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

        “克莱尔……”

        “嘘。”

        克莱尔食指比在唇上,朝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等她收住了话头,然后食指才离开唇边,朝她摇了摇。

        “不用再绞尽脑汁的找借口了。”克莱尔成竹在胸,“你说什么人我还不清楚?如果你真的愿意我跟着你一起去的话,哪怕是耽搁几天也没有关系。你应该了解我的,你要是瞒着我的事,我越是感兴趣。你最好是自己坦白,坦白从宽。要是等我自己去挖掘真相,我告诉你,那到时候我可就没有那么好说话了。”

        “我……”

        “嗯,说吧!我听着呢!”克莱尔退了半步,双手抱胸,一副“我看你还能怎么编”的姿态看着她,那斜眼睥睨天下的嚣张,看得凌菲眉眼直抽抽。

        “我……”几次开口,凌菲还是觉得自己好不容易想好的借口,实在是太过拙劣了,最后只能放弃,“行了,想去就去吧!我让佟嘉年去安排。”

        “那亲爱的,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别叫我亲爱的,你家亲爱的刚刚才走。”凌菲有些心烦意燥,砰地合上了行李箱,“你还待在这里做什么?去收拾东西啊!”

        “是该好好收拾,我还是第一次去那不毛之地,也不知道到时候的吃喝会不会成问题,我先去准备几瓶辣椒酱。”克莱尔嘴上这么说着,身体却不动。

        凌菲哪能不知道她的意思,只能忍着翻白眼的冲动。她要是真的朝克莱尔翻白眼了,估计又要闹腾一番,这一路上就别想安生了。

        “放心,我都安排好了,不会饿着你的。”

        原本凌菲的安排,就是她空间里存着的那一堆东西。可要是克莱尔跟着一起去的话,这些东西就不能动了,不然没法跟她交代这些东西的来源。

        现在,既然答应克莱尔跟着一起去了,那就只能重新做安排了。

        倒也不难。

        正好前阵子,她才炸了几锅油鸡枞,这东西拌面拌饭都好吃。原本是打算给秦川,让他去奖励管理部的那些下属的,现在只能自己拿来先应急一下了。

        然后,再带些方便存放的食材。至于做饭嘛,余理还是按照计划留给穆丹,一同留守在山庄里,做饭可以她自己来。

        这段时间,吃喝都是余理在忙活,她倒是跟着学了几道新菜式,但是一直没有机会亲自做,倒是有些手痒。

        行李当中多加些食材也不麻烦,反正是包机嘛,同行的人也不多,挤一挤能放下不少。

        只是这事跟陈依依和佟嘉年解释起来却有些麻烦。本来这次带过去的都是自己人,哪怕是凭空大变活人都不用避讳的那种。现在突然多出个克莱尔,那得多了多少麻烦?

        果然,在听到克莱尔要跟着去的时候,陈依依立马就炸毛了:“她跟去干什么?不是,她要是跟去的话,我这些东西该怎么办啊?”

        凌菲看着陈依依指着的那小山一般的行李箱,眉眼再次抽抽起来:“这些,你打算都带过去?”

        “肯定得啊!”陈依依气得用手给自己扇风,“这些东西,我准备好些天了,都是必须要带的。原本是打算让你想办法,给我收进那个什么空间里,需要的时候再拿出来,多方便啊!你说,现在怎么办吧?”

        凌菲打开一个箱子看了看,没看出个所以然来:“这都是什么啊?干什么用的?”

        陈依依挤开她,重新将行李箱的拉链拉上:“孕妇专用,你又没有怀孕,当然不会了解这些。”

        “都说了,让你不要去,不要去,现在好了。”

        “你还说风凉话。这事能怪我吗?”陈依依腾地站起来,气呼呼地问,“我去是有正事的,她去干什么啊?旅游吗?啊?你倒是让她说说看,她去干什么的?”

        “可能又开始产生怀疑了吧!”凌菲叹了口气,“这一次,不知道还能瞒多久。”

        知道这事得严重性,陈依依正色起来:“她是怎么又开始怀疑的?哪里露出马脚了?”

        “她本来就是个敏感多疑的人,一丝丝的小细节都能够让她联想到很多。别的不说,单单是我身体的变化,还有这说不清楚的带有保健效果的果子,就足够她产生疑惑了。‘老杏树报恩’这种说法,能够忽悠村民,却忽悠不了所有人。这一次出国,我就是要想办法消除克莱尔的疑虑。”

        “你为什么就一定要瞒着她呢?直接告诉她,然后再像我和佟嘉年一样,让我们没法在别人面前说出这些就好了。”

        “克莱尔多思多虑,知道的多对她不是好事。我希望她能像你一样开开心心,什么都不管,做自己高兴的事就好。不过她终究不是你,看上去强势而强大,其实内心很脆弱,害怕受伤。所以,你以后也要多护着她一点。”

        “什么我护着她,有你在,我还得你罩着呢!”陈依依问,“你不会告诉我,你现在就开始打算要走的事了吧?”

        “你想什么呢?”凌菲戳戳她的脑门,“我最近在很努力地修习法术,争取在你们变老之前,我学会幻术,这样就能够通过幻术让自己变老,这样的话,我说不定能够……”

        原本凌菲要说的是,说不定能够守着他们,直到他们身死……但话说到一半,却又觉得这话不妥。这种事情,哪怕是好朋友,也不能当着面说“等你死”之类的话吧!

        但是陈依依却高兴得跳起来:“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凌菲装模作样地摇头叹气,“这可是秦川好不容易想出来的办法。”

        “你唬我呢?其实这个办法我早就想到了,也早就想跟你说了。只是担心你根本就不想留在这里,所以才忍着没说罢了。这种随便一想都能想到的办法,你告诉我是秦川君好不容易想到的?”

        “你这脑子,想的都是些什么呢?”凌菲又敲了敲她的脑袋,“想到可以用幻术容易,可是要让我学会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按照我现在的修行速度,就算是要学会最简单的都得好几十年,短时间内学会已经很不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