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蒸汽后浪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八章 猎狐岛

第六十八章 猎狐岛

        商博良面对着海上的晚霞,阳光并不刺眼,可他还是眯起了眼睛。

        “浮士德先生,我们没有威胁您的意思。莉露露小姐她也是我的朋友,即便您不加入防剿局,我也会为她的康复提供帮助。”

        浮士德把莉露露抱了起来,她脸上如被烛火映照,时明时暗的怪异辉光,始终没有散去。

        “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我没有欠别人人情的习惯,何况莉露露今后或许还会面临超凡失控的事情,不如直接加入防剿局寻求帮助好。”

        浮士德自己是用源质提升的超凡力量等级,他之前还觉得这种晋升方法虽然快,但却隐患重重,会导致自己的灵魂常常受到损耗。

        现在和莉露露一对比,浮士德才知道自己的晋升方法不需要面对超凡失控,也不需要魔药和仪式的帮助。

        优势之大,已经难以言表。

        那只金属蟾蜍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浮士德穿越以后,莫名其妙获得了这样神奇的赠予。既然这个世界上存在万机之主这样的唯一神,又还有形形色色被称为“司辰”的邪神。

        那恐怕浮士德的属性面板,就和这些神祗有脱不开的关系。

        商博良没想过用救治莉露露来胁迫浮士德加入防剿局,无论如何,他当然想和浮士德保持良好的关系。

        浮士德挑起眉毛:“放心,这不是胁迫,而是公平的交易。”

        商博良叹道:“希望如此,我并不希望给您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我会立即协调防剿局那边,清客级别的超凡失控,没有多么致命,您大可以对莉露露小姐的安全放心。”

        浮士德和商博良两人一起将莉露露抱回了亚楠街,小女仆憔悴的样子让浮士德颇感神伤。

        超凡失控的潜在威胁,也成为浮士德心里挥之不去的阴影。

        他向商博良进一步了解了魔药与仪式的事情:

        一般超凡者的每次晋升,都需要服用魔药;到了一定等级以上,服用魔药后又需要相应的仪式进行消化。

        魔药一般制作都极为困难,仪式更通常复杂且危险。

        所以浮士德只需要装装批,就能靠源质晋升,实在是便捷到了过分的地步。

        “好了,商博良先生。”

        浮士德在空白的防剿局证件上写好了自己的名字,又接着填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个人资料,按照商博良的要求在介绍信上写好签名。

        商博良用克虏伯公司的印章在介绍信上盖印以后,就算是敲定了浮士德成为防剿局编外干员的事情。

        至于莉露露……

        原本商博良带来两本防剿局证件,就是考虑要不要让莉露露也一起做防剿局干员。

        但浮士德对此坚决反对,莉露露现在超凡失控,本来就是浮士德胡乱使用【原初之火】激活她超凡力量的错。

        现在浮士德又凭什么把她卷进防剿局的漩涡里呢?

        商博良点点头:“反正有什么事情,莉露露小姐也总会陪着你,并不需要这种程序性的东西。”

        “咳咳,我可不会把莉露露当成免费劳动力压榨。”

        “哈哈哈,当然,我相信浮士德先生的道德。”

        因为商博良也不能预见到莉露露身上突然发生超凡失控的现象,所以他也没随身携带【灯】属性超凡者需要的一级魔药。

        只能先写信给嘉宝少尉,让她通知防剿局那边快些寄一份过来。

        “这是防剿局专属的军用航空邮件,速度非常快,明天晚上以前我们大概就能收到魔药了,不要太担心。”

        商博良看浮士德一脸阴郁沉重的表情,赶紧解释了起来。

        军用航空邮件,是直接使用飞艇一类的航空器来做邮递。除非是防剿局这种强力部门,即便寻常显贵,也很难动用这一级别的资源。

        光是为了邮寄一份一级魔药,就用到军用紧急航空邮件,其实是很浪费了。

        莉露露躺在床上,脸色愈发奇怪,时而红润时而显得苍白,嘴唇也因为大半天没有喝水,变得微微起皮和干燥起来。

        “那么,我的任务是什么?商博良先生和嘉宝少尉,这么急着劝我参加防剿局,难道不需要为你们做事吗?”

        商博良笑道:“任务一定会在你的能力范围之内,嘉宝殿下很看重浮士德先生,她今后也会关注您在超凡能力方面的成长……毕竟浮士德先生,还是防剿局的第一位【蛾】属性超凡者。”

        原来【蛾】属性这样稀有吗?

        在那份一级魔药送到以前,商博良也不打算走了。

        他决定先留在浮士德家,也免得浮士德担心防剿局方面爽约,反正就一天的时间,正好可以讲讲下一个任务。

        “下一个任务?好,这才是我想知道的事情。”

        “浮士德先生,听说过猎狐岛吗?”

        “没有。”

        “那也很正常。”商博良吹了声口哨,“猎狐岛虽然在帝国的海域内,但距离公海边界远比帝国内陆要近。它孤悬北海之中,周边海域往往是一片惊涛骇浪和暴风雨的天气,只有每年暮春的一个月天气比较好,会有内地的贵族去岛上猎狐。”

        “跑到一个海岛上猎狐?”

        “岛上面积不大,野狐狸们跑不了多远,所以很适合一些体力不行的老人去猎杀游玩。”

        浮士德对帝国贵族喜欢打猎的习惯很没有好感,但这个国家的军事化程度很高,多数显贵都有军事履历,自然造就了如此的社会风尚。

        浮士德问:“防剿局的任务,就在这个猎狐岛上吗?”

        浮士德又沉吟了一会儿:“暴风雨中的小小孤岛……怎么?岛上发生了超凡失控现象吗?”

        “猎狐岛上本来就有五十多户居民。”

        “那还真是够小的岛……”

        商博良正言道:“岛上监控到超凡失控现象以后,因为风暴天气持续,军队无法上岛,只有防剿局能派少数人靠局里一位高阶超凡者的能力上岛。我们估计,岛上那五十多户居民很可能已经凶多吉少,之后上岛调查的干员们又要在岛上被困好几天,才能再次被防剿局用能力救出来。”

        ===

        于是赤杯引诱来一位伟大的乐手,将他作为具名者纳入麾下,使他从血中重生为心之司辰,借此让自己在心之领域也掌握权柄。但赤杯并非常胜不败。

        ——《不眠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