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大明从慎重开始在线阅读 - 第883章 高中解元

第883章 高中解元

        西域,吐蕃。

        王守仁并没有闲着,派遣去瓦剌的塘骑回归,画出金山的地势。

        瓦剌人有可能在金山的隘口伏击,俯冲而下。

        土番紧挨着甘肃和瓦剌,属于三块领土交接的边缘地带。

        “王大人,有大明的兵马来了。”亲兵禀报。

        陆完骑在一匹枣红的骏马上,用望远镜看见唐宋的营帐,看帐篷数目,下于十万兵马。

        古铜色皮肤的番人,在搬运辎重,还有喂养马匹和收置兵备。

        汉人在统治番人!

        唐宋是番人的王庭,为何这么多的汉人?而且还在驱使番人。

        难道和朝廷有关系吗?

        视线移动,不远的营帐中有儒裳纶巾的书生,怕不是中土的汉人所建,唐宋不会杀他灭口吧?

        一时间,陆完不敢靠近营帐,只好派人去唐宋大营中通报。

        不多时,唐宋的将军领着亲卫走出来,是一个汉人和一个番人。

        “多谢陆大人,代末将向尊敬的大明皇帝表达谢意。”

        眼前这个汉人将军的见礼,完全是汉人武夫在军中的做派。

        陆完微微眯着眼睛,“敢问将军,要这些叛军做什么?”

        “搬运香料,陆大人可要进营帐中歇息?”

        陆完哪里敢停留,寒暄几声,带着士卒返回大明,不多时,王守仁从营帐中走出来,眼前是手脚受镣铐束缚的士卒,宛如一条长龙。

        “将镣铐打开,给他们分发食物。”

        “大人,万一他们要是跑了呢?”

        ……

        京城,

        李东阳知道太上皇不愿见他,只能带着阁臣和六部,来到东暖阁。

        “陛下,再给臣等一个时辰吧,还有许朝事没有商议。”

        蒋冕苦口婆心的哀求。

        “时辰就是性命,朕已经给过你们一个时辰了,现在要去东宫教皇孙射艺。”朱厚照喜滋滋的站起身来。

        “……”严成锦。

        朱厚照这厮要是做私塾先生,一定会被学生评为年度最受欢迎老师,绝不拖堂。

        李东阳看了眼朱厚照,眼眸中尽是无奈,只能自行商酌定夺了。

        反正……

        新皇也不会管。

        “这两个家伙,真是一个比一个懒。”蒋冕看着远去的两道背影,忍不住暗自嘀咕。

        阁臣和六部官员在东暖阁中商议起来。

        严成锦走出大殿,旁边的朱厚照眉飞色舞的开口:“老高,去贡院看榜吧!”

        “新皇不是说要教皇孙射艺吗?”

        “载堃也出宫了。”

        “……”严成锦。

        总觉得这皇位还是交给嘉靖好,传给朱厚照这一脉,大明往后的时间,不知还有没有一百年。

        朱厚照不乐意道,你用这等眼神是何意?

        “若是急事,诸位师傅不会让朕离开,说明都不是急事。”

        内阁你长大了,要学会自己批阅疏奏了?

        培养朱厚照对自己的成果颇为期待。

        严成锦在午门前坐上轿子,又在轿子里换上清白儒裳,朱厚照随后而至,一副纨绔

        今日贡院颇为热闹,考生达到前所未有的盛况。

        落榜十年,落榜二十年,落榜三十的考生们,在今天不分彼此,站在榜单下,怀着同一个梦想:

        榜单啊,出现在下的名字吧。

        “哪个狗东西再撒银子!”

        “粪土!粪土落到在下头上了!”

        读书人骂骂咧咧,压根弯不下腰。

        何能走进来,哭丧着一张脸:“少爷,银子不管用了。”

        何谓盛世,见钱不捡,这就是盛世了啊!

        严成锦坐回轿子中,人多手杂,容易发生踩踏,不能跟着去瞎凑热闹,从坐凳旁的储物柜翻了翻。

        “老高,你去不去?”

        朱厚照转过头,已经用身体为严成锦挤出一个人的空间,严成锦虽然对张熜和夏言感兴趣,却还没到愿意赌上性命的程度。

        “朱兄自己去吧。”

        严成锦走上对面客栈的二楼,吩咐叶准去禀报张彩,把榜单贴得高一些,随后,掏出单筒望远镜,瞄准对面的院墙。

        吉时已到,贡院的大门被打开。

        张彩领着文吏走出来,叶准在他耳边轻语几句。

        “严大人真是心系读书人啊,连红榜张贴的高度,也要管!”

        他不满的吩咐文吏几句。

        文吏搬来长条凳,红榜与墙头对齐,见后张彩颔首点头,这个高度足够了。

        先张贴第一张榜单。

        所有考生屏住呼吸。

        张熜眸中露出几分期待和害怕,喃喃自语:“张熜落榜,张熜落榜,张熜落榜……”

        旁边的书生:“阁下跟张熜有仇?”

        张熜:“我就是张熜。”

        旁边的书生:“……你有病吧?”

        张熜:“兄台有所不知,愿望都是反的,在下落榜两次了。”

        “有病!”

        文吏贴出第一张榜单,只见榜头上写着的解元:

        张熜!

        霎时,读书人中爆发出一阵不同方言的口吐芬芳,看表情似乎是表达同一个意思:

        卧槽~

        下一刻,一阵和尚念经般的声音响起:

        “刘鸿落榜,刘鸿落榜……”

        “李俊落榜,李俊落榜……”

        “张成落榜,张成落榜……”

        张熜抬头看着墙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转头问夏言:“公瑾兄,我好像中解元了……”

        夏言似乎没有听见,又好像有心事,没有答话。

        因为他在张宠下面,看到自己的名字,顺天府乡试第二:

        夏言。

        新皇真是神了啊,居然真的让他们考上了,居然还是第二名的成绩,入翰苑后会比后面的考生多几分优势。

        “竟然考上了,棍棒出孝子,这话一点也不假呀。”朱厚照喜滋滋的站在榜单下。

        “……”张熜。

        “……”夏言。

        对面客栈的二楼,严成锦听到下面整齐划一的口号,像是上一世的传销誓师大会。

        “这些读书人,怎么以落榜为荣?”

        “严大人不知道,张熜说自己会落榜,谁想高中了。”叶准禀报道。

        严成锦顺着单筒望远镜的视野看去。

        在榜单的最开始位置,找到了张熜的名字,还有夏言,若提前进入仕途,两人的官途生涯至少提升了十年。

        只是,随后还有会试和殿试,要与南直隶的才子竞争,也不是那么容易考上的。

        今日过后,张熜和夏言的事,定会传到诸公耳中。

        不知……

        忽然,他在视野中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太上皇弘治。

        “当值了,回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