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蒸汽后浪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 谁绑架了我

第六十四章 谁绑架了我

        月光被遮掩在浓墨似的云后,海风呼啸,吹得傍晚时分的沙滩上凉飕飕的。

        众人不及反应,浮士德就已经冲了出去。

        他速度极快,只有莉露露知道这是动用了【易皮盗贼】的超凡能力,所以快至惊人地步,甚至在沙滩上都没留下几个脚印。

        手提包在海水里浮浮沉沉,忽上忽下,像是一点没有重量的样子,浮士德已经发现了明显不对劲的问题。

        他在思考,是什么时候?

        是什么时候开始——

        手提包里的钱消失了!

        浮士德知道绑匪根本不在这里,他水性不好,但所幸涨潮不多,海水还很浅。

        所以浮士德伸出手,一把就将重量明显不对的手提包抓了回来。

        他扯开手提包,果不其然,里面根本没有几百万马克的钞票。

        有的只是几块填充用的木头。

        这太魔幻了,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所有人都眼睁睁看着女仆将手提包放在沙滩上,中间没有任何人过来打开过包。

        然后等手提包被涨潮卷入海水里面,一分钟都不到的时间,浮士德再打开的时候,钱居然就都消失了!?

        这太荒谬了!

        商博良脱口而出:“超凡能力?”

        周围人都没注意到他这句话,只有浮士德一听便知,看来这位后浪大少爷,也是知悉“超凡复苏”的人。

        看来超凡力量,在帝国上层社会里,并不算一个秘密。

        浮士德把手提包取了回来,所有人一起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包,也没发现这个包存在什么问题。

        郝思嘉的父亲不信邪,又让公司的门卫们在沙滩上找了一遍,同样一无所获。

        “如果是掉落在海里,也不可能一张钞票都看不到。”

        商博良感叹道:“这是什么魔术吗?还是异教邪神的力量?”

        浮士德捂住自己的胸口,他没有产生心悸的感觉,意识海洋深处的“林地”和“飞蛾”也毫无动静。

        直觉告诉他,眼前发生的事情与超凡力量无关。

        可依靠凡人之力,又是如何办到的呢?

        事出非常,真令人匪夷所思。

        暮色四合,黑夜来临,回去的路上众人沉默而愠怒,手提包里的钞票怎么会这样就消失了?

        郝思嘉的父亲,很显然,对浮士德是感到失望了。

        受克虏伯公司看好的年轻人,并没能找回郝思嘉。

        浮士德自己却在思考另一个问题。

        他给莉露露取来了纸笔:“莉露露你觉得郝思嘉同学这个人怎么样?”

        “她吗?虽然看起来虚荣心很强,但她在教堂弹琴非常认真,应该没有外表那么坏吧。”

        “好,那就拜托莉露露一件事了。”

        “浮士德少爷,不要忘记了事后报答我!”

        “好的好的,莉露露,快用你无敌的【占卜师】念写能力来预测一下……郝思嘉还活着吗?”

        莉露露愣住,这句话让莉露露也认真了起来。

        她虽然和郝思嘉不熟,之前甚至发生过冲突。

        但也不想看到州立师范的同学,突然就死掉。

        莉露露握紧笔,她先闭上眼睛,集中精神沉浸到意识海洋中。

        继而睁开眼睛,她的脸上显出无畏的坚决,头发无风飘扬起来。

        浮士德差点认不出莉露露来,她是如此沉着动人,如此形同陌路,气质完全不同了。

        自来水笔自动写下了生存这一个单词,莉露露松了口气,浮士德也松了口气。

        “既然如此。”浮士德说,“我已经弄清楚所有事情了。”

        他提到莉露露的耳朵上说:“……你去那个地方……先把钱拿了……”

        莉露露【占卜师】的超凡能力,能够以三分之二左右的正确率,回答出像郝思嘉生或死这样简单的问题。

        但回答不了赎金下落这样复杂的问题。

        不过浮士德自己就推算出了答案。

        他让莉露露先去自己猜测的地方取钱,不能让上百万马克落到绑匪的手里。

        至于浮士德自己。

        他要去见一下绑匪,并且确认这起案件的解决办法。

        浮士德随便找了一个理由,让商博良带着郝思嘉的家人们,先去礁石咖啡馆那里坐一段时间。

        “大家消费的报销嘛……”

        商博良笑道:“我来请客。”

        “好!”

        浮士德确定无误以后,一面让莉露露去取钱,一面赶到郝思嘉公馆。

        他早前和管家问过公馆里佣人房间的位置,直入主题打开了女仆住的那间卧室。

        “郝思嘉同学……”

        浮士德笑了起来,这事情实在太滑稽了。

        郝思嘉既没有被绑起来,也没有被监禁起来,她就自由自在地躺在女仆卧室的床上。

        地上还凌乱地放着一些需要换洗的衣物,和吃完剩下的食物。

        郝思嘉一脸惊慌,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浮士德!?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真是大傻瓜啊……”

        浮士德嘘唏不已:“郝思嘉,你知道绑匪要求你父亲拿出三百万赎金吗?”

        郝思嘉愣住:“那是什么?”

        “果然……你差点就被绑匪杀掉了!”

        “不、不可能啊……你懂什么?我一点事情都没有的……”

        浮士德看着眼前的超级蠢货,连连摇头,郝思嘉的父亲养这样一个赔钱女儿,真是要操心死了。

        结合之前发现的一些线索,浮士德现在已经能够确认绑匪的身份了。

        郝思嘉慌乱中说:“你根本不懂,绑匪、绑匪,没有什么绑匪的。”

        浮士德只觉得好笑。

        “你想说是你自己绑架了自己吗?”

        “唔……如果我这样说,那又怎么样?”

        浮士德叹气:“真是蠢货一个,不管你是被谁绑架的,绑匪都只是那个拿到赎金的人。你懂吗?有人写恐吓信勒索赎金了!”

        郝思嘉看来完全不知道赎金的事情,她一脸震惊,处在深深的混乱之中。

        浮士德又在女仆的卧室里转了两圈,吃完剩下的食物,看新鲜程度肯定是这两天的。

        之前吃的东西应该是已经扔掉了,郝思嘉的父亲曾说他听到过郝思嘉的声音,是在那以后郝思嘉才“丧失人身自由”了吗?

        “是她让你这两天不要再出去了吧?地上的食物都还放着,你还真乖,一直没有出去,难怪没发现赎金的事。”

        你就没想过——自己被关在房间里,这不就是被绑架了吗?哪怕始作俑者是你自己!”

        ===

        帝都洪堡大学是帝国的一所精英名校,也是世界名校,共有55位校友、教师及研究人员获得过最高级别的学术奖项。

        ——《世界名校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