸箱子中,从今以后,曹安就会离开这里。

        “小曹,你真的没有必要请辞的,我们都知道你没有错,你受委屈了。”

        后勤处的处长,以一种义愤填膺的声音说道。

        七天前,曹安以一封措辞严厉的控诉书,加上一份措辞更加严厉的辞职书,结束了他十八年的军旅生涯。

        这两份文书里面,曹安讲述了自己为营救乔兰做出的种种努力,然后遇到的种种冷漠,以及后来他为什么要去申海城,冲击看守所,亲手营救乔兰。

        这两份文书中,曹安承认自己不应该以帝国少将身份冲击看守所,但是他觉得应该这样做,因为不能寒了海外游子的心,有些事情比天还要大!

        他直接以鼠目寸光、忘恩负义、狼心狗肺来形容上面!

        什么叫做打脸,这就是打脸,曹安把皇室、外交部加上一大群官僚的脸打得啪啪响,还把不能说的问题摆到了明面上。

        于是,就在昨天,上面开会,通过了对曹安的处理决定。

        最严厉的惩罚下来了,这还是曹安有许多老朋友,很多人为他求情,加上他这些年功勋累累的结果。

        首先,没有转入预备役等,而是直接因为处分而退役。

        第二,因为他之前的所作所为,比如冲击看守所等,退休前没有提升一级职务,而是降职以上尉身份退役。

        这个处理结果,让许多人觉得曹安真的太傻了,也有不少人为曹安抱不平,因为这件事最扯淡的是,上面一开始还不想用这样的手段处理曹安,而是让监察处清查曹安的个人资产,企图用贪污等手段来把曹安搞下去!

        执法局监察处的那位长官,直接把茶杯摔倒了皇室女官的脸上,命令她从房间里滚出去!

        给我爬!

        进入监察处十八年,曹安总是处理最难最麻烦的案件,而这些案件处理结果是,国库和监察处的金库财源滚滚!

        越麻烦、越危险的案件,得到的收益越多,比如申海城杜家的案件,曹安给上面上缴了二十一万银元的现金。

        是不是感觉有点少?杜家最辉煌的时候,可是号称杜百万的,但是无论是国库,还是执法局,都对这个结果非常的满意,满意的不得了!

        要让别的人下去,能有四万银元,都非常的了不起!

        地方大户倒台,收归国库一分钱没有,为什么?

        银行查扣房产,地方扣押商品,经手人给自己弄钱——人家冒了危险查案等等,难道不能自己留点钱,万一自己死了,老婆孩子怎么办?

        这是明规则,大家都这样做,很多案子查完了,国库和执法局只落得九牛一毛,但是还无话可说,毕竟案子解决了,事情解决了。

        而执法局的金牌打手曹安,他无欲则刚,不但和地方上把各种关系处理好了,还能给上面带来滚滚的收益,他在执法局的十八年,居然有人敢说他贪污?

        大家的眼睛都盯着他,大家都知道他是怎么样的人!

        是的,当然有一些钱去向不明,但是这些钱根本不能追查,也不应该查,那百分之二的抽成,是曹安用来收买眼线、抚恤手下等的支出,比如曹安牺牲的手下,除了一笔额外的抚恤金之外,家人每个月都会有一笔不大但是稳定的汇款,遇到重大事情,也可以去找曹安,他一定会处理的很好。

        这是买命的钱,这是那些人出生入死能够安心的钱,这笔钱怎么查?

        曹安执行的,都是最危险、最麻烦的工作!

        他自己平时喝茶吃饭,非常简单,能将就就将就,逢年过节给领导送礼都是一条烟一袋子水果就了事了。

        这样的人,你们要以贪污的名义把他搞下去,你们是脑子进水了吗,你们以为他和你们一样吗?

        对不起,我脑子没有进水,我不想被人背后打黑枪,我要旗帜鲜明的表明立场,一点马虎不得。

        “没事……辞职了也好,我就可以多陪陪老婆孩子了,老钱,再见。”

        曹安微笑着说道。

        “老大他们在外面等你,今天晚上会有一个盛大的告别仪式,曹兄,你可千万要参加呀。”

        后勤处的老钱是非常非常佩服曹安的,做人做到了这种地步,明知道曹安从此前途无亮,但是执法局的几位老大也坚持为曹安办一个欢送晚宴,冒着得罪别的高官的可能。

        为什么,不为什么,就是为了感谢。

        地方上查案弄到的钱,执法局和国库是七三分账,而且这些钱和跑项目跑下来的不一样,完全是想怎么花就怎么花,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这样的人,要不是得罪上面得罪狠了,而且把事情闹得太大了,执法局一定会拼死保护他的。

        “小曹,老大问你,愿不愿意返聘回来,工资奖金翻十倍,还有提成的……”

        ……

        申海城。

        “我的头好痛,你们这些混蛋,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呀!”

        另一边,大汉帝国的长公主刘苹蝶,捂着自己的脑袋说道。

        温文尔雅的她,有着端庄贤淑的美名,绝美的面容,配上柔顺而亮丽的乌发,以及明亮会说话的大眼睛,走到哪里,都是人们注视的焦点。

        二十岁之前,她一直是个温柔端庄的人,可是现在,当了十年的长公主,真正执掌权力的长公主,她有了不少的改变,以前绝对不会如同现在这样,脾气有点暴躁,骂人混蛋等等这种不雅的字眼。

        今天晚上,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一件件都把她弄得焦头烂额,从李思那个贱人的哪里,她能感觉到一个阴谋,但是到底发生了什么?

        能让李思那个贱人掩盖不住嘴角的笑意,能让她心甘情愿被泼了一杯酒在脸上?

        “可能和曹安有关。”

        身边的女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有个人站出来,回答道。

        “曹安,是他?他前不久为了那个小女孩来向我求情,你们建议我晾晾他再说,怎么了,他做了什么事情?”

        大汉帝国的长公主,用一种极为意外的语气问道。

        总有人觉得,上位者是无所不知的,但实际上,上位者所能接触的消息,往往是被身边的人所控制,尤其是碰上大篓子的时候,身边的人想的是先瞒住老大,自己把问题解决,然后全世界人都知道上位者没有穿衣服,但是国王还是高高兴兴的裸奔。

        “我们的人找了执法局的监察处,让他们查曹安的经济情况,想要吓唬吓唬他。”

        “你们脑子……进水了吗?”

        刘苹蝶用一种极为惊诧的语气问道。

        “是下面的人不懂事,他们以为曹安和别的官员一样,于是就这样做了,结果……”

        长公主的女官,苦笑着说道,这是帝国的套路了,皇室碰上不听话的官员,就用监察处的人去解决问题,尤其是曹安这种,一天到晚沾钱的人,一查都是各种问题,然后,就任由他们拿捏。

        所以,五皇子就让人这样去做了,然后……

        “这真是……”

        长公主捂着脑袋,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

        查一个人很容易,但是查一个人也很难,你是小虾米一天到晚查三次你还要赔上笑脸,但是查曹安那种人……

        你想弄死我?我要不先弄死你?

        “好了好了,我等会给他打电话道歉,还有什么事情?”

        “曹安他,他被下令退役了。”

        “什么?”

        这一下,长公主坐直了,她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什么。

        不错,曹安写了控诉书和辞职信,但这东西可以直接当手纸扔掉,上面不会当一回事情的,也不会愤怒,只不过需要做一点样子愤怒。

        “前天通过了决议,正式命令下来,让他以上尉的身份退役。”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么好的人才,为什么上面会让他退役,为什么会让他离开?”

        长公主咬牙切齿的问道,对曹安的处理结果,简直是不可思议!

        “我们的人也不想让他辞职,更不想给他这样严重的处分,但是,谁能想到,事情发生的那样的离奇!”

        女官同样苦笑着说道。

        对曹安的处分,上面的意见就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严厉的训斥一顿,然后让他到别的地方好好干活,给帝国的事业添砖加瓦,累到死作为惩罚。

        什么,高调处理曹安,把他退役?

        就算是最贪最笨的官员,都不会这样说,因为曹安是帝国最锋利的刀,最好的狗以及最有用的人才——在不同人的心理定位中。

        他能最快的解决问题,完美的执行任务,以及清廉的不拿不要。

        这样的人,不去社会上赚年薪五十万银元以上的薪水,冒着生命危险留在体制内做牛做马,你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那天投票,上面的计划很好,提出三种处理意见举手表决,投票的几位官员和将军,其中一半以上都是曹安的朋友、上级或者认识的人,这些人绝对会选择最轻的处理方式,记大过。

        但是,投票的时候,结果六票同意最严重的的处罚意见,处罚就这样通过了,李将军是这样回答的,曹安在投票前找到他,告诉他自己有点累了,想要休息一段时间,希望李将军给他一个机会,全了他的名节,他不在乎什么处分的,而是希望这件事给上面一个提醒,大汉帝国的官员,有人还是有血性的!”

        “……”

        刘苹蝶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人家曹安不干了,你还能怎么样?对了,至于说曹安辞职了怎么办?

        别担心,凭着曹安的人脉、能力和名声,有的是大公司、大集团高薪聘请他的,年收入直接翻一百倍还要多!

        “那么,你们告诉我,曹安和申海城的事情,和沈渔泼了李思一脸红酒,到底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你们一脸大祸临头的样子?”

        “难道我知道了真相之后,会生吃了你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