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仙界师尊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五章 你不觉得很得劲吗

第一百六十五章 你不觉得很得劲吗

        “这座城池,有点意思啊!”

        看着这密密麻麻的规矩,孔青若有所思的说道。

        “确实有点意思,就最前面的‘人人平等’四个字,就很有意思!”龙算也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而方白则是皱起了眉头。

        “老匹夫,你看到没有,这城池中的凡人,似乎并不害怕修仙者!”

        龙算指着街道上的行人道。

        炎夏城街道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路两边尽是小摊,喝酒的,喝茶的,聊天的,这里面不乏修仙者。

        而生意最好的,却是卖冰水的,这样卖冰水的多半都是修仙者,用神通制造冰水,然后加上一些糖,一大碗冰水就要收一紫灵晶。

        然后不时有稚童拿着紫灵晶大摇大摆的穿过街道,然后跑到卖冰水的小摊贩处,买上一大碗冰水。

        这若是在其他城池中是看不到的,对于其他城池而言,紫灵晶是属于修仙者的专属货币,没有稚童敢拿着紫灵晶招摇过市。

        “小狗子,拿稳了,要是撒了,你爹可是要打你屁股的!”

        卖冰水的修仙者笑骂道。

        “哼哼,朱叔叔,略略略!”

        稚童拱了拱鼻子,做了一个鬼脸,双手捧着修仙者递过来的冰水壶。

        “你个臭小子,等会!”

        修仙者摸了摸稚童的脑袋,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颗糖,然后喂进了稚童的口中。

        此时,龙算等人才看到,这个修仙者竟然是独臂。

        “朱叔叔,你要等着我呀,等我再长大一点,就可以去希望小学上学,等我毕业了,我就去学医,然后就把你的手给治好!”

        稚童天真的抱着冰水壶道。

        “行,朱叔叔等你!”

        修仙者笑着捏了捏稚童的脸。

        看着这温馨的一幕,让这几个人都感触良多。

        “这里,似乎经历过一场血战!”

        孔青眯起了自己的眼睛,旋即他推演了起来,掐指算着。

        “没错,一个月前,这座炎夏城,差点就不复存在了!”

        就在孔青掐算的时候,一个穿着蓝色制服的人出现在了众人的身边。

        他带着一顶特殊的帽子,帽子黑白相间,上面用白线绣着‘治安’两个字。

        “你是?”

        龙算问道。

        “在下炎夏城治安官周天虎!”

        周天虎对着几个人抱了抱拳道。

        “你好!”

        方白几人赶紧抱拳回礼道,而后问道:“怎么就不复存在了?”

        周天虎长呼一气,“此事就说来话长了!”

        视线回到一个月前。

        炎夏城因为出台了很多的法律,导致流逝了很多的高端战力,对于很多修士而言,他们觉得炎夏城的法律都是偏向于凡人,对于他们这些修士非常的不公平。

        所以这些修士纷纷离开了炎夏城,并且把炎夏城的消息传了出去,这导致很多凡人都跑到了炎夏城。

        对于周天虎而言,他从小就生活在炎夏城,所以哪怕少城主制定了很多法律,他也未曾想过离开。

        并且,周天虎的父母妻儿也是凡人,由于这些律法,周天虎很明显的感受到,父母妻儿脸上笑容比以前要多上不少。

        以前晚上的时候,街上溜达的只有修士,凡人都不敢随意在街上溜达,生怕一个不好,就被修士给掳走……

        现在,每天晚上都可以带着父母妻儿上街溜达,不用担心会有醉酒的修士,不用担心会有心存邪念的修士。

        炎夏城变成了凡人的天堂,在这里,只要不做违法的事情,就能过的非常的开心。

        周天虎从未想过修士和凡人能够和平相处。

        看着在自己身边蹦蹦跳跳的儿子,还有在街上和闺中好友逛街的妻子,这一切都那样的如梦如幻。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少城主的那些政策。

        看着炎夏城的星空,星空还是那个星空,身边流淌的河,还是那条炎河,但一切似乎都变得不一样了。

        周天虎一边吃着手里从凡人那里买来的东西,一边享受着这难得的宁静,他的内心坚定无比,他要守护这一切。

        他成为修士的目的,就是守护家人,所以……

        为了家人能有一个安稳的坏境,他要拥护少城主的政策。

        只是,这样的好景不长。

        那些离开炎夏城的修士们把炎夏城的现状传播出去之后,周围的那些城池的城主便联合了起来。

        他们准备瓜分掉炎夏城……

        那一天,兵临城下。

        整个天空黑压压的一片,近一看,便是那无数御空飞行的修士。

        很快,无数双闪着嗜血目光的眼睛闪过,炎夏城里的凡人们发现天空中那些修士们如同野兽一般袭来。

        “敌袭!”

        “敌袭!”

        炎夏城的守卫们顿时乱作一团。

        而炎夏城中的凡人们面对如此多的修士,也只能心生绝望的等死。

        在修士面前,他们这些凡人便是如同蝼蚁一般。

        炎夏城四个城门,分别有一名城主带队。

        领头的城主兴奋而又嗜血的看着面前的这座城池。

        面目狰狞的笑了笑:“第一个攻破城池者,赏金十万紫灵晶!”

        ……

        这一战,炎夏城里的修士倾尽而出。

        甚至连城主都重伤,生死未卜。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炎夏城将不复存在之时,一个老者出现在了炎夏城的上空!”

        “那名老者只是那睁开了自己微微眯起的眼睛!”

        “整个炎夏城便是陷入了寂静之中。”

        “死!”

        “那老者微微吐出一个字,所有进攻炎夏城的修士,在弹指之间,灰飞烟灭!”

        “炎夏城也因此而得以保留了下来!”

        周天虎颇有感叹的说完了一个月前发生的所有事情。

        这让方白几人都有些震惊,只是说了一个字,然后就灭掉了所有来犯的敌人?

        “难道是某个成道境的强者?”

        龙算微微猜测道,以他的能力,要想要一招灭掉十几万人……这换成孔青应该差不多了。

        毕竟每个城池的城主基本上都差不多是半步化道强者,这样的强者,想要一字镇压……

        以孔青的能力,浩然正气施展拼音之法,一个‘死’字,确实可以做到这种程度。

        然后龙算把目光转向了孔青,以龙算的认知,在这个世间能做到这一点的,也唯有刚刚突破的孔青了。

        孔青摇了摇头,他自然知道自己这老友想问什么。

        这世间,什么时候又多出来一位他们不知道的成道境强者了?

        就在他们了解这炎夏城一个月之前发生的事情的时候。

        却发现,方白一脸的震惊。

        也不知道他在震惊什么东西。

        顺着方大师的目光看去,并未看见什么奇怪的东西。

        然后只见方大师一步一步,朝着前方走去。

        最后停在了一家名为‘暖春阁’的某楼前面。

        “方大师,你来这里做什么?莫不是?”

        孔青有些疑惑的问道,难道方大师春心萌动,想要来一发?

        不至于啊,学府里面那么多女夫子、女学生都表示可以跟方大师共度春宵,也没见方大师心动。

        难道方大师有特殊癖好?

        喜欢上这种地方?

        “你们在这里等等我,我进去有点事办!”

        方白沉声说道。

        “好的,好的,明白,明白!”

        孔青等人秒懂。

        方白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走进了这家名为‘暖春阁’的……青楼。

        没错,就是青楼。

        现在是白天,有没什么营业的,当然了,这也是方白第一次逛青楼,这青楼并不像小说里和电视剧里写的那么不堪。

        说白了,古代的青楼女子分为两种,一种是艺妓,一种是肉妓。

        不过无论是哪一种,都必须会琴棋书画,不说样样精通,最起码得会一两个,然后依靠这本事去取悦男人。

        尤其是头牌,正所谓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越是高冷的头牌,别人出的价格就越高,但同样的,这样的头牌会的技能也就越多。

        古代不缺美女,应该说任何一个时代都不缺美女。

        所以当方白走进来之后,并没有看到那些自己想要看见的东西……

        “公子,这么大清早就来了啊,快快快,里面坐,里面坐!”

        一个老鸦迎了上来。

        方白并未搭理她,对付这种老鸦……

        “有事,招呼别人!”

        方白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把紫灵晶,塞进了老鸦的手里,反正这紫灵晶又不是自己赚的,徒弟赚的,花着不心疼。

        “明白,明白!”

        老鸦顿时眉开眼笑的自觉滚到了一边。

        方白上了二楼。

        整个二楼的房间基本上都是开着的,也就是说,没有什么在办事的人,唯独只有一间房,是紧紧的闭着的。

        方白来到了这间房门口,深吸了一口气,他有些不敢相信,应该说,觉得不可思议……

        然后他伸手敲了敲门。

        “谁?!”

        房间里面传出了一道惊呼声。

        听见这道熟悉的声音。

        方白瞪大了自己的眼睛,然后沉声怒喝道:“开门,查水表!”

        “警察同志,警察同志,你听我解释……”

        顿时,房间里面传出了一阵悉悉索索的穿衣声,以及一道十分慌乱的求饶声。

        而下一刻,这求饶声戛然而止。

        整个房间都陷入了寂静之中。

        方白推开了门。

        只见一老头裤子都还没穿好,旁边坐着一个也没穿好衣服的女子……

        “你先出去,先出去!”

        老头招呼了一下身边的女子,然后强行把自己的裤子给掳了上去。

        在女子抱着衣服急忙跑了出去之后。

        方白面无表情看着面前的这个老头,心中五味俱全。

        气氛逐渐尴尬了起来。

        沉默了许久。

        方白才开口道:“老东西,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好久不见!”老头赶紧跟着说道,然后飞速把自己的衣服穿好。

        方白盯着面前的这个老头,应该说……师父。

        “我觉得,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无名愕然的看着方白:“解释啥?”

        方白走进房中,一把将房门关上:“你丫的不是死了吗?你不是死了吗?你不是被雷劈死了吗?!”

        方白一声比一声大,一声比一声严厉,一声比一声愤怒……

        “是死了啊,为师确实被雷劈死了……”

        无名小声回答道。

        “那你怎么还活着?!”

        方白质问道。

        “这不明摆着的嘛,为师穿越了啊!”

        无名理直气壮道。

        “我特么……”

        方白面目狰狞的看着面前的师父。

        “所以一招灭掉所有敌人的老者,就是你?”

        “没错,为师是不是很帅?!”

        无名摸着自己的下巴,非常自豪的问道。

        “我只想知道一个问题!”

        方白眯起了自己的眼睛。

        “诶,徒儿你说!”

        无名在穿好衣服之后,就从一个猥琐老头,变成了一个仙风道骨的高人……

        “为什么你能修炼,而我不能?!”

        方白一直对自己不能修炼耿耿于怀。

        无名眨了眨眼睛,沉默了起来,然后看了看面前的方白,想了想:“这个东西,罢了罢了,还是告诉你好了。”

        “因为职业!”

        “职业?!”

        方白皱起了眉头。

        “没错,你想想,你穿越之前是做什么的?”

        无名问道。

        “是……老师?”

        方白想了想回答道:“可是这跟职业有什么关系,我是个老师,跟我不能修炼完全是两码事好不好?!”

        “不不不,那你就错了,作为被我选定的孩子,你不能修炼就是因为你是个老师!”

        无名摆了摆手道。

        “被选定的孩子?”

        方白听到了自己师父话里的关键词。

        “没错!”

        无名点了点头:“怎么样,骄傲吗?荣幸吗?自豪……”

        说着说着,他看见方白那一双愤怒的眼睛,声音越来越小……

        “我需要你给我一个解释!”方白冷漠的看着无名道。

        “你没发现你每次弄出一个新的东西,都会有很不可思议的效果出现吗?”无名试着想要说服自己的这个徒弟。

        “所以呢?”

        方白皱起了自己的眉头。

        “你不觉得这很带感吗?”

        无名说着说着就手舞足蹈了起来。

        “那这也不是我不能修炼的理由!”

        方白怒声呵斥道。

        “你不觉得用凡人之躯去弄仙女,很得劲吗?”

        无名眯起了自己的眼睛,舔了舔嘴唇道。

        “我……”

        方白被说的哑口无言。1603381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