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大周王侯在线阅读 - 第一五八四章 公开化

第一五八四章 公开化

        崇政殿方向的大火映红了天空,宫门之外,落雁军    上下尽皆可见。

        郭昆大惊道:“了不得,他们在烧宫殿,咱们快攻进去。”

        林觉沉声道:“再等等,这么攻进去,死伤不少。还是等陈玢和朱之荣来投降的好。”

        郭昆叫道:“你怎知道他们会投降?焉知这把火不是他们放的?”

        林觉道:“他们放火烧皇宫作甚?皇上莫非忘了,这可是几天前吕中天派柳振邦前来议和时提出的要挟条件,这事儿当然是吕中天干的。依我之见,这把火一起,吕中天便已经彻底放弃顽抗了。陈玢和朱之荣应该很快就会投降了。”

        郭昆咂嘴焦急道:“可是宫殿烧了啊。怎么办?”

        林觉皱眉道:“将士们的命重要,还是宫殿重要?我若要用火器轰门,那跟放火有什么区别?”

        郭昆叹息一声,道:“罢了,听你的便是。”

        没过多久,宫墙上火把晃动,陈玢和朱之荣押着吕天赐出现在火把照耀之下。

        “林大人,吕中天已经在崇政殿放火自焚,我们没来得及。只抓到了他的儿子吕天赐。这事儿怎么说?”陈玢高声叫道。

        城下众人尽皆愕然,原来那大火是吕中天在崇政殿自焚的大火,那火势如此凶猛,吕中天应该已经烧成焦炭了。

        “这么说来?吕贼终于死了?”郭昆喃喃道。

        林觉点头道:“怕是如此了。走投无路之人,只能自裁了。不过这老贼临死前还毁了一座宫殿,当真可恶。不过还是恭喜皇上,吕贼已死,我大周肃清了这个老贼之后,当要走上复兴之路了。”

        郭昆微微点头道:“太好了,也恭喜你,大仇得报。你的老师和严大人以及一干被吕贼害死的人的仇怨都得报了。方先生在天之灵当瞑目了。”

        林觉吁了口气道:“大仇得报,固然令人欣喜,但先生希望看到的是大周的复兴。想要他老人家瞑目,怕是还要多加努力才是。”

        郭昆刚要说话,城头上陈玢不耐烦的大声叫道:“怎么说?给个话。”

        林觉扬声道:“你们做的很好,立刻押解此人开宫门出来受降吧。”

        陈玢叫道:“慢来,你还没给我们承诺呢,我们一开门,你翻脸不认人怎么办?”

        林觉笑道:“那你们要怎样?还要提条件么?”

        朱之荣道:“我们只有个小小的要求,我们只需新皇当众说一声,赦免了我们之罪便成。只要新皇当众表态,我们便立刻开宫门投降。”

        马斌喝骂道:“两个狗东西,这时候还恁多废话,有你们谈条件的份么?”

        陈玢大笑道:“正因为穷途末路,我们才要谈条件自保。若无保障,我们凭什么投降?拉些人陪葬便是。”

        马斌还待怒骂,郭昆沉声道:“不要再说了,为免他们狗急跳墙,毁我更多宫殿,糟蹋我大内皇宫圣地,朕便答应了他们便是。林觉不是也答应了只要他们投降便饶了他们么?他们要朕承诺,朕便承诺了就是。”

        郭昆转向林觉,似乎在征求林觉的意见。林觉在旁沉吟不语,不置可否。郭昆等不到林觉的回答,却也不再等林觉回答,决定做一回主。于是高声喝道:“陈玢,朱之荣。你二人本罪大恶极罪无可恕。但你们此刻能悬崖勒马幡然醒悟,也算是将功赎罪。朕答应你们,绕你们不死便是。今后看你们的表现,再决定是否启用尔等。尔等之后要自省悔过,再有任何行止不当之处,朕便不会再宽恕了。”

        陈玢和朱之荣闻言大喜过望,在城墙上便跪倒磕头连连谢恩。城头众守军也松了口气。吕中天已死,一切便都要过去了。陈玢和朱之荣决定投降,这是最明智之举。新皇已经当众宽恕了两人,看来是不可能再打仗了。郭昆可是皇上,他当众说的这些话相当于宣旨了。

        当下陈玢和朱之荣下令所有兵马丢掉武器,下了宫墙,在大庆殿前聚集而立。宫门打开之后,落雁军骑兵奔腾而入,迅速控制各道宫门各处殿宇和要害位置。

        林觉和郭昆等人在众将陪同之下缓缓的进了宫门,来到大庆殿广场之上。这里黑压压的坐在地上的全是投降的士兵,他们已经被之前进来的落雁军马步军士兵集中看守了起来。篝火之下,这些人抱着头坐在地上,眼神迷茫的很,但是情绪却都很稳定。因为他们庆幸自己起码不用拼命了,看起来被杀的可能性也不大。

        数十名落雁军骑兵亲卫将陈玢朱之荣等十几名降军将领围在广场中间。陈玢和朱之荣并不慌张,两人站在一起脸上还带着笑容。

        郭昆和林觉等人策马来到他们身旁,陈玢和朱之荣忙跪地向郭昆磕头行礼:“罪臣陈玢朱之荣向皇上见礼,皇上万岁万万岁!”

        其余众降将也都纷纷跪地磕头行礼,高呼万岁。

        郭昆坐在马上看着他们,心中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在些人面前,郭昆才有了一种自己是当皇帝的感觉。之前虽然已经登基了,但在落雁军众将面前,总感觉自己这个皇帝没什么威严。或许是自己子啊落雁军将领之中没有什么威信,而这些人只对一人崇拜之故。当然也是因为自己其实是落魄进入伏牛山,对伏牛山没有太多的贡献之故。所以在外人面前,郭昆反而觉得自己更像是皇帝。

        郭昆摆了摆手,正准备叫他们平身,说几句宽慰之言的时候,就听见身旁的林觉沉声喝道:“来人,将陈玢、朱之荣、吕天赐等一干谋逆叛国之贼绑了,押往朱雀门广场游街示众,当众斩首。”

        此言一出,周围一片惊愕之声。

        “什么?”郭昆惊讶出声。

        陈玢朱之荣等人也是神色大变,惊愕道:“干什么?翻脸不认人么?”

        林觉厉声喝道:“还愣着作甚?要本帅亲自动手么?”

        孙大勇厉声喝道:“还不动手!”

        众骑兵亲卫如梦初醒,忙冲上去动手绑人。

        陈玢一边挣扎一边高声叫道:“皇上,皇上,你可是答应了我们的。你们怎可如此?皇上金口玉言,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饶恕了我等,怎可出尔反尔?”

        郭昆忙向林觉道:“林觉,这……就别吓唬他们了。咱们快去崇政殿瞧瞧才是。”

        林觉沉声道:“皇上,臣可不是吓唬他们,这种乱臣贼子,你莫非还要留着他们的性命?”

        郭昆愕然道:“可是……可是……朕答应了他们啊。朕已经饶了他们啊。”

        林觉冷声道:“皇上饶了他们难道不是权宜之计?难道当真要饶了他们?这帮贼子替吕中天做了多少坏事,莫非皇上还要饶了他们不成?那可真是天大的笑话了。我落雁军将士不知多少人死在他们手里,饶了他们?我怕他们的英灵泉下难以瞑目,半夜托梦来骂我。这种人可饶恕,何人不可饶恕?”

        郭昆涨红着脸道:“可是……之前你怎么不说?朕当众饶恕了他们,你现在才说?”

        林觉道:“我没说什么?我可没点头答应。是皇上自己答应的。皇上当众饶恕了他又怎样?就不能是诓骗他们的么?谁说必须金口玉言?做错了的话难道不能收回?难道将错就错?先皇还曾因为决断错误下罪己诏呢,何曾损及先皇威名?”

        郭昆哑口无言,怔怔的看着林觉,心中突然涌起了之前吕中天在城楼上说的话来。

        “你现在身边就卧着一只猛虎,随时随地会吃了你。嘿嘿,你若不早做准备,将来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你智谋实力接不如他,你斗不过他。”

        吕中天的话犹言在耳,自己当时便心中触动很大,而现在感受更深。林觉果然已经不在乎自己皇帝的身份,他是故意不表态,让自己表态饶恕陈玢等人,然后让自己留下一个尴尬的下不来台的局面。他甚至没有丝毫的顾忌自己的感受,完全已经露出了獠牙,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了。

        “人要为自己的决定负责,有些事明知是错误的,却还要表态去支持。这是不给自己台阶下。做决定之前要三思而行才是。身为皇上,更当要谨慎决定。皇上,你决定饶恕陈玢他们的时候,可曾想过这个决定是荒谬的。这么做会让多少人觉得之前的拼命都是不值得的,会让天下百姓觉得皇上是个是非不分赏罚不明之人。这对整个国家的前景是不利的,开创了一个不良的先河,皇上你明白么?”林觉轻声说道。

        郭昆一句话也没听进去,他的心中怒火中烧,只想着一句话:必须除了他,必须除了他,否则我这个皇上根本不是皇上。他就是朕身边的吕中天,必须想办法除了他。

        林觉见郭昆脸色难看,沉默不语,知道他心中不快。但林觉可不想去管他高兴不高兴。郭昆已经让自己失望透顶。他的每一个抉择都是那么自私自利,都是莫名其妙的不顾大局,不论是非。连陈玢和朱之荣都要饶恕?这是何等的愚蠢。自己之前诱骗陈玢和朱之荣投降,其实早就打定主意待他们拿了吕中天投降之后便连同他们一起拿下斩首。在大是大非面前,林觉绝不会去顾忌什么自己食言于他们的小节。就算背负骂名,林觉也必须杀了这些乱臣贼子。郭昆如果连这一点都不明白的话,那他根本不配当这个皇上。

        “将人带走。斩首示众。另外……封锁全城,肃清吕中天党羽,但凡跟随吕中天谋逆的官员,给我统统揪出来,查明罪行。该杀则杀,该罚则罚,一个也不能姑息。”林觉大声下令道。

        “遵命!”众将领高声应诺道。

        林觉转过头来,看着发愣的郭昆道:“皇上,要不要去崇政殿呢?臣陪你去。”

        郭昆回过神来,冷声道:“朕累了,朕不想去任何地方,一切交给你林大帅处置吧。来人,送朕回旧王府,朕回王府住着便是。”

        林觉淡淡笑道:“也好,宫中杂乱,也要肃清之后方可入住,便请皇上先在旧王府住着。待臣安定民心,稳定局面之后,再恭迎皇上进宫。”

        郭昆道:“你说怎样便怎样吧,你说了算。”

        说罢郭昆拨马转头,在一干护卫的保护下头也不回的去了。林觉躬身相送,抬起头来时,郭昆已然不见踪迹。不觉冷笑一声,不再理会。一连串的命令下达,各官员将领各领命令控制全城局面,展开搜查清素,连夜发布安民告示等事务。

        这一夜的汴梁城注定是个不眠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