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这是我的星球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二十章 没我就好

第四百二十章 没我就好

        夏归玄感受到了对方惊天的愤怒。

        可以理解……即使自己也能完全淡看荣辱,可以躺平让自己的身躯随便别人摆姿势怎么玩,那也无法坐视身躯被随便拼接瞎搞啊。

        尤其在夏归玄这种实力层面上的,玩的都是法则,一旦被他拼接起来,那真的定型了,法则既定“你就长这样”。

        以后身躯就真是眼睛长在手上,复活了也是个怪物。有志于复活的,谁能忍受?

        再自爆一次躯体,自己拼过一次?说得轻巧,谁能忍啊!

        所以胧幽为什么会想到这么气人的谋略,是因为感同身受最讨厌被人隔着玩?

        夏归玄心念闪过,那边的银河舰队已经万炮轰鸣。

        这可不是刚才焱无月率领的护卫舰军团,是银河舰队主力,其中有公孙玖的银河旗舰在内!搭载的各种配置比护卫舰军团提升何止一档?

        而且还是不计能源不计代价的泄愤一击,整支舰队五花八门的最强炮火全部落在了这片天体上。

        硝烟四起,天体化为虚无。

        夏归玄一行四人也不见了。

        巨大如城的旗舰上,附着四个蚂蚁般的人影,正在尝试偷入战舰。

        “这里这里。”焱无月招呼道:“我知道这个方向有排气孔……”

        幽舞道:“排气孔又不能直入内舱,那是分离的,笨蛋。”

        “那你来啊,你泽尔特暗黑圣堂以前经常偷入战舰,很有经验是吧?”

        “那个不是通过战舰空隙,是融于暗影……呃等等,被发现了……这指挥官很有经验啊。”

        大家都感到了雷达的捕捉,甚至可以感受到隔着显示屏的对视。

        旗舰指挥舱中,一位军服眼镜少女神色冷峻地盯着四人,冷静命令:“启动罗网一号。能量震荡,真空抽离。”

        不知道夏归玄等人是什么感受,焱无月觉得自己失去了所有火焰感知,只剩下最纯粹的身躯力量可以发动,而身躯力量又受限于真空环境,限制很大。

        身后冒出了碧绿的光网,将四人全部限制其中,焱无月知道这是银河战舰针对附舰入舱的强敌特制的罗网系统,效果有些类似于捆仙绳,也是基于能量与术法紊乱限制的原理。

        如果只有焱无月自己,她知道自己死定了,对方非常有经验,似乎等着他们来登舰了一般。

        因为那是公孙玖。

        焱无月从来没想过,自己需要和公孙玖打仗,还是真正的女版公孙玖。

        太梦幻了。

        还好这次不是只有自己。

        有夏归玄在,人类的一切技术直如云烟,对他一点效果都没有,那碧绿的罗网不知道被什么限制,怎么都无法近得四人身边。

        里面的眼镜娘神色微变,似乎也觉得对方棘手。

        夏归玄微微一笑,隔屏和眼镜娘对话:“你是公孙玖吗?”

        眼镜娘淡淡道:“异位面野蛮人,居然知道我的姓名?”

        夏归玄绿着脸,三个女人都笑喷了。

        听说当初他和小九在游戏里,他连追都没追过,算是小九倒追的他。如今这话说得忽然让大伙都乐了,好像所有人都很乐意见到夏归玄吃瘪,不知道都是什么心态。

        夏归玄指着自己的鼻子:“你看清楚点,有这么帅的野蛮人?”

        眼镜娘面无表情地不搭腔,似乎也觉得他确实挺帅的。但这特么是战争,这男人怎么回事?

        她身边站着另一个御姐焱无月,有别于之前被同归于尽弄死的那个,眼前这个更鲜活。如果之前那个算是幽灵的话,这个就真的算真人了,英姿飒爽,势如烈火,和涅槃前的焱无月几乎完全没有区别。

        “长得好看有什么用?”御姐焱无月呵呵一笑:“等我们捉了你,倒是可以玩一玩……”

        “喂!”焱无月忍不了了:“你该不会是个乱玩的货?”

        御姐焱无月瞥了她一眼,也有些神色怪异:“这个小妹妹真的奇怪,和我好像啊,脾气也像,就像是年轻的我一样。其他位面也有这么类似的人吗?那是不是叫平行位面?”

        焱无月怒道:“我修行可比你强多了,合着你还把自己当本体了是吧!先告诉我你有没有乱玩!”

        “什么叫乱玩?”御姐焱无月冷笑:“这世界上哪来配得上我的男人?”

        说着从身后搂住眼镜娘的腰:“谁有我家小九可爱?”

        焱无月:“……”

        夏归玄神色一松,颔首道:“是焱无月本月没错了。”

        焱无月气道:“这就是你认人的方式?谁是本月,你别搞错人了!”

        夏归玄笑呵呵地亲了她一下:“我搞的就是这个,没错。”

        “呸!”

        战舰里一片安静。

        这几个男女怎么还打情骂俏起来了?

        然后御姐焱无月看着外面的马尾少女被亲的样子,居然还真觉得自己心里不爽得很,好像自己被亲了一样。

        她也叫“焱无月”?

        气氛变得很是古怪,本来万炮齐鸣的战争,对方却不知道下个命令应该怎么下。眼镜娘紧紧皱着眉头看着外面的一男三女,似乎也觉得敌人有问题,尤其是那个马尾少女,真的好怪啊……

        另两个女人也很怪,是不是泽尔特女皇来着?怎么分成了两个不同的人?

        夏归玄此时问话了:“话说,你们那没我?”

        眼镜娘和御姐都再度打量了他一眼,一起摇头。

        没见过这男人,四人组里唯一的生面孔。

        夏归玄再松一口气,哈哈笑道:“很好很好,复制不了我。没我,那就说明没有一个像我一样的人在泡你们,哈哈哈……”

        胧幽幽舞焱无月都听不下去了,极为同步地揪住了他的腰子,切齿道:“这是战争,你那脑子里到底都在想什么哪!”

        “我觉得这个比打仗重要太多了,我可受不了另一个平行世界里的你们躺在其他男人怀里,哪怕那是我的镜像也不行。”

        焱无月很是无语:“为什么是你自己也不行?”

        “自己?”夏归玄笑笑:“你当那位御姐是自己吗?”

        焱无月默然。

        里面的眼镜娘和御姐都皱起了眉头。

        这对话什么意思?他们真觉得我们是他们的镜像?

        御姐发现了盲点,大声道:“要说镜像也是你是我的镜像!哪有本体反而年轻,镜像反而更老的!所以真相只有一个!你才是我的镜像!”

        焱无月面无表情,您和我性子还真像呢,一把年纪了还学动漫台词卖萌。

        其实如果镜像或者复制人觉得自己是本体的情况下,双方还真是扯不清的,真正的本体被打败后认为自己才是复制的,质疑自己的真实,这种先例也不是没有科幻作品讨论过,克隆、镜像、平行世界,都会产生这样的探讨。

        然而自己身边有夏归玄。

        夏归玄认定的东西,几乎可以无条件盲目信任那就是真理,所以自己就是真的。而自己的轨迹、涅槃重生的自我,那种历程历历在目,本我是不会动摇的。如果换了其他人突兀面对这种镜像本体的争执,说不定还真会傻掉。

        所以才要让人类战士们先走,不然这仗还打个头,全在和“我是谁谁是我”较劲了。

        尤其是小九……如果在之前玩游戏质疑虚幻真实的那个时间段,让小九突兀见到以女装指挥舰队的“自己”,说不定真傻了,宁愿让对方来当本体,自己自毁都有可能的。

        当然现在不会。

        不管怎么说,这真是很蛋疼的事情,因为焱无月发现对方不是邪恶的。

        在对方眼里,自己这四个人或许才是邪恶的,带着舰队试图入侵她们家园的侵略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