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蒸汽后浪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 预言家

第六十九章 预言家

        确认了控制猎狐岛上超凡失控现象的任务以后不久,一级魔药就通过军用的紧急航空邮件送到了鸦巢镇。

        浮士德给女仆服用一剂魔药后,莉露露很快就从痛苦挣扎的边缘里恢复了原状。

        就像商博良说的一样,服用一级魔药,还用不到举行特殊仪式来进行消化。

        “少爷……?”

        莉露露苏醒了过来,她好像在一处纯白色的辉光果园里度过了半个世纪,连眼眸都变得沉静了许多。

        浮士德抱紧小女仆,终于稍稍放心一些。

        他很感谢商博良和防剿局的帮助,对于帮助自己的人,浮士德也将不吝于将来的回报。

        一级魔药并不算多么罕见的东西,但起码现阶段,也不是浮士德轻易就能获取的资源。

        “商博良先生,这件事还是要感谢您。”

        “哈哈,只要你帮我解决猎狐岛上的事情就好。”

        浮士德相信,防剿局里一定有其他战力远超自己、更适合解决猎狐岛事件的超凡者。

        商博良为什么一直要求自己去解决呢?

        幕后必有其他因素存在。

        但浮士德还是诚挚感谢:“我明白,商博良先生救助过莉露露一次,我必将回报足够的代价。”

        莉露露尚在懵懵懂懂之中,她并不知道自己晕倒以后发生的事情,也不知道浮士德已经成为了防剿局的编外干员。

        直到商博良心满意足地乘坐火车离开鸦巢镇时,浮士德才将之前发生的事情,慢慢告诉了莉露露。

        “莉露露小姐,你想去猎狐岛吗?”

        莉露露毫不犹豫:“肯定的呀!我也不会让少爷吃亏的!”

        浮士德哈哈一笑,他还记得自己破产时莉露露小姐是怎样快乐奚落的,现在她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浮士德正色道:“岛上一定会发生非常危险的事情……莉露露小姐,你的【占卜师】职阶应该发生变化了吧?”

        莉露露点了一下头,她将精神下沉到意识海洋的纯白果园里,瞳孔也显出一道乳白色的烛光,大量新的知识和信息飞快灌入莉露露的大脑之中。

        “第二层灯印记的职阶,是【预言家】。”

        【预言家】的超凡能力进阶,和浮士德的灯属性相同,都是在原有的能力基础上进行强化或者增添新的能力。

        基础属性上来说,【预言家】可以增强超凡者的智慧——这一点,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在莉露露的身上可说是毫无体验。

        除此以外,原本的念写能力准确率大大提高,并且增添了预知梦的能力。

        但按照莉露露自己的说法,这个预知梦的能力准确度漂浮很大,甚至连使用的时机,自己都难以把握,实际运用时,说完全派不上什么用场,也不过分。

        真正有用的是什么呢?

        在浮士德看来,应该是【预言家】职阶增加的瞬时预判能力。

        虽然后面他亲自和莉露露实验了一番——自然免不了是被钢铁义肢的莉露露痛击一番——发现这一瞬时预判也不会每次都会出现。

        但只要战斗中莉露露突然产生瞬时预判的感觉,那么总能够正确预判到半秒钟后发生的场景。

        更可怕的是,瞬时预判和念写能力、预知梦这样准确率忽高忽低的情况相比,至少在浮士德实验的一百多次情况里,瞬时预判的准确率是堪称可怕的百分之百。

        这就很夸张了。

        莉露露小姐在战斗中,最大的问题就是博弈计算的能力非常有限,只能硬碰硬。

        但只要瞬时预判的感觉能够及时出现,哪怕只在战斗中出现一次,对莉露露那强大的义体来说,也是提供了完美的击杀机会。

        可惜。

        在这一百多次战斗实验里,瞬时预判的感觉总共只出现了不足十次。

        “也就是说低于百分之十。”

        这确实有些可惜了。

        不过浮士德也能畅想一下,是不是灯属性的印记叠满以后,就能拥有操纵自如的完美瞬时预判能力?

        直接百分之百预测对手的下一步动作,从博弈角度来说,简直是无敌。

        商博良已经为浮士德准备好了前往猎狐岛的快艇,上面可以坐下两名乘客,是否要带上莉露露,自然由他自己来决定。

        莉露露眼中热忱,根本不容浮士德的反对,坚决要求上船。

        浮士德无奈地耸耸肩,他回到卧室准备自己的行囊,同时取下那只金属蟾蜍,从便签纸上检查了一遍源质的百分比。

        很可惜,源质距离下一次百分之百,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距离。

        浮士德叹了一口气,到猎狐岛上真不知道将会有什么样的危险。

        但他欠下了防剿局的人情,真的还能继续拒绝嘉宝少尉和商博良这伙人了吗?

        这些帝国的显贵,如此看重自己,可说是想方设法地在安排自己的道路,又究竟是为什么呢?

        浮士德和莉露露一起先到房东南丁格尔小姐家里告别,他们都已经向学校请好了假。使用的借口也很巧妙,是因为浮士德在之前和甘必大的那场障碍跑比赛里受了伤。

        可怜的甘必大遭此无妄之灾,被州立师范里的教职工们当成了一个蛮横伤人的混混,每天去橄榄球队训练的时间,直接被扣掉一半,改来上宗教课,补一补他的道德观。

        离开鸦巢镇的那一天,天色晦暗,大雨夹着寒气滂沱而下,还没有进入猎狐岛所在的那片“常常惊涛骇浪”的海域,只是刚要从鸦巢镇的码头上出发,居然就已是如此景象。

        “汪洋大海,风暴雷雨,这典型的暴风雪山庄和孤岛模式,肯定是要出事呀!”

        “少爷,快上船啦,别瞎操心了!”

        两个人都备好了日常旅行使用的服装和食物,浮士德估计就算是被困到孤岛,带上的这些物资也够自己和莉露露两个人安安稳稳地吃饱好几天了。

        岛上到底发生了事情?

        快艇很快就离开了码头,老船工好像也是防剿局的人,但并非是一线干员。

        他没有多说什么话,只是又给浮士德丢来了沉重的一个大背包,里面全都是风干腊肉、芝士饼干和鹰嘴豆之类的充饥品。

        “多做些准备!”

        小小的快艇,驶离鸦巢镇的码头以后,越是远离陆地,越是接近猎狐岛,这一路的暴雨天气就好像越是严重起来。

        浮士德心里直打鼓,这还没上岛呢,就已经是风暴大作的场景,等到了岛上,还得了?

        老船工则宽慰说:“不止你们两个人呢,我听说还有另外六个干员也一起上岛,这么多人,不会有事的。”

        ===

        索哈姆的文字由抒情转为自白。他将神分为肉源(原为凡人)、血源(经献祭升为)、光源(从辉光而来)和石源(早于他所知)的。他强调飞蛾为首位血源神,后却又自相矛盾地称赤杯才是首位。“第一位神明自光中到来时,漫宿并非现在的模样,但无需怀疑彼时它既已存在。”

        ——《司辰的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