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唐末大军阀在线阅读 - 630章 我这都完事了,你那还没打完呢?

630章 我这都完事了,你那还没打完呢?

        原梁国北隅,素有三秦锁钥之称的延州肤施县,纵观城郭如今的模样,似乎也并没有经过激烈的战事,城门便已大开,而为晋军所占取。

        一队队晋军骑兵进进出出,来回穿梭走报。还有大批梁军兵卒蹲在地上,听候发落。他们各个衣衫褴褛,面色木讷,就好像是大群如行尸走肉一般,似乎也与待宰的牲口没什么两样。

        晋王李存勖虽然督令各路军旅不可无故杀降,但是彼此各自的先主李克用、朱温之间的深仇大恨,似乎也一直在影响双方军队中的将士对彼此的态度。

        作为世仇打了二三十年的仗,敌国将兵,如今终于落到了自己手中...晋军将官士卒,又怎会善待这些听凭处置的梁国部众?

        献城投降之时,晋国看管降军的士兵,二话不说便扒光了战俘身上稍能换些钱财的物件。随后便如赶牲口一般,分批逐次,而呵斥咒骂着一排排梁军士兵向别处转移。其中有哪个动作稍慢,劈头盖脸便是一通皮鞭招呼过去,也引得人群中又响起阵阵惨叫哭嚎声。

        当然也有些气性暴烈的战俘受不得侮辱,然而稍有抵抗,立刻便有晋军士卒扑上前去,兜头一刀劈下...而其他战俘眼见自己的同伙倒在血泊之中,绝大多数士兵麻木的脸上不免又浮现出惊惧惶恐之色,以及兔死狐悲的哀伤...可是也没有人再敢表现出半点拒抗的动作。

        忽的马蹄声如雷轰鸣,一队骑兵从肤施县中疾驰蹿出,卷起的烟尘直扑得就近的一些战俘满头满脸都是。统领所部兵马接管延州治所的晋军大将李承嗣,也瞥见几具倒毙的梁军战俘尸首,很快又把头转了过去,正眼也不多瞧一眼。

        即便又顺利拿下了原本归属于世敌梁国的兵家要地,可李承嗣依然因急躁而心情极差。毕竟如今晋国吞并梁国领地的进度,也要远远落后于李天衢的魏朝...眼下还要处理这些梁军战俘,在李承嗣眼中更像是大批累赘,又哪里会顾及个把梁兵的死活?

        攻取延州之后,按晋王钧旨,李承嗣命令麾下还须尽快分拨接管治下诸县暂时事务的人手,乃至收押梁军战俘事宜之后,便要马不停蹄的扑向下一处州府。

        其余几路晋军也是大同小异,然而兜兜转转了一圈,主要还只限于在梁国北隅侵州掠地。直到诸州个别拼死抵抗的梁国守军忽然战意全无,然而各路晋军将领也都已知晓其中的因由......

        魏军袭破长安,梁国社稷覆亡,其余据守各地的兵马,大多也不会再徒劳抵抗下去。可是这也就意味着,魏朝终究还是这场灭国之战的最大受益者。

        同州南隅,晋军行营大帐当中,李存勖这些时日焦心焦虑,不必平常的性情,当然也开朗不起来,每日脸色也是愈发的难看。如今尤其是听闻魏国派出奇兵袭取长安之后,李存勖脸上甚至顿时被一层煞气笼罩。

        大军尚还没有南渡黄河,集结军力杀往长安,便又让李天衢捷足先登...李存勖越想越气,然而也仍试图尽量保持冷静,半响过后,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又恨声说道:

        “秦亡后汉楚争霸,败的是西楚霸王项羽;汉亡后三国归晋,魏、蜀、吴三分天下,最终也都未能完成一统大业;晋亡南北数朝,又有隋灭南陈成了正朔皇朝;而隋末群雄逐鹿,由李唐扫灭王世充、杜伏威、李密、窦建德、刘武周、萧铣...等诸方豪雄再续正统.....

        而梁贼篡唐廷,又是诸藩割据...即便我晋国称雄一方,如今世仇大恨也已覆亡...但灭了梁贼伪朝的,却是他魏国;而如今实力冠绝诸国的,也仍是李天衢的魏朝。

        竞争霸业,便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自是强者越强、弱者越弱,如若偏安一隅,早晚也要被强国吞并...不单是为了父王遗命,以孤的志向,又怎甘心做个败者?”

        大帐当中,也有几个李存勖身边的股肱心腹参赴军议。其中郭崇韬脸上也满是阴霾,本来是他谏策不告知魏朝抢先出兵,集结军力一举覆灭历经篡位动荡,如今因朝堂内有奸佞当道,而实力愈发衰微的世仇梁国...计虽是好计,可计划没有变化快,到底还是让李天衢抢得了先机。

        结果如此一来,反而似是晋国诸路军旅,帮魏朝牵制住了一部分梁军。大张旗鼓的出征杀伐,到头来又是为他人作嫁衣裳...本来气性便有些狭隘的郭崇韬,胸中憋着的那股郁闷怨气,比起他主公李存勖也是只多不少。

        不过郭崇韬毕竟也是才思敏捷、机智过人的谋臣,枉然怅恨,也改变不了已经发生的事实。他遂也是保持理智的思量一番,而向李存勖劝谏道:

        “大王勿恼,既然魏军攻下长安,京兆、邠宁、凤翔等关中诸地终究还是要落入魏帝掌控之中...如今我军也实在不宜过早与其决裂开战。唯今之计,仍须尽快攻取陕北其余州府。

        而河西陇右之地,乃至夏、银、灵、武等诸州,形势更为复杂,如今也是时候遣使往凉州夏末、定难党项、甘州回鹘、朔方韩家几方示之以好。即便魏国西取兰、河等军州,我晋国如若能联合西北诸方势力,而让魏国有西顾之忧,日后与我国对持时,也未尝不能让魏人牵一发而动全身,顾此失彼,则为大王争得趁势席卷河朔、剑指中原的机会。”

        “说易行难呐...夏末、党项、回鹘,镇守朔方军的韩逊,乃至河西南隅的吐蕃六谷部...不但各自为政,相互对持,他们也都很魏国比我晋国强盛,更是称霸于中原,哪怕只是眼下而言......

        何况魏帝又已灭了梁贼伪朝,可恨孤未能亲手完成父王的遗命,西北诸方势力,只怕也更倾向于归附魏国。除非魏帝得陇望蜀,急于兼并河西等地,那么西北诸方势力为了自保,也会让我晋国有机可乘...可是于孤看来,以魏帝的才略,这一步棋,他应该不会下错......”

        李存勖喟声长叹,然而他深知该拉拢的仍要拉拢,也正是因为西北诸方势力更容易倒向魏国,所以更需预先做好部署。何况以后晋国先是与定难军、朔方军两处藩镇统辖的领土在地理位置上更为邻近,那么也有一定可能争取他们的支持。

        无论是用兵方略,还是外交手腕,孤与魏帝之间的角逐,也将一直持续就下去......

        李存勖心中念罢,旋即高声喝道:

        “速传李严来见孤!”

        未过多时,那个叫名为李严的文臣便行入帐中。他本来为幽州人士,起初为卢龙军刘仁恭效力,而桀燕覆亡之后,他也做为降臣归从于晋国,如今于李存勖麾下担任司掌接待四方奏计,及外族使者的客省使一职。

        李天衢倒也知道李严这号人物,按史载他“为人明敏多艺能,习骑射,颇知书而辩”...也是五代十国时节善于外交的谋臣。走正史线的话,李严曾出使前蜀,曾与权宦宋光嗣舌战辩论,蜀国众臣见他对答如流,口才出众,也不由肃然起敬。而后也正是李严察觉蜀国自王建过世之后,君臣贪图享乐,愈发昏聩,而向李存勖谏策兴兵对前蜀政权发动灭国之战......

        而如今李存勖冷眼乜向李严,又沉声说道:

        “前番你虽犯下罪过,而由中门使说情饶你不杀,也当知罪而后勤。如今孤要与遣使先行去定难军安抚党项拓跋部,也正是用你之时...先前孤曾嘱咐的言语,你也当铭记于心才是......”