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蒸汽后浪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 伞哥

第七十章 伞哥

        六名干员一起上岛,加上浮士德这个编外干员,再加上莉露露这个编外家属,那上岛的人总共就是八人了。

        猎狐岛是一个风暴眼中非常小的岛屿,常住居民才只有五十几户而已,现在防剿局派了八个人上岛调查,都快达到岛上人口百分之二十的比例嘞。

        这样的人员搭配,浮士德也略微安下心来。

        就算是出事,大约也轮不到自己和莉露露。

        从鸦巢镇码头离开以后,乘坐快艇开出去一天一夜的时间,翌日黎明时分,船只就开进了“安全通道”里。

        老船工说:“防剿局开辟的安全通道费时费力,到前面那里以后,你们就只能自己划船前进了。”

        浮士德为难道:“您就不能把我们送到岸边吗?”

        “在风暴雨中靠超凡力量强行开辟出一条安全通道,能够通过多少人,都是有严格计算的。所以我是没有办法进入安全通道了,不过没有关系,安全通道里不会受到暴风的影响,距离岛上也只剩下一千米左右的距离,就算是普通人划船也是能划进去的。

        何况是你们久经训练的干员们?”

        浮士德很想呐喊,他只是一个为了拿津贴而来的编外公务员,根本没有经受过什么严格的干员培训啊。

        划船一千米,不算太难,但对水性不大好,甚至好有些晕船的浮士德,那就真的是有些难了……

        他脸上挂满悔恨的表情,莉露露小姐只能勉为其难的帮助这位没用的大少爷扛起重任。

        看着较小的女仆奋起双臂,船桨好像蒸汽明轮的螺旋桨般飞速旋转起来,浮士德还是觉得有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

        小小的木船被莉露露带动,飞速前进,从泛着点点银光的“安全通道”中间飞驰而过。

        木船两边向外大约各半米的距离后,风暴依旧,雷电闪烁不止,汹涌奔腾的波涛翻滚来翻滚去,几有吞噬小船的态势。

        只是这些巨浪碰到“安全通道”上闪烁的银光以后,其洪荒巨兽般的威猛就消融于无形之中,纯当无事发生,自动退潮,浪水遣回。

        没过多长的时间,浮士德就能看到猎狐岛的沙滩了,原来浅黄色的沙砾土地,现在被大量奔腾的海水打湿浸透,完全变成了一片深灰的色泽。

        “上岸!”

        噗通一声,船只靠岸,浮士德也只有上了岸以后,两脚接触到大地,才敢这样大言不惭地又说起话来。

        莉露露终于逮着了狠狠奚落的机会:

        “少爷在船上连话都不敢说,是怕晕船晕到吐吗?嗯?”

        “别整这没用的,我们上岸去,看看这座发生了超凡失控的孤岛上,现在到底是什么样子。”

        猎狐岛过去是供帝国显贵游猎的私有地,岛上人口居民非常少,而且大多数也只是为了维护猎场而留居岛上而已。

        码头的休息室,还有沙滩边的灯塔、管理员室,从外面看都是浅白色大理石搭建而成的古典主义建筑。

        廊柱恢弘,一排接着一排,就算天气压抑,大雨滂沱不止,看起来也十分舒服。

        “不愧是大贵族们游猎的胜地咯。”

        轰隆隆的一片雷声里,建筑的阴影垂在了黎明十分的沙滩上。

        哪怕这黎明,其实看不到多少的光亮,与黑夜并无太大差别。

        但浮士德也还是看到了防波提上有人站着,而且那个人还打着一把伞,注视着刚刚上岸的浮士德和莉露露两人。

        浮士德稍作警惕:“是防剿局派来的其他干员?还是超凡失控以后的诡兽?”

        不止浮士德这样警惕了起来,连莉露露登上岛后,也受到那种除了雷声、雨声以外,到处都过分寂静可怕的氛围所感染,整个人也显得更加机警了起来。

        莉露露小姐小心翼翼地蹿到浮士德背后:“那个人是谁?”

        浮士德右手按住腰间的迅捷剑,做好随时出鞘作战的准备,左手则长长的防水雨衣张开,披到了自己和莉露露两人的身上。

        “是——谁——?是——防——剿——局——的——人——吗——?”

        巨大的雷雨声,让防波提上的那个打伞人需要拉开了嗓子大声喊话,别人才听得清楚。

        听他喊话的内容,看来也是防剿局派来的八个登岛者中的一员。

        不过浮士德依旧没有放松警惕,他很小心地和莉露露保持好战斗的态势,然后才向防波堤那边靠拢过去。

        喊话的人支着雨伞,一身正装被打湿许多,好像等待了非常长一段时间的样子。

        他笑着说:“你们可以叫我伞哥,我是第三个上岛的人,你们两位就是第四人和第五人了。”

        防剿局干员的身份信息都属于机密,就算是在任务有交集的情况下,通常来说也不会直接透露出自己的身份。

        如果任务需要多方合作的话,防剿局的干员通常会使用一些临时性的代称来称呼合作者。

        商博良临走前交给过浮士德一本防剿局的干员手册,上面有具体罗列过这些任务中的行动惯例。

        所以浮士德和莉露露互相看过一眼后,浮士德便说:

        “我是……嗯,你可以叫我学生,这位嘛,就叫女仆好了。”

        学生和女仆,就是浮士德和莉露露两个人现在在猎狐岛上的代号了。

        伞哥点了一下头,因为周围的雷雨声依旧非常大,他还是只能用非常大的嗓门和浮士德说话。

        “那岛上还有另外两名干员了吗?”

        浮士德注意到了“伞哥”之前说的话,在他和莉露露之前,已有三人登岛。

        浮士德又问:“岛上现在是什么情况?”

        “伞哥”两手都握着一把黑伞,一边带路一边回答了浮士德每一个问题:

        “除了我以外,另外两个登岛者,分别是火炮和消防员——当然这也都是他们的代称。至于岛上的情况,我不知道该说是乐观还是悲观了,我能告诉你们的事情是,原本住在猎狐岛上的五十多户居民,现在已经全部死亡。”

        “全部死亡!?”

        莉露露惊吓到了捂住嘴巴,浮士德却质疑道:

        “全部死亡?猎狐岛事件的起因是防剿局监控到了这里发生超凡失控现象,那么我想最起码那五十多户居民里,应该还有一个失控的超凡者没有死掉。”

        伞哥回答说:“并不,我们先登岛的三个人,已经根据名册收拾和整理过尸体了,所有尸体的身份都得到验证,人数和名册上的刚好一致。我们推测,那名失控的超凡者,应该是猎狐岛上的外来客,而不是这五十多户登极在册的岛民。”

        浮士德现在对岛上的情况还不多么了解,也不便发表什么个人意见。

        他和莉露露都跟着伞哥前往众人休息的地方,也就是原来岛上建给来打猎的大贵族们的豪华公馆。

        ===

        一名不知名的学徒写下下述宣言:世界会遗忘,但骨白鸽不会。为保证某些做法能被人铭记,书中列出了一连串旧习做法,包括一种需要以特别骇人听闻的方式献祭的仪式……众司辰企图埋葬有关转轮、燧石、浪潮及七蟠之遭遇的回忆,但白鸽不容许这样做。

        ——《世界从不落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