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贫僧法海佛门世尊在线阅读 - 第325章 三世棺,水司命

第325章 三世棺,水司命

        武安君闭上了眼,于是,大殿变成了一片黑暗,那些密密匝匝的宫廷守卫和太监公公,齐齐不见了踪迹,巨大的黑虎重新出现在了武安君的背后,打了个盹,继续熟睡,似是法海的出现只不过是黑虎的一个小梦。

        法海一路走来,见过倾城绝色,见过妖娆骚货,什么骚断腰的货色都见过,可是像这么水灵的女子,法海还是头一次看到。

        她整个人就是水做的,抬手踱步,脚下都能生出来一层层的水纹涟漪,就连周围金色的大殿光芒也被这水纹遮掩住。

        从衣服上说,她的打扮很保守,是那种传统的宫装,脚脖,手腕都不带漏出来的那种保守,可是看她的脸颊,却给人一种风华倾城让人疯狂的感觉,而男人,对这种既保守又风骚的反差妖精都会很感兴趣。

        她扫视了空荡荡的大殿,自哀自怨道,“君上太小气了,就不能给奴家留下一两个奴才使唤一下吗?每次都是空荡荡的出场,好没有存在感。”

        法海看着面前水做的妖精,“女施主,你找贫僧有什么事情吗?”

        女施主看向了法海,法海已经把头发去了,一袭袈裟,宝象端庄,正义凛然,一副女色离贫僧远点的高冷系和尚模样。

        然而妖女就喜欢和尚这个调调,水做的女仙子凑近了法海,“你没有头发,比你有头发要看。”

        “是吗?”法海道,“女施主,如果把头剃光了,也一定会颜值倍增,要不要试一试?贫僧剃头技术一流,被贫僧剃头过的人都说好。”

        女施主水玉小手掩着唇,笑的弯腰,“法师真诙谐,说你好的人怕是都怕你,谁要是敢说你不好,当场就被打死了吧。”

        法海笑道,“差不多就是这样,女施主也想被打死吗?在靠近一步,你就可以实现这个梦想了。”

        女施主止住了继续靠近法海的想法,神态自然,“你这和尚,真是不懂规矩,奴家只是想看看你的真实修为是不是现在显示的金丹三重天,你却这么警惕,奴家有这么可怕吗?”

        法海看着那水做的女子,“你到底是人,是妖?”

        “哈哈!六韬三略,诸子百家,这才多久啊,大唐的人都不知道我们了!”女妖精回身打量着法海,“儒家的糟老头子没有给你提起吗?诸子百家里有一股家叫阴阳家,曾经他们把阴阳家驱逐出了诸子百家的名列!”

        法海看着女子,“阴阳家?”

        女子笑吟吟道,“水司命,见过大唐太子。”

        法海看着水司命,又看了看周围寂静一片的诺大秦宫,“你把我拦下来,为了什么?要向诸子百家复仇吗?”

        水司命抬手道,“那些仇恨,已经随风而去了,我可不是太子殿下,那么重的嗔怒之心。我来只是想告诉太子殿下,您不要被武安君白起那个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家伙给骗了,他是个没有感情的人形兵器,一个从来没有喜怒哀乐的家伙,他的眼里只有交易,即使是和秦王的关系,也只是简单的交易,而非忠诚,他给您做交易,您一定要小心,不要答应。”

        法海笑道,“刚刚谈交易的时候,阁下不出现,谈完了,你再出来,事后诸葛亮吗?”

        水司命道,“我若是之前出来,武安君会生气的,现在出来,武安君就不会生气,至于事后诸葛亮,诸葛亮这个人我听说过,一个很出名的隐士。”

        法海朝外走了去,“谢谢你的事后嘱托,贫僧觉得,当初诸子百家把阴阳家撵出去,太明智了。”

        水司命打量着法海的背影,“圣僧,九头虫一伙背后有高人,他们是昊天的追随者,就和我们是秦王的追随者一样,这些年来都不消停,如果法师有空闲,帮秦杀了他们,武安君会感激您的。”

        法海身影不见了,声音还在回荡,“这如果是一笔交易,请麻烦开出来你们的筹码,如果是邀请,麻烦说一个请字。”

        水司命挥手,诺大祖龙殿上龙吟长啸,却看到碧波冲天,诺大宫殿变成了一片水龍宫,宫殿里一尊巨大的龍首俯瞰法海,巨大的龙瞳中流漏出来无尽威严,“请!”

        法海看着水龙双瞳,法海的手里那通关文牒上出现了秦王嬴政的大印,法海毕恭毕敬道,“不谢,举手之劳而已!”

        水龙冲灭,法海和漫大殿的水浪一起消失不见。

        诺大的宫殿里,黑虎隐隐出现,“王玺不该出现!水司命!”

        水司命看着巨大的黑虎,玉容丝毫不畏惧,“不该出现?难道说他把你埋了,再出现吗?刚刚那个秃驴已经在拼命的压制那股力量了,如果不是你跑的快,你现在已经被吞噬掉了。”

        黑虎身影若隐若现,“昊天的三世棺为何会出现在法海的手里!?难怪我们最找寻了这么多年三世棺,一直没有消息,它居然落在了取经人的手里。”

        水司命双眼中迷人的水涟绽放,“不过他应该还没有发现这口棺椁的厉害之处,如果他发现了,今天就不是要盖个印了,今天他甚至会留在这不走了。”

        黑虎道,“你又想当太子妃了吗?阴阳家相当秦朝的太子妃不成,现在谋大唐的太子妃,你以为唐王会认可你们吗?诸子百家那一关你都过不去。”

        “哈哈——”水司命回身道,“武安君,您还是准备好打仗吧,太子妃这种事情,想想就好了,他可是个和尚,一个和您一样没有感情的人形兵器。”

        此刻宫殿外,战斗已经落下帷幕。

        一尊足足数十丈高大的白虎被金色的锁链拴成了麻花,猴子端坐在白虎的头顶,一边挑牙道,“欺负一个孩子,真的不是俺老孙想法。”

        “有种放我出来!”白虎呲牙道,“我让你见识一下白虎族的神通——啊!”

        猴子一脚踹在了白虎的屁股上,“如果不是考虑到你还没成年,我现在就想烤了你吃。“

        小白龙此刻把一青衣书生按在地上捶,一边道,“师傅进去这么久了,也没有出来,是不是在里面喝花酒?”

        “喝花酒不带上我们!”沙僧半仰脸看着天空,“我们难道说连喝酒的资格都没有吗?”

        沙僧身侧,一抹柔弱倩影安慰道,“公子翩翩无双,怎么会没资格呢?圣僧一定是别的事情耽搁了,我给公子揉揉肩好吗?”

        “滚!贫僧不近女色。”

        “……”

        1603381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